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章 一条线,让你一只手
    (第三更送上,十步保证下面更精彩,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

    血枷山很大,山脚广阔,这里不过一隅之地,已经汇聚了数十人,可以想象,此时整个血枷山山脚到底来了多少江湖客。

    能够闯过众妖层层截杀,到达这山脚下,大都不是弱者,至少在苏乞年眼下看来,很多人筋肉皮膜紧实,筑基功都到了极深的层次,甚至少数人就是他也看不透,显然是筑基有成,已经开辟丹田,身负内家真气的武林高手。

    没有螭龙车的痕迹!

    苏乞年目光扫过,他精神力汇聚双眼,贯穿层层妖雾,可以看到极远的地方。

    嗯?

    这刹那间,血枷山山脚,一些人目光一动,就生出感应,他们遥望虚空,就轻咦一声,没想到会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人。

    不好!

    此时,苏乞年也察觉到异样,那一道道似乎可以贯穿虚空的目光,一些没有敌意,而有一些就十分凌厉,带着一股深重的威严。

    连忙收回目光,苏乞年就深吸一口气,他有些大意了,这一下就有些警醒,看来是这些日子的顺风顺水令他有些麻痹了,下意识地就小觑了天下人。

    “不过,这血枷山山脚现在真是强者如云,能够察觉隔断我的精神力,那么多半都是龙虎汇聚,凝聚了龙虎金丹的二流高手。”

    苏乞年沉吟,若非是身拥精神武功,也只有步入了二流之境,才能够初步涉足精神领域。

    看苏乞年的背影,不远处,那青灰长袍的中年刀客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校尉,没有汉阳郡主的踪迹!”

    “山脚另一头也没有,凌副尉那里也没有发现,但有人见到过郡主的螭龙车,不过太快了,没有追赶得上!”

    “可以肯定,郡主的螭龙车尚未到达这血枷山下。”

    这时候,不断有骑兵来回奔走,此时,血枷山下,除了大批的江湖中人,就是数以千计的地方驻军,都由从七品副尉以上的武将统领,驻扎在山下休养疗伤。

    果然!

    百丈外,苏乞年耳朵微动,就捕捉到一些声音,他有些迟疑,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论如何,如果洪七的元神世界真在这血枷山上,那么螭龙车就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至于理由,因为他相信。

    “夺命剑仙!华山也来人了!”

    这时,有一些骚动,一些江湖客小声嘀咕,彼此交谈,苏乞年抬头,就看到数十丈外,一行十余人众星拱月般,出现在山脚下。

    华山派!

    尤其是那为首的中年人,文士青衫,蓄着短须,正是当日身在武当狮子峰天门阁中的华山长老古玄通。

    此刻,这位混元榜上的华山名宿目光温润,不时对四方见礼的江湖中人颔首致意,夺命剑仙之名令无数人侧目,就是一些早已到来的三流、二流门派中人,也一一上前问候,以示亲近。

    “我们也上前见礼,不能失了礼仪。”

    苏乞年身边,一些江湖散人犹犹豫豫,但还是鼓起勇气上前去。

    这就是江湖中的规矩,讲礼仪,重辈分,华山玄字辈的长老,放眼整个江湖武林,也是辈分极高的人物,与很多一流名门大派的掌门人,也是同辈人物。

    事实上,身为混元榜上的成名人物,更是如华山这样的顶尖门派的长老,江湖地位,并不比寻常一流门派的掌舵人差上分毫。

    “少年人,你不去吗?混个脸熟,日后行走江湖,等你哪天小有名头,也算是个善缘。”不知何时,那中年刀客走到了身边。

    苏乞年闻言摇摇头,道:“善缘是不可能有了,日后行走江湖,还是不相见的好。”

    “哦?”中年刀客目光一闪,就露出几分好奇之色,道,“你小小年纪,难道和华山有过节?”

    苏乞年摇摇头,并不多言,无论是非对错,他没有在背后议论长短的习惯。

    中年刀客颇有些没趣地摸了摸鼻子,自语道:“这一下,真是风云汇聚,朝廷驻军,十堰州境内各大宗派几乎都来了高手,还有一些外地的一流、顶尖门派,也陆续有门人赶来,如我十堰州境内,就有如碧落剑宗,八卦门,四象道,天霜谷,九极拳明家,等等一流门派或世家,还有落霞派,四季阁,一字电剑丁家,田云堡等二流世家门派,剩下的三流、四流的小门小派更是不计其数,都想要机缘造化,一代人杰的绝代掌法该传几人呢?”

    他的语气不无嘲讽之意,苏乞年瞥他一眼,很想问他你因何而来,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此时有人盯住了他。

    “苏乞年!”

    这是一名华山弟子,约莫十七八岁,眉宇间还有些稚嫩,不过身为大派弟子,耳濡目染之下,已经养出来了几分卓尔不群的气质,此时一开口,声音如刀似剑,顿时令得不少人侧目,投下目光。

    是他?

    有人看向中年刀客,但很快又不得不转开目光,因为中年刀客很无辜地摇摇头,而后退开几步,苏乞年一下鹤立鸡群。

    “苏乞年?似乎有些熟悉这个名字,嗯,等等,刚刚得到的消息,似乎是有一个叫做苏乞年的武当外院弟子,捣毁了几处葬人坑,解救下来了不少江湖同道的性命。”

    “居然真的这么年轻,一个少年人,难道就能够与镇守葬人坑的妖兵交手?这消息恐怕有些不实吧?听说他还有个师兄,我看多半是随行历练,只是沾了几分光罢了。”

    “只是沾了几分光吗?这年头,不能小觑年轻人,消息似乎不假,不过这年纪……”

    一些江湖中人小声开**谈,尤其是一些门派世家出身的,也是目光不定,显然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即便是武当外院弟子,但如此年轻,就有些令人怀疑了。

    “诸位恐怕想错了,此子根本不是武当弟子!华山朝阳峰弟子林明见过诸位武林前辈、同道。”

    那年轻的华山弟子再次开口,朝着四方抱拳一礼,大大方方,一点也不怯场,倒是令不远处一些老辈人物暗暗点头,到底是顶尖大派的弟子,眼界阅历非同一般,而更多的人则是露出狐疑之色,目光汇聚,就令得那林明眸子愈发湛亮,他扬声道:“此子不过武当逍遥谷一缓刑死囚,尚未筑基,不过侥幸寻得了武当青羊峰一脉的少许传承,就以掌峰弟子自居,葬人坑有妖兵镇守,且都不是刚刚筑基,步入三流开天境的新晋高手,诸位试想,以此子尚未筑基的修为,何德何能,可以降服妖兵,解救众人,就是他那师兄,我等日前在武当拜访,听闻月前在外院,也不过就是《龟蛇功》五层的功力,现在,我想诸位应该可以洞悉虚实了,传言不足道,眼前为实,耳听为虚。”

    武当逍遥谷,缓刑死囚!

    这一下,一些江湖中人的目光就变得惊疑不定,涉及了汉天子与朝廷,如武当逍遥谷这样的地方,众人还是了解的,都是官宦家世,犯了重罪被连坐,但因为太过年幼,所以汉天子网开一面,由刑部发文,遣入各大镇国大宗执行缓刑,谋求一线生机。

    当然,世人皆传汉天子仁善,这当中的虚实和道理,一些老辈人物目光隐晦地瞥过远方的地方驻军,缄默不语。

    “青羊峰一脉,似乎有一些记忆。”

    “太久远了,这该是断绝了数百年的传承了吧,莫非是当年天下元神华山论剑,剑斩思过崖,与一代欲魔宗宗主于雷劫中搏杀,生生将其击毙于十重雷劫下的极元真人!”

    有四季阁的一位执事开口,显然是博览武林史,此时道出这段湮灭于五百年前的岁月旧事,顿时令得四方不少江湖中人心神震动。

    “等等,那少年在做什么。”

    有人发现苏乞年的异样,只见这个少年面不改色,不理会众人目光,只是抬起右脚,脚尖在身前的土地上轻轻化出一条线,而后一只手背负身后,一只手朝着华山派的方向勾勾手指头,淡淡道:“一条线,让你一只手,逼我退半步,不用等半年,算你华山林少侠胜了。”(第三更送上,十步保证下面更精彩,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