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平分秋色,天明剑帝!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一元剑王出手了。

    他剑指点落,一缕剑光出现在洞虚世界中,阴阳二气缭绕,道韵天成,一黑一白两条道则神链浮现,皆有小指粗细,随着剑光浮现,黑白交织,阴阳相济,仿佛要蕴生出新的变化。

    这一剑,落到苏乞年的眼中,仿佛混沌在扭曲,一方新世界将要诞生。

    昂!

    迎着这一剑,苏乞年出手了,他拳动如浮光,拳光潋滟,生死轮转,似要开天辟地。

    这是大光明拳法,时至而今,这一门拳法在苏乞年的手中渐臻完善,虽然不是顶尖拳法,但若论拳力之盛,化入了休命真意,光明本源之后,丝毫不在寻常顶尖拳法,乃至绝顶拳法之下。

    此刻,这一拳伴着龙吼,第一道神藏大窍小世界彻底打开,滂沱的锋芒气血涌出,苏乞年身如刀,拳如光,足踏如龙行。

    铛!

    拳光与剑光碰撞,两者之间竟生出如若实质的金铁交鸣声,火星迸溅,伴着狂风席卷,属于洞虚世界的风,足以崩碎一片真实界。

    剑意的确非凡,苏乞年后退数十丈,半步拳意未曾全部化解的剑意破入祖窍神庭,但龙魂一吼,五爪如刀,乱神域展开,如一方漩涡,又暗藏刀锋,那残存的一缕剑意没入其中,顿时被扭曲绞碎,化成虚无。

    嗯?

    一元剑王目光一凝,既而就冷哼一声,眸子一下变得锋锐,但不等他再出手,苏乞年白发飞舞,眸光如光明无量,一下变得炽盛,他足踏镇龙桩,隐隐沟动冥冥之中朦胧的本源之力,一步迈出,就出现在一元剑王身前,这种极速令这位剑王也心头一凛。

    昂!

    有龙吟震洞虚,苏乞年拳动如开天,一条神圣光明的真龙影在背后浮现,如水晶一般纯净,龙威如天,仿佛一尊古老的神祗在混沌中醒来,开天辟地,清气上升,浊气下沉,世间万灵开始诞生。

    随着这一拳打出,与当初金锁峰上一战,又有所不同,拳力更加宏大,其中更隐隐滋生了更深层次的变化,面对这一拳,如一元剑王也不禁露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锵!

    他双手剑指齐动,一剑衍少阴,一剑衍少阳,阴阳交织,一元复始,倏尔双剑合璧,一缕黑白混杂,却又缭绕淡淡混沌气的剑光乍现,随着剑光压落,如墨的黑洞剑痕浮现。

    咚!

    一声巨响,宛如天兵擂鼓,佛陀撞钟,这是一股宏大的撞击音,甚至隐隐穿透洞虚壁垒,进入真实界。

    炽盛的光迸发,照亮了一片洞虚世界,什么都看不清,唯有拳音剑啸,仿佛可以永恒烙印人心。

    直到数息之后。

    光芒消散,洞虚世界内,苏乞年与一元剑王的身影再现。

    一身纯白紫绶道袍轻扬,点尘不沾,苏乞年神色平静,看向前方。

    一元剑王蓝白道袍纹丝不动,他剑眉凌厉,身如剑,目如锋,最后深深看苏乞年一眼,转身撕开洞虚壁垒,回归真实界。

    观其离去的背影,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过瞳孔深处也有几分凝重,虽然刚刚看上去是平分秋色,但他能够感到,这位与他一般,也有种种隐藏,并未全部曝露出来,与这一位一元剑王相比,那位金锁峰主就显得逊色一筹。

    不过今日显然不是生死相向,蜀山问他要的,只是一个资格罢了,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再走出洞虚世界,里许方圆的平台上,石剑前,除了那位一元剑王之外,还有一位紫白道袍的老道,手持拂尘,白发束起,看上去仙风道骨,气质清隽。

    此外,还有十名金边白袍的蜀山长老立在其后,在苏乞年现身的那一刻,目光同时落下,带着几分惊异,几分惊疑,还有几分警惕。

    他们早已知道安排,这一位能够再次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其在一元剑王的手中撑了下来,且看上去似乎并不艰难。

    真的有这么年轻的圣禁!

    一干蜀山长老心中也只剩下感叹,十七岁的圣禁,放眼古今,除了黑暗岁月里一些没有确切记载的传闻,怕是无人能及。

    但观其一头白发,满身沧桑暮气,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休命刀而今虽然登临封家刀碑之颠,但刀劫依然如一道天堑,横亘在休命传人的面前,这世间,谁能逆转岁月,除了珍稀异常的延寿灵药,天命准圣也不能做到,因为他们本身就难以长生久视。

    秦伤有些紧张,因为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平日里只能偶尔远远看上一眼的蜀山掌门,天明剑帝。

    所谓剑帝,都是超越了元神十重,元神纯阳的绝顶强者,放眼天下,除了天命准圣之外,几乎无有抗手。

    这,便是蜀山的底蕴。

    事实上,据苏乞年所知,天下顶尖元神,绝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少,至少于人族而言,想要抵住四海诸妖国,绝非是眼下看来那么简单,但放眼十座镇国大宗,除了天帝城外,恐怕也只有蜀山才如此肆无忌惮,九位剑帝威凌天下,唯一可惜的就是剑圣缺位多年,九位剑帝中,依然未曾有人跨出那一步。

    “武当青羊峰苏乞年见过天明掌门。”

    苏乞年抱拳一礼,语气平静,今日至此,他是以武当一峰一脉之主的身份,即便相对于这位天明剑帝而言只是晚辈,但礼仪上却不能落下半点武当的颜面。

    天明剑帝落下目光,这位天下闻名的剑道强者,超越元神榜,步入了天下绝顶之列,乃是媲美妖族大帝的盖世人物。

    没有刻意窥视,但随着这位天明剑帝目光落下,苏乞年依然生出一种被洞穿的错觉,他谨守本心,祖窍神庭中,神灵身化为龙魂,演化乱神诀,第七重圆满的《**》催动至极颠,终于将这股洞穿的错觉绞碎,恢复如常。

    眉眼微动,天明剑帝开口了,他看上去仙风道骨,气质平和,并不迫人,但甫一开口,依然散发出来一股难言的威严气息。

    “苏峰主能亲来我蜀山,蜀山自然不会妄动杀戮,只是事关我蜀山禁地锁妖塔,还有上代剑圣留下的长恨圣剑,蜀山只能将贵峰弟子留下,既然苏峰主今日到了,蜀山自会给苏峰主一个寻根问源的机会,还望苏峰主能够劝说贵峰弟子,道出实情,归还圣剑,若是真有苦衷,蜀山或可减免刑罚。”

    天明剑帝说得不快,没有刻意加重语气,也没有太过温和,这样不愠不火的叙述,苏乞年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强硬,若不能归还圣剑,蜀山绝不会善了。

    当然,如果换做是武当也一样,一口通灵圣兵,即便是镇国大宗,也是足以镇压底蕴的存在,宗门之中日夜祭祀,香火不绝,一旦爆发灾难,请动圣兵,不亚于天命准圣的一只手。

    “理当如此。”

    苏乞年轻轻点头,他秉承光明心,善恶存乎一心,不会有偏袒,但也没人能够欺侮他青羊峰弟子,是非因果,追根溯源,他都要探查清楚,才能最后决断。

    天明剑帝颔首,而后目光落到苏乞年身后半步的秦伤身上,道:“小家伙,你能得到剑灵是你的缘法,现在你可愿拜入蜀山门下。”

    什么!

    秦伤一怔,没想到这位平日里高不可攀的天明掌门,居然会开口,要将他收入蜀山门下。

    “秦伤!”

    天明剑帝身后,一名长老沉喝一声,正是那位江湖上人称一剑成峰的一峰长老。

    此刻,这位一峰长老眼中闪过一抹罕见的急切之色,他也得到一些传闻,对于次子下山,他本以为只是去散心,却没想到会生出如此多的变故。

    苏乞年没有多言,只是静立在那里,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他也并非是挟恩图报之辈,一切举止,只求本心。

    秦伤咬牙,他怎么会听不出来一峰长老话中的催促之意,能得掌门亲自收入蜀山门下,日后必定会得到蜀山倾力培养,至于能够走到哪一步,就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今日之后,所有曾经轻视过他的,都要大吃一惊。

    不过,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很简单,只是能有一天,堂堂正正站在这蜀山之上,还有那一口碧海剑,他想要一个新的开始,直到他可以亲手为自己讨回公道。

    深吸一口气,秦伤抬起头,他目光变得坚凝,即便是再看向天明剑帝,也没了最初的心惊与拘谨,他先是躬身一拜,而后起身,郑重道:“秦伤多谢剑帝大人厚爱,不过秦伤已经拜苏峰主为记名弟子,一日弟子,终生为师,恕秦伤无缘蜀山,难以从命。”

    “逆子,你!”一峰长老怒斥,秦伤一拜,他就知道不好。

    “无妨。”

    却不料天明剑帝摆摆手,看向秦伤的目光反而现出几分罕见的温和之色,再深深看苏乞年一眼,叹息道:“苏峰主慧眼,蜀山无缘,罢了,罢了。”(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