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六章 年祭大比
    (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

    等到毫芒彻底敛去,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苏乞年只感到眼前一阵清明,目光渗透,精神力汇聚,甚至可以轻易渗透破败的墙壁,看到青羊殿外的种种场景。

    至此,他的精神力足足暴增了近两倍,方圆三十余丈尽收眼底,纤毫毕现,什么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起身,苏乞年念动,身前的地面,就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的长刀,长刀如林,竟隐隐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锋芒之气。

    慑魂术到了这一步,在苏乞年看来,已经距离由虚化实,干涉现世的境地不远了。

    苏乞年估摸着,或许等到他《迷魂大法》再更上一重天,就能够初步展现出来这门精神武功的真正威严。

    一炷香后,青羊殿外。

    嗡!

    有淡淡的刀鸣声自殿内传出,篝火前,清羽三人浑身一滞,既而,静谷与清羽就发现,两人身后的刀与剑,竟然在这一刻同时生出颤鸣声。

    三人霍地起身,相视一眼,皆心神震动。

    ……

    腊八过去,正月也就不远了,普通百姓人家开始年忙,诸如掸尘,佃租结算,各种肉类腌制,再请村里镇里饱读诗书的秀才写上几幅吉祥的春联,在一年的心惊胆颤之后,这腊月年关,是最为安稳平和的。

    这一代汉天子犹重民生,到了年关腊月,各道各州府,县镇之地,驻军轮值的兵马加倍,往日里可能渗透进入人群中的妖族,这腊月里几乎不可能有漏网之鱼。

    身为镇国大宗,武当每一年的年祭也颇为隆重。有祭天真武大典,诸峰各脉也都各自有布置,许多新置办的衣物、棉被、香油、零嘴糖果,源源不断地被运送上山。

    站在青羊峰顶。苏乞年看武当山中人如微蚁,过了腊八,年味儿又重了几分。

    最重要的是,过了腊八,时隔一天。就是年祭大比了。

    三年大比在去年,所以今年只是外院小比,下一轮三年大比,就要等两年后了。

    腊八后的这一天,苏乞年三人都没有练功,而是各自放松,舒缓心绪,胖子拉着静谷去挖他私藏的美酒,清羽则喜欢拉二胡,他出身平民家世。祖上世代都是戏班子里的主胡,二胡的功力传到了他这一代,虽然没有继承老行当,却也没有丢功。

    清羽的二胡声有些苍凉,带着浓浓的市井味道,或许并无太雅致的音韵,他却乐此不疲。

    苏乞年行走在青羊峰中,他观摩抚摸每一块石头,每一口泉眼,每一处清溪。以及一株株经年的古木,寒冬腊月里有的依然常青,有的则枝叶凋零,不过相同的都是那古朴沧桑的岁月气息。

    观万物生衍。草木凋零,苏乞年若有所悟,《道德经》中有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

    这一夜。青羊峰上的冬月尤其明亮,山顶上,苏乞年观明月如盘,一块高大的山石上,他以刀为笔,气血透锋芒,刻下一句话。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沐浴着月光,他躺在峰顶之上,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又辰时,这一天的朝阳比往日里都更早一分。

    橘红阳光爬上脸,苏乞年睁开眼,起身,深吸一口气,打一个哈欠,已经近两个月,他没有这样入睡,哪怕睡得依然不安稳,却也令得他整个人都似乎轻盈了几分。

    下一刻,他目光一定,一切慵懒都被驱逐,气息内敛,变得古井不波。

    ……

    武当外院,合共六处分院,分别坐落于皇崖峰、雷石峰、白云峰、天柱峰、会仙峰、千丈峰下,而每年的外院年祭大比,都设在天柱峰外院,是以天柱峰外院,亦是六处分院中修建占地最广阔的。

    朝阳初升,很多外院弟子就睁开眼,走出各自所在的分院,他们捕捉到空气中散发的凝重味道,虽然只是山中的年祭大比,但对于很多外院弟子而言,也丝毫不亚于一场历练,与诸多同辈年轻强者交手,衡量己身,查漏补缺,每一年,都有不少外院弟子在比武较技中明悟拳理,突破境界,于攻伐中更上一层楼。

    “传闻,皇崖峰的古月河师兄已被金锁峰金光真人收入门下,此番摩云山脉之行,得到了三分降龙掌意。”

    “听说数日前,金光真人令其入峰,亲自为其疗伤,并进行指点,助其增进道基,只等此番外院大比之后,就正式行礼,加入金锁峰一脉。”

    “三分降龙掌意,若是能参透,我听执事说,或许将来能够借此创演出来一门一流掌法也说不定。”

    一些相熟的外院弟子同行于山路上,彼此小声交谈,六处分院合共一千余弟子,当中潜藏着多少高手,实在难以说清,遑论一年未曾交手,当中未必没有人得到奇遇,或者说一朝顿悟,筑基功突飞猛进。

    不过,相比而言,能够被诸多外院弟子挂在嘴上的,还是离不开一小波功力卓绝的人物。

    “雷石峰的灵清仰师兄,白云峰的清庐师兄,会仙峰的月清芸师姐,千丈峰的凌清平师兄,还有天柱峰的涂清峰师兄,听说在两个月前参悟到达了《龟蛇功》第九层,只是因为其悬而未决,到底要拜入哪一峰哪一脉,所以而今尚未离开外院。”

    言及这些外院顶尖人物,很多弟子眼中就显现出来种种艳羡和钦佩之色,于他们这些普通外院弟子而言,《龟蛇功》第七层之上,八层、九层的功力实在难以想象,一匹汗血宝马之力,已然足够他们睥睨江湖武林中九成以上尚未筑基的练武之人,而一匹天马的力量有多强,一些历经数届的外院弟子心中只剩下感叹。

    于他们而言,《龟蛇功》七层圆满,便到了筑基之时,而对于外院当中的一小撮人而言,《龟蛇功》第七层绝不会满足,他们要冲击到达更高的境界,以八层,乃至九层《龟蛇功》筑基,甫一开天辟地,就不是寻常三流人物,哪怕只贯通一条十二正经,也足以击败寻常贯通了三、四条十二正经的三流高手。

    这样深厚的底蕴,会令得他们在日后的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也会有更大的机会冲击到达二流、一流,乃至有望触及那证道顶尖的无上元神境。

    天柱峰,一名参岭,居七十二峰之首,上应三天,当翼轸之次。晨夕见日月之升降,观彩云覆岭,金顶东西长七十丈,南北阔十九丈,四维皆石,脊如玄武脊背。

    天柱峰外院。

    与其说是外院六处分院之一,不如说是一座修建宏伟的古老道宫,占地约有四十余亩,宫外玄黄宫墙形如八卦,分开八处侧门,供四方五峰分院的弟子入内,而不见拥堵与纷争。

    年祭大比共进行整整三天,这第一天上午,则是汇聚诸分院弟子、执事,以及诸峰诸脉可能到来的护法、长老等前辈高人。

    这一天上午,也是杂役房最忙碌的时候,各种接引安排,还有诸多器皿、茶水,食物的调配,乃至是一些疗伤草药、绷带的准备,都是一项冗杂繁复到极点的事务。

    近两千人进入宫中,那原本在很多天柱峰外院弟子看来颇为广阔的演武场,就显得有些局促了。

    演武场被分为七块,其中六块属于六处分院,摆设供给都很简单,第七块则是六处分院的驻守执事和院主,以及诸峰诸脉来人的位置,各种香茶瓜果都早早摆放好,更有杂役道人随行,随时伺候。

    尽管差异很大,但诸多外院弟子却无人多说什么,这就是武力和身份的差异。

    除此之外,演武场中也有划分,立起了一座座掺杂了铁水的黑色石台,一千余外院弟子比武较技,若是一场场进行,就算是一两个月都未必能够比得完,现在就不同,合共三十六座黑铁石台,三十六场比试同时进行,才能够在三天之内结束大比。

    年祭大比正式开始,在用过午膳之后,再过半个时辰。

    临近正午,六处分院的弟子三三两两,近九成以上都已经入宫,八门之一的震雷门,门口两名驻守的杂役道人捶捶肩膀,他们已经接引了近三百余人,这前前后后走过的路,怕都得有数十里地。

    “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两人而后相视一眼,心中皆是感叹,然而更多的则是遗憾,两人已过而立之年,却未曾能够筑基,只能离开外院,进入事务冗杂,山中地位身份最低的杂役房。

    “两位请带路。”

    就在两人走神回忆之际,一道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回过神来,两名杂役道人就看到身前四道身影,除了两人身着外院的灰色道袍,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却是一身暗青长袍,至于另外一个更小一点的,居然是一身青色蚕丝道袍,武当定制,唯有静字辈人物才能加身,否则逾越定制,是要被真武堂问责的。(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