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种杀我,如你所愿!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衡阳州,石鼓县。

    这是一座传说颇多的县城,传闻当年有一口神鼓在这里诞生,鼓音震天地,浩荡三千里,将天都震裂了,引得江湖武林中诸多高来高去的人物出手抢夺,一战打得天崩地裂,几乎毁去了大半个石鼓县。

    是以,而今再入这座石鼓县,城墙半新半旧,老城墙上更染着黑色的斑块,那是风干沁入城墙中许多年的鲜血。

    却,不属于妖魔。

    苏乞年二人入城,就发现人声鼎沸,很多平民百姓扛着锄头或扁担,甚至家里的菜刀也抓在了手里,朝着县衙赶去。

    叶洛眸光一闪,两人精神修为都不俗,只数息间,便理清了原委。

    原来,近日有传闻,在当年重建的石鼓县城废墟之中,埋藏着当年那口销声匿迹的神鼓,以及催动此鼓的顶尖武学《天鼓荡魔经》。

    衡阳州境内武风盛行,以南岳衡山为尊,其次就是诸县城三大一流宗派,一大一流世家,其余大大小小的二流宗派、三流世家为数不少。

    眼下,势力扎根在这石鼓县的一流武林世家石家,与其余三大一流宗派联手,欲挖掘神鼓与传承,而当年重建的石鼓县半边新城,都在挖掘范围内,是以近月以来,四大一流势力陆续开始驱逐新城中的平民,掀屋翻地,挖地三尺,不少老百姓拖家带口,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

    “五两雪银!一户人家就五两雪银,这是在抢劫!”

    “都是强盗啊!老郭家两进青砖瓦房,为了儿子婚娶之用,省吃俭用二十年,才凑够了二十两雪银翻了新,这一下全毁了!”

    “这些武林中人真是天杀的心!”

    这是重建的石鼓县新城之地的老百姓,他们义愤填膺,要去县衙找县令做主。

    也有做些小生意的,见过一些世面,知晓一些关节,叹道:“若是找县令有用,当初就不会动手了,这年头,谁敢忤逆石家,一个石家长老,就足以横推整个县衙。”

    “朝廷难道不管吗!”有人不甘心。

    商人瞥他一眼,冷冷道:“天下武林这么大,朝廷管得过来吗?再说这石家分发了雪银,过场已经走了,最后还不是扯皮,你以为能有卵用!”

    “这些练武之人追寻力量,就不把我们普通百姓的命当命,他们曾经不也是普通人,怎么一拜入名门大派,心也变黑了!”

    “不是心变黑了,而是大环境逼迫,修命不修心,迷失了自我。”

    苏乞年把握四方声音,点点头,这民间倒是有不少有识之士,看得很清楚,只是无力回天,这天下,不是一个靠嘴皮子的天下,最终盖棺定论的,还是拳头和刀剑。

    石鼓县县衙。

    一座看上去不是很大的府邸,占地不到两亩,院墙斑驳,不是很高大,甚至看上去有些萧条。

    县衙前,十来名衙役阻路,脸上带着尴尬、焦躁、无奈等等诸多情绪,就是不见愤怒。

    他们一声不吭,只是阻拦老百姓击鼓鸣冤,群情激愤,一时相持不下。

    “你们吃皇粮,不作为!这是要将我们老百姓往死里逼!”

    “我们有家归不得,县令大老爷他人呢?我们要伸冤!石家等无道,毁我家园,掘我祖坟,此恨不共戴天!”

    这时,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头抬起拐杖指向其中一名约莫而立之年的衙役,骂道:“三狗子!你个小畜生没良心,你不是新城里长大的?现在搬到旧城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你就眼睁睁看着这些邻里的叔婶孩子无家可归!被人掘了院里的祖坟!人不能忘本!要遭报应的!”

    这名衙役一下涨红了脸,他咬着牙,嘴唇都咬出血来,最终闷声道:“大家都回去吧,没用的。”

    “为什么没用!县令老爷呢!我们要见他!”

    “对,县衙为什么不管,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

    县衙前的长街一角,苏乞年二人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将一切都听在心中。

    倏尔,苏乞年眸子一冷,叶洛也随后拧眉,眼中浮现冷色。

    “一帮刁民!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围堵县衙!损我石家清誉!”

    突兀的,一道冰冷的声音如炸雷,在县衙前响起,县衙大门打开,一名身着紫色锦袍的中年人迈步而出,脸色阴沉,扫视四方,他一身气血如火炉,所过之处,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这是一位二流上乘之境,临近一流的高手,气血之旺盛,又岂是寻常平民百姓能够承受的。

    顿时,数十名最前列的平民百姓忍不住后退,发丝都蜷曲了,心灵颤动,承受不住这股源自武林高手的威严气势。

    除此之外,在这名紫色锦袍中年的背后,也跟着十名仆从,一个个虎背熊腰,指掌之间的老茧很厚,一看就是未能筑基,所以修习了外功炼体的存在。

    外功炼体,一般而言在筑基未成之后修习,也能有几分可能由外而内,开辟出丹田气海,但那就是十分艰难,除非机缘造化,寻常练武之人想都不要想。

    “宅子是我们的!我们不卖!”

    “石家家大业大,也来欺侮我们这些老百姓吗!”

    有脾性倔强的,根本不惧怕,放开了嗓子喝道:“你们石家雄霸一方,不为民谋福祉!反而欺压我等,不怕天打雷劈吗!”

    “放肆!掌嘴!”紫色锦袍中年挑眉,冷冷道。

    呼!

    一瞬间,从他背后,一名仆从身子一闪,就到了那开口的汉子身前,蒲扇大的巴掌掀起劲风,压得那汉子动弹不得。

    不好!

    有衙役心中一震,这一掌要是落实了,半边脸都要坍塌,寻常百姓人家很难医治这样的武伤,恐怕要疼上几个月,最后活活疼死也不足为奇。

    咔嚓!

    有骨裂声响起,那开口的汉子本来以为大劫难逃,但刹那间,一袭黑袍就横在了前方,既而就有骨裂声响起,他反应过来,伸头一看,那刚刚近前的高大石家仆从,此刻半条手臂都扭曲,如麻花一般,在地上翻滚,哀嚎声不绝。

    县衙大门前,紫色锦袍中年人瞳孔微微收缩,知道这是一个年轻高手,不过他也不惧,四大一流势力联手,除了南岳衡山,在这衡阳州境内,谁敢捋他石家的虎须。

    且此番挖掘,也请了一位衡山长老前来鉴定,是以眼前也绝不可能是衡山弟子。

    “年轻人,你胆子不小,敢伤我石家人!”紫色锦袍中年寒声道。

    “你石家的胆子也不小,居然敢巧取豪夺,激起民愤,当这天下姓石吗!”出手的叶洛一身黑袍,冷声道。

    面色一变,紫色锦袍中年眼中杀意迸溅,喝道:“小子休得胡言,我石家可是付了真金白银的,就是县令大人这里,我石家也是有理有据,这些刁民收了雪银不搬迁,每耽搁一天,我石家又要承担多少损失!年轻人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就是与我石家为敌!在这衡阳州境内,石某包你寸步难行!”

    叶洛还想要说些什么,不知何时苏乞年已经来到了身旁。

    “跪下!”

    轻轻吐出两个字,包括这紫色锦袍中年在内,一干石家仆从全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咔嚓!

    有骨裂声不绝,这一跪不轻,所有人的膝盖都生出了粉碎之音。

    “啊!我的腿!你是什么人!你找死!我石家,衡阳州四大一流势力不会放过你的!”

    紫色锦袍中年疼得大汗淋漓,口角溢血,他满眼怨毒之色,偏偏不能起身,仿佛整个天地压在了身上,想要勾动本源之力,更是仿佛被隔绝了一般,如被天弃。

    以苏乞年而今的本源领悟,八种光明本源玄奥齐聚,一般的道则之力都挡不住,裹挟天地之势镇压下来,寻常初步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都扛不住,不用说这一个石家二流高手了,根本不可能有半点反抗之力。

    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羞辱,一干衙役都愣住了,那可是石家的一位极为强势的护法,石鼓县半边新城的迁徙,就是由其主持,传闻近两个月就会晋升为家族长老,可谓是而今整个石鼓县呼风唤雨般的人物了。

    但就是这样一位强势的人物,眼下连同一干仆从跪在了县衙前,看上去极为诡异,但不用说,肯定是眼前这两个不知名的年轻人捣的鬼。

    此刻,叶洛略一愣神,就回过神来,嘴角泛起一抹无奈之色,身边这一位当真是出手不容情,已经不是肆无忌惮了,而是真正的无法无天,简直不知道畏惧为何物。

    这时,苏乞年缓缓迈步,来到县衙前,一干衙役顿时后退,如临大敌。

    紫色锦袍中年抬头,看向身前的苏乞年,咬牙道:“有种你杀了我,包你走不……”

    砰!

    血花迸溅,苏乞年收手,也不看身前炸碎的无头躯体,冷漠道:“如你所愿。”(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