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章 蛟龙迎驾,打道回府!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继续去写第三更)

    点点神圣光辉如萤火,那是一名身着纯白紫绶道袍的少年,一头雪白的长发晶莹,随着其迈步,仿佛成了这方天地的唯一。

    两名镇守天牢的门将记得这个少年,他们还记得去年,这个少年第一次入京时,也同样来到了这天老街上,这个少年立在天牢大门前,如隔了两片世界。

    苏乞年的脚步不快,但仿佛大地都在脚下凝缩,须臾间还在天老街的尽头,须臾后就来到了天牢大门前。

    “拜见苏院主!”

    两名门将躬身一拜,从圣旨中,他们也得悉,这位少年院主而今得圣上亲封,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位等正一品,放眼整个大汉,除了三公等寥寥几人,没有几个人能比其身份更加尊隆。

    苏乞年没有开口,只是看向那如墨汁浇铸的铁门,两名门将只感到一股难以抗拒的暗劲传来,不由自主地起身。

    两人相顾骇然,尽管早有耳闻,但真正见到,才明白这个少年一身修为武力,已经去到了一个他们难以企及的境地,哪怕二人步入了一流混元境,也远远不及。

    轰隆隆!

    如雷鸣般的声响,那漆黑的铁门缓缓洞开,那是一对中年夫妇,虽然身着白色囚服,却十分整洁,只是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那是长时间居于地底,不见天光的容颜。

    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在两名门将心震的目光下,眼前这位新晋的大汉显贵,少年圣禁,双膝如神山倾覆,缓缓跪倒在天牢之前。

    “孩儿来接二老回家!”

    苏望生与苏氏愣住了,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跪倒在地上的身影,那一头如雪的长发。

    直到十数息后,苏望生最先反应过来,这个看上去有些古板的中年人上前,一把抓住苏乞年的胳膊,语气有些颤抖,喝道:“起来!”

    苏乞年起身,苏氏举步有些轻颤,来到近前,相比于两年前,留存在苏乞年记忆中的面容,二老仿佛一下苍老了不下十岁。

    苏氏伸手,轻抚苏乞年如雪的长发,这是她十月怀胎诞下的幼子。

    “乞……乞年,你的头发。”

    苏氏眼角有些湿润,已经可见鱼尾纹,头发也有些花白了,两年天牢,似乎比过去二十年都要漫长,只是她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次子居然已经如此苍老,那满身沧桑暮气,比耄耋之年还要接近百年。

    苏乞年抓住母亲的手,微笑道:“放心,很快就会恢复如初。”

    “真的?”苏氏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苏乞年认真道。

    苏望生看眼前的次子,忽然感到有些陌生,刚刚接到圣旨,他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年时间,怎么会一下生出了这么大的变化,乾坤武库之主凌侯爵居然勾结了魔道,他虽然常年于武库编修,但也明白天牢是什么地方,能有几个人进了天牢最后还能活着出来,至少自他入仕以来从未听闻。

    他可以想象,这两年多,次子到底付出了多少,又经历了怎样的生死,才能够为他苏府洗清冤屈,甚至扳倒了一位当朝正一品,在过往即便是他,也只能够仰望的存在。

    至于监察天下武道诸事,在苏望生的记忆中,似乎整个朝堂之上,也没有这样一个官职,从圣旨上来看,多半也只是一个名号,只是那位等正一品,有些令苏望生愣神,放眼整个大汉,能有几位正一品,就算只是位等正一品,也非同小可,圣旨亲封,正一品之下,谁见到了都要礼敬。

    他很难想象,次子是如何得到这样的恩赐,但出身微末,他更加清楚,有得到就有付出,次子能够得到这样的恩赐,这两年多岁月,必定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作为父母,困锁于天牢之中,让子嗣如此奔命,他心中愧疚,也有感叹。

    “出来!”

    苏乞年轻喝一声,便有一道青红流光一闪,到了近前。

    “这是……蛟龙兽!”

    两名门将心中一惊,早就听闻这位有一坐骑,乃是当初自那传说中的龙冢带出来的龙种异兽,中位异兽蛟龙兽,可惜后来一直养在道院之中未曾现世,渐渐被众人遗忘。

    此刻再见,这头蛟龙兽只剩下了不到一丈高,形如一匹正常大小的汗血宝马,只是全身密布青红蛟龙鳞,四足如龙爪,生有三趾,头上两根蜿蜒的龙角,尤其是一双眸子,仿佛两轮青红神日在转动,慑人心魄。

    倏尔,这头蛟龙兽瞥了两名门将一眼,顿时,这两名已经臻至一流混元境的门将心中一震,顿生危机。

    不对!这不是中位之境的蛟龙兽,而是一头上位异兽!

    两名门将醒悟过来,这头蛟龙兽与传闻中有些差异,尤其是头顶两根峥嵘龙角,已经近似于传说中的龙马。

    苏望生目光一震,身为武库编修,他博览群书,怎么会没有从异兽志中见过这样罕见的龙种异兽,遑论眼前这一头,比异兽志上更加神骏。

    一头中位异兽,堪比二流龙虎境的强大存在。

    在少与人争锋,不过三流开天境的苏望生眼中,这已经是强大到足以令他仰望的存在。

    不过即刻,苏乞年目光淡淡扫过,那蛟龙兽浑身一颤,四足一蹿,就在二老身前跪伏下来。

    这……

    苏氏也是一惊,道:“不可,怎么让这等祥瑞异种背负我等微末之躯。”

    苏乞年摇摇头,平静道:“就是通灵异兽,今天也要背。”

    苏望生眼前微亮,看此时的次子,读书明心养气,从此刻的苏乞年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以前从未感受过的超绝气质,明白次子绝非是说说而已。

    蛟龙兽顿时苦了一张脸,这个煞星可不是好惹的,它二话不说,法力一动,本源勾动,就将苏望生二人缓缓摄起,落到了自己背上,而后稳步起身,不敢让背上的两人受到半点颠簸,它可是通灵的很,知道这两人对于那个煞星来说意味着什么,它要是怠慢了,那一位能扒了它一身蛟龙皮。

    苏氏还有些忐忑,一下子大起大落,有些难以接受,苏望生拍了拍她的肩膀,止住其话头,他相信次子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绝非只有冲动,变故能够让人在最短的时间里变得成熟起来。

    苏乞年行走在蛟龙兽前,蛟龙兽驮着苏望生夫妇,没有第一时间回到道院,而是去到了长安城临近东首的一座看上去不大的宅子前。

    不大的牌匾,是苏望生亲手所写的苏府两个大字,门上的封条还没有来得及撕掉。

    苏乞年念动间,那两张封条就无声无息地化成灰烬,大门缓缓打开。

    苏府不大,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城中,只有前后三进,以及一个小院子,合共不足半亩地。

    两年多时间,府中已经长满了杂草,自蛟龙背上下来,苏望生夫妇看熟悉的府邸,忽然感到有些悲伤,即便已经苦尽甘来,但这当中又有多少悲凉。

    深吸一口气,依然是念动间,府邸中的杂草接连化成灰烬,很快寸草不留。

    苏望生怎么不知道,那是次子在出手,但看一眼那头神骏的蛟龙兽,他又有些琢磨不透,到底是次子在出手,还是那头蛟龙兽在出手。

    时隔两年,他已经看不透次子的修为,在他看来,或许已经步入了那觉醒本源的二流龙虎境,至于圣旨上所言的所谓第一圣禁,他就没有听说过,自然也不清楚这两个字,对于整个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大汉到底预示着什么。

    事实上,对于很多江湖武林中人而言,也是近年来才对禁忌以及圣禁有一些了解,这都是很多秘典手札上少有记载的,即便有所记载,也语焉不详,哪怕苏望生身为乾坤武库编修,也只是编修寻常典籍和整理普通三流武学,很多秘典手札,也不是其能接触到的。

    重新踏进苏府,哪怕是以苏乞年而今的心境,也不禁生出几分感叹,若说两年之前,他也不会想到他苏府一案,这么快便能沉冤得雪,甚至自身也达到了古往今来少有人及的圣禁领域,虽然有休命刀劫在身,但放眼天下,不说大汉,乃至四方诸国,同辈之中,还有几人可堪一战。

    接下来,他就再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这一天,没有人来打扰,也没有人能打扰,因为蛟龙兽守在了苏府大门前。

    苏氏还有些忧心,让这样一头祥瑞异种去守大门,是不是有些不敬,但被丈夫狠狠瞪了一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苏乞年却露出笑意,这才是他熟悉的人和事,父亲虽然古板,却通情达理,并不完全墨守成规,母亲温和,却也始终有一些啰嗦,什么东西都要瞻前顾后,仔细思量。

    这是他苏府,这是家!

    前世孤苦,因为精神坚韧,才被选中成为时光之心的宿主,这一世,没有人能夺走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天不行,这地不行,这众生万物,皆不能!(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继续去写第三更)(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