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本心无愧,剑灵认主!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6000字先奉上。)

    二十里剑阁栈道。

    锋芒如亿万气剑悬空,浓雾被撕裂,剑意凛冽,浩浩荡荡。

    到了这里,便是寻常二流龙虎境的高手,也举步维艰,这些锋芒不能轻触,甚至只要稍有不慎,临近数步,就会遭到无情的杀伐。

    秦伤跟在苏乞年身后,颇有些心惊胆颤,这是他想也不敢想的地方,二十里剑阁栈道,在蜀山中,也唯有步入了一流混元境的长老级人物,才能够涉足。

    “这是……”

    到了这里,人就少了九成九,都是二流龙虎境中的顶尖人物,甚至就是混元境的名宿高手,这些人在看到苏乞年二人的一瞬间,就有些愣神,很多人瞳孔收缩,目光在那一袭纯白紫绶道袍上一触即收。

    白发道袍,这样的年岁,难道是……

    不好!

    一些高手心神一震,若真是如此,那就有些麻烦了,只是这一位怎么会到了这蜀中之地,其精修刀道,入这剑阁寻找剑灵又有何意义?还是为了门下传承?

    不约而同的,尤其是一些混元境的名宿高手,开始加快脚步,穿梭于诸多锋芒气剑之中,想要先行一步,得到剑灵的认可。

    相比于通灵神兵,得到剑灵认可并不是很难,一般而言,剑灵刚刚出世,虽有灵性,却是一张白纸,即便是第一眼见到的人,一个稚童,也可能追随左右。

    当然,若是精修剑道者,气机锋芒与其契合,也能很快得到其认可。

    这些名宿高手只盼那一位不通剑道,难以第一时间与剑灵沟通,否则在这剑阁栈道之内,谁人可敌。

    秦伤深吸一口气,越往栈道深处,他愈发感到这位少师的威势,只字未吐,气机不显,就令得诸多武林高手,乃至是一流混元境的名宿如临大敌,避如蛇蝎。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追寻的力量。

    不为威凌众人,不为无上尊荣,只为在这茫茫江湖武林中,可以与人平视。

    只为他日蜀山之上,可以堂堂正正,站在他面前。

    苏乞年的脚步不止,面对前方愈发密集的锋芒气剑,他看似闲庭信步,却每每于毫厘之间错身而过,没有引动一道锋芒临身。

    这样的速度,在最开始不及那些一心深入的混元境高手,但到了三十里之地,陆陆续续就可以看到不少混元境高手,他们小心翼翼,精神力笼罩全身,生怕一不留意,就触动一口锋芒气剑,届时群剑齐动,多半要吃大亏。

    相比而言,到了这里,苏乞年就显得十分突兀,尤其是几名混元榜上的老辈强者,瞳孔更是猛烈收缩。

    果然是他!

    因为到了这里,若非是混元境的高手,即便是一口锋芒气剑,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亿万气剑悬空,彼此之间只剩下数尺的距离,没有精湛至极的精神修为,几乎很难没有疏漏。

    小神仙,苏乞年!

    这些混元境高手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也没有人开口,不愿轻易交恶,若传闻不假,这位已经踏入了圣禁领域,虽然休命刀劫未曾渡过,但是武力之盛,已有逆伐元神之力。

    且剑灵出世,本就是机缘造化,世人各凭本事,若是被这一位得到,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然而,一些混元境名宿依然嘴角泛起苦笑,通常而言,剑灵最初出世,都在剑阁栈道极深之地,谁能最先深入其中,就能最先接触到剑灵,极可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认可。

    放眼历年剑灵出世,即便是走得最深的混元境高手,也不过到了三十六里之地,而一般剑灵出世,至少都在四十里之地。

    三十六里,对于其他混元境高手或许是极限,但对于这位小神仙……

    有蜀道顶尖宗派的宿老心中感叹,放眼整个人族,大汉以及四方诸国,每一代又能有几位年轻禁忌出世,这其中诞生出一位圣禁,有时整整一代甚至两代都没有一人。

    三十一里,三十二里,三十三里!

    身边出现的混元境高手越来越少,修为境界也越来越高,至此,苏乞年再见不到一个混元境第五步以下的人物。

    秦伤也逐渐平静下来,十余年世情打熬,他心性沉稳,少了许多浮躁,在最初的震动之后,很快平复下心绪,他知道少师是传奇人物,即便只是成为记名弟子,也是他莫大的福缘和造化。

    嗡!

    倏尔,有剑鸣声铿锵,剑意锋芒躁动,秦伤一惊,就看到前方数十丈外,锋芒气剑被引动,如流星剑羽,刺穿真空,朝着一名锦袍中年洞穿而去。

    木元剑主!

    而在那木元剑主不远处,一名中年剑客负手而立,目光阴冷,看眼前的一幕,嘴角浮现出嘲弄之色。

    “祁元!”

    木元剑主怒喝,他手中一口青木剑绽放青蒙蒙的剑光,如古木丛生,太古神木通天,护住全身。

    铛!铛!铛!

    火星四溅,锋芒气剑齐落,一瞬间怕不是有数千上万口,每一口都能够轻易洞穿寻常混元境第一步、第二步的高手,成千上万口齐落,混元榜上的成名高手也要变色。

    尤其是在这剑阁栈道之中,锋芒剑意本是一体,一旦被引动,极有可能引发更大的灾劫,若是数万口,十数万口齐动,恐怕就是寻常初步证道的顶尖元神人物也要暂避锋芒,不敢轻触。

    噗!

    仅仅只是千余道锋芒气剑落下,木元剑主就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这些锋芒气剑不仅凌厉异常,更兼蕴藏有一丝稀薄的剑意,剑意伐戮,令他精神动荡,庞大的精神修为,也渐渐有了被瓦解破碎的迹象。

    该死!

    木元剑主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平日里风评极佳的祁元剑客,会突然间出手,以一口下位无痕宝剑粉碎为代价,将此地锋芒气剑全部引向他处。

    数百上千道锋芒气剑他尚且不惧,参悟剑道本源,他剑势圆满,加上木元剑法守势极强,即便是寻常初步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只要未曾渡过一重雷劫,凝炼道则,一击之下,也休想打破他的木元剑势。

    但眼下锋芒气剑何止数千,他剑法再强,此地虚空本就混乱,天地元始之气极难汲取,他藏有丹药补充元气,但眼下哪里容得半点分心。

    只等力尽,多半难逃一劫。

    先天剑灵,这就是贪婪!

    木元剑主心生悲意,他一心丹道,剑道本是无心,却无意柳成荫,今日本想入这剑阁栈道碰碰运气,他走在证道路上,若是能得一口通灵神剑护道,当能更生几分把握,至于争勇斗狠,实非是他本意。

    “师父。”

    秦伤咬牙,但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嗯?

    一瞬间,数十丈外,那祁元剑客就转过目光,剑阁栈道到了这里,精神力也难以外放,会被锋芒剑意绞杀,但身为混元境高手,眼力耳力何等敏锐,哪怕剑鸣铿锵,秦伤的声音也逃不过他的耳朵。

    这是……

    作为蜀山闻名的废物,此前剑门关前也曾照过面,祁元剑客自然识得,他的目光几乎没有迟疑,就落到了苏乞年的身上。

    三十三里剑阁栈道是什么地方,寻常混元榜上的成名人物也难以企及,如他们这等榜上位列前十的存在,才能勉强涉足。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蜀山闻名的废物,连筑基都未曾完成,却能到达此地,祁元剑客的瞳孔几乎在一瞬间就猛烈收缩。

    武当小神仙!

    这等手段,护持一个堪称凡人的小人物至此,除了武当青羊峰上那一位,年轻一辈,谁有这样的本事。

    缓缓转过身,苏乞年看向秦伤,眼中露出几分欣慰之色,道:“你能开口,这很好,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所谓师徒,一些请求只要不过分,为师自会相助,你只需记得,为师这一脉修行,不求救赎世人,只求问心无愧,若是你此时不开口,为师就要好好考虑,是否还要收你为入室弟子。”

    这就是苏乞年的处世之道,在这处处都在说利益交换,值得不值得的武林大世,人情能有几分银,他非是重情,而是遵循本心,即便世间诟病他者众多,又与他何干?

    说得再多,于他而言,也不过两个字。

    狗屁!

    祁元剑客心中一震,就知道不好,这个该死的蜀山废物,怎么会成了那一位的弟子,这位小神仙眼瞎了不成!

    若是这一位插手,他多半难以讨得好去,最重要的是,这一位居然入了剑阁栈道,以这一位的本事,多半能超越三十六里,极可能到达剑灵诞生之地。

    “蜀道散修祁元见过苏峰主。”

    祁元剑客开口了,笑道:“不知苏峰主大驾,风采照人,更胜闻名,祁元不甚荣幸。”

    苏乞年不语,也不看他一眼。

    祁元剑客面色一滞,但很快再次恢复笑容,道:“还望苏峰主不要插手,此乃祁元私人恩怨。”

    他深知,以木元剑主的人脉,若是真的脱困,他多半要有大麻烦,但这位小神仙在此,实在令他投鼠忌器。

    苏乞年依然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步迈出,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竟破入了木元剑主的剑幕之中。

    什么!

    木元剑主蓦地一惊,既而就看到眼前一袭纯白紫绶道袍的身影,张口一吸,数千上万道锋芒气剑顿时如百川归海,被其吞入腹中。

    嘶!

    即便以木元剑主的心境,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以血肉之躯吞纳锋芒气剑,这是怎样的肉身体魄,简直堪称可怖。

    祁元剑客也是心中一惊,但他骨子里就是狠辣之辈,身为散修,早已学会了隐藏自己,一击不中,立即远遁。

    就在苏乞年张口吞纳所有锋芒气剑的一瞬间,他连再次深入的心思都没有了,立即朝着剑门关外遁去。

    “祁元!”

    木元剑主怒斥,但对方身法太快,眨眼间已去到了百丈之外,在这剑阁栈道,锋芒气剑林立之地,已然追之不及。

    然而下一刻,苏乞年再次出手了。

    他一只大手探出,瞬间放大,如一座晶莹的神山,笼罩了里许剑阁栈道。

    什么锋芒气剑,只在瞬间的躁动之后被生生禁锢在半空,连同那祁元剑客本身,也动弹不得,四周虚空如神铁,任凭他鼓荡内家真气和气血,也不能够移动半分。

    只一抓,那在木元剑主看来,比他还要更盛一筹,混元榜上高居第八位的祁元剑客,就被擒拿,一下摄到了眼前。

    “因缘了结,走吧。”

    擒下了这祁元剑客之后,苏乞年不再出手,只是转身继续朝着栈道深处行去。

    秦伤微怔,既而再次朝着木元剑主躬身一礼,就起身追着苏乞年的脚步离开。

    深吸一口气,以木元剑主这数十年的经历,此时也唯有感叹连连,此前偶然出手救下的一个倔强的没有学武资质的年轻人,转眼间就挽回了他的性命,这样的因缘纠缠,着实令他感慨,对于这冥冥之中的天意,所谓运和道,他隐隐有了几分自身的体悟。

    再看向那祁元剑客,这位高居混元榜第八位的大高手,此时眼中只剩下了浓浓的惊惧之色。

    半炷香后。

    几道剑光一闪,显现出来五名身着金边白袍的蜀山长老。

    “不好!他们深入进去了!”

    “这位小神仙入剑阁,怎么会收那个废物做弟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道是记恨当初一峰师兄上武当问罪,想要其难堪?”

    “此子心思当真阴狠……”

    几名蜀山长老彼此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之色,三十三里剑阁栈道,已经是他们的极限,这还是身为蜀山门人,于开辟出剑阁的剑意锋芒同出一源,若非如此,以五人的真实剑道修为,至多也就能到达三十里之地。

    ……

    三十四里,三十五里,三十六里……三十九里!

    转眼间,跟在苏乞年身后,秦伤就来到了这剑阁栈道三十九里之地,他看四周咫尺之外,一口口晶莹纯白的锋芒气剑,仿佛真实存在的宝剑,剑刃吐锋芒,即便有苏乞年护持,他也感到丝丝刺骨的寒意。

    到了这里,如苏乞年,眼中也生出几分凛然之色。

    不愧是当年斩杀妖帝的一剑,蜀山剑圣,名不虚传。

    这一剑之力,锋芒剑意数千年不散,甚至形成了这样能够孕育先天剑灵的无上灵地,如此手段,即便是而今的苏乞年也要仰望。

    到了这三十九里之地,每一道锋芒气剑,已然足以伤到混元榜上的成名高手,甚至稍有不慎,引动数十上百剑,便有陨落之危。

    苏乞年凭借着强盛纯净的精神意志,以龙魂把握虚空,才能如此轻松到达这里,如那木元剑主等就不可能做到,显然为了一道剑灵就堵上性命,并不是什么值当的选择。

    四十里!

    四十里剑阁栈道,半空中的锋芒气剑反而开始减少了,但这里的锋芒气剑已经不再是静止不动,而是在半空中如蜗牛般缓缓游弋。

    如此一来,稍有不慎,跨错一步,便会迎来锋芒气剑杀伐,这里的锋芒剑意之盛,在苏乞年感来,已然直追初步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

    就在苏乞年二人踏入这四十里栈道的一刻,有淡淡的剑鸣声响起,开始还似有似无,但紧接着就开始拔高,似穿金裂石,要直上万里九天。

    剑灵!

    秦伤目光一定,就看到数十丈外,半空中,在那诸锋芒气剑的拱卫中,一口能有三寸长的晶莹小剑悬浮。

    这三寸小剑纯净无瑕,处于虚幻与现实之间,若隐若现,通体散发出蒙蒙的光,有丝丝缕缕难言的锋芒之气散溢。

    好纯净的灵性!

    苏乞年目光一动,这就是初生的剑灵,灵性之纯粹,当真无瑕无垢,除了剑道锋芒之外,没有任何本源入驻,近乎虚无。

    先天剑灵!

    只要有一口上位无痕宝剑,先天剑灵入内,就能够蜕变成为一口通灵神剑,与剑主一心,至死不渝。

    下一刻,苏乞年出手了,他身动即至,一只手探出,就将剑灵摄入掌心。

    嗡!

    一瞬间,剑灵躁动,苏乞年面色微变,一股凌厉无比的锋芒之气迸发,切割他的掌心,迸溅出无数火星。

    此刻,苏乞年只感到手中抓着的,仿佛不是剑灵,而是一条暴怒的蛟龙。

    苏乞年察觉到了源自先天的排斥。

    居然察觉到了刀道本源的存在!

    苏乞年心念一动便了然于胸,果然不愧是先天诞生的剑灵,感知之敏锐,当真匪夷所思,苏乞年极力敛去气血锋芒,还是被捕捉到了根本所在。

    刀剑两种杀伐本源,本就分属两道,剑灵感受到另一种兵源,自然不愿追随左右。

    但苏乞年是什么人,他贯通一处神藏大窍小世界,肉身成王境,体魄之强,媲美通灵神兵,这剑灵初生,即便先天锋芒凌厉,暗合剑道本源,寻常初步证道的顶尖元神人物也未必拿得住,但于他而言,还是不够看。

    祖窍神庭中,龙魂长吟,脊椎尾端,第一处神藏大窍小世界打开,浩瀚的锋芒气血涌出,苏乞年指掌发光,瞬间将其镇压。

    “秦伤!”苏乞年轻喝一声。

    “师父!”

    看到苏乞年弹指间摄拿剑灵,秦伤本心中欣喜,此时被苏乞年一唤,顿时回过神来。

    “接剑!”

    秦伤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苏乞年屈指一弹,剑光一闪,就落到了他的眉心。

    吟!

    有剑鸣声响起,在察觉到秦伤身上没有异种兵源存在之后,剑灵自主长鸣,而后三寸长的剑身一寸一寸刺入他的眉心中。

    轰!

    一瞬间,如开天辟地,秦伤只感到脑海似炸开了一般,隐约照见了一方黑暗无边的虚空,一口三寸晶莹的小剑在其中沉浮,念动间,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流涌出眉心,虽然闭着眼,但周身数尺之地,却历历在目。

    这是……精神力!

    身居蜀山,耳濡目染,秦伤的眼力并不差,这分明就是传闻中的精神力,通常而言,唯有二流龙虎境中的高手才能涉足的精神领域。

    自己尚未筑基,就拥有了精神力,这是剑灵之力!

    秦伤内观神庭,看那居于自己神庭祖窍中的三寸剑灵,明白其已经认自己为主,在认主的一瞬间,入主神庭,替他打开了祖窍,滋生了第一缕精神力。

    “师父!”

    秦伤再睁开眼,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变得无比复杂,这样一道珍稀无比的先天剑灵,居然就交给了自己。

    “凝神,静气!”

    却不想苏乞年暴喝一声,身形一闪,一根食指就点在了他眉心处。

    武当七层《龟蛇功》!七式《龟蛇拳》!

    一瞬间,诸多口诀,拳法招式,乃至一道道站桩、练拳的身影就烙印进了他的脑海深处。

    顶级十层筑基功!

    秦伤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武当立宗之本,闻名天下的龟蛇功,他不是蜀山弟子,即便而今身在蜀山之上,所练的也依然是大汉普及天下的七层筑基功《奔马劲》,练至巅峰圆满不过一匹烈马之力,现在再观这龟蛇功,就精深奥妙到了极点,根本难以相提并论。

    且随着龟蛇功以及龟蛇拳传入他脑海中的,还有苏乞年当初修习时的种种体悟。

    以苏乞年十层龟蛇功完美筑基的领悟,放眼整个武当山上,谁能比他对于龟蛇功的体悟更深,绝找不出第二个来。

    几乎是福至心灵,秦伤开始遵循脑海中人影的动作,脚步一错,身如老龟蛰伏,站起了龟蛇桩。

    但是他体质根骨孱弱驳杂,转修武当龟蛇功这样的高深筑基功,气血亏空,在体内流淌根本跟不上桩法的运转。

    眼中神光一闪,苏乞年再次出手,念动间,一缕元始母气自虚无中渗透出来,晶莹古拙,散发出原始的气息。(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合一6000字先奉上,还有一更晚一点,侄女满月去吃饭。)(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