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章 道炉五鸣
    (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十步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汗,把全家人拖到现在,十步也出门拜年了。)

    演武场上。

    六方外院之地,一些本来还静坐不动的弟子霍地起身,他们双目绽精芒,盯住了远方的天平台。

    高台上。

    “入神得髓,这是基础剑法入神得髓,于平凡中见不凡,再进一步,就超越平凡,迈入道境。”

    有六院执事开口,目光如炬,而更多的,则是感叹。

    “此子剑道天赋极高。”

    静山道人开口,这位会仙峰的护法道人在静字辈中声威隆重,甫一开口,就令不少执事、护法侧目,终于开始正视这青羊峰出手的第二人。

    皇崖峰外院。

    古月河很安静,他面无表情,看眼前的一切,似乎对于此时天平台上的种种变化并不在意。

    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些外院弟子只是淡淡地扫过一眼,略微诧异之后,就不再关注。

    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弟子,而是外院中真正的高手。

    苏乞年身不动,精神力感应四方空气流动,气息变化,就在脑海中呈现出来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偶尔气息泄露,远超寻常《龟蛇功》第七层的功力,这当中,不少人不经意散发出来的真气波动颇为可观,可见开天辟地,孕育出来内家真气不是一两天的工夫。

    ……

    剑鸣声悠长,却也没有能够支撑过十息光景。

    短短数息之间,黄清礼将一身剑法提升至极颠,气血喷薄,处于蜕变中的火红烈马发出无声的长嘶,他气势如虹,却被清羽一剑剑无情截断,诸多积郁的劲力虬结,整整八八六十四剑后,他虎口一麻。长剑脱手而出,整个人如遭雷击,踉跄后退,一口逆血再也忍不住。喷吐出来。

    黄清礼萎靡在地,不过目光却是死死地盯着清羽,他怎么也没想到,昔日手下败将,短短的时日不见。剑道领悟居然突飞猛进到达了这样的地步,不是他精进不够快,而是眼前的清羽超越他太多。

    黄清礼败了!

    天平台下不少皇崖峰弟子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一切真实发生了,有静字辈的执事监管,容不得半点虚假。

    最终,清羽只是平静地扫过黄清礼一眼,没有再说一句话,就缓步走下黑铁石台,时至而今。这样的对手已经不被他看在眼里,昔日种种,皆可烟消云散。

    ……

    冬阳温软,午后的天柱峰耸立于天地之间,自天柱峰外院仰望,金顶出没于山雾云霭之间,瑞气缭绕,紫气氤氲,这是武当最神秘尊贵之地。

    清羽归来,胖子笑嘻嘻。举一杯太和茶遥敬,清羽瞪他一眼,而后朝着苏乞年点点头。

    铛!

    不多时,道炉响。第一场第三轮结束,第四轮开始。

    古月河起身。

    这位皇崖峰被众星拱月的准真人弟子站起来了,一瞬间,四方目光汇聚,很多外院弟子都露出艳羡之色,而更多的则是敬畏。能被金锁峰这一代那位年轻的金光真人看中,就绝对不一般,就而今不少外院弟子所知,这古月河于《龟蛇功》第八层,已经趋于圆满,甚至开始参悟领会第九层的玄奥。

    古月河一动,六方外院,一些原本还平静如水,深藏不露的弟子,就忍不住侧目,想要夺得此番年祭大比的魁首之位,未筑基弟子中,这绝对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就是很多筑基弟子也目光微凛,踏入《龟蛇功》第八层,就已经有了与初入三流开天境的武林高手交手的功力,不用说第八层圆满,一些筑基弟子自衬,即便是筑基已有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从其手中讨到半点好处。

    天魁台上,古月河站定,其它三十五方天罡石台顿时黯然失色。

    天魁台被环绕,里三层,外三层,怕不是足足有四、五百人,而其他三十五座天罡石台加起来,也要略少两分。

    “天柱峰外院的全清炙!”

    作为古月河的对手,一名约莫弱冠之龄的青年,手中握一口青铁长剑,他立在天魁台的另一端,自有一股如山岳峙的气质。

    这是一名筑基弟子,在外院中素来颇有声名,虽不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却也不容小觑,其剑道修为不俗,传闻一门三流之境的《武当剑法》已然心领神会,单论剑道,在整个外院弟子中,被好事者排在了前二十位。

    “出剑。”

    即便是面对这样的对手,古月河也一点不在意,他腰间羊脂玉牌轻漾,左手白玉龙龟在指间摩挲,却比此前那一只更大一圈,才只生出了一层淡淡的包浆。

    全清炙并不开口,但眼中也显露出来几分愠怒之色,这是在轻视他,大比对决居然还空出一只手盘玩美玉,是觉得两人之间差距过大,不足以令他重视,严正以待吗?

    握住剑柄的指掌用力,剑尖斜指天魁台,全清炙,一个看上去并不是多俊秀的年轻人,但甫一握剑,气质就变得凌厉且雄浑,剑身之上逐渐浮盈起一层纯白光芒,那是属于内家真气的无瑕光辉。

    空气变得凝滞,以全清炙为中心,方圆三丈之地,一些细碎的尘土和落叶轻颤,最后竟离地寸许,上下沉浮。

    真气场域!

    天魁台边,很多尚未筑基的弟子露出艳羡之色,筑基是一道天堑,一旦迈过去就真正迈入武林高手之林,踏不过去,运气好一切如常,运气不好被心猿意马奴役心灵,走火入魔,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嗡!

    全清炙手中长剑轻鸣,就这一手,就令得不少外院弟子赞叹不止,这份对于力道的掌控,震颤长剑,生出震慑剑音,整个外院,怕是九成以上的弟子都做不到。

    “出剑。”古月河再次道,他薄唇轻启,显现出来几分不耐。

    眉毛立起,一瞬间,全清炙出剑了,这一剑出,便如朝阳初升,剑尖吞吐近两寸纯白剑芒,这一剑,似乎天边的鱼肚白,划破了黑暗,朝阳初升,剑光普世,伴着氤氲紫气,冉冉升起。

    “朝阳初升!春阳普世!紫气东来!”

    四方不少弟子惊呼,武当剑法三式连环,一剑气势恢宏更盛一剑,三剑连环,那种气象令得高台上一些刻板的执事、护法也微微颔首,此子一门《武当剑法》,怕不是心领神会那么简单,而是初步入神得髓,日后若是机缘所至,未必不能更进一步,参悟出来道境,奠定真正的剑道根基。

    在全清炙出剑的下一刻,古月河也出手了,他很肆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随意,左手盘玩白玉龙龟不动,一只右手捏拳印,就洞穿了出去。

    轰隆隆!

    拳出生雷音,空气扭曲,一口五色熔炉流淌五色光华,如梦如幻,仿佛不真实存在于这个世间,一股雄浑如长江大河一般的灼热气血就从掀开的炉盖中涌动而出,垂落如瀑布,将全清炙与剑光淹没。

    铛!

    五色熔炉镇落,放大有一丈多高,随着其镇落,氤氲如霞的气血中,有金铁交鸣声,但很快就消弭不见。

    瞬息之后,属于全清炙的身影就从中横飞出去,长剑脱手,掉落在天魁台下。

    收拳,古月河看也不看,转身走下石台。

    直到这一刻,很多外院弟子才反应过来,有人声音都变得结巴,难以置信道:“刚刚那是拳法。”

    高台上。

    “没想到,这龟蛇拳第八式都被他凝练出来了,五色熔炉,镇压诸敌,这是太极轮转,五行轮回的拳境。”

    “如此,其《龟蛇功》第八层,是真正圆满了,就看能否有天资悟性,参透第九层的奥秘。”

    有护法向皇崖峰外院院主、诸执事道贺,金锁峰到来的几位执事和护法也是颇为满意,能够被峰主金光真人看中,收入门下,他们自然明白,这才只是冰山一隅。

    古月河行走,身后不少皇崖峰弟子追随,却没有并肩而行或逾越,即便是一些筑基弟子也不例外,他纯白长袍点尘不沾,经此一战,身上更透发出来几分雍容,令得六方外院一些女弟子眼中异彩连连。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自角落里扫过,似乎有所感应,就看到那个少年微微侧目,瞥他一眼,就收回目光。

    瞳孔收缩,然而很快又再次舒缓,片刻后,古月河落座,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

    铛!

    半盏茶后,道炉被敲响,第一场第四轮结束。

    角落里,苏乞年放下手中的茶盏,将最后一瓣橘子塞进嘴里,细细咀嚼,而后咽下,再缓缓站起身。

    “苏乞儿!”

    这是雷石峰外院,一些弟子咬牙切齿,他们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一干人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被生生掷入冰冷的湖水中。

    时至而今,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整个雷石峰外院的笑话,一干《龟蛇功》第七层的弟子,联手都未能拿下一个有着乞儿之名,踏入修行路才一年多的少年人。(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十步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汗,把全家人拖到现在,十步也出门拜年了。)(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