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九章 蜀山剑魔,武当清羽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一干蜀山长老有些错愕,他们看向秦伤,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对于这位一峰长老的次子,他们也有所耳闻,甚至曾经见过,都知道是个废体,几乎不可能筑基,但现在看来,却仿佛一下变废为宝,成了良才美玉,但这样的年轻弟子,蜀山虽然不多,却也不少。

    最令他们惊异的,则是掌门天明剑帝的反应,这分明是一种惋惜,为没有将其收入门下而感到惋惜。

    掌门也看重此子吗?

    这就令他们感到不解,就算是一道先天剑灵,也不过是增添一口通灵神剑,此子也未必能够成长到催动神剑完全复苏的境地,在他们看来,掌门绝不会因为一道剑灵而看中此子,其中因由,就有些令人费解。

    一峰长老目光有些复杂,他看着秦伤,对于这个倔强的次子,他向来只有愧疚,但现在看到其脱胎换骨,他也是满心欣慰,他相信掌门天明剑帝的眼力,既然说出口,绝不会无的放矢,只是到了剑帝这样的层次,已经不是他所能揣测的,无论是看待世人,还是天地,都与常人有很大的不同。

    而一元剑王,也略微打量秦伤一眼,但很快又看向苏乞年,他面无表情,气质清冷,这是一个如剑的修行者。

    “一峰,你带苏峰主前往地牢。”

    天明剑帝吩咐道,而后转身迈步,身如涟漪,缓缓消散。

    “诸天峰上,等候苏峰主的好消息。”

    这位蜀山掌门走得干脆,亦无半点拖泥带水,却令苏乞年感到不小的压力,此行蜀山,若有半点差池,恐怕就会有大祸临头。

    抬头看朝阳升起,驱散天地间沉积了一夜的沆瀣,苏乞年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不论是什么人或势力在算计,终究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半炷香后。

    行走在蜀山山道上,苏乞年与一峰长老并肩而行,秦伤跟在身后,无论是这位蜀山长老,还是苏乞年,抑或是秦伤,这半炷香以来,都未置一言,蜀山灵秀奇骏,飞泉流瀑,灵鹤舞空,然而三人之间的空气却显得有些沉闷。

    终于,一峰道人深吸一口气,再叹息一声,朝着苏乞年抱拳一拜,道:“小儿顽劣,日后请苏峰主多多包涵,如有疏漏,尽管打骂,一峰铭感五内!”

    秦伤浑身一震,苏乞年袖手一拂,一峰便感到一股难以抗拒之力,一下起身,心中不由得对这位小神仙的修为愈发敬畏,少年人达到这样的境地,放眼整个大汉,怕也仅此一人,自其出道,至而今彻底崛起于江湖武林,堪称是一个传奇。

    一峰道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位有打破历代休命刀障的潜力。

    而一旦这一位打破刀障,破除阻碍,必将如潜龙出渊,世间种种,再难阻碍其崛起,恐怕在不远的将来,数十年内,又一尊盖世强者将降临人世间。

    “一峰长老无须如此,苏某收徒,自有苏某心中的一杆秤,若是无缘入眼,即便天生神圣也枉然。”苏乞年平静道,“既然入我青羊峰门下,苏某自会悉心教授,至于日后能有什么成就,就看各人造化。”

    “苏峰主有心。”

    一峰长老笑道,这位小神仙愈是如此说,他愈是安心,历代休命刀传人秉承光明,皆是言出必行之辈,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而这位小神仙尤其如此,世间皆传其桀骜不驯,不通人情世故,但在一峰长老看来,由这一位教授秦伤,诚于心者诚于剑,于参悟剑道,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蜀山地牢。

    这是蜀山上除了中央禁地锁妖塔之外的重地之一,关押有蜀山犯下重罪的门人弟子,其中不乏有剑道走火入魔之辈,魔性之强,直追魔族,一旦释放出来,必将是一场大祸。

    一如曾经武林史上一位剑魔,就是出自蜀山,入魔之后求败而不得,剑试天下,无有抗手,最终选择归隐,而破魔入圣,假死遁世,成为蜀山上一位隐世剑圣,后来于一场边疆征伐中悍然出手,差点将西海饕餮族妖皇葬于剑下,数位妖皇联手,才勉强救下一命,却也难解剑伤,最终郁郁而终。

    这也是人族史上罕见的葬皇之战。

    这里是蜀山后山,一座深邃的洞穴,由两名看上去身形枯瘦的老道驻守,两名老道身形枯槁,仿佛随时都会驾鹤西去,分别盘坐在洞穴两边,但苏乞年精神意志敏锐,尤其是神庭内,龙魂破除虚妄,照见真实,可以隐约感到,这两名老道体内蕴藏的极为可怕的剑意。

    苏乞年可以想象,想要闯入此地,只是这两名老道,便是两座难以逾越的天堑,不用说,这地牢之中必定还有其它种种布置,以蜀山的底蕴,恐怕就是元神纯阳的绝顶人物,怕也难以全身而退。

    由此,苏乞年可以想象,凭借清羽之力,是如何潜入蜀山中央禁地锁妖塔的,并打开了第一重锁妖塔,盗走了其中的通灵圣剑长恨。

    恐怕也正因为如此,蜀山才未在第一时间动以极刑,而是派遣山中长老前往武当问罪。

    很显然,蜀山也未曾查出根源所在。

    而苏乞年相信,以蜀山的手段,若是能够降服精神,询问出来的,必定早已经知晓,现在还没有收获,就足以说明其棘手。

    清羽,就被关押在这地牢之中。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一峰长老上前引路,直到一行三人入洞,盘坐在地牢两边的两名老道也未曾动弹分毫。

    “我欲成仙!”

    “欲证元神,先斩众生!”

    “吾以八方异兽祭剑,九天流云养剑,一剑既出,天下无双!”

    洞内,便是地牢所在,分别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窟,这些洞窟内,不时传出种种疯魔之音,显然都是蜀山练剑误入歧路的子弟。

    而在这些洞窟石壁上,都烙印有一道道玄妙的阵纹,透发无形剑意,镇压一切,在苏乞年看来,恐怕就是寻常顶尖元神人物,被困入其中,也难以逃脱。

    越往地牢深处走,那洞窟内传出的疯魔之音就愈发稀少,但只要有声音响起,必定都颇为震动人心,显然越往深处,困锁镇压的,就越是高手,甚至其中有些声音响起,种种玄妙之处,即便是苏乞年,也要悉心分辨,才能明白正误。

    “诸天气荡荡,剑道镇诸天!”

    “剑道唯我,剑道由心,剑道独尊,斩尽万道!”

    “魔心喂剑,养吾神剑!”

    一峰道人蹙眉,沉声道:“都是疯子!”

    秦伤听不明白,苏乞年眼中却是浮现些许异色,这些人或许偏执,但所言未必没有可取之处,可惜此行并非为此,否则倒是可以借此印证他的刀道,刀道开辟,补全本源玄奥,自然需要汲取百家之长。

    终于,到了地牢极深之地,这里已经几乎呼吸可闻,洞窟也寥寥无几,但是苏乞年却能够从一些洞窟内感受到几许令他无比心悸的气息,显然这些洞窟内关押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至少都是证道元神的存在。

    清羽,就被关押在其中一处洞窟内,可见蜀山对其重视,视为与顶尖元神人物等同。

    洞窟前,一峰道人取出一枚看上去古拙无华的三寸石剑,石剑映照洞窟,有淡淡的剑吟声响起,而后消退,显然是封镇洞窟的阵法被打开了,虽然看似无形,但苏乞年却能在一刹那捕捉到那消散的可怕锋芒。

    走进洞窟,石壁上有青铜灯盏燃起,照亮四方,苏乞年一眼就看到了洞窟尽头,那盘坐在一张石床上的清羽。

    一头黑发披散,纯白道袍依然干干净净,唯有胡须拉渣,那右臂的道袍空荡荡的,盘坐在石床上,目光呆滞,周身缭绕暮气,浓重得仿佛半只脚迈进了坟墓中。

    苏乞年蹙眉,这分明就是遭遇过极为蛮横的精神冲击,精神萎靡,甚至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显然,蜀山精修剑道,于精神领域,诸多运用并不是很精通,即便有降服精神的武功,也颇为粗陋,施展之时难免不能周全。

    念动间,苏乞年伸手一抓,虚空深处,晶莹透明,且充斥着原始古拙气息的元始母气被牵引,垂落下来。

    一峰道人眼前一亮,就看到苏乞年伸手轻轻一按,掌心如有一片星漩转动,那元始母气落到其中,顿时被绞碎成点点光雨,将石床上的清羽笼罩,淅淅沥沥,全部浇灌在其身上。

    元始母气,夺天地造化之功,乃是这世间最为纯净古老的元气。

    清羽浑身一震,那有些呆滞的目光生出一点清明,元始母气渗入其祖窍神庭,滋养精神,同时也在滋养修补肉身内隐藏的种种暗创,提升气血,反哺精神,促使其渐渐恢复生衍循环之力。

    足足一炷香过去。

    清羽不知何时静静闭上的双眼重新睁开,明澈的眸子映照出苏乞年的身影。(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