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章 乾天一剑
    (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十步拜谢。)

    铛!

    有钟声响起,悠悠而鸣,须臾间传遍整个武当山。

    青羊宫里。

    少年静谷露出诧异之色,腊月将近,怎么真武钟响了,这是说明武当有客到访,且不是一般的来历,据他所知,武当定制,就是寻常二流门派,都不可能敲响真武钟,至少也是一流门派或世家。

    白雾如霜。

    苏乞年这一趟拳架子足足打了近一个时辰,他浑身气血沸腾,气血循着一种玄奥的轨迹渗入内腑五脏,沟通心、肺、肝、脾、肾五行轮转,他的体内,似乎出现了五口燃烧的火炉,炉盖合拢,时而有丝丝缕缕的莫名气机透出,就令得苏乞年浑身大震,刹那间,仿佛自己的拳头可以打穿天宇,吞纳风云。

    直到钟声起,苏乞年方才止住身形,这一枚开天丹的药力醇厚,绵绵不绝,虽然已经过去一个时辰,却才消耗了小半。

    他看向武当山脚的方向,来到武当山一个多月,他也明白,这是真武钟的钟声,武当有贵客到了。

    突兀的,他精神力如遭雷击,缩回祖窍,仿佛有一座活火山突然间降临下来,他心神一震,蓦地转身,就看到宫门前,一个中年道人负手而立,身着湛蓝道袍,几缕黑发垂髫,面如冠玉,平静地注视着他。

    “孤身摸索,练到这一步也难得了。”

    中年道人开口,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就躬身一拜,行礼道:“苏乞年见过护法。”

    “师兄!”

    青羊殿前,那少年静谷却是色变,他捏紧了拳头,咬着牙,一点没有亲近之意,反而充满了抵制。

    点评完苏乞年,中年道人的目光就落到了青羊殿前,蹙眉道:“小师弟,你太放肆了,我武当剑道为尊,这青羊峰就算有刀法传承下来,最强的也不过就是那门一流上乘的《休命刀》,小师弟你天资悟性都上佳,若是潜心练剑,未来未必不能得到我显定峰《大显无定剑》的传承,这样一门顶尖近乎绝顶的剑法,还不能够满足你的追求吗?”

    少年静谷很干脆地摇头,道:“剑道如何我不管,我独爱刀,师兄你不必再劝。”

    “荒谬!”中年道人的脸色也沉下来,“小师弟你初涉武道,能知道什么是选择,这武道之途,重在筑基,一步错了,步步都会慢人一步,你若修剑道,我武当这么多剑道高手,峰主更是一代真人,顶尖元神的剑道大师,武林泰斗,这样指点你修行,必将一日千里。当然,这并非是不尊重小师弟你的选择,但你太稚嫩了,你又看到过江湖武林多少练武之人的修行路,很多年轻人都如你现在这般,迷失方向,独尊自我,认为自己可以超越前人,开辟出一番天地,听不进去长辈的话,一意孤行,可最后呢?几乎九成九以上,一生连筑基关都难过,即便筑基了,也是高不成,低不就,屈居于一县一镇之隅,平凡终老。”

    少年脸色变幻不定,但数息后就目光坚定,看向中年道人,凝声道:“师兄我心意已定。”

    嗯?

    到此时,苏乞年也隐约洞悉了一些虚实,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这少年还能有这样的心志,不动不摇,他顿时高看一眼。

    “那小师弟,奉峰主之命,得罪了。”

    中年道人再开口,少年就神色大变,下一刻,苏乞年瞳孔猛地收缩,青羊宫前和青羊殿前,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中年道人。

    没有半点征兆,以苏乞年的眼力,也没能看出丝毫虚实,但是那少年就软绵绵地倒下,被那中年道人扶住了肩膀。

    紧接着,中年道人就不动了,半息后,那宫门前的身影最先变淡,成为虚无,再过半息,青羊殿前的两人也如梦幻泡影,渐渐淡去。

    “好快的身法!”

    几乎是一字一顿道,苏乞年倒吸一口凉气,这种速度太快了,连轨迹都捕捉不到,而能成为一峰之护法,多半都拥有着一流混元境的修为。

    “一流混元境,好可怕的力量。”

    苏乞年暗道,他目光凝重,刚刚只是降临,就将他外放的精神力逼迫回去,没有气机外放,也没有刻意释放力量,只是那内敛的力量波动,就几乎让他承受不住。

    路,还很长。

    苏乞年平复下心绪,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借助开天丹的丹力,尽快完成《龟蛇功》第八层的修行。

    ……

    用过晚膳,苏乞年一路来到白云峰外院,至藏经楼中阅读道家经典,各种札记。

    精神力孕育,他的记忆也大增,甚至可以运转慑魂术,将诸多文字烙印,摄入脑海深处,这样一来,他走马观花,一本一本地翻动着,让一些同样身在藏经楼的外院弟子忍不住摇头,这样轻慢经典,囫囵吞枣,能够明白几分道理,得到几分体悟?

    狮子峰。

    武当硕果仅存的二十七脉之一,这一晚灯火通明,长明灯火照亮了整座山峰。

    杂役道人不断上山下山,各种珍馐瓜果,精致素菜传送上去,还有新缝制的蚕丝棉被,笔墨纸砚,甚至打磨得锃亮的青铜灯盏,也不断运送上山。

    天门阁。

    狮子峰主殿,传闻数千年前,一代文始真人尹喜于此观星象,得见天界之门,并于峰顶手书天门二字,自此得名。

    天门阁中。

    “看清乾师侄华光内敛,锋芒蕴目,看来天门剑又有精进,这龙虎榜上乾天一剑的排名,看来年祭之后,要再往上挪一挪了。”

    古玄通眸子温润,他伸手捋短须,穿一身文士青衫,端坐于上首客位。

    “古师叔谬赞了,清乾区区手段何足挂齿,倒是古师叔的夺命八仙剑,传闻月前于东海之滨,斩了那妖将鲸云,诛妖榜上又一孽障授首,江湖武林轰动,名传四方,才是我人族的大功绩。”

    只见天门阁内最上首,坐着的不是狮子峰峰主,也不是其他护法或长老,而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纯白镶金道袍的青年,他丰神如玉,气质出尘,哪怕是端坐着,双腿上也横着一口连鞘的四尺长剑,剑柄纯白,若天上云气,细腻处堪比羊脂美玉。

    没有人质疑,哪怕是一些陪坐的狮子峰执事、护法等,也都面带微笑,这是他们狮子峰唯一的掌峰弟子,更是峰主亲传的关门弟子,位比长老,也是他们武当而今年轻一辈唯一入得天朝龙虎榜的年轻高手,江湖武林名传,有着乾天一剑之名的武当清乾道人。

    “清乾师侄客气,可惜你师父天狮真人坐关,真人功力通玄,古某倒是想要多多请益。”古玄通颔首,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显然刚刚一番话十分受用。

    上首,清乾笑道:“古师叔的话,等师父出关,师侄一定带到,此时峰上客房皆已安排妥帖,师叔和诸位华山师弟师妹这几日可以先行玩赏,我武当景致虽不及华山奇绝,却也别有一番风致,等到腊八过后,再请诸位观我武当外院年祭大比。”

    “让清乾师侄费心,”古玄通点头,略一沉吟,开口道,“此番前来武当,却还有一桩公案。”

    公案!

    天门阁中,一些执事护法闻言顿时蹙眉,这古玄通似乎别有来意。

    清乾露出几分郑重之色,道:“古师叔但讲无妨,我等道宗,武林正道同气连枝,若是涉及我武当,自当严以律己,不失公允。”

    “武当太极圆融,古某素来景仰,清乾师侄颇得武当真髓,既如此,古某就直言不讳了,”古玄通沉声道,“这一桩公案,却是涉及贵派曾经断绝的青羊峰一脉。”(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十步拜谢。)(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