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八章 青阳初升
    (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热血开始!)

    演武场有些嘈杂,六处分院的弟子都看自己的木牌,查看抽到的场次,未筑基的弟子都在嘀咕,筑基的在外院有一百余人,他们可不希望初次下场,就遭遇到这些人物,新年要到了,谁不想讨个好兆头。

    于此番年祭大比而言,封的红包尤为丰厚,未筑基弟子中的魁首,可以得到一门名为《青云梯》的二流轻功,号称平步青云,直上青天,更拥有真意种子的最后一次传承机会。

    至于筑基弟子,魁首则是足足一瓶三十六枚的中品元气丹。

    中品元气丹,还是足足三十六枚,这是可以增进内功修行的宝丹,就算是寻常一流门派、世家,都不可能有多少,门下寻常弟子,根本不用奢望得到。

    除此之外,未筑基弟子的榜眼和探花,也将分别得到数量不等的养身丹,这是用养身草熬炼制成的大丹,于未筑基的外院弟子而言,淬炼筋骨皮膜上有增益之功。

    至此,一些分院弟子目光就微不可查地自苏乞年三人身上扫过,那《青云梯》可是早有消息流传,乃是当年存放于青羊阁中的,属于青羊峰一脉的传承。

    ……

    苏乞年三人自杂役道人怀中的檀木桶里抽取自己的木牌,这年祭大比最初有五场,未筑基的与已经筑基的外院弟子并不分开,赢得五场中的三场者,便可晋入下一个轮回,如此直到最后,最后一百来人,又是另外的规矩。

    掀开裹着木牌的黑布,苏乞年就看到上面刻着天杀二字,天杀之下。则是五道刻痕。

    天杀台,第五个下场!

    苏乞年扫过演武场中,就锁定了自己将要登上的黑铁石台,三十六座石台。似乎是按照三十六天罡来命名的,整个外院一千余弟子,哪怕是有三十六座天罡石台,这头一场,也要分二十小场才能结束。

    这就有了很多选择。尤其是外院一些杰出弟子出手,多半会牵动很多人的目光。

    胖子有些兴奋,他朝着苏乞年二人甩甩牌子,天闲台,第一!

    清羽看了看手中的牌子,天平台,第三个下场,顿时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

    腊月午后的阳光很暖,晒得人昏昏欲睡,不过此时这天柱峰外院中的空气却十分凝重。再过一炷香,年祭大比就要开始了,很多人目光扫过,都在猜测自己第一场的对手到底是什么人。

    也有一些人很沉稳,波澜不惊,皇崖峰分院,古月河众星拱月般,被很多弟子簇拥着,围坐在中央之地,哪怕一些筑基弟子。也都落后一两个身位,此番摩云山脉之行,虽然未能得到全部一式降龙掌,却也得了三分真意。这就非同小可,很多人都在揣测,经过金光真人数日调教,眼下的古月河,到底达到了哪一步。

    不过这时候,这位金锁峰真人弟子的目光却有些冷漠地自远方那角落之地扫过。

    似乎有所感应。苏乞年挑眉,淡淡扫一眼,就收回来。

    目光更冷几分,身边几名外院弟子有些惊诧,不知道这位师兄此刻到底是怎么了,身上散发出来的压抑气息越来越浓厚。

    一炷香很快燃尽。

    同一时间,六处分院所在,七十一名弟子起身,众人以最快的目光扫过,寻找可能的对手,以及未筑基的,筑基弟子中的杰出人物,潜藏高手。

    还少一个!

    有人诧异,三十六天罡石台,此刻起身的,应该是七十二人才对。

    却没想到,这时候,角落里,胖子将碗里的最后一点汤水舔干净,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咧开嘴,举起牌子朝着众人挥挥手。

    是他!

    很多起身的外院弟子就露出不屑之色,这样一个贪吃的憨货,能有几分本事,很多人都在心中惋惜,青羊峰五百年前也曾盛极一时,怎么五百年后,传承却落在了这样一个惫懒家伙身上,实在是遇人不淑。

    唯一有些兴奋和愉悦的,则是千丈峰外院的一名弟子,因为此刻他手中的木牌上,也同样刻着天闲两个字,只有一道刻痕。

    他的对手,正是胖子清夜。

    似乎也发现了这名弟子,胖子脸上的笑意更盛,脚步也似乎轻盈了几分,他离座朝着天闲石台而去。

    胖子一动,这第一场第一轮的所有弟子都动了,每人都循着木牌上的指引,前往自己所在的天罡石台。

    十息后,六方分院所在,一些尚未轮到的弟子也动了,三十六天罡石台,早在刚刚七十二人起身的数息间,很多人就已经决定了到底要观摩哪一战,这首战第一轮,下场的六院弟子都有些庆幸,因为未曾遭遇到筑基弟子,内家真气场域,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相比于其它三十五座天罡石台,胖子所在的天闲台四周,就只有寥寥十数名弟子,还大多都是来自千丈峰,这些弟子一个个都露出玩味之色,甚至有人感到不耐烦,出声催促,希望快一点结束,要去观摩其它天罡石台的比武。

    “千丈峰外院,陆清木!”

    年约十八九岁的千丈峰弟子开口,面色倨傲,淡淡道:“你也不用告诉我你的名字,因为你很快就要败了,我没有工夫去记一些杂七杂八的名字,若是不想吃苦头,还是趁早认输,听说那苏乞年还有几分本事,倒可以掂量掂量,可惜你不是他。”

    胖子也不回应,只是脸上的笑意更盛,那憨傻气质令得天闲台四周的弟子更加不耐,当即就有一两人转身离去,这一场没有什么好看的。

    “年祭大比,点到即止,不得下杀手,否则送入真武堂,武当戒律处置!”

    天闲台上一角,一名执事开口,三十六天罡石台,就是三十六位执事,隶属于六处分院,分别监管,以防不测。

    这时候,演武场六处分院所在,还有不少弟子未曾离席,这首场第一轮未有想要观摩的一战,他们注意到角落里,苏乞年与清羽不动,只是在那里饮茶,享用瓜果,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胖子的输赢。

    当成了炮灰吗?

    有弟子心中嘀咕,觉得青羊峰这三人是骑虎难下,若是再过两年可能尚有几分胜算,但今日到来,就是自取其辱。

    嗡!

    天闲台上,那陆清木迈步,背后空气扭曲,一匹四蹄如碗的火红烈马就从遥远的时空深处挣脱出来。

    “半月前,我更进一步,臻至《龟蛇功》第七层,我只出一拳,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

    年轻的千丈峰弟子很从容,他朝着胖子一步步走来,气血涌动,灼热气息一波波涌动。

    石台边缘,监管的执事心中点头,这名千丈峰弟子看来龟蛇拳领悟不浅,看似倨傲,但是步履踏动间却在蓄势,借助言语、气血、蜕变中的汗血宝马异象来瓦解对手的战意,这是欲不战而屈人之兵,乃用兵练武的上乘之道。

    胖子不动,依然憨笑,似被震住了一般没有半点反应。

    眸子一冷,陆清木动了,他身形一闪,若烈马腾跃,一步就跨越数丈,到了胖子身前三尺地,一只拳头破空,没有半点阻碍,就落到胖子的肩头。

    这一刻,天闲台四周,尚未离开的十来名弟子就露出嘲弄之色,纷纷摇头,连反应都来不及,被生生吓住了,真是耻辱一般的败了。

    “你没吃饭吗?”

    突兀的,胖子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玩味,天闲台四周,本来都转身欲离开的众人被定住了一般,而后霍地转身。

    他们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陆清木的拳头依然落在胖子的肩头,然而,那么沉重的一拳,居然没有令得胖子退后半步,再看陆清木,脸色开始涨红,而落在胖子身上的拳头,似乎也没有半点收回的意思。

    不对!

    天闲台边缘监管的执事眼中精芒一闪,不是这陆清木不想收回拳头,而是收不回来。

    “盘风坐水!”

    脸色越来越难看,陆清木几乎是一字一顿道。

    “明白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胖子脸上又露出憨笑,既而,在天闲台四周诸弟子震惊的目光下,陆清木如遭雷击,整个人横飞出去七八丈,径直跌落到石台之下。

    “盘风坐水,入神得髓!”

    “太极轮转,因势利导!”

    一个个千丈峰弟子皆心神震动,这来自青羊峰的胖子,居然将龟蛇拳第四式练到了大成圆满之境,动也不动,就逼退了陆清木,要知道,以陆清木初入《龟蛇功》第七层的功力,放眼整个千丈峰外院两百余弟子,也处于中游偏上的位置,即便不入百名之内,也绝对相差不远。

    天闲台的异变,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演武场,因为相较而言,胖子这一场,居然是第一座结束的天罡石台。

    高台上。

    诸分院执事、院主,诸峰诸脉的执事、护法等人居高临下,三十六座天罡石台尽收眼底,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过他们的眼睛。(求订阅,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恳请大家都来订阅纯阳。热血开始!)(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