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二章 初露峥嵘
    (晚上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

    一匹汗血宝马之力!

    这是华山《混元功》第七层圆满的功力,很多上了年纪,多半已过不惑之年的江湖散客感叹,居然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已经有了开辟丹田,孕育内家真气的功夫。

    穷文富武,武学传承,这就是江湖宗派、世家与寻常江湖散人的根本区别。

    “不好!这少年吓傻了吗?还不还手!”

    “这一掌打实了,几寸厚的青石板都要粉碎。”

    很快,一些江湖中人就低呼,在他们的视线里,那个有些目中无人的少年就那么平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对那华山林明足以开碑裂石的一掌视若无睹,如呆滞了一般。

    唯有少数人,和一些宗派、世家的高手、名宿,才微微蹙眉,眼前微亮,因为那个少年的气质太沉稳了,就好像一头沉睡蛰伏多年的老龟,任凭严寒酷暑,风刀雪剑,也岿然不动。

    劲风扑面,可以看到那林明冷厉的目光,一只大手毫不留情地落下,结结实实地拍落在苏乞年的肩头。

    噗!

    一声轻响,出乎意料的微弱,几不可闻,这刹那间,很多武林人物,宗派高手眼中精芒闪烁,就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古玄通蹙眉,似有些意外,而另外几名华山弟子也眼力非凡,有人喝道:“师弟小心,这是武当龟蛇拳中的第四式盘风坐水,最善阴阳轮转,卸力化力!”

    林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掌击虚,他面色不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切。

    “卸力化力,也要看你受不受得住我华山《混元功》的劲力!”

    轰!

    下一刻,林明长啸,周身气血勃发,一身修为攀升至巅峰,他气血鼓荡,如有战鼓擂动,一方殷红如血,又晶莹璀璨的血气场域就显现出来,覆压丈许之地,将苏乞年拖入其中。

    咔嚓!

    血气场域内,一些碎石分解,成为碎末,这是纯粹的肉身之力,华山《混元功》的劲力之凝练,看得不少随行历练的年轻人咋舌,然而那少年纹丝不动。

    不仅纹丝不动,身在华山《混元功》的血气场域,苏乞年衣角轻扬,淡淡道:“你就只有这点气力吗?”

    你就只有这点气力吗?

    九个字,似乎九口风刀,狠狠切割在脸上,林明眸子怒睁,终于难以保持心境,他连连长啸,接连出掌,他环绕苏乞年迈步,脚踏混元桩,空气被搅动,如古井生波,将众人的视线都扭曲了。

    “混元天鼓!巨灵镇山!九天如意!瀚海阑干!”

    他接连打出四掌,掌风交织,形成一股股混乱气流,将苏乞年淹没。

    三丈血气领域,连人影都很难看清了,到处都是掌风和扭曲的空气,但很多宗派世家的高手还是能看出来,苏乞年依然不动,就那么施施然站着,如定海神针,衣角都没有被撼动。

    这就非同小可,华山《混元功》第七层圆满,一匹汗血宝马之力,加上这林明的混元掌,出掌刚猛凝练,劲力纯粹,四重武学境界,赫然都已经心领神会,到了第三重天地。

    这样几掌下来,不说尚未筑基,就算是寻常刚刚筑基的三流高手,也不可能这样风淡云轻,初生的内家真气极可能被打破,受到创伤。

    “入神得髓。”

    突兀的,古玄通开口,他目光不再温润,而变得平静如水,但是身边一些熟悉的华山弟子就知道,这位江湖中积威多年的长老已经心生不愉,只是众目所视,顾及门派威仪,不便轻易发作。

    尽管如此,那四个字也好像惊雷一般,在众人耳边炸响。

    不远处,一字电剑丁家一名老者蹙眉,既而就迟疑道:“武当龟蛇拳,入神得髓了吗?”

    很多人有些无言,武当龟蛇拳秉承武当太极圆融的立宗之本,一如当初初代三疯道人传诵天下的《太极歌》,易学难精,当中的拳理涉及阴阳变化,太极风水轮转的道家玄奥,但如苏乞年这样一个少年才多大?练武满打满算,恐怕也才有一年出头。

    砰!

    不等众人深思,那环绕苏乞年的血气场域就一下崩溃,掌风碎裂,成为一股狂风乱流四散开来,当中,那华山林明如稻草人一样横飞出去,一直摔落八、九丈远,面朝下,栽到在一滩烂泥里。

    嘶!

    这一刻,不少江湖散客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就是如四象道这样的一流门派,几名护法和长老也不禁侧目,他们认认真真,上上下下打量苏乞年一眼,从刚刚这个少年穿透虚无的目光他们就察觉到一些异样,却也没有想到,其一身武功,居然到了这样的境地。

    事实上,他们虽然看不明晰苏乞年的筑基功修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少年尚未筑基,未曾开辟丹田,孕育出内家真气。

    华山弟子林明不可谓不强,华山《混元功》和混元掌也绝非浪得虚名,但这更加衬托出这个少年的功力,武学领悟之深,若说此前他解救出来数个葬人坑中被囚禁的武林同道,现在看来,恐怕并非是空穴来风。

    “混账东西!”

    此时,烂泥炸开,那林明哪里还有之前的气质风度,他满脸乌黑,一身青白长衫满是污迹,刚想要再次发力,但是浑身筋骨一麻,就瘫软在地,却是刚刚被震散了一身气血,现在一时半刻根本难以再次凝聚。

    “回来!”

    这是古玄通开口了,他语气异常的平静,但是落入林明的耳中,就令得他浑身一震,满腔怒火也一下浇灭了,他满脸羞愧,踉跄回到一干华山弟子中间,恨不得隐去身形,眼中不时迸射寒光,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十分不善。

    “少年人,你很不错,青羊峰一脉有你这样的传人,我很期待。”

    这位夺命剑仙只淡淡地看苏乞年一眼,就转身迈步,竟没有再多说一句。

    “长老!”有华山弟子开口,很是不甘。

    “走。”

    到了这时,这位华山长老的声音几乎难辨情绪波动,但是一众华山弟子却再没有人敢多说一句,一声不吭地随着其走向其他诸宗派、世家所在,一一拜访和问候。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的目光有些凝重,他隐隐看出来这位华山长老的机心,各种江湖门道,根本不拖泥带水,尤其是最后那一眼,虽然看似平淡,但苏乞年差点精神失守,被洞穿壁障,一瞬间的精神消耗,几乎告罄。

    为什么又收手了?苏乞年不解。

    “武当天柱峰真武堂的天武真人到了!”

    这时候,有人惊呼,四方皆震,这是此番到来的第一位武林泰斗,顶尖人物。

    嗡!

    一股浩瀚的波动,刹那间席卷了天上地下,这是一股阳和如春的微风,所过之处,什么妖气污秽,血腥腐朽的气息皆被撕裂开来。

    天穹之上的妖雾一下被捅穿了,显露出来足有数里的空洞,冬阳温软,光辉璀璨,将整座血枷山笼罩。

    嗤!

    一股黑红色的浓烟如烈火烹油,一下从整座山体上蒸腾而起,那是沉淀了无尽岁月的鲜血,全都在这股阳和的力量下被净化。

    笼罩数里的血烟升空,被阳光浇灭,成为点点晶莹的光雨洒落下来,落到一众江湖中人的身上,竟浑身暖洋洋的,气血充盈,此前的种种消耗都有了一种回复的迹象。

    如苏乞年,刚刚才告罄的精神力,此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起来,呼吸间就恢复了两成多。(晚上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下面一场大戏将要拉开序幕,哈哈。)(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