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一章 收徒,武当苏乞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嗡!

    赤红如火的长剑铮鸣,但苏乞年的手便如同一座五指神山,任凭剑身颤动,锋芒剑气吞吐,也不能够挣脱分毫。〈

    该死!

    不远处,一名年轻道士咬牙,蜀山弟子入道,都要选择一口本命剑器,蜀山炼剑与寻常兵匠铸兵不同,即便最初只是最普通的一口凡兵,随着不断孕养,剑池凝炼,也能一步一步晋升,成为断利刃,无痕宝兵,但想要成就通灵,就千难万难,得到剑灵是其中最省心的,也是最有潜力的。

    本命剑器与心神相连,与气血真气相通,若是被毁了,那么剑主必将遭受重创,轻则精神萎靡,修为有损,重则晕厥,丹田崩碎,武功尽废。

    “你是什么人!敢管我蜀山的闲事!”

    身形一闪,年轻道士就显露出身形,盯住苏乞年,目光十分不善,透着冷厉之色,喝道:“莫要自误,我蜀山内务,阁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洞鸣!是你!”

    苏乞年身边,一身褴褛,遍体鳞伤的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向年轻道士,既而嘴角就泛起一抹自嘲之色,果然,就连怜悯也并非是无缘无故。

    这世间一切种种,皆有因缘,哪里有无缘无故的远近亲疏。

    苏乞年目光如炬,眼前诸多迹象,他已经猜测出来七七八八,果然,不只是他武当,便是如蜀山这样一心剑道的剑仙圣地,也免不了诸多纷争。

    不过同样是从这诸多纷争中走出来,苏乞年又何曾向任何人折过腰?

    他轻笑一声,淡淡道:“私怨就是私怨,不要扯大义做虎皮,可笑不自量。”

    苏乞年的语气平静,甚至带着几分嘲弄之意,他屈指一弹,锵的一声,剑光一闪,那长剑就插到了年轻道士身前不足三寸之地的土泥里。

    什么!

    心中一震,年轻道士甚至没能看得清苏乞年是如何出手的,他知道遇到了一位真正的年轻高手,至少不是他所能及,多半已经接近了龙虎榜上年轻人杰的层次,同行剑阁的,多半只有洞贫师兄等几人才能够镇压得住。

    不过此时既然出手了,他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此事他本就是孤身而行,绝对不能走漏出去。

    “你既然不走,就怨不得我了!”

    年轻道士眼中浮现厉色,他右手并指成剑,一口三寸长的湛蓝小剑就出现在他的指尖。

    “碧海剑,他连本命剑器都交给你带来了吗?”

    青年踉跄而立,自嘲道:“连最后看我一眼也不愿吗?我的好兄长。”

    说完,他朝着苏乞年微微躬身,郑重道:“大恩难谢,阁下请离开,生死不过一念间,这趟浑水,阁下不要再涉足了。”

    年轻道士目光一闪,没有立即动手,也是十分忌惮眼前这个少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在他看来,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少年高手,其背后多半有着不一般的传承,若是寻常顶尖元神宗派、世家也罢,就怕是那些隐世世家,自黑暗岁月里传承至今,往往都是一些疯子,若是招惹了一个,就等于是招惹了一群,诸多手段层出不穷,若是今日强杀了这个少年,难免不被察觉,他人微言轻,一旦曝露出去,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时,苏乞年却是露出饶有兴致之色,看眼前的青年一眼,道:“我离开了,你慷慨赴死吗?生死的确只在一念间,但若是如你这般死去,那就比鸿毛还要轻,你甘心吗?命运在你自己的手中。”

    青年浑身一震,牙齿紧咬,嘴唇都咬出血来,他低吼道:“我又能如何?我体质孱弱,连《奔马劲》第三层都还没能圆满,我练了整整四年了!我已经十九岁了!我连蜀山杂役房的道人都远远不如,烧火的道人都比我强!我的命如此,天道不公!”

    “你错了。”

    苏乞年摇摇头,道:“我们无法去抱怨自己的出身,天道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在它眼里,世间万物皆如一,没有高低贵贱,乃至种族之分,除了皇室之外,这世间多少强者在证道之前籍籍无名,有着蝼蚁一般的岁月,命不是天给的,而是自己去争的,所谓命如此,那你就要去争取,让你的后代,能有所谓的好命,但你要记住,出身唯一能够带给你的,只是你比其他人通往彼岸更多的水粮,却不能决定你的方向。”

    青年愣住了,他有些不知所措,苏乞年的话仿佛晨钟暮鼓,响彻在他的脑海中,将混沌劈开,令清气上升,浊气下沉,新的生机开始诞生。

    不远处,那蜀山弟子洞鸣的脸色却是变得有些难看,他已经看出来,那个少年并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反而在开解那个废物。

    数息后,青年深吸一口气,朝着苏乞年深深鞠躬一拜,认真道:“秦伤,多谢指点。”

    轻笑一声,苏乞年道:“听得进去总有希望,你若愿意,且跟在我身边,做个记名弟子,待你筑基开天,再正式入门。”

    秦伤一怔,没想到苏乞年会给他这样的选择。

    那蜀山洞鸣先是一怔,既而就嗤笑道:“阁下好大的胆子,你是什么身份资格,也敢在这里收徒弟!”

    苏乞年却如若未闻,只是平静地看着秦伤,说起来,这还是他自出道以来第一次心动,想要将自己这一身所学传授出去。

    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但很快,秦伤就摇头道:“我体质太弱,根骨太差,根本没有筑基的可能,你不弱,但是收我做弟子,是不会有希望的,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很感激你,愿意帮助我。”

    苏乞年冷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听进去,哪怕是蝼蚁,先要学会的,也不是仰望天上的真龙,而是要先学会尊重自己,看得起自己,才能看得到未来!”

    闻言,一连深吸数口气,秦伤心神震荡,苏乞年的话如刀似剑,狠狠扎进了他的心灵深处,这是他十九年来,从未听过的道理,哪怕是他那位父亲,混元榜上的大高手,蜀山弟子敬仰的一峰长老,也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这些,只是为自己争取来一个能待在蜀山上的闲职,哪怕为此付出了一次进入剑池的机会。

    养老啊!

    这两个字从没有人对他说过,却比一万柄利剑伐体,还要令他感到刺痛。

    最后吐出一口气,秦伤没有再犹豫,即便是眼前这个少年看上去比他还要小上两岁,但却令他自心灵深处生出一种信服。

    他双膝一弯就要跪下,却被苏乞年袖手一拂,重新站直了身子。

    “跟在为师身边,你要先学会挺直了胸膛,这个世上没有谁能看不起你,只有你自己看不起自己,除了父母之外,便是为师,也只当得起你鞠躬一拜,这是授业之恩。”

    苏乞年淡淡道,听得不远处的洞鸣大蹙眉头,这简直就是离经叛道,尊师重道乃是江湖武林中最大的规矩,连师父都不拜,这算什么礼仪,即便在他蜀山,也要受到重罚。

    但最重要的是,那个废物真的拜师了,不管眼前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历,也终究是年轻一辈的小人物,敢收他蜀山长老子嗣为弟子,这胆子不是一般的肥,当着他这个蜀山弟子的面,这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甚至没有将他蜀山放在眼里。

    冷哼一声,洞鸣就捏紧了手中三寸长的湛蓝小剑。

    “师父小心,这是碧海剑,中位无痕宝剑,乃是我那位兄长的本命剑器,本命剑器等同于半个剑主。”秦伤语气沉重,“我那位兄长,已经半只脚迈入了二流上乘之境,参悟出来了一种水行本源玄奥,就要悟出剑势,有直追龙虎榜之力。”

    “不错!”洞鸣看向苏乞年,喝道,“阁下敢收徒,就要看看在下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嗡!

    下一刻,他勾动手中三寸碧海剑中附着的一缕精神力,顿时,剑鸣声铿锵,那三寸小剑一下悬浮而起,化成四尺来长,湛蓝剑身流淌宝光,凌厉的锋芒浮盈,并伴随着一股如碧海汪洋般的剑法真意,剑尖吞吐出来足有数丈长的湛蓝剑气。

    咻!

    下一刻,这碧海剑就化作一道碧蓝剑光,虚空一闪,切割真空,荡开细密的涟漪,弹指间就到了苏乞年身前三寸之地。

    太快了,快到秦伤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就看到身边的苏乞年一动不动,而不远处的洞鸣,则瞪大了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乃至惊惧之色。

    这是……

    很快,他也睁大了眼睛,就看到那口属于他兄长的碧海剑,此时如同陷入了一团泥沼中,生生凝滞在了苏乞年身前三寸之地,再难寸进。

    而此时,苏乞年平静乃至带着几分俯视的声音响起:“连剑势也没有练成,也敢对我出剑。”

    下一刻,在洞鸣惊恐的目光下,那口碧海剑,自刺向苏乞年的剑尖开始,一寸寸化成齑粉,而自始至终,那个少年都未曾出手。

    怎么可能!

    他心神震颤,几乎有崩溃的迹象,这一幕已经出了他的想象,碧海剑一剑之力,已经等同于师兄接近全力一剑,连那个少年的身都未能碰触,已经进化至中位无痕宝剑的剑体就化成齑粉,这样的手段,简直就如同仙法一般。

    但身为蜀山弟子,一些眼力见识还是有的,很快,洞鸣就明白,自己是遇到高手了,而且是年轻一辈中了不得的存在,即便是他蜀山龙虎榜上高居第十四位的洞贫师兄,恐怕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难道是……

    “禁忌领域!”

    洞鸣惊怒交加,而后就反应过来,若真是一位年轻禁忌,又怎么会模仿那位小神仙的装束,身为年轻禁忌,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如此掉身价的事,是决计不可能做的。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的可能。

    “武当小神仙!你是苏乞年!”

    他脱口而出,整个人骇得蹬蹬蹬连退数步,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遇到正主了,且这近半个月功夫,也足够一些消息传遍大半个江湖武林。

    武当山中一战,青羊峰新任峰主,小神仙苏乞年,镇压金锁峰峰主金光真人,一位渡过一重雷劫,道则境的元神高手。

    圣禁!

    这两个字,如同一堵神山,此刻横亘在了洞鸣心灵前方,只能够仰望。(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继续去写第二章。)(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