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七章 鹤立鸡群
    (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热血开始!)

    震雷门前。

    看眼前四个人,不站在一起还好,站在一起,就让两名杂役道人觉得古里古怪。

    “四位是……”一名杂役道人迟疑道。

    “显定峰,静谷。”

    这时候,静谷却是没有客气,他辈分摆在这里,若是落后一步,多半要为人诟病,徒惹麻烦。

    “原来是显定峰的师叔,峰上已有来人,师叔随我来便可。”一名杂役道人恭声道。

    这一次静谷却没有应,而是让开了身位,显露出来身边随行的三人身影,开口的杂役道人感到有些讶异,但还是开口询问道:“三位是哪一峰的外院弟子。”

    “青羊峰,清羽。”

    “青羊峰,清夜。”

    苏乞年目光淡然,此前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青羊峰,苏乞年。”

    什么!

    这一下,值守的两名杂役道人就大吃一惊,如果说立冬以来,武当山中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么细数下来,也就只有两件,第一件,就是常年坐关于金顶太和宫中的三疯道人出手,将欲遁出时空长河的摩云妖帝真灵击碎长空。

    至于第二件,两名杂役道人的目光不禁落到眼前的三人身上,这第二件大事,就应在眼前的三人身上,出身寒门的两名外院弟子,以及一名逍遥谷死囚,三个人竟然挖掘出来了断绝的青羊峰一脉传承,成为准掌峰弟子。

    至于这个准字,则是因为三人皆未筑基,而诸脉掌峰弟子,历来都是三流以上的内家高手。

    “四位请随我来。”

    略一迟疑,一名杂役道人就在前面带路。将苏乞年四人引入宫中,至于另一名杂役道人就火速前往宫内,显定峰的那位小师叔还好,但青羊峰的三位。就有些不好安排,按照武当定制,掌峰弟子是与诸外院执事和院主等人等座的,甚至在身份地位上还要更高一筹,唯有诸峰诸脉的长老才能够媲美。不过以这三人眼下的身份,却还名不副实,这就令得接引的杂役道人难以做主,需要问询天柱峰礼祭堂下派的执事。

    半盏茶后。

    正焦头烂额,处理安排种种事务的礼祭堂执事有些愣神,问道:“你说什么?”

    问询的杂役道人声音顿时小了两分,再次道:“青羊峰的三位前来参加年祭大比。”

    这位礼祭堂执事的目光就变得沉凝,有些肃穆,礼祭堂主管武当山上诸多节庆祭祀,以及种种道家定制。天朝礼部文书入山,什么重要人物驾临,都由礼祭堂进行种种安排,这位执事眼界不一般,于礼之一道精研多年,这外院年祭大比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他身为礼祭堂执事,若是一个安排不好,日后在山中多半会难以行走。

    左右思量。这位执事也颇为头疼,再空的身份也是身份,哪怕名不副实,身为礼祭堂执事。一点也不能忽视。

    足足近两炷香,苏乞年四人绕着演武场转了两圈,才在那满脸汗水的杂役道人引领下,在早已被划分为七块的演武场中,截取了一段七八丈宽的夹缝,单独设下了一张桌案。还有三张椅子。

    虽然很想与苏乞年三人待在一处,但静谷也明白,平日里还没有什么,但是到了如年祭这样的时候,礼祭堂的道人们是最不讲理的,他们会轻易将你状告到真武堂,而那一群执法道人,向来是一群没有人情的武夫。

    等到静谷很不情愿地走后,苏乞年三人就坐下来,不过数息后,胖子就似乎极不舒服地扭动身子,如坐针毡,因为四面八方,此时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过来,各种目光,什么表情都有,而其中更多的,则是忍俊不禁和嘲弄。

    似乎被人当成了猴子。

    苏乞年浑然不觉,有杂役道人上茶,却是精心泡制的太和茶,这是武当有名的道茶,甚至每一年都有作为贡品,进贡给当代汉天子,当然,现在奉上的,就不可能是那极少数的精品。

    不过苏乞年细细品茶,一点也没有不自在,甚至喝了两口,又取了果盘中的橘子细细剥开,剔除橘络,送入口中。

    清羽也照做,不过相比于苏乞年的淡然,就有些勉强,不过到了后来,也渐渐适应了,表情动作舒缓下来,定下心神。

    这样的变化,一些普通弟子看不出来,其中少数人就有些诧异,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属于诸外院执事、院主所在的专门搭建的杉木高台上,一些来自诸峰诸脉的执事和护法相视一眼,就露出几分好奇和玩味之色,没有想到,这外院年祭大比,青羊峰的这三位,居然真的敢来。

    “哗众取宠!”

    这是金锁峰的一位执事,冷哼一声,一点不客气,道:“这天柱峰外院的八卦道门踏进来,再想出去就没那么简单,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付出代价。”

    “听说,这逍遥谷的少年,也曾在那摩云山脉血枷山山脚现身,他是什么功力,也敢去夺造化,求机缘,一点都看不清自己,清乾师侄亲自出手,想要护他周全,他竟然利欲熏心,强闯那元神世界,以为天下顶尖传承是那么好得的!”

    来自狮子峰的一位执事应声道,嗤笑道:“这一次就没有能够得逞,被那汉阳郡主得了一掌,而那皇崖峰的古月河师侄略逊几分,悟了三分真意,听古月河师侄道来,此子被龙尸威严慑服,竟然都不敢靠近,生生耗尽时间,一无所获,真是我武当之耻!”

    “嗯?居然还有这样的经历,此子既然出身逍遥谷,那么底子多半也清白不到哪里去,也曾听闻那刑部文书的内容,我武当太极圆融不假,犯此忌讳,却不知会不会养虎为患。”

    这是九渡峰一位护法,他身份地位更高一分,说出这番话,顿时令得高台上不少人深思。

    刚刚到来的静谷眸子喷火,却被显定峰上那位师兄一只手掌按住肩膀,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什么动作也不能施展。

    “九渡峰的师弟此言差矣。”

    这时候,又一名湛蓝道袍的护法开口,高台上不少人侧目,这是来自会仙峰的一位护法道人,年近花甲,在静字辈中是长者,早在二十年前就臻至一流之境,掌门宁通道人曾经评价,若非是潜心道学,不欲与人争锋,当今混元榜上,必有其一席之地,而今很多执事护法都猜测,其是否已经有了证道顶尖的底蕴。

    “请静山师兄赐教。”九渡峰的护法不敢怠慢,正色道。

    “何谈赐教,山中师兄弟间说一些弟子辈的经历罢了,”会仙峰的护法静山道人很温和,道,“至于这逍遥谷的少年,我却是听门下在外游历的弟子说,其深入摩云山脉中,曾经冒死解救了不少失陷的江湖武林中人,虽然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多是江湖散客,但而今茅箭县一带,却很多人都在传诵其恩德,连带我武当,也受到不少赞誉。至于狮子峰的师弟所说或许没错,不过我等也曾少年意气,那时候谁又服过谁,都曾血气方刚,自以为气冲霄汉,气运加身,而今我们老了,眼界阅历年积月累,很多事情自然看不过去,但这也是世间道理生衍的规律,何必拔苗助长,我等所能做的,除了以善念引导,也只有两个字。”

    “请教师兄!”

    静山道人一番话,令高台上不少人动容,一些执事护法郑重开口,目光诚挚。

    “宽容。”

    静山道人微笑道,他目光澄澈,一览无余,似乎可以被人一眼看到心灵深处。

    一时间,高台上静谧无声,很多人都在悉心体悟,对照己身,于诸多执事、护法一层的武当高手而言,此番亦等同于坐而论道,道非在武学功法,而世间种种,皆蕴有武道之理。

    ……

    午时至。

    数以百计的杂役道人走进演武场,午膳是煮得烂熟的妖虎肉汤,每名弟子一大碗。

    看眼前的妖虎肉汤,苏乞年蹙眉,自打开暗窍,开始吸纳天地元始之气,他再看眼前的血肉精气,就觉得诸多杂质,难以下咽。

    更何况,每时每刻,虚空中都有丝丝缕缕的元始之气透过打开的暗窍进入体内,苏乞年根本不担心消耗剧烈,气血消耗再快,也呼吸间就可恢复大半。

    辟谷!

    倏尔,苏乞年若有所思,如他眼下的状态,不正是步入了辟谷之境,以食气维持生机不灭,不沾五谷杂粮。

    “你不吃?”胖子疑惑道。

    苏乞年看他那咽下肚子的口水,有些哭笑不得,将碗推给他,这些日子过去,胖子的食量似乎越来越大了。

    清羽看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时候,他相信苏乞年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

    用过午膳,就有杂役道人开始分发木牌,上面裹了一层黑布,用来定下场次和所在的黑铁石台。(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热血开始!)(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