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人王离京,神仙归山!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冬日初升。

    道院内真气澎湃,诸宗派、世家的年轻高手晨练演武,或推演武学,他们其中不少人因为战败进入道院,现在却不想离开了。

    在这样诸宗派、世家武学交融之地,各种灵思迸发,对于武学的领悟远超过往,比之名师指点甚至更胜一筹。

    所以现在就算是赶他们走,他们也不愿意离开。

    而就在昨日,他们看到了那份同样被送到了道院的圣旨,大汉第一圣禁,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承受得起的名号,没有盖压同代的武力,只能是一个笑话。

    不过就眼下看来,还没有哪个年轻高手开口质疑,只是当初渭水畔一战,在众人眼中,那位少年院主,已经是难以力敌,去到了一个古往今来都少有的高度。

    苏望生有些迟疑,他们夫妇不是道院中人,此时入道院,是否有些不妥。

    这当口,苏乞年已经推开了那扇紫檀木大门,证道大殿前,诸年轻高手转过头,先是眼前一亮,既而同时止住身形,齐齐躬身一拜。

    “弟子拜见院主!”

    院主!

    苏望生目光一震,道院院主!他有些错愕,这可是江湖武林当年的武道圣地,与皇家书院齐名之地。

    这时,他念及此前圣旨上所言的重立道院,就这样,次子成了道院新任院主?

    绝不会这么简单。

    苏望生心中摇头,他虽然官小势微,但也不是没有半点把握,道院没落之后,再想要将诸宗派、世家的年轻高手汇聚于此,并占据院主之位,这期间经历的,必定是他难以想象的艰难,甚至曾行走在生死边缘。

    他很欣慰,慢慢发现次子取得的成就,要远远超过他这个父亲,同时心中也很沉重,因为在他苏府落难的这两年多岁月,可以想象是怎样的艰难,想要走到这一步,其中的艰辛,多半不足为外人所道。

    接下来的三天,苏望生夫妇便居住在道院之中,这三天里,他们也渐渐从诸多前来拜见看望的道院弟子口中,知晓了次子这两年多岁月的大体经历。

    他们终于知晓了次子到底经受了怎样的凶险,也震惊于次子而今取得的成就。

    什么是禁忌,什么又是圣禁,加上近日皇宫大内,紫禁城中传出的消息,他们彻底明白了一点,而今的次子,已经是媲美顶尖元神人物的大高手。

    未曾证道,逆伐元神,这是古往今来,都少有年轻高手企及的境界,堪称震古烁今。

    同时,他们也明白,为何次子少年白发,休命刀劫的传说,至今未曾有哪一代传人打破。

    苏氏想要开口,却被苏望生止住,他明白,此时他们作为父母,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沉默,他们过得好,次子便能凝聚更大的心思,来渡过劫数,打破刀障。

    这三天里,苏望生也递交奏折于吏部,请辞归田,朝廷没有耽搁,很快就由内阁批复,交由汉天子过目,准允辞官,并赐下两件莲花纹铁内甲,轻若无物,乃是皇室工艺,足以抵御一般的一流混元境高手全力一击。

    这算是一种弥补,虽然未必被苏乞年放在眼里,但至少表现出来朝堂之上的善意。

    苏乞年没有拒绝,却也未曾真正放到心里,帝王将相,少有情之家,他不愿轻易涉足其中。

    哪怕那位乾坤武库之主罪大恶极,但苏乞年依然为其感到有些悲凉,也曾有过汗马功劳,最终却连一句话也没有得到。

    他当真有些猜不透那位汉天子的心思,这位天下少有的天命准圣,真命天子,执掌圣剑赤霄,以天子望气术威震天下。

    人王离京了。

    第三天,这位坐镇道院多时的太上长老,号称古今不败的人王,走出了道院,离开了长安城。

    祖千殇没有问,苏乞年也没有开口,人王镇守道院,已经足够长的时月,而今的祖千殇重回巅峰,他步入圣禁,道院已经有了足以镇压底蕴的武力。

    这三天里,前来道院拜见的江湖武林人士更多,其中尤以一流以上的诸宗派、世家为最,只要身在长安城,最先得到消息的,都赶了过来。

    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再加上先斩后奏,如朕亲临,这是刘家的天下,这是赋予了道院监察江湖武林之权。

    武当那位小神仙而今洗清冤屈,身家清白,整个天下谁都不能再以此诟病,相反,其当初初入武当的艰难,都会被当做是激励所有年轻后辈的典范。

    这,就是江湖。

    这,也是整个天下。

    这一次,苏乞年没有拒绝诸多宗派、世家来人的拜访,他而今身份地位敏感,不欲多生事端,自然也明白朝堂之上,多半是看中了其出身,欲要借他为刀,划破庙堂内外的隔阂与桎梏。

    这不是一件好差事,尽管而今身份尊隆,天下少有,但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何曾将身份地位真正放在眼里,他们在乎的,只是在长生久视的道路上行走的远近。

    第四日辰时,苏乞年拉着缰绳,蛟龙兽上坐着苏望生夫妇,一行四人出了道院前幽深的巷子。

    去往武当山上的路途对于而今的苏乞年来说,一炷香内便可跨越,但父母在天牢内羁押多时,苏乞年明白他们渴望看到的,是天上的太阳,而不是黢黑诡秘的洞虚世界。

    而今的蛟龙兽,已经颇有几分龙马之象,这也是近日苏乞年以真龙之气为其洗炼血脉,令其一身龙脉愈发纯净,返祖之路也自然更进一步。

    出了长安城,一路向南,这一走,就是整整十天。

    十天里,三人一兽走走停停,沿途诸多州县,风土人情,最初还进入县城之中,但在数次惊动了当地的武林宗派、世家,乃至一州刺史前来拜见之后,一行人便不再入城,只在郊外夜宿,篝火熊熊,冬月如冰,但在苏望生夫妇眼中,却无比的宁静,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珍视眼下的时光。

    十天后,临近武当山地界。

    武当山脚,苏乞年回望身后的天穹,这一路风平浪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看来一些人也是没有把握,到了他而今的修为武力,不是渡过了三次雷劫以上的存在,都不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甚至若是他不计后果,召唤未来身,化身为龙,五重分身境的存在也要胆寒,只是这些,除了那位曾经的乾坤武库之主,并无其它人知晓,而苏乞年相信,以那一位看向他的灼热目光,多半不会这么快透漏出去。

    “拜见苏峰主!”

    解剑石前的亭子里,两名值守的外院弟子躬身一礼,露出发自肺腑的钦佩之色。

    十天时间,已经足以令消息传遍大汉境内的每一个角落,遑论是皇室昭告天下,事实上三天之后,天下已经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多的人开始寻觅一个属于武当小神仙的故事,属于一个出身微末的八品武库编修之家的次子,成为缓刑死囚之后,为了洗清冤屈,两年多时月以来的种种境遇,诸多生死,众多恩怨纠葛。

    很快,很多人就发现,这只能够称之为传奇,属于一个少年的如同神话般的故事。

    古往今来,就算是武林史上,也没有过少年圣禁,不到三年,从一个身无几百斤气力的普通少年,到逆伐元神的少年圣禁,真正屹立于顶尖丛林,成为天下有数的武道强者,更将休命刀生生推至封家刀碑第一位,快到很多人不知道故事该从何说起。

    但可以知道的是,从朝廷昭告天下的那一天起,整个大汉武林再看向武当的目光,就更多了几分复杂,因为那位小神仙不仅是道院院主,更是武当门人,一脉之主。

    监察天下武道诸事,先斩后奏,如朕亲临!这等同是赐予了生杀大权,比之六扇门代天巡狩,总管天下诸武者刑罚更进一步。

    青羊峰峰主,小神仙回山了!

    此番归来,虽然时隔不长,但带给整个武当的,尤其是对于诸门人弟子而言,是深深的震撼。

    似乎只要这位少年峰主进京,总会掀起无数风雨,这一次甚至将那位乾坤武库之主,当朝屈指可数的正一品大员生生扳倒,还有什么比之更加震撼。

    至于其它一些传闻,如胜过了大元国使团,大元国师天鹰的三弟子呼伦海,就显得无足轻重,毕竟圣禁之名已经传遍天下。

    不过这些,都已经与苏乞年无关。

    登青羊峰,下青羊涧,入青羊宫。

    “师父!”

    正在站桩的秦伤眼前一亮,上前见礼,这顿时令苏望生有些诧异,毕竟在他的认知中,一般有资格收徒的都是长者,如次子这般,徒弟比师父年纪还要大的,却是他生平至今仅见。

    苏乞年波澜不惊,朝着秦伤点点头,秦伤再看向苏乞年身后的苏望生夫妇,早已得到消息的他自然明白眼前是什么人,再次躬身拜道:“徒孙见过师祖,师祖母。”

    “好!起来!”

    苏望生深吸一口气,笑道,拍了拍秦伤的肩膀。

    但很快,这夫妇二人就愣住了,因为从青羊殿的拐角处,出现了三道熟悉的而愈发苍老的身影。(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一个大情节结束,卡住了,下一章就是大转折,感觉情绪一下用光了,接不上,今天只有一章了,大家见谅,十步要思考下,下一章真的很重大,十步一直不肯灌水,除了只剩这点操守之外,手残也是一直的痛,哎。)(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