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四章 博采众长
    (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

    若混沌一般粘稠的气血光芒浮盈出体,蔓延至青铁长刀上,苏乞年眸绽混沌光,此刻,他的气息似乎可以动摇诸神,脚下坚硬的,经历风雨打磨的山岩也开始龟裂,空气生褶皱,若一波波惊涛骇浪,席卷四方。

    几乎是福至心灵,在这巅峰力量的一刻,苏乞年出刀了,青铁长刀刀身上衍生五色光,五色交融,混沌若符文,空气无声无息地裂开,五色光伴着混沌,刀尖之上,竟吞吐出来足有五寸长的气血刀芒,这刀芒同样成混沌五色,所过之处,真空都微微扭曲,落到青年道士眼中,这一刀似乎将天地都化成了熔炉,五行轮转,混沌衍生,要炼化诸神。

    “九层《龟蛇功》!”

    这一刻,平静如青年道士,也低喝一声,眸子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锋芒。

    铛!铛!铛!铛!

    两人刀刃碰撞,溅起一连串拳头大的火星,落地如熔岩,生出阵阵青烟。

    此刻,青羊峰顶似乎掀起了一股飓风,什么山雾云气,全都被两股无形的刀道锋芒撕碎,斩得七零八落,令那九天之上的青金色太阳更无阻碍,阳光洒落,将整个山体笼罩。

    青羊泉前。

    刚刚进入元神世界的清羽两人有些愣住了,他们遥望青羊峰顶,什么都看不清,但那刀刃碰撞的惊雷声,却是清晰入耳,那两股属于刀道的锋芒之气,即便相隔数里,也令得他们背脊生寒。

    等到最后的碰撞结束,峰顶云雾被切得破败不堪,清羽二人相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骇然,不用说,他们也知道那峰顶之上交手的是什么人,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如苏乞年,一身功力居然已经精进如斯,到了一个他们也为之震惊,难以平静的境地。

    “炼暗窍,血浆汞。元始气,五行刀。”

    不知何时,一个身如铁塔的年轻汉子就出现在面前,他口中喃喃,难掩眼中的艳羡之色:“传承如此,夫复何求!”

    闻言,胖子浑身一紧,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不等他舔着脸凑上去,年轻汉子已经转过身。那一双眼睛阴沉如万年寒冰,看得他浑身如坠冰窖。

    “师父。”

    胖子勉强展露笑颜,然而下一刻,他脖子一紧,就被一只大手拎起来。

    “哎,师父,师父,气度!气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啪!

    他话没有说完,就挨了一掌。拍得后脑勺哐当响,眼冒金星。

    年轻汉子冷声道:“要气度有个卵用,力量才能镇压一切!这么长时间,你的《泽雷掌》入门没有?我要好好考校考校!”

    清羽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看着胖子勉强转过头时露出的幽怨之色,他目光上挑,装作没有看到。

    不过很快,他就嗅到一股淡淡的馨香,咧开的嘴角真的开始抽搐。目光一滞,他就看到身边不远处,一身纯白道袍,看上去缥缈如仙的美丽道姑正冷眼看着他。

    心中哀叹一声,他不敢犹豫,抬脚就跟上了年轻道姑转过去的婀娜背影。

    青羊殿前。

    极元真人走出大殿,他青色道袍古拙,干净而没有一点修饰,此时温和的眸子落到青羊峰上,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青羊峰顶。

    苏乞年长刀归鞘,看前方的青年道士。

    “意境高远,根基尚缺。”

    青年道士做出评价,顿了顿,又道:“既然你《龟蛇功》步入第九层,那么就不要急于筑基,等到三百六十五暗窍尽皆贯通,将一身气血洗炼成混元血气,再尝试冲击第十层。”

    第十层《龟蛇功》!

    苏乞年目光微动,没想到青年道士会一下说这么多,看来对于《龟蛇功》第十层,诸峰诸脉都有执念,哪怕如青羊峰传承断绝五百多年,也没有丝毫例外。

    当然,对于《龟蛇功》第十层,苏乞年也十分向往,他而今参悟到第九层的奥秘,就已经觉得深不可测,人体种种神藏和潜能都被挖掘出来,肉身之坚固,每时每刻都在淬炼,就如最初练皮膜,只是气血通达,令其变得坚韧柔软,而一层层的《龟蛇功》晋升下来,由外及内,再由内而外,此时苏乞年估摸着,就算是寻常精铁兵刃,只要达不到断发级,已经很难再破开他的皮膜,伤到血肉筋骨。

    不过,第十层的《龟蛇功》何其难,就算是历代三疯道人,也没有几个在年轻筑基时,将这一层练成,据苏乞年所知,他这一代武当弟子,第九层《龟蛇功》的还有寥寥数人,但是第十层的就一个没有,即便是那位乾天一剑,龙虎榜上的年轻人杰,当年也未曾臻至这一层,而是以第九层的功力筑基。

    所以哪怕苏乞年再自信,也明白自己出身是短板,各种积蓄太浅薄,没有盲目到以为自己修成了第九层《龟蛇功》,就一定能够练成第十层。

    似乎也看出来苏乞年的想法,青年道士道:“《休命刀》抑恶扬善,也需日三省吾身,拷问心灵,不为外邪所动,也不自我膨胀,你通了几分道理,就好办了很多。”

    苏乞年看向青年道士,知道他一定已经有了打算。

    转身,青年道士下山,苏乞年紧随其后,不多时,两人就站在了青羊阁前。

    苏乞年挑眉,有些诧异,当日极元真人曾经说过,未曾筑基,不能够踏入其中。

    “跟我进来。”

    青年道士背对着他,径直迈进大门,苏乞年略一沉吟,就抛却杂念,跟了进去。

    好大!

    甫一踏入阁中,苏乞年就有些吃惊,从外面看来,青羊阁再大,也不过占地数十丈,共三层楼二十来丈高,但是现在,呈现在苏乞年面前的一层楼阁,居然堪比青羊殿前的演武场,足足有数百丈大小,成百上千巨大的书架,都是用百年以上的樟木打制,樟木味浓重,可以驱散蛀咬的虫蚁。

    此外,这里还立有一座座古拙的香塔,一根根檀香被点燃,空气中充斥着一股令人心宁神定的味道。

    随着青年道士的脚步,苏乞年穿行于一排排樟木书架间,他看到一排排的书架,都分门别类标注好,剑法、枪法、鞭法、戟法、指法、掌法、拳法等等,没有一点杂乱。

    最终,青年道士引着苏乞年到了刀法分类前,足足一整排,十一座大书架,每一座书架上,至少都存放了十多门刀法,还有各种注解、心得手札,差不多有近百十本书册。

    “十一座书架,每一座有三流刀法五门,不入流刀法一十二门,你每日看一门三流刀法,三门不入流,此外剑法、枪法、戟法,诸多兵刃指掌,每日自行选择,三流不用看,不入流至少看满五门,此后三日,每日辰时我来考校。”

    说完,青年道士就径直转身离去,苏乞年微怔,就明白过来,这是要他博采众长,积蓄底蕴,从而弥补自身的缺失。

    至于将他带到这里就放任不管,若是他贪婪这里的武学秘籍,那么《休命刀》也不可能再有精进,甚至会一退千里,失去刀道锋芒。

    还有三天,就是腊八了。

    苏乞年嗅着樟木味,还有阵阵檀香味,他的眸子清澈且明净,接下来,他先抓起一门不入流的《劈山刀》,所谓不入流,就是由筑基成功的三流高手,或者是尚未筑基的练武之人创演出来的武学功法,因为未曾对于力量的把握和运用达到一定境界,所以不能够令天道显化出来最基本的异象,不入三流之境,就统称为不入流。

    这门《劈山刀》,在江湖武林中流传极广,因为势大力沉,所以甚为被一些江湖莽客中意,只是力道有余,变化不足,纯取气势,一旦气势萎靡,就万劫不复。

    苏乞年悉心研读,精神力很快扫过,铭记于心,而后就伸出一只手,随着回忆而领悟,时而比划,时而寻找其中的破绽和不足,他就好像一块干瘪的棉花,不断吸收着水分,慢慢膨胀,变得饱满。

    有《休命刀》这样的一流上乘刀法在前,苏乞年的眼界早已不同,哪怕根基不厚,也往往能够一针见血,窥见罅隙。

    一个时辰后,苏乞年又抓起一门《柳叶刀》,同样不入流,不过相比于《劈山刀》,这一门刀法就精巧了许多,力道变化如随风拂柳,在苏乞年感来,虽然同样是不入流,却比那《劈山刀》更接近三流武学,甚至只差一点神韵和体悟,就可能更进一步。

    直到三门不入流的刀法研读完,过去了三个时辰,苏乞年才抓起一门三流刀法《碧波五斩》,他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没有一下就受不住三流刀法的诱惑,此时再抓起这本《碧波五斩》,他就感到了一种充实,眼力也愈发敏锐,整个人的气质,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少了几分轻浮缥缈,慢慢变得浑厚而圆润。(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