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一章 摧枯拉朽,深层入定
    (三更毕,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见鬼了!

    剩下的十名外院弟子几乎是不假思索,一瞬间齐齐出手。

    这就显示出来武当弟子的果决与深湛的武学经验,即便只是外院弟子,也远非是寻常江湖散人可比,十人齐齐出手,法度森严,没有一点冲突,十股拳力互不干扰,分别锁定了苏乞年周身十处要穴。

    十股拳力,强弱不一,对于龟蛇拳的领悟层次也不尽相同,但没有一个低于融会贯通,大多都已经臻至武学第三境,心领神会。

    即便如此,对于苏乞年而言,也一点不够看,他身子斜斜一靠,若神龟复苏,玄黄龟甲若天盾,撞碎古老的妖魔大山,空气爆鸣,一名外院弟子就闷哼一身,被撞飞出去,落入湖中。

    下一刻,他似乎一头猛虎,落入了羊群之中,一双手掌横截虚空,什么拳力,拳招,都被他一眼看破,论龟蛇拳的领悟,他自信不弱于任何人。

    噗通!噗通!

    只要被他截住了拳头,就不可能挣脱,不用说一匹汗血宝马之力未曾圆满,就算是圆满了,也不可能有半点反抗之力,只是数息间,出手的十人就被他一一掷入了冰冷湖水中,且被震散了一身气力,只能够在湖中挣扎,却很难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岸,这寒冬腊月,不得不说是一种折磨。

    “苏乞儿!”江清流怒斥。

    “废话!”

    苏乞年身形一闪,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这个丰神如玉的青年就烂泥一般软下来,苏乞年捏住他的后颈,似乎捏一只跳脱的皮猴子,他羞愤欲绝,然而下一刻,苏乞年大力一甩,他就头下脚上栽到了冰冷的湖水中。

    远方,一些观战的外院弟子面面相觑。皆是大吃一惊,这个少年太生猛了,那十一名外院弟子虽然尚未筑基,不是入门弟子。但在寻常外院弟子中,也都属于中等偏上的修为,如此在这个少年面前都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很难想象,这个少年的真正底蕴。

    没有人再出手。苏乞年一路畅通无阻,即便有人远远窥视,却也始终没有现身,苏乞年目光闪烁,捕捉到诸多目光,不过这些目光的主人显然没有十成的把握,当然,与之前的江清流等人不同,敌意几乎没有,更多的。则是一股熊熊的战意。

    年祭大比,于外院弟子而言,乃是每一年都不可忽视的武道盛事,亦是检验一身所学的最好机会,所有人都在努力积蓄,调整己身,如苏乞年捕捉到的这些窥视之人,气息都不弱,不过直到他来到玄武楼前,也没有人跳出来。显然是不愿意为了这一战而被其他对手窥探到虚实。

    玄武楼前,苏乞年看到了一名青年,他样貌普通,灰色道袍轻扬。但身上却有一股深重的威严,苏乞年一眼就看出来,此人的身份不一般,至少出身的环境不一般,这样的气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培养出来的。需要经年的打磨,才能够这样渗入骨子里去。

    “读书人有正气,血气方刚,练武之人有勇气,一怒杀人,就算是名门大户之家,前呼后拥,也很难养出来这样的气质……难道是官宦子弟,身居六品以上的高位……”

    一瞬间,苏乞年就转过几个念头,但官宦子嗣,只能够走科举这一条路,绝对不能够与江湖武林宗派、世家有染,而江湖武林宗派、世家,也不能够有弟子入朝为官,武林与庙堂,不可能兼得。

    “我很期待,你筑基的那一天。”

    出乎预料的,青年只留下这样一句话,就转身离去,玄武楼的大门敞开,没有人看守。

    “莫名其妙。”

    苏乞年嗤笑一声,同为年轻人,他自然明白这青年自诩高处不胜寒的心态,不过是瞧得他尚未筑基,不愿意出手打压,落人口舌,虽然看上去颇有几分高手风范,但在苏乞年看来,就是不知所谓。

    也是他刚刚出手收拾了江清流十二人,心火已经泄了八九成,若非如此,就算这青年不想出手,他也要拔刀,总以为少年人就可以轻侮,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长安城里沉醉书香,不愿理会世间纷扰的苏家次子,而是一个背负着一身沉重,随时可以血溅八方的江湖儿女。

    走进玄武楼,几乎与白云峰外院一般无二的布置,来到后院里,苏乞年就看到了一头沉睡的神龟。

    什么!

    若非是知道自己来到了雷石峰下,苏乞年几乎怀疑自己又回到了白云峰外院,如这样一头即将进化成为龙龟的通灵异兽,武当山中居然不止一头。

    相比于白云峰外院的那头神龟,显然眼前这一头更大几分,那龟首之上的凸起几乎就要生长出来,苏乞年感应到一股几乎足以倾天裂地的隐晦气机,他可以想象,等到这对龙角出世的那一天,会是怎样惊天动地的一幕。

    《龟蛇功》第九层的心法就在这里?

    苏乞年沉吟,《迷魂大法》第二重圆满的精神力散出体外,将这整个后院笼罩,而后落到眼前这头神龟的身上。

    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他狐疑,这头老龟连一点呼吸都捕捉不到,仿佛真的是睡了过去,再也醒不来了。

    一炷香,两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直到精神力消耗殆尽,苏乞年也没参悟出来一点头绪,反而自己头昏脑涨。

    盘膝打坐,自五色熔炉中汲取少许元气液,他心灵澄澈,神思空灵,这一次,一炷香怕还有三成没有烧完,他就睁开眼,重新变得精神奕奕。

    “入定的功夫加深了。”

    苏乞年愣神,打坐五境,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寻常练武之人想要入定何其难,不用说之后的龟息、先天、神照三境,而这不知不觉中,他入定的功夫已经深入进去,慢慢渗透进入了骨子里。

    甚至此时的苏乞年觉得,他就算不再盘膝闭目,也可以随时进入到这样一种定境中,于行走坐卧之间,没有丝毫的区别。

    看一眼前方沉睡的神龟,苏乞年沉默,再次放出精神力,渗透进入每一寸龟甲中,不放过每一丝褶皱,他竭力探寻这神龟身上的隐秘,想要寻找到步入《龟蛇功》第九层的门户所在。

    又一个时辰,日上中天,阳光璀璨,垂落在玄黄龟甲上,生出琉璃琥珀一般的瑰丽光华。

    苏乞年静立片刻,恢复消耗的精神力,他不放弃,再次参悟,第八层《龟蛇功》筑基与第九层《龟蛇功》筑基绝不相同,他也曾听清羽两人提起过,筑基的道理,向来都被任何武林宗派和世家重视,天朝境内最顶级的十几门筑基功,任何一门若有人修到了第十层,都足以留名武林史,且不是轻描淡写,而是足以被人铭记无尽岁月的浓墨重彩。

    最重要的是,在武当有不成文的规矩,任何将《龟蛇功》练至第九层的弟子,不需筑基,就会有顶尖人物刻下命牌,直接晋升为入门弟子,甚至诸峰诸脉都会出手,欲提前收录门下,悉心教导,以期能够令其更进一步,臻至那天下无双的第十层《龟蛇功》。

    是以,若是练不成这《龟蛇功》第九层,苏乞年自衬也达到了极元真人筑基的要求,接下来就要考虑筑基的种种准备,他的时间实在不多,五年看似漫长,对于练武之人而言,不说弹指一瞬,却也稍纵即逝。

    筑基,只是真正踏入江湖武林的第一步。

    很多时候,苏乞年也会生出几分迷茫,不是惊惧,而是对于武道之路的漫长与艰深的一种叹息,若是给他五十年,他不说有把握笑傲天下,也不至于泯灭于众生,但只给他五年,他实在没有信心,即便获得这武当青羊峰的《休命刀》传承,得到一式疑似蜕变,与众不同的《降龙掌》第一式,大汉天子依然仿佛一座古老的神山横亘在前方,耸入九天,接引星河浩瀚,这是一位文治武功都冠绝诸代的君王,天子如龙,君无戏言。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苏乞年一次又一次恢复精神力,他入定的时间越来越短,近乎临近了半炷香的时限,若是真正到了半炷香,那就是臻至打坐第三境,龟息了。

    第七次恢复精神力,明月初升,这入定功夫似乎也到达了一种瓶颈,时间再难缩短,心境沉稳如苏乞年,也有些恼火了。

    不会是真的死了?

    苏乞年念及当初身在白云峰外院,神龟吞月,才令得他体悟到第八层《龟蛇功》的真髓,龟蛇拳的领悟突飞猛进,然而眼前这头神龟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沉吟片刻,苏乞年挑眉,他一步迈出,捏拳印,朝着龟首就是一拳落下。

    噗!

    一声轻响,拳头落到那满是褶皱的老皮上,轻轻荡漾,所有的力道顿时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盘风坐水?

    苏乞年惊异,这样卸力御力,不正合了龟蛇拳第四式的神髓。(三更毕,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