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十九章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
    (第二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

    一座五色熔炉,三足两耳,在虚空中沉浮,能有五成多凝若实质,一股难言的拳境在发芽,苏乞年目光湛亮,最终他敛去气血,这五色熔炉也消失不见。

    数十里地,四次袭杀,鲜血染长空,妖丁伏尸近千具,而年轻校尉被密云纹铁护甲包裹的身子也有些踉跄,鲜血透过面罩溢出,他声音有些沙哑,显然内腑已经受了不轻的创伤。

    “走!”

    最后,他怒喝一声,仅剩的五十余名骑兵亦长喝,这些兵士显然是真正百战沙场的强兵,此时反而被激起了骨子里的血性与凶性。

    “区区一个正七品的校尉,十二正经连一半都没有打通,也想要来夺造化!”

    只剩不到十里地,前方,一个如铁塔般的身影挡住去路,手中持一柄比磨盘还大的精铁大锤,一名妖兵,面无须发,满脸横肉,瞳孔呈淡黄色,一身筋肉虬曲,如群蛇盘亘。

    “止步!”

    年轻校尉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命令队伍原地不动,而孤身一人上前,腰间的密云纹铁长剑抽出,青色剑身上染着一层血光不散,那是沾染了无数妖族鲜血而凝聚的光华。

    “柿子捡软的捏吗?”年轻校尉沉声道,“你是金刚蟒一族的。”

    “好眼力,”那看上去临近而立之年的妖兵冷笑,“这只是最初的关卡,想要登临血枷山,恐怕你们这些人,还远远不够看。”

    “杀!”

    暴喝一声,年轻校尉黑发扬起,长剑在地上拖动,一溜火星溅起,似乎湖水被划开了波浪。

    狂风步!

    大汉军中的三流轻功,在这年轻校尉手中衍化到极致,他身如狂风,显然是参悟到了武境,初步涉足了这一门步法的精髓。

    锵!

    长剑落,若疾风骤雨,内家真气鼓荡,剑尖透出两寸来长的凌厉气芒。

    呜!

    一股怪风扬起,竟后发先至,洞悉一切,直接将狂风骤雨般的剑光击散,硕大的黑色铁锤砸落,好像一条黑色大蟒盘亘,比钢鞭还要凌厉的铁尾横扫过来,下一刻,锤剑相交,生出振聋发聩的金铁音。

    铛!

    年轻校尉咳血,踉跄倒退,双足犁地一般,被生生震退三丈远。

    轰!

    金刚蟒一族的妖兵狞笑,他如影随形,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深达数寸的脚印,如大蟒在蜿蜒前行,他挥动铁锤,锤身有血色真气吞吐,气芒足足有三寸多厚,如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当空噬咬下来。

    “校尉!”

    众骑兵怒吼,这金刚蟒一族的妖兵,随身的铁锤也不是一般的兵刃,刚刚与密云纹铁长剑碰撞,居然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可以想象,这样一锤砸落下来,就是密云纹铁护甲再坚固,当中的校尉也绝对会被活活震死。

    噗!

    没有半点征兆,一道明黄闪电横空,无声无息,太快了,一声轻响,就击穿了那磨盘大的铁锤,同时,那金刚蟒族妖兵的脑袋也一下炸碎,铁塔般的身子轰隆一声倒地,死得不能再死。

    什么!

    年轻校尉一惊,再定神一看,哪里还能寻到那明黄闪电的真身,他环顾四方,居然没有一个人。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还望现身,容晚辈拜谢救命大恩!”

    足足十息过去,年轻校尉再看四周,就叹息一声,明白多半是前辈高人,性子孤僻,不愿现身,他再看那蟒妖的兵刃,精铁百煅打造的断发级铁锤,居然被生生贯穿,难以想象,到底需要怎样的力道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调息打坐一炷香,服下几枚次品元气丹,年轻校尉起身,兵马再次起步,血枷山在望,他们要竭力寻到郡主,护持其周全。

    等到兵马远去,苏乞年的身影也显现出来,他凝望掌心那明黄如玉的如意钧铁,初次出手,就没有令他失望,居然生生击杀了一名已经贯通了七条十二正经的蟒妖,更贯穿了对方的断发级铁锤。

    速度太快了,事实上,在他出手的刹那,他就发现那蟒妖瞳孔中生出了惊骇欲绝的颜色,但是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生出念头的瞬间,就被杀死了,没能有半点反抗之力。

    这样估摸着,或许即便是更强的三流高手,若是出其不意,也能够用这如意钧铁轻易杀死。

    这念头一生,苏乞年就摇头:“这是外力,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不能够太过依赖,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壮大己身才是正道,不然迟早要误入歧路,走火入魔。”

    随即,苏乞年就定下神,决定不轻易动用这如意钧铁的力量,要靠自己的力量来磨砺武道,才能够真正打破桎梏,冲击到达更高的境界。

    呼!

    五色熔炉浮现,炉盖掀开,龟蛇吞月的力量传递出来,那被杀死的蟒妖,一身雄浑的血气顿时投入其中,被炼化成纯净的元气,注入炉壁中,成为淬炼诞生拳境的养分。

    到底是打通了七条十二正经的三流高手,饿虎跳涧的修行已经完成了过半,加上身为妖族金刚蟒一族,血气之雄厚,去芜存菁剩下的纯净元气,居然令得苏乞年的五色熔炉生生凝实到了七成多。

    “这也是我的机缘,若非是进入这摩云山脉,想要练成这第八层的《龟蛇功》,掌握这一层的龟蛇拳,恐怕都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完成的,说来,也是一种造化,只是造化有许多种,不是单纯的得到奇遇,获得传承,寻找到宝物而已。”

    苏乞年生出一种明悟,果然唯有深入险境,行走在生死边缘才能够激发人的潜能和悟性,这是闭门造车,苦心打熬所不能够代替的一种经历,是练武之人不可或缺的底蕴。

    ……

    血枷山东方,一处百丈高的险峻孤崖之上。

    清乾负手而立,他丰神如玉,一身纯白镶金道袍轻扬,整个人散发出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锋芒之气,这锋芒无声无息,洞穿虚无,撕裂开浓浓妖雾,接引下来千丝万缕的阳光。

    “掌峰师兄,这是近两天的消息。”身后,一名身着纯白道袍的年轻道人递过来一份手札,

    目光扫过,清乾淡淡道:“从葬人坑中解救数百江湖中人,拉拢人心,博取功劳吗?也算是有几分机心,不过太稚嫩了,以为能够扭转局势,却不知道在真的武力面前,不过纸糊的一般,一戳就破。”

    “那掌峰师兄,现在……”

    略一沉吟,清乾道:“将消息透露给皇崖峰的古月河。”

    古月河?

    年轻道人一怔,迟疑道:“传闻那古月河已经拜了金锁峰的金光真人为师,成为金锁峰入室弟子,不日就将举行入峰大典……”

    嘴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清乾平静道:“驱虎吞狼的道理,你不懂吗?”

    ……

    一炷香的工夫,苏乞年跨越十里之地,就到达了血枷山脚下。

    一座紫黑色的大山,看上去有些令人压抑,因为那山石上的色泽并非是天生的,而是真的鲜血浇淋,经过漫长的岁月,早已干枯,化成了这样深沉的血色。

    有妖血,而更多被苏乞年捕捉到的,是人血的气息。

    七百来丈高的古山,全都被鲜血染透,经过漫长岁月成为紫黑色,苏乞年难以想象,到底需要多少人染血,才能够成就这样的景致。

    “咦?少年人,你倒是机敏,居然能孤身一人潜行到这里,果然胆大包天。”

    这是一名约莫而立之年的中年刀客,一身青灰长袍,看上去普普通通,除此之外,这血枷山山脚一隅,还有数以十计的江湖中人,或多或少都染血带伤,早就守在了这里。(第二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