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武林大会!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紫霄大殿内,此刻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诸峰真人大多凝住目光,青羊峰那位避开了这一礼,他们不清楚那位刚刚步入青年时代的年轻圣禁到底是怎样的心思。

    他们生怕这位年轻气盛,届时有几个人能阻止,不到元神三重,渡不过三重雷劫,都没有资格出手,但放眼诸峰诸脉,渡过三重雷劫及以上者,就算加上真武堂的天武真人,也不过只有九人。

    不过苏乞年在避过一礼后,就在大殿内随意一方蒲团上盘坐下来,丝毫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这也令得诸峰峰主心中松一口气,看来这一位并没有再出手的意思,不过也看不出来与金锁峰那一位冰释前嫌之意。

    金光真人不以为意,依然面带微笑,与天狮真人临近盘坐,这落到诸峰峰主眼中,大多就觉得年轻人血气方刚,气量不大,及不上现在的金锁峰主。

    苏乞年如若未闻,此时此刻,他心境眼光不再相同,这些人心变化,根本不再被他放在眼里。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无论是妖族还是魔族,都是人族大患,若是不能斩妖除魔,人族永远不得安宁。

    诸峰主真人落座,宁通道人也在上首一方蒲团上盘坐下来,他环视一周,在每一位一脉之主身上,都停留同样的时间,没有让任何人感到丝毫不适,而后方才道:“一个月后,将于八百里洞庭湖,举办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

    诸峰峰主真人相视一眼,武林大会乃是整个江湖武林的盛事,通常每一甲子举行一次,由十座镇国大宗轮流坐庄,武林大会有三大擂台,会根据三大擂台的输赢,来决断诸宗派、世家在各道,各州县的势力划分,并有诸多宝物,赐予三大擂台最终的擂主。

    当然,这其中更涉及种种利益,不只是一场单纯的武林大会。

    “其中恐怕有变,怎么会提前了整整十年。”

    会仙峰的青竹真人沉吟道,“这一甲子,当是龙虎山坐庄,武林大会却选在了八百里洞庭湖……”

    苏乞年心中一动,青竹真人没有说错,八百里洞庭湖在湖南道,龙虎山则在江西道,两者相隔甚远,且八百里洞庭湖,其内的君山乃是丐帮总舵所在。

    号称半步镇国的丐帮,弟子满天下,净衣污衣两派,何止十万,即便是大汉驻扎各道,各州县的驻军,乃至是护龙山庄,六扇门缉拿妖魔和江湖武林的不法之徒,也要向丐帮中人打听消息。

    提前了十年的武林大会!

    苏乞年心中冷笑,看来是有些人坐不住了,这些江湖宗派、世家,对于自身的利益地位看得极重,所谓传承,在他们看来,比什么都要重要,为此可以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这就是庙堂内外的根本冲突。

    乱世群龙舞,盛世孽龙行。

    于整个天下而言,而今的宗派、世家,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毒瘤,或许有些言重,但也相差不远,早已背离了最初黑暗岁月中流派纷呈,为人族武道辟前路的念头。

    本来,苏乞年对于他而今所处的身份,也感到有些为难,但现在看来,不论当代汉天子的帝王心术,的的确确为抵御四海妖族,以及潜藏的魔道中人,军伍之中,每一年都死去许多人,多少父母失去儿女,多少女子失去丈夫,又有多少孤儿诞生……

    半个时辰后,宁通道人与诸峰峰主商量,从诸峰诸脉三流开天境,二流龙虎境,乃至一流混元境中分别挑选出来三人,前往八百里洞庭湖参加武林大会。

    其中,三流开天境中有一人出自青羊峰,为静谷,二流龙虎境中有两人出自青羊峰,一人为李清河,一人为清夜。

    这不是空口说白话,也不是诸峰元神真人忌惮而今的苏乞年,而是此前年祭大比真刀真枪打出来的。

    武当一年一小比,三年一大比,在没有过去多久的年祭大比上,青羊峰弟子震动武当。

    无论是清夜的泽雷掌,还是里李清河的惊涛斩浪刀,抑或是静谷压抑多时,早已臻至道境的刀法,都给整个武当诸峰诸脉的弟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至此,谁都知晓,青羊峰那位年轻的圣禁不仅足以盖压同代,更善于传道授业。

    当然,在苏乞年看来,他不过是借助元始母气之便,事实上指点并不多,尤其是清夜,虽说万法归宗,但掌法之道,他并不擅长,更多的则是靠元神世界内那一位当年的泽雷掌传人悉心指点和栽培。

    而于他自身,在肉身王者路打开了第二道神藏大窍小世界之后,苏乞年就发现,哪怕以元始母气,也只能令他一身真气更加精纯与凝炼,想要更进一步,再打开第三方神藏大窍小世界,光靠汲取元始母气,已经远远不够,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令他更上一层楼。

    “龙虎山相邀,欲请青羊峰主主持大会。”宁通道人开口,看向苏乞年。

    诸峰峰主顿时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有人蹙眉,有人露出忧心之色,身为诸峰诸脉之主,顶尖元神人物,江湖武林中几多风雨,早已司空见惯,看来此番是冲着他们武当而来,或者说,是青羊峰上那位新晋的年轻道院院主。

    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先斩后奏,如朕亲临!

    看来这一句话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给整个江湖武林都带来了一股股暗流涌动,现在看来,这就是一种试探,试探他们武当,试探青羊峰上那位小神仙。

    “自当前往。”

    苏乞年很干脆地应下,不见半点情绪变化,这又让一些峰主真人心中摇头,有时候,个人武力再强,也不可逆天下大势,遑论整个武林。

    在他们看来,而今的武当身份尴尬,哪怕是武林大会这样的大事,武当也是最后知晓,这就已经生出了排斥之意,虽然不明显,却也清晰可见。

    再过一个时辰,苏乞年已经回到了青羊峰上。

    得到消息的清夜一怔,既而就大喜,终于到了他下山,闯荡江湖的时刻。

    李清河沉默,目光流转,他隐隐猜测到一些东西,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晓,如果苏乞年都不能应付,换做是他们,可能没有半点希望。

    第二天,清夜三人就下山了,三人甚至没有同行,而是分别选择了同一个方向的三条路。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因为追寻长生久视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真正的练武之人,从不将未来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命运之上。

    第三天辰时,朝阳初升,苏乞年也下山了。

    本来以他的脚程,想要到达八百里洞庭湖,多半用不了小半个时辰,但而今他身份地位不同,武林大会这样的盛事,他需要了解一些东西,这一整个江湖,到底还有多少宗派、世家心忧天下,而今的他,已经不仅仅是革鼎道院这么简单,汉天子一言,令他从单纯革鼎道院,延伸到了革鼎天下武林。

    这就不是一条平坦的路,甚至若有不慎,极可能万劫不复。

    但若是革鼎功成,必将获得冥冥之中巨大的好处,革故鼎新,练武之人必将得到极大的积蓄,日后成就难以限量。

    湖北道,仙桃州,西流河县。

    西流河水清澈,三月天将尽,鱼儿渐渐肥美,尤其是河边渡口的渔船上,茶棚里,鲜香的鱼味飘荡,这是西流河畔的市井生活。

    这一日,渡口一条小渔船上,走上来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的青年,一头黑发随意披散,却又气质沉稳,隐隐生出几分不羁之意。

    “船家来一锅鱼汤。”

    青年在船内一张不大的小桌前坐下,船身丝毫不见晃动,不多时,一名头戴斗笠,鬓发花白的老人端着一锅鱼汤进来,雪白清亮的鱼汤上飘着一小片葱花,晶莹碧绿,鲜香四溢。

    半炷香后,饮下一大碗鱼汤,青年放下瓷碗,意犹未尽道:“掌门当真选的好地方。”

    “老道倒是情愿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可惜……”

    看宁通道人一脸叹息,苏乞年亦有些感叹,随着修为武力的提升,也就越来越难以平凡。

    江湖,无处不在。

    此番前往八百里洞庭湖,苏乞年也隐匿了一些己身的特征,尤其是那一头白发,被他暂时逆转了过来,否则招摇过市,他多半难以看到真实的一幕。

    而于武当掌门而言,一些缩骨,轻微变形的偏门武功,早年行走江湖时,也偶有涉猎。

    究其原因,苏乞年两人都觉得,武当山中,已经不再绝对隐秘,有些时候,需要避人耳目。

    一炷香后,苏乞年起身,离开渔船,沿着西流河南去。

    静谧的渔船中,一身蓑衣斗笠的宁通道人收拾碗筷,如一名质朴的渔翁。

    “金光!”

    他轻轻吐出这两个字,眸光开阖之间,隐隐有寒光迸溅。(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