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七章 给你所有的机会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气氛酝酿足够,不过写得比平时费劲,足足四小时才搞定,谢雨盟和刀盟,等过了年择时爆发。)

    冬阳渐落。

    天柱峰外院,演武场上却温暖如春,诸外院弟子汇聚,练武之人气血磅礴,呼吸吐气,都散发出来灼热气流。

    高台上。

    “此子戾气太重!于我道家冲虚的道理不合。”

    金锁峰几位执事相视一眼,皆是摇头,露出不满之色,敢立下一刀之约,这就不仅仅是轻视古月河一人,更是在轻视一代元神真人,金光真人看中的,连你一刀都接不下?未免太过狂妄。

    “就怕华而不实,仰仗青羊峰传承,一门《休命刀》,让他迷失了自己,看不清身前身后,满身浮躁不自省。”

    这是狮子峰的一位护法,也蹙眉叹息:“可叹清乾师侄,心存我武当乾坤……”

    “诸位不若看一看,能得承《休命刀》,并有所成就的,历来都不是邪祟之辈。”来自九渡峰的护法忽然开口,沉吟道,“是非曲直,且看这一刀,便可知分晓。”

    不远处,静山道人面露微笑,捋须不语。

    一元台上。

    古月河的目光寒冷如冰,他周身散发出来森然之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苏乞年胆子大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过他方寸不乱,哪怕心火翻涌,脸色也波澜不惊,冷冷道:“接你一刀又何妨,不说一刀,就是十刀百刀亦可,只要能让苏师弟你醒悟,古月河自当奉陪,只是身为师兄,还是要奉劝师弟一句,过分仰仗传承。来日若是被打回原形,师兄怕你又要自甘堕落,一蹶不振,需知唯有己身强盛。才镇得住本心,降得住外力……”

    “有屁就放。”

    这是胖子忍不住了,斥道:“你他娘的拐弯抹角,有屁快放!”

    话音落,四方呼吸可闻。诸外院弟子错愕,呼吸都停止,这青羊峰的三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刺头,一点读书人的气度都没有,甫一开口,倒像是市井里的泼皮无赖。

    “看什么看!”

    显然是察觉到四周众人异样的目光,胖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辩解道:“他娘的不能好好说话,胖爷是来参加大比的。不是元宵节来猜灯谜的。”

    一些弟子闻言嘴角微微抽搐,再看一元台上,古月河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心火冲顶门,一双眸子都隐隐充血,身为十堰州境内一方富甲古家的嫡子,生来锦衣玉食,前呼后拥,从来指点民生善恶,哪怕是拜入武当门下数年。每年家族诸多节礼供奉,身在皇崖峰外院也是众星拱月,即便是有筑基弟子不忿,也从来只会选择避而不见。哪有人直撄其锋,遑论如此斥责,他何曾遭遇过这样的羞辱。

    至此,雷石峰的魏清湖忽然感到心火平息了几分,相比古月河而言,当初他雷石峰外院一干弟子。却是要幸运不少。

    高台上。

    有执事看向白云峰外院院主,身为一院之主,此时这位静字辈的高手也不禁眼角跳动,因为胖子在未入青羊峰前,正是他白云峰外院弟子。

    一元台上,古月河深吸气,他长声吐气,体内若雷鸣,一道纯白的吐息似匹练,一直激射出数丈远才消散,这就令得台上的赵清箭等人凝神,这么悠长的内息,其肺腑之强,《龟蛇功》第八层的功夫,多半是真的圆满了。

    一连深吸数口气,古月河才勉强平复下心绪,他是彻底明白,这眼前的青羊峰三人,根本不可能正常交谈,唯有以力量镇压,才能震慑其神,降服其心,种下不可磨灭的精神种子。

    再次深吸一口气,古月河道:“既然交手,自然不能动用传承,外院弟子,当以筑基功切磋……”

    锵!

    古月河话音刚落,苏乞年长刀出鞘,噗的一声入台三寸,刀身颤抖,犹自嗡鸣不止。

    伸出一根手指头,朝着古月河勾动两下,偏偏苏乞年的目光平静如水,声音亦淡然,道:“一刀换一拳,给你所有的机会。”

    “苏乞年!”

    这一刻,古月河终于忍受不住,斥道:“身为师兄,我好心规劝,你却不识好歹,仰仗传承算什么!今日以《龟蛇功》交手,师兄是为了让你明白,撇开青羊峰传承,你苏乞年什么都不是,你还是当初那个逍遥谷的苏乞儿!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不要自甘堕落!这都是为了让你真正清醒!”

    闻言,苏乞年收起手指头,他长身而立,目光也变得冷漠,这时候,同样身在一元台上的凌清平等人,忽然感到一阵心悸,这就令他们有些惊疑不定。

    “你现在就出手,我还当你有几分骨气,”苏乞年开口了,语气冰冷,“但你当了市井红楼的窑姐儿,还要我给你立牌坊,本来读书人不该言重,圣贤说与人为善,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狗一样的东西,谁给你的胆子,当初命人于山脚截道,要召见于我,古家势大,你出身不凡,这是你的命,你没有说错,我苏乞年而今不过一缓刑死囚,但你恐怕也没有听过市井老巷里流传多年的一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竖子!”

    高台上,一名金锁峰执事出声斥道,真气勃发,不加掩饰,传遍了整座演武场。

    “是非黑白,善恶公道自在人心。”苏乞年看向高台上,淡淡道,“这位执事师叔,若有指点,还等年祭大比之后,不要坏了规矩。”

    这一刻,就是很多执事和护法都有些愣神,暗叹一声,此子性子刚烈,而刚过易折,未免太过胆大包天。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清字辈该有的语气,遑论你一个缓刑死囚,不入我武当门墙,师叔两个字,是你有资格喊的,古师侄没有说错,你已经被传承迷失了本心,连一点长幼尊卑都不知道,出口污言秽语,搅乱我武当清静!”

    来自金锁峰的执事道人斥道:“古师侄,你现在就出手,将此子拿下,我要上禀天柱峰,请求掌门收回成命,另择良人!”

    “是!师叔!”

    一元台上,古月河暴喝,他一步迈出,咚的一声,脚落如鼓震,一股雄浑的气血就喷薄而出,化作一道气血狼烟,猛地冲起数丈高。

    他是心火如焚,被苏乞年真正激怒了,甚至眸子迸寒光,心中有抑制不住的杀机衍生。

    “苏乞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诬陷师兄,今日就将你镇压于此,你不听劝告,一意孤行,身为师兄,现在就来打醒你!我武当《龟蛇功》第八层,有一式拳法,名为五色熔炉!太极轮转,五行轮回,今日就用此炉将你镇压,让你真正知道,什么才是天高地厚!”

    轰!

    刹那间,古月河出手了,他压抑许久,甫一出手就动若雷霆。

    长江大河一般澎湃的气血汹涌而出,皮筋骨髓齐鸣,在其背后,方圆数丈的空气剧烈扭曲,而后,一匹通体火红、凝若实质的天马就跨越遥远的时空降临下来。

    明黄眸子如两轮太阳,迸射出夺目的气血光芒,天马踏步,为天界众神拉辇的坐骑,其神骏,远非是凡间汗血宝马可比,气力之强,更是几匹汗血宝马合力,也远远不及。

    “天马成形!《龟蛇功》八层圆满!”

    一元台四方,很多六院弟子惊呼,难掩眼中的艳羡与感叹,《龟蛇功》第七层圆满之后,再想晋升超脱,更是难上加难,否则整个外院一千余弟子,也不会只有寥寥十余人才有所成就,都是诸峰诸脉竭力争夺的对象。

    相比而言,哪怕如魏清湖等已经贯通了数条十二正经的筑基弟子,也远远不及,不被看重。

    嗡!

    天马降世,古月河双手环抱虚空,一口五色熔炉转动,五色神华流淌,就出现在苏乞年头顶上空。

    能有一丈来高的五色熔炉,通体晶莹如宝玉,三足两耳,于虚空中沉浮,属于龟蛇拳的拳境弥漫整座一元台,哪怕是一些监管的执事,也感到有些压抑,这龟蛇拳第八式的拳境,着实太过恢宏,就是寻常三流武学,也根本比不上。

    呼!

    下一刻,炉盖掀开,瀑布一般的雄浑气血如烈火般垂落下来,而后炉身倒转,炉口朝下,朝着苏乞年镇落。

    立身于一元台上,苏乞年负手而立,他眸子平静,波澜不惊,任由拳境加身,五色熔炉落下,轰隆一声将他笼罩封镇。

    古月河看苏乞年的眸子,两人视线相交,都未离开过对方身上,看苏乞年动也不动,眼睁睁地被自己五色熔炉镇压,古月河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再看清羽与胖子两人,虽然目光凝重,却全无半点忧色。

    被镇压了?

    一元台四方,不少六院弟子愣神,仅在瞬息之后,忽然有人蹙眉,看脚下,有碎石隐隐跳动。

    地震?

    嗡!

    这一刻,有颤鸣声响起,以一元台为中心,方圆两三百丈的地面,都开始隐隐震动起来。

    “不对!”

    一元台上,有监管执事目光如炬,猛地一跺脚,内家真气灌注,落到黑铁石台上。(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气氛酝酿足够,不过写得比平时费劲,足足四小时才搞定,谢雨盟和刀盟,等过了年择时爆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