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六章 大风口,皇崖狗
    (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高-潮开始了!)

    一元台气氛沉凝,诸弟子气血蠢蠢欲动,气机交织,开始将一百来丈方圆的空气扭曲。

    六十人,在苏乞年看来,连同他们三人在内,怕有十四人尚未筑基,一个个气机绽放,不再隐藏,都远远超过了《龟蛇功》第七层的功力。

    这与了解的还少了近十人,想来已经提前被诸峰诸脉看中,拜入门下,离开了外院。

    而除了他们十四人之外,此刻站在这一元台上,尽皆都是筑基弟子。

    四十六名筑基弟子,也就是四十六名三流开天境的武林高手,任何一名三流开天境的人物,都足以成为一县之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娶妻生子,百年之后就是一方三流武林世家。

    年祭大比到了现在,筛选出来的,几乎不可能有弱者,即便还有一些缺漏之处,但在苏乞年看来,圣贤都不可能完美无缺,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近乎完备。

    此刻,这一元台上可不分什么筑基不筑基,能够支撑到最后的,就是整个年祭大比的魁首。

    在一些观摩的外院弟子看来,这或许缺少了公平与公正,而这些时日以来,苏乞年经历颇多,摩云山脉一行,他明心见性,洞悉世情,于这些细节不再关注,真正的强者,不可能按照既定的规则行走,修行路上多歧路,武道求索,只有披荆斩棘。

    清羽和胖子也隐隐与他拉开几丈的距离,他们目光郑重,气机升腾,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两人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古月河!

    苏乞年的目光落到这皇崖峰新晋的准元神弟子身上,此人一身纯白长袍,目光平和,看上去波澜不惊。随着他的目光注视,此人也有所察觉,目光落下,抚摸手中的白玉龙龟更加柔和。他目光渐渐变得冷漠,看向苏乞年,毫不掩饰心中的俯瞰之意。

    “知道吗,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倏尔。古月河开口,他语气平和,气质缥缈,丰神如玉,站在那里,风姿之盛,一元台上没有几个人可比。

    有监管的执事蹙眉,没有开口,也没有插手,如非必要。这年祭大比的规则,他们不能够干涉。

    一元台上,一些杰出弟子也目光微动,顺着古月河的目光,就落到苏乞年三人身上。

    “知道一门顶尖传承接续,于我武当有怎样的意义,若是交给资质天赋都首屈一指的弟子传承,不出十年,就可能为我武当增添几名一流人物,乃至有人可以借此证道元神。晋升顶尖也不是没有可能。”古月河再开口,他语气冰冷,扫过苏乞年三人,斥道。“可你们三人不识大体,占为己有,可知我十堰州境内,每一天有多少人死于妖兽和妖族手中,这些死去的族人,又有几个十年可以等待!若是少年意气有用。还要力量做什么,若是宁死不屈有用,还要牺牲做什么!还有你,苏乞年,你出身逍遥谷,你苏家是怎么获罪的世人皆知,刑部文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四个字,勾结魔道!魔道不仁,不顾民生疾苦,颠倒红尘,自命天魔,你苏乞年能够入我武当逍遥谷,已经是得天之幸,还妄想染指我武当一脉之传承,古月河站在这里,就不怕别人质疑,我很怀疑,他日你若有成,我武当是否养虎为患!”

    四方皆静!

    古月河字音铿锵,他周身气机升腾,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凛然之势,就是一元台上一些六院筑基弟子,也心生摇曳,暗中感叹,此人能被金锁峰一代顶尖元神强者,金光真人看中,收为入室弟子,绝非是侥幸。

    “好!”

    下一刻,一元台四方,不少六院弟子大喝,目光湛亮,本来还觉得皇崖峰的古月河气质如仙,难以接近,现在就感到无比亲近,此等热血,该当是武当弟子,名副其实!

    “说得好!”

    这是高台上,来自金锁峰与狮子峰的执事沉喝,不吝赞叹。

    还有不少执事也颔首,虽然未曾表露,却也深以为然,青羊峰当年鼎盛岁月,一门四元神,震动天下,或许一般的外门弟子不清楚,他们这些静字辈人物却是了然于胸,尤其是五百年前,华山元神论剑,当年青羊峰主,一代极元真人一人一剑,压得天下诸元神俯首,何等风采绝世,自那一日后,一口青阳剑,臻至兵器谱第六十三名,名震天下,而那一代的极元真人,更被四海诸妖国列为禁忌人物。

    一元台上。

    听古月河字字诛心,言辞激烈,苏乞年就明白,此人看似胸怀广阔,心忧天下,实则心胸狭小,容不得半点违逆,否则必定心生罅隙,伺机报复,这就是圣贤所说的小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清羽与胖子怒目,周身气机翻腾,就要出手,却被苏乞年伸手止住。

    他目光平静,坦坦荡荡,扫过四方,将一元台上,乃至是一元台下每一名外院弟子的样貌都看在眼里。

    这是怎样的一种目光,堂皇正大,可见光明,每一个与之对视的外院弟子,都仿佛可以看到一片光明净土,没有污秽,没有邪祟,目光可以照见每一寸角落。

    须臾间,一些此前出声的外院弟子就心生不安,面对这样坦荡的目光,他们自惭形秽,忽然心中就生出一个念头,莫非有什么误会,或许,苏家是蒙受了不白之冤。

    嗯?

    然而这一刻,一元台上一些监管的执事就相视一眼,有所猜测,心中骇然。

    高台上。

    “此子未入二流,龙虎未成,好强的精神念头!”九渡峰的护法惊叹道。

    静山道人颔首,道:“这就是《休命刀》吗,坦荡堂皇,名不虚传。”

    《休命刀》!

    静山道人话音一落,很多执事与护法就凝住了目光,仔细感应,确实捕捉到若有若无的锋锐之气,这就不得不令他们有些心惊,此子未入二流之境,怎么精神入微,对于力量的把握达到了如此境地,几乎没有一丝力量外泄。

    古月河目光微沉,他也察觉到了一些变化,苏乞年不动声色,居然就引动了人心变化,这一开始,他虽然看上去更占上风,事实上却是半斤八两,相差无几。

    如那雷石峰的魏清湖,灵清仰,严清御,白云峰的清庐,洛清江,会仙峰的月清芸,赵清箭, 千丈峰的凌清平,天柱峰的涂清峰,道清空,他们本来淡看眼前的一切,不见半点情绪变化,直到苏乞年目光扫过,才终于显露出来几分凝重之色。

    “看来,你还是没有认清自己,”古月河再次露出沉痛之色,“苏乞儿的名号,你认为是怎么传出来的,当初你懦弱消沉,自甘堕落,早已放弃求生意志,哪知机缘造化,得到青羊峰一脉断绝的传承,立即就回到逍遥谷中,打伤数名缓刑死囚,此后更是贪念膨胀,闯入摩云山脉,血枷山下,你一言不合,就打伤了华山朝阳峰的林明师弟,元神十八门开启,清乾师兄出声相护,你更置之不理,擅闯元神世界,那五指峰下,我也出言相劝,师弟你一意孤行,终于竹篮打水一场空,苏师弟,你还不醒悟吗!还有清羽、清夜两位师弟,古月河等到现在,这么多话绝对不中听,但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却能治病!若是你们还不醒悟,做师兄的只能出手,亲自打醒你们!”

    此言一出,一元台四方,诸外院弟子又变得迟疑,就是很多静字辈的执事、护法也相视一眼,看向苏乞年三人的目光愈发不满。

    苏乞年笑了。

    很多人露出诧异之色。

    一元台上,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果然小人如鬼祟,最善搬弄是非,看来静笃执事没有说错,大风口,前路都是狗。”

    什么!

    很多外院弟子愣住了。

    古月河目光瞬间变得冰冷,斥道:“苏师弟,你这是在出言不逊!还懂不懂一点长幼尊卑!”

    “很可惜。”苏乞年的声音愈发平静,眸子倏尔一厉,“狗一样的东西,也来玩弄心机诡诈,你也不用再多说什么,无非是觉得神器传承有德者居之,有能者居之,我等三人无德无能,合该交由尔等居之,君子不与小人费口舌,你觉得掌门宁通师叔祖处置不当,一刀,我给你机会,接得住我一刀,青羊峰传承拱手相让,接不住这一刀,日后我等三人所过之处,三里之外,俯首退避。”

    嘶!

    短暂的沉静之后,演武场上,诸多外院弟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些弟子洞悉虚实,隐隐明白那位皇崖峰古师兄的心思,却没有想到,这苏乞年一点不客气,没有半点婉转,只是这一刀,就未免太过狂妄,觉得皇崖峰外院天赋资质最出众的弟子,是纸糊的吗?这是在质疑一代元神真人的眼光。(求月票,求正版订阅支持,高-潮开始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