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二章 十五轮不败
    (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大家新年好。)

    年祭大比第一场结束,大比短暂中止,数以百计的杂役道人端上来一碗碗煮得热腾腾,香气四溢的妖熊肉汤,还有各种瓜果。

    除此之外,也有带来绷带、草药等疗伤之物,少许弟子意外受伤,需要及时敷药,才能够勉强不影响接下来的出场。

    之后,一盏盏长明灯火被点亮,整个演武场上亮若白昼。

    一碗碗妖熊肉汤下肚,浑身暖融融的,驱散了这腊月夜间的寒气,不少弟子目光灼灼,身上战意愈盛。

    第二场。

    整个年祭大比最初共分为五场,每一场有二十个轮回。

    到了第二场,相比于第一场,就更多了几分激烈、热血与战意,因为外院隐藏的年轻高手和杰出人物不可能每一场都不交手。

    这第二场,最出人预料的,是一名筑基弟子道清空,年仅二十一岁,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一身内家真气,修为之高,居然已经贯通了五条十二正经,且第六条十二正经也到达了将要贯通的边缘。

    一门三流的《武当绵掌》在其手中,近乎入神得髓,掌法虚怀若谷,什么拳劲、掌力、剑芒,都被化尽,根本不能够造成半点伤害。

    胖子的运气不错,这第二场的对手甚至还不如上一场,只是《龟蛇功》第六层的功力,出了几拳,连胖子的身形都没能撼动,唯有颓然认输。

    天牢台第九轮,清羽出手,他的对手赫然是一名筑基弟子,不过显然初入三流开天境没有多久,内家真气不稳固,真气光芒有些驳杂,剑尖外放剑芒仅有半寸来长。

    《武当剑法》恢宏正大。不过清羽出手太快了,剑指如光,截断剑招,令对手几欲吐血。最后被一指击落手中长剑,憾然下台。

    苏乞年依然干净利落,一名筑基弟子,甚至已经贯通了一条十二正经,然而就在出手的刹那。被他生生打断,一只手按落在肩头,直接震散了其一身内家真气,扫落台下。

    嘶!

    很多外院弟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手段简直摧枯拉朽,于平静中见霸道,根本不容有半点反抗之力。

    他们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居然连内家真气都能够震散,这更令的诸分院一些杰出弟子侧目。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愈发察觉到青羊峰三人的不凡,可惜目前还没有遭遇到足够分量的对手,没有能够逼迫出来其真正的底蕴。

    第二场结束,已经是月上中天,这一天的年祭大比也就此止息,诸外院弟子并未返回,而是就地打坐调息,或是静修。

    高台上,诸外院执事、院主。诸峰诸脉到来的静字辈人物,也都没有离开,他们修为深湛,打坐境界非是寻常弟子可比。哪怕不睡觉,几天几夜也不会觉得疲累,积蓄十分深厚。

    夜深人静,一些执事、护法俯瞰四方,不禁有些感叹,又感到深深的无奈。

    这一天的年祭大比。他们看到不少潜藏的武学影子,只可惜,有很大一部分,多半不属于他们武当山。

    “天子,天子,真的要做那乾坤在握的天道之子吗?”

    有护法道人喃喃道,高台上没有回应,不管是听到了也好,没有听到也好,都一动不动,似乎都陷入了最深层次的静修中。

    朝阳初升。

    演武场上诸外院弟子都从静修中苏醒,很多受伤的弟子也重新变得精神奕奕,练武之人,尤其是随着筑基功的修为慢慢加深,人体神藏逐渐挖掘,寻常伤势,哪怕就是置之不理,十天半个月也就痊愈了。

    年祭大比第二天。

    第三场又是风平浪静,而第四场就绽放出不小的火花。

    雷石峰外院的魏清湖,这位十二正经已经贯通了五条的年轻强者,遭遇到了千丈峰的凌清平。

    千丈峰凌清平,年仅十九岁,传闻其《龟蛇功》于两个月前臻至第九层,只是因为悬而未决,到底要拜入哪一峰哪一脉,才暂时没有离开外院。

    魏清湖施展的是一门三流的《武当长拳》,这门拳法中正平和,招式开阖堂皇正大,道法自然,拳法中更透发出来一股醇和沛然的阳刚之气,暗合武当纯阳无极之理。

    且对于这门《武当长拳》,魏清湖的领悟也颇为精深,堪堪步入了入神得髓之境,他身动拳芒现,拳锋吞吐近三寸纯白拳芒,空气被震破,生出蛛网般的真空裂痕。

    然而,任凭魏清湖出拳,凌清平也岿然不动,他捏拳印,五色熔炉被一拳打出,拳境镇压,碾压空气。

    铛!

    魏清湖拳法刚阳,当空硬撼五色熔炉,拳芒与五色熔炉碰撞,空气扭曲,撕裂开一条条数尺长的真空缝隙。

    呼!

    凌清平又出手了,如此恢宏霸道的龟蛇拳第八式,他似乎一点消耗也没有,下一刻接连打出三拳,又是三口五色熔炉浮现虚空。

    四口五色熔炉,分镇四象之地,强如魏清湖,也不禁勃然色变。

    他竭力挥拳,《武当长拳》的体悟在手中衍化到极致,他顶住四口五色熔炉,举步维艰,到后来,每一拳打出,都浑身一颤,汗如雨下。

    这分明就是内家真气剧烈消耗,即将告罄的迹象。

    很多外院弟子都咋舌,比魏清湖的内家真气还要雄浑绵长、凝练的气血,简直超出了想象,如此一来,难以想象,等到其真正筑基,开天辟地,孕育出来的内家真气又会强盛到何种境地。

    六方外院,诸多杰出弟子目光沉凝,很关注这一战,凌清平的龟蛇拳令他们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高台上。

    “龟蛇拳第八式五色熔炉,这样的年纪能够练成,着实难能可贵。”

    “气血绵长,要催动这一式绝对不容易,消耗太大,远不是一匹汗血宝马的气血所能够支撑的,就是天马也不能够长久。”

    “是了,《龟蛇功》第九层,这是参悟到了第九层的玄奥,才能够破开大境界的桎梏,洞开暗窍,吸纳虚空深处冥冥不可测度的天地元始之气入体,补充所需,增益修行。”

    有护法道人开口,不吝赞叹,《龟蛇功》第九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道理明白是明白,但想要定位暗窍,就需要依靠自己的体悟,不可能假借人手,人体暗窍多精奇,哪怕是前人将所定暗窍的位置告知,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成功定窍,多半都有偏差,而一旦偏差,贯通暗窍的气血走偏,就是走火入魔,乃至是爆体而亡的下场。

    是以,这《龟蛇功》第九层,没有一点捷径可走,比第八层的功夫更来不得半点虚假。

    哐!

    到后来,凌清平双手怀抱,拳印缔结,四口五色熔炉轰隆一声合一,化作三丈来高,五色神华流淌,光芒璀璨,仿佛神话传说中的兵器复苏,镇落下来。

    噗!

    勉强再打出一拳,魏清湖一身内家真气告罄,气血被五色熔炉一下震散,他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就横飞出去,跌落到石台下。

    索性,凌清平留手,五色熔炉一触即收,并未将对手重伤。

    四方皆静,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开口,天罡石台上,那监管的执事道人也心有余悸,哪怕是他,面对那合一的四口五色熔炉,也有很大的忌惮,自衬若是出手,也未必能够卸去所有的力道。

    ……

    第五场。

    最初的五场年祭大比,到了这第五场,已经是第三天的辰时。

    空气沉凝,越到后来,诸外院弟子的脸色愈沉重,而体内的热血也翻涌越剧烈,一些潜藏一年,有所奇遇,或者有所领悟,功力突飞猛进的弟子,都慢慢显露出来虚实,展现出来远超过往的攻伐力,击败对手,一路横推过前四场。

    而此前第三场,胖子运气不佳,遭遇到一名贯通了两条十二正经的筑基弟子,他气血勃发,一匹处于蜕变中的天马降临,属于《龟蛇功》第八层的气血之力震动人心,同时,他也摒弃了龟蛇拳,只是半式掌法,未曾施展完全,却比惊雷之声还要恢宏,掌力一吐,就震散了对手的内家真气。

    高台上,一些执事、护法有所猜测,但还不能够完全断定。

    而第三场,乃至后来的第四场、第五场,清羽与苏乞年都风平浪静,甚至到了第五场,苏乞年的对手,赫然只是一名刚刚第五层《龟蛇功》圆满的年轻弟子,只比他大一岁多,对方甫一看到他就苦笑,都未曾动手,就直接认输。

    并非是没有一战的勇气,而是弹指间就败了,彼此之间差距过大,根本不可能有半点收获。

    年祭大比最初的五场结束,已临近正午时分,这时候,一些外院弟子就露出颓唐之色,摇头苦笑,合共五场大比,唯有胜过三场以上的,才拥有晋升的资格,如此一来,怕要有七成以上的外院弟子被淘汰。

    此刻,很多人注意到青羊峰的苏乞年三人,不知不觉中,这角落里的三个人,居然一路横推过最初的五场大比,十五轮无一败绩。(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大家新年好。)(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