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章 龟蛇吞月
    (第三更送上,下了三江,推荐票少了很多,推荐票每天都有,免费的,大家都来投票吧,十步拜谢,嗯,也求新书友收藏。)

    一头妖狼,能有牛犊子大,然而前身不过是山野里流浪的野狼,即便吸纳再多的妖气也有极限,除了一身夺人心魄的妖煞之气,就是四、五百斤的气力,堪比一头草原上驰骋的烈马。

    轰!

    一瞬间,苏乞年出手,他动也不动,只是内腑五脏所化的火炉稍稍掀开了盖子,一股无与伦比的惊人气血就席卷而出。

    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刚阳血气如烈日灼灼,那妖狼惨呼一声,就被这股磅礴的气血震飞,妖煞之气溃散,当空一炸,就四分五裂。

    血水飞溅,苏乞年伸手当空一抓,那破碎的妖狼心,连同那妖狼一身血气就如百川归海一般,落入他的手中,没入掌心,消失不见。

    “龟蛇吞月,吞天、吞地,吞世间一切精气,只要心存光明,内心正直,天下无不可吞纳之物,皆要被炼化。”

    苏乞年目光明亮,这一头妖狼的全身血气,九成以上都落入了他的手中,也是他之前观摩过神龟吞食月华的神形,否则对于龟蛇吞月这一式的领悟,不可能这么快到达这一步。

    这一头妖狼血气,被他储存到内腑五脏所在,化为薪柴,纳入五脏火炉之下。

    时至今日,随着《龟蛇功》修为的加深,苏乞年愈发感到人体神藏的奥妙,在晋入第八层的修行之前,苏乞年很难想象,人体还能够将吞食的血气暂时储存起来,就好像野兽冬眠一般,将食物化成脂肪,用于燃烧,渡过严酷的寒冬。

    当然,这储存不是无止境的,在苏乞年感应下,如一头妖狼这样的血气,将内腑五脏都填满,约能储存十头左右。

    “难怪有这样的说法,《龟蛇功》第八层有成,足以抗衡寻常初入三流开天境的武林高手,若是将内腑五脏都填满,气血滚滚,连绵不绝,可以维持极为漫长时间的巅峰战力,即便是初入三流开天境的高手,内家真气绵薄,也未必能够压过一头。”

    苏乞年若有所悟,不过这一切都是相对的,筑基功与筑基功相比,也有高下深浅,不同的筑基功筑基,开辟出来的丹田大小,真气厚薄也都不同,不能够一概而论。

    呼!

    既而,苏乞年就加快速度,朝摩云山脉深处而去,这一路上,他精神力捕捉诸多声音,关于五千年前一代人杰洪七的元神世界,几乎都只知道出世于这摩云山脉中,但到底在哪一处方位,以及具体的所在,所有人都是一团雾水。

    越往摩云山脉深处走,妖煞之气就越浓,甚至开始凝结成一种灰色的雾霭,各种诱使人堕落的煞气,不断想要渗透进入苏乞年的祖窍神庭,不过他精神力一鼓荡,那入侵的妖煞之气就阳春白雪一般融化,似乎落入了灼热的岩浆中。

    “我的精神力!”

    现在,苏乞年终于肯定,当初察觉到的朦胧的灼热感并不是假的,他的精神力在遭遇到妖煞之气后,竟然变得比烙铁还要灼热,这种变化,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

    不过五六里地,又一头妖虎跳出来,比磨盘还大的虎口淌着涎水,对于妖兽而言,如苏乞年这样鲜活的血肉味道,加上刚刚那尚未散尽的妖狼血气,在这摩云山脉中,就好像是黑夜里的灯塔,无比的明亮。

    这一次,苏乞年没有强下杀手,他的眸子似乎化成了一个漩涡,眉心神庭东方,有星光沉浮,那妖虎的殷红瞳孔顿时变得一片迷茫,甚至有些混沌,就那么一动不动,立在原地。

    慑魂术!

    到了《迷魂大法》的第二重,这慑魂术的伟力才算是初步体现,不仅仅可以勾勒幻象,缔结幻境,更可如春雨润物,潜行无声,渗透进入祖窍神庭中,化成神祗鬼怪的形象,震慑压制对手的魂魄。

    精神传递念头,念头催动肉身,从而生出种种反应和动作,一旦魂魄被震慑,难以动弹,那么肉身自然也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甚至这慑魂术到达深处,由虚化实,干涉现世,才是真正不可测的神通。

    啪!

    苏乞年手掌轻轻拍落,须臾间,那妖虎就软倒在地,浑身绵软,好像失去了骨头一般,但仔细看,那虎目都干枯凹陷了,没有了一点血色。

    这弹指间,苏乞年就用龟蛇吞月的招数吸空了这妖虎一身血气,内腑五脏之一被填满,不能够再储存更多。

    再一次出手,苏乞年就微微蹙眉,感受到这一式拳法的霸道,甚至似乎拥有一种魔性,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龟蛇功》第八层的功夫,构筑五行轮回,开辟五脏神藏,再加上这一式龟蛇吞月,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珠联璧合,天衣无缝,苏乞年寻不到一点破绽,他压下心中的一点不安,而随着这摩云山脉的不断深入,这种不安越来越强烈,几乎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他强行按捺住这股冲动,这是修习《迷魂大法》,孕育出精神力之后生出的最大的异动,这样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在狮子峰之行后,被他初步认可。

    他明白,再这样深入下去多半会有劫难,不过他的脚步不停,若是今日退走了,他同样会心有窒碍,光明心蒙尘,君子有所为的处世之道崩毁,他很难想象,接下来的修行岁月会是怎样的艰难。

    “站住!”

    就在苏乞年越过一处山丘时,两道身影猛扑出来,就横亘在前方,有刀枪出鞘,金属音震颤,将灰蒙蒙的妖煞之气撕开一个缺口。

    苏乞年止步,就看到两个江湖散客,约莫而立之年,一人生马脸,小眼短须,握四尺朴刀,一人身材臃肿,却面白如玉,手持一杆黑铁大枪。

    这两人虽然已步入中年,但是苏乞年却一眼看出来,他们穿着打扮并不华贵,显然不是出身什么大户人家,这样突然拦截前路,不是求财就是夺命,世道险恶,未必什么都是源于仇恨。

    “少年人,也想来这摩云山脉里碰运气,想要得到洪七元神世界中的遗藏和传承?”

    “能走到这一步,抵挡住妖煞之气已经不简单了,看来你至少有了《奔马劲》四、五层的功力,不过太年轻气盛了,以为江湖是什么,奇遇就这么好得到,看你也不像有钱人,就背后那口刀似乎还能看得过眼,交出来吧,留你一个全尸。”

    两人接连开口,尤其是那生马脸的中年汉子,小眼发光,毫不掩饰贪婪之色,他用刀多年,刚刚相隔七、八丈就看出来,眼前这少年背后那口青铁长刀,是用锤叠之法历经千百煅而成的断发利刃,这样一口精铁长刀,放到寻常县城的兵器铺子,至少也得数百近千两银子,还得是官府印刻的雪花银,才能够买到手。

    “我曾听闻寻常山贼只为求财,并不伤人性命,也是被逼迫无路的穷苦人家,或是受了冤屈的江湖中人,无奈落草为寇,你们二人这样随意,视人命如草芥,就没有一点忏悔,不会有噩梦缠身吗。”

    苏乞年开口,很平静,不过眸子却有些冷,君子处世,上善若水,最不能够容忍的,就是有人肆意践踏生命的存在。

    两人闻言一怔,既而,那手持大枪的臃肿汉子就嗤笑一声,道:“少年,你还沉浸在自己的江湖梦里,江湖武林向来秉承的就是斩草除根,哪里有那么多的美好,放过你,让你到县衙请画师描绘,再由朝廷六扇门的捕快出手,通缉捉拿我兄弟二人吗?真是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这么可笑的话也说得出口。”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什么好再犹豫的。”

    嗯?

    两人皱眉,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少年平静得有些超出想象。(第三更送上,下了三江,推荐票少了很多,推荐票每天都有,免费的,大家都来投票吧,十步拜谢,嗯,也求新书友收藏。)(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