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光明第八玄奥!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入夜。

    苏府正厅里,苏氏熬煮了满满一锅青菜汤,青菜是不大的院子里仅存的一茬,还是当年自海陵州带入京城的菜种,两年轮回,孤苦挣扎,也就剩了这一锅。

    最美的还是家乡的味道。

    虽然是冬夜,但正厅里并不冷,反而温暖如春,苏望生夫妇也只能将其归功于那头蛟龙兽法力深湛。

    一碗青菜汤,没有什么油水,但在苏乞年看来,却比什么百年陈酿都要醇厚、醉人。

    他微醺,唯一可惜的就是长兄苏乞明不在,未及赶回。

    或许是两年天牢不见天光的时月磨松了筋骨,晚饭之后苏氏很快就乏累了。

    所幸正厅里温暖如春,如点燃了一蓬熊熊的炭火,苏氏依靠在老藤椅上就酣然入睡。

    苏望生朝着苏乞年努努嘴,就走出了正厅,苏乞年起身跟出去。

    冬月清寒,难见星辰,长安城的夜晚,亦如其它地方一般宁静安逸。

    天井里,换了一身苏乞年准备好的青白长袍的苏望生感叹一声,道:“官场沉浮,的确不是我这种读书人待的地方,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的不仅仅是江湖,人就是天下,谁能够退出……”

    苏乞年不语,他与苏望生并肩而立,两年过去,他临近十八岁,已经比父亲略高一分了。

    直到良久之后,苏乞年开口道:“辞官吧。”

    他语气平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方才开口,毕竟那位乾坤武库之主未曾伏法,还有魔道窥视,动机不明,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护在双亲身边,相比于他而今涉足的领域,父母已经难以碰触,事实上,这也是这世间九成九的人难以企及的天地,看似高高在上,却也更接近生死。

    最重要的是,随着精神修为的不断跃升,本源领悟愈发深入,苏乞年隐隐有所感应。

    天,要变了。

    尤其是他此前化身为龙,勾动那位龙族先贤的时间传承,得以领悟一丝时间本源,那一刻,他精神意志前所未有的明晰,仿佛看到了一条奔流不息的永恒长河,那是不知起始和方向,浩瀚无止境的时空长河。

    冥冥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九道伟岸的身影在逆流而上。

    苏望生沉默下来,圣旨上说,他被擢升为武库从四品武库主修,与他而言,这或许是他此前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地位,至少官员升迁,修为武力首先要到达,从四品,需要打破二流龙虎境的桎梏,迈入一流混元境。

    但即便是从四品武库主修又如何?

    身在天牢这两年多岁月,苏望生看身边的人来了又去,生生死死,有时一天之内接连上演。

    他感到有些麻木,他明白了生存的艰难与可贵,还有什么比家人团聚,诸体康健更加值得珍惜?

    早年,他参加武举,以求入仕,真正迈进那一片天地的边缘才发现,想要得到的,可能需要付出未必想要付出的东西。

    庙堂内外,不变的恩怨沉浮。

    光宗耀祖又如何?只要能活得下去,圆满与知足,每个人都不一样。

    他苏望生至此,知足了。

    “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苏望生重重点头。

    这个中年男人在经历了变故之后,懂得了放弃。

    他舒展一番手臂,道:“能读书练武,修身养性,再看到你和乞明成家立业,这辈子也够了。”

    苏乞年鼻子有些莫名的微酸,这样的情绪于他而言太过久违,他明白父亲不是一个善于将情绪外露的人,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不是大彻大悟,绝难说得出口。

    很快,苏乞年笑了,道:“武当山上,道藏千万,尽可一观。”

    眼前一亮,苏望生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

    苏乞年念动,又取出一坛十年陈酿的老酒,这是清夜的珍藏,这两年来没少受他的搜刮。

    苏望生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没有见过须弥宝器,却也曾经见过一些记载,这就不是一两万两雪银能够得到的宝物,次子的身家,竟然已经如此丰厚。

    他也不客气,父子二人合饮一坛酒,半坛酒下肚,苏望生已经醉醺醺,被苏乞年搀扶,回到了正厅,在另一张老藤椅上躺睡下来。

    精神意志一扫,苏乞年就发现,二老的体内暗伤不少,尤其是母亲苏氏,《奔马劲》也就三层的修为,身在阴湿的天牢地下两年多时月,筋骨关节都有些酥松退化了。

    念动间,苏乞年接引两丝几乎微不可查的元始母气降临,二老的身体如今太脆弱,承受不起更多的元始母气。

    以磅礴精微的精神意志掌控,苏乞年接引两丝元始母气分别进入二老的体内,修补暗伤,滋养生机血气,再反哺精神。

    朝阳初升。

    苏望生与苏氏几乎在同时醒来,两人只感到精神饱满,浑身仿佛有用不完的气力,体内一些隐痛,也似乎在一夜之间尽去。

    两人面面相觑,有些欣喜,却也没有想太多。

    半炷香后,府门前,再次骑乘蛟龙兽,苏氏依然有些忐忑,苏望生已经有一些猜测,至少从身下这头蛟龙兽看向次子的目光,他可以知道,异兽难很臣服于人,若是臣服,也必定比其更加强大,在苏望生看来,次子或许已经修行到达了二流上乘之境,才能够镇得住这头珍稀的龙种异兽。

    长安城的早市很热闹,热腾腾的包子,赶早的菜贩挑着担子,还有卖豆腐花,馄饨的摊位,也都早早地有人坐着了。

    神骏的蛟龙兽行走在长街之上,即便见惯了武林高手的长安城百姓,也少有见到这样的龙种异兽,皆以为是祥瑞,一个个露出好奇之色,有人双手合十,远远地拜见,甚至有人想要跪伏下来,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托起,难以成行。

    这愈发令得这些百姓认为是神迹显灵,目光愈发虔诚。

    苏乞年露出几分无奈之色,这就是百姓,也是这芸芸众生中最多的一群人,这群人质朴、善良,也愚昧、执拗,也有贪婪、嫉妒,七情六欲在这里演化到了极致。

    或许,这也是魔道难灭的根本。

    魔念不消,魔道不灭,什么是魔?什么又是仙神?苏乞年若有所思。

    七情六欲是魔,七情六欲是神!

    一念成魔,一念成神!

    所以善恶存乎一心。

    苏乞年浑身一震,这一刻丹田气海中,混元祖胎大放光明,内里那一团光愈发明亮,光明开始成熟。

    很难想象,会在这一刻明悟属于光明的第八种本源玄奥,这一种本源玄奥意义巨大,预示着苏乞年开始超出寻常七种本源玄奥的界限,开始超越极境,臻至真正的大圆满。

    刹那间,丹田气海中,元始母气垂落,被混元祖胎吞没,只须臾间,苏乞年便感到一身修为暴涨了数成有余,光明真气愈发圆融,比此前更多出了一分变化与真实。

    光明真气反哺肉身,元始母气融入血肉筋膜,苏乞年只感到脊椎骨尾端,第一道神藏大窍小世界开始沸腾,有了贯通第二道神藏大窍小世界的迹象。

    不动声色,苏乞年上前买了几个烧饼和包子,他一身纯白紫绶道袍,白发如雪,偏偏只是一个少年,一些士绅却是隐隐识出了他的身份,皆露出敬畏与感叹之色,在他们看来,以一介少年之身,搅动长安风雨,这简直就是神话传奇,但偏偏这个少年做到了,所以名动天下。

    就在昨天,圣旨出大内,昭告天下,乾坤武库之主,侯爵凌通勾结魔道,陷害忠良,已被六扇门通缉,几位神捕齐动,出京捉拿,而这道圣旨的另一个主人,就是眼前这个少年,而今的武当青羊峰峰主,道院院主,小神仙苏乞年。

    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位等正一品,虽然在朝堂之上没有实权,但身份地位,却已然与三公,镇妖王等四位兵马大元帅相若。

    而这,只是一个再过一个多月,才年满十八岁,将要步入青年时代的少年。

    苏乞年迈步,似缓实快,蛟龙兽也跟着加快了脚步,很快到了皇道长街东首,进了那条幽深的巷子,来到了道院那扇紫光盈盈的紫檀木大门前。

    “这是……道院!”

    苏望生有些惊疑不定,当年的道院,不是已经没落了吗?他也曾前来瞻仰过遗迹,荒草成海,只有一位邋遢的老人孤苦伶仃,而眼下看来,却庄严肃穆,里面诸多年轻高手正在晨练,刀枪剑戟,拳掌指腿,诸般武学缤纷绚烂,都是苏望生生平仅见的高深武功,至少都是他未曾触摸过的二流武学,蕴藏了珍稀的武学真意。

    只是惊鸿一瞥,苏望生就知道,这道院内的都是年轻一辈少有的高手,都是二流龙虎境的高强修为,他有些狐疑,次子带他们来此为何,难道其不但是武当门人,更是这道院弟子?(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