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五章 道境,迷魂三重
    (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

    次日辰时,青羊峰顶。

    叮!叮!叮!

    两口长刀在虚空中碰撞,没有恢宏的声势,亦未有过多强盛的气血,苏乞年的刀时而浑厚,时而精巧,时而又变幻莫测,如剑、如鞭、如枪、如戟。

    青年道士长刀雪亮,破空无声,他的刀法很质朴,没有多余的变化,只是一门基础刀法,但往往只是一刀,就轻易破去苏乞年的刀招变化,逼迫其中途变招。

    半个时辰后,两人交手二十三刀,同时收刀而立,青年道士气息沉稳,面不改色,而苏乞年却呼吸微乱,精神力消耗颇大。

    至此,他才真正明白,与青年道士相比,他的根基太差了,两人都未曾动用几分气血,只以纯粹的招式交手,没想到高下立判。

    却不想此刻青年道士却是微微颔首,道:“一门三流刀法《碧波五斩》,不入流的刀法四门,不入流的剑法、枪法、戟法、鞭法、钺法、矛法各一门,你比我想象的悟得更快。”

    悟得快,说明根基比想象中更浅薄,否则水满则溢,想悟都很困难,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转身下山。

    第二天,苏乞年参悟三流刀法一门,不入流刀法五门,不入流的钩法、叉法、锏法、指法、棍法、掌法、镋法各一门,第三日辰时,青羊峰顶,他接下青年道士三十六刀,刀法转寰圆润不少,但依然时常被截断刀势,无功而返。

    第三天,一口气,苏乞年足足参悟了一门三流刀法,不入流刀法七门。不入流的槊法、锤法、腿法、拐法、拳法共九门。

    第四天辰时。

    两口长刀无声无息,刀光不显,空气无波,苏乞年与青年道士交手。两人不断变招,但诡异的,数十刀过去,两人刀刃都未曾有过一次碰撞。

    四十九刀!六十四刀!八十刀!

    第八十一刀!

    铛!

    刀刃碰撞,竟如铜钟撞响。苏乞年连退数丈,青铁长刀扬起,他气血鼓荡,终于将其慑服,一刀没入身前的山岩中。

    “去吧。”青年道士转身看悬崖外云海沉浮,又变得沉默寡言。

    收刀归鞘,苏乞年略一沉吟,就朝着青年道士的背影躬身一礼,青年道士似没有察觉,苏乞年也不以为意。起身下山。

    这一天,腊月初八了。

    一直到苏乞年的背影没入浓浓山雾中,青年道士才缓缓转过身,眸子里终于显现出来几分感叹,武学四境之上,还有第五境,超越入神得髓,是为道境,于三流以上的武学而言,道境即真意。领悟真意,前面四境自可水到渠成,而若无真意种子,则需循序渐进。道境难悟,古来皆如此。

    他原本以为,区区三天,只够这个少年将基础刀法臻至第四境,也正因为是基础,平凡中更难明悟道理真谛。却没有想到,等到三天过去,这个少年居然隐隐触及了道境门槛,或者说,已经半只脚迈入其中。

    领悟基础拳脚兵刃的真谛,参悟道境,在青年道士看来,并不比领悟一门失去了真意传承的二流武学来得简单,甚至于平淡之中,更多出几分艰辛。

    “可惜,只接住了八十刀,若是接住第八十一刀,就稳稳步入第五境。”

    青年道士喃喃道,却也知道不可能,一刀之差,就是天壤之别,可能一朝顿悟,可能几天,可能几个月,亦可能几年,甚至一辈子也悟不透。

    甫一下山,苏乞年就遇到了浑身泥土气,似乎在沼泽里滚了三滚的胖子,胖子一脸晦气,看到苏乞年差点痛哭流涕,一下就扑了上来。

    嘴角抽搐,苏乞年一点不客气,身子一侧就让过去,同时一脚揣在胖子肉球一般的屁股上,让他横飞数丈,跌落在青羊宫门前,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走来的清羽,一身道袍凌乱,满是剑口子,似乎被人凌迟了一样,不过这些口子都差之毫厘,偏偏都未曾划破里面雪白的里子,时至而今,苏乞年再看,对于出剑者的修为,就只剩下感叹,果然,青年道士三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胖子再起身,三人相视一眼,皆是放声大笑。

    “走,腊八熬粥去!”胖子大喝。

    “你有米吗?”清羽嗤笑着扫他一眼。

    胖子挠挠头,似乎也想起来,他们一日三顿妖熊肉汤,还都是赊欠的杂役房的。

    青羊泉前,三人眉心剑印绽青芒,元神世界消退,他们又回到了五百年后萧条破败的青羊峰。

    等到三人来到青羊殿前,就看到篝火熊熊,一只瓦罐被架在上面,米香浓郁,还夹杂着花生、薏仁、黑米、莲子的香气。

    是那显定峰的静谷,居然在青羊殿前熬粥。

    “今天腊八,你不待在显定峰,到我们这里来?”胖子诧异道。

    “峰上有什么好待的,每年都是那些人,那些脸,看都看够了,各种规矩大得很,一点不自在,不如到你们这里来过节,怎么样,我可是知道你们多半练武辛苦,没时间捣鼓这耗时的腊八粥,昨天晚上就来熬制了,现在看来刚刚好,还有四坛陈年的花雕,我泡了枸杞,都温好了。”

    “花雕!”

    胖子惊呼一声,就双目放光,这陈年的黄酒泡枸杞,最适合寒冬腊月驱寒暖胃,后劲也足,胖子向来就好这一口。

    不过苏乞年与清羽却是相视一眼,连这性子执拗如赤子的少年都知道他们练武辛苦,看来这些时候,盯着他们青羊峰的人不在少数。

    也不以为意,朝阳升起,四人就围着篝火,喝起了花雕。

    五斤重的坛子,一人一坛,随着修为功力加深,肉身神藏逐渐开启,苏乞年酒量也见涨,这人一放松下来,就总会生出这样那样的杂念,于苏乞年而言,花雕黄酒再好,也不过令他体内的气血灼热几分,然而心中却是愈发沉重。

    因为这世间有一种情绪,不分男女老少,不分长幼,不分春夏秋冬,不分白天黑夜,而此时腊八更盛,它叫牵挂。

    酒气上涌,苏乞年想到了大哥苏乞明,一朝散尽举人功名,发配北海,那是每每冲锋陷阵,抵御北海妖族时都要一马当先的炮灰营。而边疆苦寒,海岸边冻结,吐气成冰,多少士卒被活活冻死,天朝的供给虽然源源不断,却也抵不过数量庞大的诸妖国军马日夜碾压。

    还有天牢中的父母,不见天日的牢狱中,二老已经待了快有三个月了。

    最后两斤酒,苏乞年一口气全部下肚,他浑身燥热,终究深吸几口气,硬生生平复下去,不过他的目光越平静,心火就越炽盛,眉心祖窍跳动,压抑几日的精神力修为,到了此时,终于开始按捺不住,径直勾动气血,想要催动其冲关通窍。

    草草喝下一碗腊八粥,苏乞年就起身走进青羊殿。

    清羽三人放下酒坛,相视一眼,时至而今,他们也大概知晓苏乞年的出身,身为次子,孤身于武当立世,相比于他们三人而言,需要背负的东西太沉重。

    青羊殿中。

    苏乞年盘膝而坐,缓缓放开了对于精神力的约束,顿时,一缕近乎混沌的气血就在精神力的勾动下扶摇而上,循着《迷魂大法》第三重所定的星位,冲向了第一处星窍所在。

    没有半点阻碍,这一缕看似稀薄的气血所蕴藏的力量宏大,势如破竹,属于《迷魂大法》第三重的第一处星窍被悍然贯通。

    乘着这股破竹之势,又一缕气血被引动,两股不纯净的混元气血合一,如一口混沌箭,径直将第二处星窍刺破,洞穿过去。

    须臾间,属于《迷魂大法》第三重,第三处星位所在的四处星窍,就被打开了一半。

    对于这尚未淬炼完成的混元气血,苏乞年也有些心惊,而今才淬炼完成了四成四分,等到天地元始之气将气血完全淬炼,又到底会拥有怎样的伟力,实在难以估量。

    第三处星窍,稍显吃力,没有多久就再次贯通,直到这第三处星位的最后一方星窍,苏乞年引动全身气血,冥冥之中的神庭星海内,一匹火红的天马将虚空撕裂,只是相比于此前,这天马全身都生出一片片金红色的鳞甲,那四蹄也变得愈发健壮,同样衍生出赤金鳞片。

    天马行空,天马尾是一团光,似乎依然处于蜕变中。

    轰!

    苏乞年浑身剧震,他动用了极尽气血,竟然一口气将第三重《迷魂大法》所定的星位,合共四处星窍全部贯通。

    精神力一下提升一重天,冥冥之中的虚空深处,就降下来浓郁的清凉气流,似乎一泓清泉,没入他的祖窍神庭中,被精神力吸收,吞纳,那停滞不前的精神力似乎得到了新生,破开了桎梏,开始暴涨。

    一成!三成!八成!一倍!

    苏乞年目透寸许晶莹的毫芒,精神力增长过快,竟然开始外泄,并隐隐有了一种显化世间的迹象。(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