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两百一十八章 天子望气,少年青衣!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初保底月票,大家国庆快乐!)

    皇道古战场,数十里白骨地。

    未来身一拳破空,与遥远长安城的刘清蝉拳力相合,时间与空间交融。

    斗转星移为光阴,两界无间成虚空,两大禁忌交织,足以打开任何禁锢与封印。

    砰!

    宛如铜镜破碎的声响,又传来亘古不朽的水流之音,尚在八百里外的四大妖帝勃然色变,冥冥之中,他们似乎看到了一条伟岸的长河,横亘在难以测度的虚空深处,浩瀚的河水宛如一粒粒晶莹的沙砾汇聚而成,每一粒沙砾,都能够看到诸多憧憧的身影,光阴幻灭,生死成空,不见起源,无始无终。

    时空长河!

    四位妖族大帝这一刻目光前所未有的锐利,仿佛可以击穿天宇,同时落到了苏乞年的身上,光明的传承者,当年便如同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恰恰暗合无始无终之意,不用想也知道,此子身上必定蕴藏有大秘。

    天命之高比天更高,命者,气数也,气运合命数,都逃脱不了时间与空间。

    轰!

    几乎是同时,四位妖族大帝同时探出一只大手,刹那间比山岳还要巨大,遮蔽天穹,又瞬间拉近了百里,瞬息都没有,只剩下了六百里之遥。

    苏乞年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猎猎而动,哪怕相隔六百里,也能够感受到四位妖族大帝身上的恐怖气机,纯阳之下,怕是没有几个元神人物能够承受得住,小世界也要崩溃。

    但很可惜,世人如何能够理解苏乞年与那位汉阳郡主之间的根源,两块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几乎在两大禁忌本源交织的瞬间就绽放出前所未有的波动,这波动无影无形,却在刹那间贯通了两人之间的皇道古战场,生生打开了一道虚空通路。

    属于皇道古战场的虚空壁垒,碎得比镜子还彻底,已经到了五百里内的四位妖帝几乎没有半点征兆,身形戛然而止,而后以比此前更快的速度倒退,弹指之间的变化,看得一干人族元神眼花缭乱。

    那是一只洁白的手掌,并不纤柔,缭绕着这世间最尊贵的明黄龙气,宛如一座五指山,将那贯通的虚空通路撑大,探入了这座皇道古战场。

    几乎在须臾之间,这只大手便横跨数百里,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横亘在了四位妖帝头顶之上。

    昂!

    这一刻,每一道明黄龙气都如同真龙一般,似被赋予了无穷灵性,那五指山上,不知道缠绕有多少条真龙,群龙长吟,这是天子之怒。

    逃不掉,避不开,挡不住!

    天子望气,以群龙噬!

    随着这一掌落下,哪怕是皇道古战场,虚空也承受不住,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天命!天命!

    苏乞年摩挲指掌之间的断碑,眼中透出浓烈的光华,这就是当代汉天子的绝世武力,传说中的天子望气术。

    即便是四大妖帝,这一刻也如同被禁锢了一般,不过没有哪一个眼中闪过惧意,眸子如狼虎一般,桀骜之气溢于言表。

    咔嚓!

    紧随其后,一只拳头流淌丝丝缕缕的混沌气,撕裂虚空,比之那五指山丝毫不小,截断了前路。

    哐!

    刹那间天地剧震,整座皇道古战场都似乎在摇动,这种威严惊世,苏乞年也变色,修行到后来,拥有这样的武力,恐怕换做他转世之前的世界,弹指间便足以灭世。

    锵!

    又有一道剑光乍现,宛如掀开了太初的迷雾,自亘古之初而来,贯穿了遥远的世界,这种剑意堪称可怕,足以将一切斩灭,回归原始。

    五指山一扬,在与那缭绕混沌气的拳头换过一招后,又指掌擎天,宛如支撑天地的古神柱,与剑光碰撞,溅起一片炽盛如太阳般的星辰雨。

    天地忽然间黑了,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光,黑夜如同一张巨兽的口,自远方吞噬而来,席卷天上地下。

    一声冷哼,那五指山倒转,不再纠缠,指掌一抓,就将苏乞年等数千人摄于掌心,顺着那开辟出来的虚空通路退了回去。

    黑夜退去,但皇道古战场的天空也不见得有多明亮,灰蒙蒙的天,正如四位妖帝此刻的心情,以及那出手之后又收回的那未曾现身的四位。

    苏乞年那最后一刀,虽然稍显仓促,但以其打开了三重神藏大窍,修为尽复的武力,在禁元神铁的神域之中,堪称是逆天。

    那一刀,令得本就陨落了过半的诸妖王,再次折损了近半,肉身元神被光明净化,化成虚无。

    能够在禁元神铁与那虚无劫指双重压迫之下依然勉强活着的,几乎没有渡过了三重雷劫,转生境以下的存在,却在苏乞年一刀下生生陨落了三十余位。

    这恐怕是妖族近五百年以来,被人族杀死的元神总和的一半了。

    近两百位妖王,更有十位大成妖王,最后活下来的,只剩不足四十位,而其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十位大成妖王,则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元神小世界也崩溃了,只剩下真灵回归了时空长河,几无复活的可能。

    而这一切种种,都只因为一个年轻人,所谓的光明传承者。

    对于历代休命刀传人,妖族从来都是斩尽杀绝的,虽然很难杀,但总成功过,所以于历代休命刀传人而言,有时候比刀劫更重的,不是人劫,而是妖劫。

    但从来没有哪一代的光明传承者,会比这一代更加诡秘,诸多手段层出不穷,眼下似乎更打破了某种桎梏,那最后的时刻,四位妖帝分明感受到了浓烈至极的生命气机。

    一位年轻的光明传承者,休命传人,人族圣禁!

    四大妖帝立在狼狈的残存的数十名妖王之前,此前足有数千的四海妖族的强者,也只剩下了三千不到,其中不少年轻的妖种级,化石级高手,都是将族及妖主一族以上的强盛血脉,但今日就这样埋葬在了这片古战场上,尸骨无存。

    可以想象,今日之后,四海诸妖国对于那位光明传承者,乃至整个武当,都将抱有最大的杀意,

    绝不会让任何一个武当门下活着离开四海边疆,光明的传承者,也一定要陨落,没有人可以为人族点亮光明,那是属于妖族的黑暗。

    ……

    没有人知道,在最后进入洞虚通路的那一刻,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感知里,除了属于刘清蝉的那三分之一外,那寻觅已久的最后一块时光之心,出现在了苏乞年的感应中。

    抬头看,循着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感应,苏乞年的目光仿佛跨越了遥远的距离,落到了一块巨大的苍白兽骨之上。

    此刻,在那苍白巨骨之上,立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一身青衣在漫天风沙中舞动,眸子深邃,他双手负于身后,整个人似乎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

    随着苏乞年的目光落下,少年的目光也随之汇聚,就这样,两道目光相隔了不知道多远的虚空,将对方的身影烙印在了瞳孔深处。

    “恭喜。”

    这时,青衣少年开口了,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道:“逝去的,已经归来,归来的,终将永恒。”

    少年的语气很平静,但其中的笃定,却好像烙印在了灵魂里,仿佛没有人可以令他生出半点怀疑。

    “我欲成仙。”

    一如当初那封信,他再次向苏乞年强调了自己的目的,毫不掩饰自己的**与追求。

    苏乞年蹙眉,他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比他们还要小上两三岁的少年,这似乎有些不合理,不过想到时光之心这样不可捉摸的存在,或许一切也就都合理了。

    不过毫无疑问,这一位对于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掌握要远超他们,只是不知道这一位从那最后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中又到底获得了什么。

    破碎刀障之日,自当来贺。

    贺礼就是离开这座皇道古战场的方法,亦可能是唯一的生路。

    不得不说,这贺礼很重,苏乞年却不得不承情,但这令他愈发想不通,那一位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有些东西愈发扑朔迷离。

    最后一眼,苏乞年看到少年转身,青衣淹没在风沙中,再分辨不清轮廓。

    紫禁城。

    最后,苏乞年等人来到了皇宫大内,这片属于皇家的世界。

    重临人世间,每个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里没有古战场上的腐朽味道,清灵之气入鼻,比之什么灵丹妙药都能够令人心情愉悦。

    尤其是对于一干诸宗派、世家的门人弟子而言,这样的经历,此生有这一次就足够了。

    同时,在他们的心中,也深深烙印上了妖族的印记,再回忆过往种种,开始认可一些东西,否定一些东西,忘记一些东西,再铭记一些东西。(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初保底月票,在这里祝武盟的兄弟姐妹们国庆快乐!)ps:推本书《云疏》,简介:世人都说神仙好,所以,林云蘅从家里溜了出来之后,便毅然拉着自家闺蜜踏上了修仙之路。有兴趣可以看看。(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