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剑帝亲传,故人现世!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保底月票。)

    这世间可以看到的永恒,便是日月的光辉。

    星辰可以幻灭,化成流星坠落大地,唯有日月的光辉照耀亘古。

    苏乞年走了,带着秦伤离去。

    清羽笑了,他转身踏上剑桥,他明白,自脚步落下的这一刻起,他就没有了回头路,这条路是苏乞年替他选的,也是他自己选的……

    一峰道人忽然感到有些怅然,他回到蜀山上,想去见见长子,又转了方向,因为有弟子传话,长子昨日闭关,似乎是有所领悟,这个时候,却是不适宜去打扰。

    他来到蜀山上一座不起眼的山峰,只有百来丈高,峰顶一间草庐,草庐边种几株青竹,两块磐石,几根竹笋,宁静得仿佛可以冻结回忆。

    “弟子拜见剑圣。”

    对着草庐躬身一礼,一峰道人看一名满头白发,一身粗布白袍的老人缓步走出来。

    老人摆了摆手,道:“剑圣是传承,真临无奈继承剑圣位,却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实在愧对我蜀山历代剑圣。”

    “剑圣。”一峰道人苦笑道。

    瞪他一眼,这粗布白袍的老人淡淡道:“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些许虚名,有什么看不开的,你唤我剑圣,我也依然是剑帝,世间绝顶人物看我,也依然是真临,不会因为剑圣二字,而生出半点忌惮。”

    一峰道人沉默,这是他的师尊,蜀山九大剑帝之首的真临剑帝,也是这一代蜀山剑圣的继承者。

    “蜀山剑道是什么,看来你还没有明白。”

    真临剑帝看他一眼,老人在草庐前的一块磐石上坐下,没有威仪,平平淡淡,仿佛真的一名幽居山野的老人。

    一峰道人一怔,而后叹息一声,也在一块磐石上坐下。

    老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酒葫芦,清淡的酒香散溢而出,老人小饮一口,道:“有时候,不能光靠眼睛,也不能凭心而论。”

    什么?

    一峰道人露出不解之色,但老人却不多做解释,直到小半葫芦酒下肚,方才感叹一声,道:“光明的传承者……这个世道,怕是太平不了几天了。”

    瞳孔收缩,一峰道人却是听明白了,难道乱世又将到来?妖魔的铁蹄,会重临他人族大地?

    虽然身在江湖武林,但对于四海边疆之地,一峰道人也不是一无所知,近年来,四海诸妖国的动作的确有些多了。

    身为混元榜上的成名高手,多年来行走于大汉江湖中,乃至四方诸国,也偶有涉足,看到的天下大势,也的确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只是彼此之间,似乎还有所顾忌,所以迟迟没有动手。

    事实上,人族很多高手都在猜测,妖族到底在等待什么,难道被放逐的九大妖圣,真的会归来吗?

    到了而今,除了大汉以及四方诸国等少有的存在,关于黑暗岁月末端,那最后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考证。唯一知晓的就是,九大妖圣被放逐进入了时空乱流,妖族的铁蹄被赶回了四海汪洋。

    “这世间,最不定的,就是命运。”

    老人目光有些悠远,他抬头看蜀山之上的天空,秋阳金黄,但老人目光却越过秋日,似乎深入了九天之内,又超脱于上,进入了茫茫星空。

    璀璨的星河,无尽的星辰,日月似乎是一种永恒,但老人却明白,即便是这天上的太阳,也只是这诸天星辰中极为渺小,乃至可以忽略的一员。

    拖延了五千多年的一战,又将再次掀起腥风血雨。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就是天定的宿命!

    这,也是老人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的根本原因。

    他,不信命,尤其不信天命。

    ……

    从蜀山回到武当,苏乞年同样没有用多久,不过一炷香多,他就重新立在了青羊宫前。

    半个时辰后,清夜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出青羊涧,半日之后,自天柱峰礼祭堂,就将消息传遍武当,乃至昭告山外,天下武林。

    武当青羊峰弟子清羽,因剑道天赋出众,蒙蜀山剑帝看中,收为蜀山弟子,斩尽前尘,至此不再为武当弟子。

    仅仅只是三天,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大汉武林。

    因为历来,都几乎没有过镇国大宗之间交换弟子的先例。身为镇国大宗,都是天命传承,自黑暗岁月时便延续下来的古老存在,哪一宗哪一派又会自承弱于别人,交换弟子这样的事情当然也不可能发生,门下弟子能入得一座镇国大宗,总能找到自己的路,改换门庭的想法,自然也不会有。

    但眼下偏偏发生了,武当青羊峰,再一次走进天下武林的眼中。

    人们发现,似乎只要与那青羊峰牵扯上的,无论是人和事,往往都会超出众人的想象,仿佛这一峰一脉之人,就是为了打破常理而存在的。

    仅在第四日,蜀山也昭告天下,门下弟子洞羽,因剑道天赋卓绝,被这一代剑圣继承人,真临剑帝破例收入亲传弟子,道号一羽。

    剑帝亲传弟子!

    这又是一则震动武林的消息,不知道多少年轻人露出艳羡之色,尤其是诸多剑道修行者,得到真临剑帝的传授,还是蜀山九大剑帝之首,继承了剑圣之位的存在,可以想象,在不远的将来,即便破功重修,江湖武林上,也必定会有这一羽一席之地。

    当然,相比于寻常江湖中人,很多大势力,却是从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从这一天起,武当青羊峰上变得宁静,因为苏乞年再次闭关了。

    闭关参悟刀道与光明,汲取五行玄奥,推演休命十九刀。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

    相比于青羊峰上的宁静,江湖武林中,却是掀起了不小的风云,因为继苏乞年之后,又一个年轻人闯入了天下武林的眼中。

    一个身着兽皮坎肩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透发出来一股原始的味道,仿佛凭空出现,寻不到半点根脚,甫一现世,就开始挑战顶尖元神之下各门各派的高手,乃至军伍中的强者,无论年轻一辈还是老辈,都来者不拒。

    未逢一败!

    哪怕是有混元榜上的老辈强者出手,也没能挡得住一拳。

    难以形容那是怎样的拳法,其一身内家真气也同样蕴藏古韵,比血气还要炽烈凝炼,沉浑如山。

    最终,终于引动湖南道一位近十年来证道的顶尖元神人物出手,一位渡过了一重雷劫,湖南道连山拳陈家的家祖。

    十拳!

    十拳之后,那位连山拳陈家家祖坠落长空,肉身龟裂,拳意被生生撕碎,败得没有一点余地。

    圣禁!

    除了武当青羊峰上那位小神仙,又一位年轻圣禁出世,逆伐元神,铸就了无敌大势。

    毫无疑问,这一战影响深远,注定会被纳入武林史中。

    即便如此,也无人能够与这位横空出世的年轻人说上只字片语,甚至连其名姓,也一无所知。

    再过一个半月,立冬。

    苏乞年走出青羊殿,关于眼下江湖武林中的大事,也一一入耳。

    是他!

    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别人或许不识,但他如何不清楚,这眼下名动大汉的年轻人的身份,只是苏乞年有些不解,这一位是如何走出来的,当初他就察觉到其中有古怪,眼下再回忆,似乎是一种令他一身光明本源无比厌恶的气息,不同于纯粹的黑暗,而是一种近乎实质的死亡与堕落的气息。

    近日,这一位已经开始寻找大汉境内的年轻禁忌,尤其是几位禁忌王者,甚至在大汉境内成名多年的老辈元神人物,只要尚在一重道则境,都成了其约战的对象。

    金锁峰顶。

    与数月前相比,而今的金锁峰顶空荡荡的,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萧索的气息。

    峰顶一角,一座能有十来丈高,素朴的阁楼里。

    金光真人一身素白道袍,与此前相比,他气息内敛,手中拂尘不见,唯有一口金光剑横亘在膝前。

    倏尔,他睁开双眼,有雷光乍现,他面无表情,但瞳孔深处却蕴藏着最深沉的杀机。

    良久之后,他收剑而立,身前的虚空裂开一道口子,他一步迈入其中,消失不见。

    此后一个月,苏乞年依然未曾走出青羊涧,时至而今,他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只要再迈出一步,便将踏入圣禁领域。

    甚至这一步,他已经有足够的积蓄迈出,却生生止步,这些时日,他悉心体悟,或许在他迈入圣禁的那一刻,会生出某种异变,届时到底降临是天地造化,还是重重劫数,就不得而知。

    他静下心来,悉心打熬混元祖胎与精神意志,熬炼半步拳意与半步刀意,同时开始指点青羊宫中众人的修行,若论顶尖元神之下,放眼天下,有几人敢说比他的积蓄与成就更胜,加上元始母气,青羊宫众人的修为与日俱增。(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