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元使团,御史大夫!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证道大殿内寂静。

    苏乞年却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刚刚一瞬间,他分明察觉到未知的虚空深处,不可测度的窥视目光。

    若非是他生生止住了迈进圣禁领域的半只脚,恐怕那未知的存在,又将开始对他一身寿元的一次大掠夺,甚至更加严酷。

    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契机,将劫数掀开一角。

    念动间,苏乞年环顾整个道院,相比于昔日的萧条,而今的道院气运如紫烟,瑞气缭绕,如万千丝绦,甚至因为圣旨的降临,更缭绕了一层明黄龙气,象征着天子圣眷。

    革鼎之道,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老院主祖千殇到了。

    看到苏乞年之后,这位老院主只剩下感叹,不知不觉中,这个少年已然步入了顶尖丛林。

    但即刻,他眼中就露出凛然之色,看向苏乞年,道:“大元国使团昨日进京了。”

    大元国使团!

    苏乞年蹙眉,自祖千殇开口之后,冥冥之中,他就生出一点莫名的感应,恐怕此后会有一些牵扯。

    而今,他初步迈入《迷魂大法》第八重的修行,随着精神意志的不断凝炼,对于己身冥冥之中的气运轨迹,也把握愈深,虽然只是一种模糊的感应,但对于高手而言,已经足以警示并推算出来很多东西。

    难道是当初斩杀那二皇子铁汗扎已经曝露了?

    以那位大元国国师天鹰的手段,能够洞悉那铁汗扎神灵身内被抹去的记忆,也并非是不可能,甚至有很大的可能。

    祖千殇瞥他一眼,道:“有传闻,此番大元国使团入京,似乎是为了和亲。”

    和亲!

    苏乞年心神一震,就生出浓烈的不祥的预感,大元国要和亲,最佳的人选不用说也知道,不过对于大汉而言,却是最靠后的人选。

    如此一来,朝堂之上多半要有一场唇枪舌剑,按照礼部定制,他国来使,将在入京之后休整三日,第四日辰时入宫面圣,觐见大汉天子。

    还有两天!

    苏乞年瞳孔微微收缩。

    祖千殇也露出沉凝之色,道:“据李家的眼线,近两个月,有一批江湖中人,分散以各种伪装进入了凌府……”

    这位老院主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他们此前所为,极有可能已经曝露了。

    之所以那位乾坤武库之主一直没有针对他们有所行动,多半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那一位号称一指乾坤,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多半就是雷霆一击,极难躲避,可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不过眼下,他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至少那一道圣旨被送进道院,对于整个朝堂而言,就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当代汉天子的认可。

    认可了道院的存在,那么身为道院院主,苏乞年的身份地位相比于此前,又有所提升。

    最为明显的就是,近月余光景,已经陆陆续续有江湖诸宗派、世家的年轻高手前来求学,言辞恳切,但可惜,都被老院主拒之门外。

    苏乞年与祖千殇商议,不能坐以待毙,虽然祖千殇不如苏乞年一般涉及自身,感应强烈,但只要波及道院,他也能有模糊的感知,知道此番多半是一场劫难,如若不能化解,恐怕于道院革鼎,将大大不利。

    “御史大夫丙大人!”苏乞年看向祖千殇。

    祖千殇郑重道:“而今朝堂之上,三公为社稷之支柱,一切民生、军务、吏治、庙堂之远,三公秉承公义,乃是儒道与军中的魂魄,其中尤以御史大夫丙大人性情最为刚烈,老夫中年曾与其论道元神,也算有几分情谊,道院未曾被推平,依然留存,这一位虽为儒道,但不偏不倚,只是当年涉及颇多,只能勉强保住道院残躯,而今道院革鼎,虽朝堂风向微变,但仍缺大义,若是这位丙大人愿意出手,就有很大的转圜余地。”

    苏乞年点点头,他不是愣头青,对于官场沉浮,也明白其中一滩浑水,最看重的就是师出有名,至少于律法上,不能有半点疏漏,那么在平静的水面下,到底是何等暗流涌动,唯有众人各自心知肚明。

    夜幕降临,御史大夫府邸。

    这是长安城内,诸多官宦世家中,可以称得上是寒舍了。

    御史大夫官拜正一品,唯有发妻一人,子嗣三人,不立家族,诸多远亲,也都不在长安城中,与动辄数十上百人的诸多官宦世家相比,人丁太少,府邸也不大,只有不到两亩地,算上下人,也不过二十来人。

    青砖院墙,院墙中央雕刻福禄寿三仙,这等寻常大户人家的砖雕,与很多官宦世家的高墙绿瓦,朱红铜钉大门相比,实在是有失体面。

    夜渐深,子时将至,才有素雅的轿子停在了府前。

    御史大夫丙重,一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花白头发,朝服在身,唯有一身气质儒雅,抬头看一眼府前点亮的老旧灯笼,老人轻吐一口气,推开刷了厚厚桐油,包浆浓厚的榆木大门,在老管家的伺候下换上便装,孤身一人到了书房里。

    这位御史大夫的书房看上去有了一些年头,十余丈方圆,两座大书架上满满地摆放了数百册经史子集,还有不少古书,唯一没有的,就是武学秘籍。

    一座不大的博古架,一张闲置了很久的七弦古琴,最珍贵的,则是一张紫檀木书桌,还是当今汉天子赏赐下来的,也是这位御史大夫严词拒绝,其余诸多赏赐都归入国库,最终只勉强接受了这张皇室库藏的紫檀桌。

    而在书桌旁,还有一张小木桌,木桌上沏了一杯热茶,还有一碟寻常的落花生,对于早已辟谷的御史大夫来说,算是每日为数不多的爱好。

    内阁诸事务繁忙,每日朝堂之上勾心斗角,随着妖魔频现,大汉境内也屡屡有村镇遭受破坏,百姓流离失所,随之而来的安置,瘟疫,等等诸多问题,还有其它大大小小诸多事务,君臣等每日都要临近子时才能够搁笔。

    身为内阁三公之一,丙重愈发察觉到冥冥之中,浓厚的阴霾开始笼罩在天地之间。

    小木桌前坐下,老人饮一口热茶,剥一颗落花生,而后再抓起茶壶,拿起一只茶杯,缓缓斟满,放到对面。

    “入冬苦寒,饮一杯热茶,好过栖身黑暗。”

    嗡!

    即刻,这位御史大夫对面,虚空轻轻扭曲,属于苏乞年的身影浮现,朝着这位御史大夫抱拳一礼,认真道:“后学末进见过丙大人。”

    摆了摆手,老人指了指身前的桌凳,道:“坐下说,茶凉了就伤身了。”

    苏乞年依言坐下,饮一口茶,寻常百姓人家年祭喝的红茶,三钱雪银就能买上好几斤,味道不是很醇厚,普通得就如同眼前的这位御史大夫一般。

    “苏乞年恳请丙大人出手,彻查我苏府一案。”

    放下茶杯,苏乞年没有犹豫,直言不讳,郑重道:“乾坤武库之主凌通勾结魔道,曾假借巡察天下武库,入七情谷,欲渡九重雷劫。”

    嗯?

    丙重放下茶杯,前半句话不出他所料,但后半句所透露出来的消息,就过于重大,当年苏府一案,苏望生虽然只是八品武库编修,但魔门顶尖高手潜入乾坤武库,这样的大案,却是长安城数十年未有。

    其中不少疑点,然而乾坤武库乃是那位凌侯爵掌管,独立于内阁之外,诸多证据也是由武库提供,前后定罪,不过只有三天。

    “证据。”这位御史大夫看向苏乞年,言简意赅。

    被这位三公之一,历来刚正的御史大夫注视着,苏乞年仿佛可以感受到九天之上神日高悬,阳光璀璨,照遍九天十地。

    “七情谷驻地。”苏乞年轻轻吐出五个字。

    眼前一亮,丙重没有想到,这位小神仙居然连七情谷驻地都知晓,要知道,朝廷对于魔门围剿,仅次于妖族,魔门十三宗驻地,历来也不是没有被发现清剿过,后来,魔门中人更加隐蔽,狡兔三窟,而今数百近千年过去,十三宗再无一宗驻地被发现。

    半个时辰后,苏乞年再次朝着这位御史大夫抱拳一礼,后退隐入虚空深处。

    饮一口热茶,剥几颗落花生下肚,丙重眸子深邃,这位御史大夫的目光仿佛跨越了遥远的虚空,不知道去到了何处。

    ……

    自大元国使团入京,一直待在驿馆内未曾外出,是以京城百姓虽然好奇,但除了入京当日诸多车马,就再没能见到。

    三天很快过去,第四日辰时未至,驿馆内就鱼贯而出数十近百名大元国人,为首的有两人,一名约莫不惑之龄的中年人,一身鹰袍,金线绣翎羽,眉眼凌厉,仿佛九天之上的苍鹰,在俯瞰苍生大地。

    在这中年人身边,则是一名青年,看上去身姿雄健,身着三爪银龙袍,立在那里,如同一座不朽的古岳,令人望而生畏。(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章写了很久,谁再说水我咬他,汪汪!)(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