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章 百姓苦,候补龙卫
    (第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

    “少年人,不怕被擒拿,不怕被拷问,不怕意气用事,更不怕心存幻想,心有多大,梦有多大,哪怕前路坎坷,烈火焚身,唯一害怕的,就是失去一身血性,换上一身奴意。”

    有年长的开口,语重心长,在这石室中年岁最大,约有花甲之年。

    而在苏乞年眼中,这石室中的七八十人,都似乎没有多少好的出身,观其筋骨皮膜,即便修为最深的,以精神力映照气血,也就是超出一匹烈马的气力,却还离一匹汗血宝马之力差上一些。

    最重要的是,这石室中,并无清羽的踪迹。

    “是麻木了吗?一声不吭,这年岁,恐怕都没有真正见过妖兽血,真是不让人省心。”

    再有几人开口,就没有人再关注苏乞年,石室中唯一的一盏油灯也近乎熄灭,数十人呼吸可闻,一种压抑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我不想死,家中还有妻儿和老父母!”

    等到灯火熄灭,终于有人承受不住,低吼出声,带着浓浓的哭腔。

    “我不该贪婪,不过这世道,没有武力就很难生存,县城中有地方驻军把守关卡,但人多地少,我等这样的出身根本买不起,寻常村镇,就要时刻防范,布镇司的巡捕年年都有人殉职,根本不能确保人心宁定,我只是想筑基,只要筑基,我只求一个三流开天境,能够护住一家老小,过完这数十年,不求平安喜乐,只求人人都在。”

    “十年前,妖族还只是蛰伏,不过三三两两现世,偶尔搅闹人间,但是现在只过了十年,就妖气漫天,护龙山庄的龙卫再多,也杀不尽,不说妖兵,就是最寻常的一个普通血脉的妖丁,一般《奔马劲》七层圆满的练武之人,也很难抵挡。”

    一些原本在苏乞年看来是草莽模样的江湖客,这时候说出来的一些话就令得他动容。

    不错,若非是被逼迫,哪里有那么多人不计生死,并非是险中求富贵,而是险中求生,只为了守护住自己的亲眷,才奋不顾身,并不完全只是贪婪。

    石室中漆黑一片,不过苏乞年精神力笼罩,却如若白昼,他在蛰伏,在等待,慑魂术再隐匿,以他而今的精神力修为,幻境的范围也有限,不能笼罩这整个地窟,所以他只有一击之力,寻常妖丁他不惧,唯有那镇守地窟的妖兵赵血山,他必须要寻找时机,以求一击必中,否则露出马脚,这些妖族谋划多时,必定还有种种后手,不能够不防备。

    ……

    第八十二个!第八十三个!第八十四个……

    又过了一个时辰,陆陆续续,石室中又多了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大半个身子都被撕裂开,刚被丢进石室没有半炷香就咽了气。

    一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死前很痛苦,胸膛被利爪剖开,看那伤口,应该是狼妖出手,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而直到死,这个年轻人都没有流一滴泪,他咬着牙,在低沉的嘶吼中停止呼吸。

    “好刚烈的性子!”

    “年轻人有这样的血性和意志,若是不死,能拜得名师,即便是三流门派,也有很大的可能筑基,击溃心猿意马。”

    石室中很多人感叹,又一个年轻的生命凋零了,一些人目光隐晦,自苏乞年身上扫过,那鄙夷之色更浓重了。

    这一切,都被苏乞年的精神力看在眼里,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吸收这些情绪,融入《休命刀》的刀境中,他在蓄势,在积淀,一旦出手,就是雷霆一击。

    八十九……九十一,九十二!

    又两个时辰,约到了天亮时分,距离那妖兵赵血山所说的一百之数,只剩下了八个名额。

    可惜,到现在,被擒拿的修为最高,也没有一个筑基的,最强的,就是第九十二个被擒拿的,一个青年汉子,在苏乞年的精神力笼罩下,气血如火炉,约有一匹汗血宝马的力量在身,不过被击溃,气血黯淡,右臂撕裂,露出森白的骨头渣子,遭了重创。

    “可是神拳门的高足,于虎于大侠。”

    这时,有人就着开门的朦胧光亮,隐隐识出了青年汉子的身份。

    “正是区区,可惜惭愧,误入这地窟,被擒拿下来,诸位怎会身陷此地?”

    青年汉子也惊异,很快,他从诸人口中得知真相,就惊怒交加,不知道那大妖摩柯在这摩云山脉中设下了多少陷阱,要葬送掉多少人命。

    “神拳门,似乎是张湾县境内一个三流门派,以一门二流武学《百步神拳》闻名周边数县之地,筑基功《心拳经》有八层心法,八层圆满,可拥一匹汗血宝马之力。”

    苏乞年心念一动,脑海中之前在藏经楼中翻动的一些手札游记就浮上心头,出现了关于这神拳门的种种文字记载,不过因为只是三流门派,并未有过多的笔墨记述。

    九十五……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

    接下来,在短短的半个时辰内,接连有七人被捉拿,关入石室中。

    苏乞年挑眉,隐隐察觉到一些端倪。

    ……

    那妖兵赵血山所在的地厅里,他放下手中翻看的《道德经》,蹙眉道:“怎么一下多了这么多人。”

    “赵血山大人,还差一个人就满百数了,”豹妖献媚道,“也是大人洪福齐天,才有这么多人类自投罗网,想来我们这里多半是第一个凑满百数的葬人坑。”

    “哦,”那妖兵赵血山闻言似乎很受用,点头道,“你倒也是读了一些书了,洪福齐天这样的修辞也学会了,孺子可教,嗯,孺子可教。”

    等等!

    倏尔,那妖兵眸子一动,就变得凌厉起来,他身子一闪,疾如巽风,一把从那豹妖怀中掏出了一叠羊皮图录。

    “赵血山大人。”

    豹妖和狼妖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们生出不祥的预感。

    不理会两妖,那赵血山双手用力一搓,几张羊皮图录就燃烧起来,其中一张羊皮图录生出的是一种血色火焰,殷红如血,十分鲜艳,透发出来阵阵妖气,而另外几张就不同,是普通的橘黄火焰,有青烟袅袅。

    假的!

    这时候,两妖再迷糊,也明白过来,只有一张羊皮图录是真的,而其它的皆是伪造的。

    “摩柯妖主大人运筹帷幄,早就有了这种考虑,这些图录中,都以特殊的工艺隐藏了一滴妖血,除非是点燃,否则妖气不会散发出来,寻常一流混元境的强者也很难察觉,”那妖兵赵血山沉声道,“立即转移所有的囚徒,此地不宜久留!”

    “太迟了!”

    突兀的,有声音响起,自甬道的尽头传来,有脚步声逼近,数息后,就有一行六人的身影出现在三妖面前。

    一行六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一身黑袍劲装,约莫弱冠之龄,面若刀削,眸子冷峻且凌厉,手持一口精钢长剑,寒光如雪,剑尖滴落血珠,有淡淡的妖气在消散。

    在其身后,另外五人也都年岁不大,未及而立,但隐隐以这黑袍青年为首,全都落后一步,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伤痕。

    “他们都死了。”

    妖兵赵血山的语气很笃定,他扫过几人一眼,就了然于胸,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也想要从本座手中救人?”

    “放肆!”五人中,一个青年立即斥道,“妖孽!你要看清楚,你眼前的这位,是我大汉护龙山庄的候补龙卫,竹山县落霞派的齐苏大师兄!”(第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马上破万了。)(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