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九章 打到无人敢质疑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这一章较满意,十步胸中这口气吐了大半,还差一点才能平。)

    这是一幅惊人的画卷。

    于外院一干尚未筑基的弟子,乃至就是诸多筑基弟子而言,练武至多不过十年的阅历和眼界,能有几时观摩到这样的场景。

    一口五色熔炉悬于一元台上空,混沌龙纹交织,炉身古朴,金属光冰冷,若非是亲眼看到苏乞年出手,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属于龟蛇拳第八式的拳境。

    不是幻象,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是练武之人精气神外放的体现。

    高台上,诸多执事道人咋舌,未免也太过真实了,唯有护法一级的武当道人们才看出来,这是力量凝练到了极点,才能将这一拳的气血精神缔结,浓缩至如此境地。

    也有护法蹙眉,很难想象,一个尚未筑基的少年,未曾涉足精神领域,这样一拳,就算是涉足精神层次多年的二流人物,也未必能够将同等的力量驾驭,展现出来更强的拳境。

    一元台上。

    只见苏乞年拳头当空一震,五色熔炉转动,天地元始之气交织成混沌龙纹,自虚空镇落,什么掌力真意都瓦解,所过之处,粉碎的空气愈合,龙吼声止息,浩大刚阳的拳力碾压,深渊苏醒的残龙悲鸣,连带着古月河终于第一次显露出来惊骇之色,他不能再自欺欺人,这种拳境拳力,令他心灵都颤栗。

    噗!

    真意被瓦解,掌力崩碎,古月河接连咳血,大步后退。然而五色熔炉落下,堪堪落到了他的头顶之上。

    嘭!

    他双手擎天,抵住炉身。脸上青筋凸起,然而苏乞年的拳力何等恢宏。他双腿颤抖,汗如雨下。

    “你败了。”苏乞年淡淡道。

    你败了!

    苏乞年说得轻描淡写,但落到古月河耳中就如同惊雷,他披头散发,哪里还有此前丰神如玉,运筹帷幄的卓然气质。

    “不!我没有败!我怎么可能败!我是皇崖峰外院筑基功第一人,十堰州大族古家嫡长子!元神真人入室弟子!我《龟蛇功》第八层大圆满,即将晋升第九层。我掌握三分降龙真意,你苏乞儿拿什么跟我比!我不败!我不会败!”

    古月河嘶吼,他气血喷薄,动用极尽气血,想要挣脱拳境镇压。

    前方,苏乞年不语,开始迈步,一股不是很磅礴,却蕴藏着天地元始之气的可怕气血破体而出,他浑身缭绕如霞的赤色气血。混沌气垂落,仿佛行走在人间界的神祗转世,这一刻。他黑发轻扬,身姿挺拔,一双墨玉般的眸子似乎可以吞纳九天日月。

    少年风姿,可见绝世!

    这一刻,有执事道人,乃至是不少外院弟子心中倏尔生出这样的感叹,一些护法道人眼界极高,但也不得不承认,观今日之气象。这少年即便修为尚未筑基,但仅是这份天资和悟性。此时这一刻的风姿,哪怕放眼诸峰二十七脉。诸多入室弟子中,也少有可及,不说唯一,却也足以令一代顶尖元神真人心动。

    咚!咚!咚!

    一元台上,此刻随着苏乞年迈步,若天界战鼓擂动,鼓音落入众人心中,令不少外院弟子心悸,竟生出不敢直视的念头。

    混元气血涌动,这一刻,在苏乞年背后,足有十余丈的空气剧烈扭曲,紧接着,那十丈扭曲的空气一下裂开。

    昂!

    有龙吼声从中冲出,伴着一股难言的威严气势,千丈峰的凌清平与天柱峰的涂清峰二人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裂开的十丈空气,只见一匹通体金红,有些异样的神骏天马自其中迈步而出。

    说是天马,却生有赤金鳞甲,四蹄是一团光,天马尾亦是一团光,而那马首也不同,两颊生长出来两根足有三尺来长,赤金如火的长须。

    “蛟龙须!龙鳞!一匹蛟马之力!”

    有监管执事深吸气:“还差一些,未曾蜕变完成,却也有了半匹蛟马的威严,龙势已初具雏形。”

    《龟蛇功》第九层,可拥一匹蛟马之力!

    蛟马,乃是传说中的通灵血脉后裔,身具通灵异兽蛟龙的血脉,可日行万里,乃至短暂御风,虽非通灵异兽,一旦长成,也非是一般三流武林高手可以媲美,且性子桀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是一流人物,也未必能够令其臣服。

    蛟马临世,随着苏乞年的脚步而动,古月河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人一马来到近前。

    “你败了。”

    苏乞年再次道,语气愈发平和。

    “苏乞儿,你不过运道比我古月河好几分,我古月河不败!永远不……”

    砰!

    古月河话音未落,苏乞年一只手就落下,于五色熔炉上轻轻一震,瓦解了他所有的气力,震散了一身气血,他双腿一软,砰的一声跪倒在地。

    五色熔炉在上,抬头看苏乞年俯瞰的平静目光,那种平静令人疯狂,古月河双目充血,眼中再也抑制不住杀意,他咆哮:“苏乞儿!我要杀……”

    “够了!”

    突兀的,高台上一声暴喝,振聋发聩,既而,一道残影如风,就席卷了下来,弹指间横跨数十丈虚空,落到一元台上。

    而那声音甫一响起,苏乞年就心生警兆,他倏尔收手,暴退十丈,就看到古月河身边,那来自金锁峰的执事道人一掌将其打晕,拎在手中,而后目光略带阴沉,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身子再一闪,几个起落,就离开了演武场。

    苏乞年目光微冷,刚刚一瞬间,他分明察觉到了几分隐匿的杀机,虽然对方竭力掩饰,但他《**》第三重圆满,涉足干涉现世的边缘,精神力何等敏锐,这杀机虽然隐匿,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金锁峰!

    他心神微凛,看来他此前还是想得太简单,这其中,恐怕还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不过很快,他就收束念头,目光一转,就落到了此刻一元台上剩下的五十六人身上。

    这一刻,如凌清平等人,心中忽然生出不祥的预感,紧接着,就听见苏乞年那令人窝火的平淡声音响起。

    “今日之后,不要再与我等三人谈资格,你们所有人,一起上。”

    狂妄!

    此刻,就是高台上除皇崖峰外的其它五院执事,也露出不愉之色,这是将他们五院杰出弟子当成了软柿子,觉得可以随意揉捏?

    “不坏,不坏。”

    静山道人捋须,他笑容愈盛,令得很多护法道人琢磨不透其心思念头。

    “狂妄!真以为《龟蛇功》第九层无敌外院!”

    “还有千丈峰的凌清平师兄!天柱峰的涂清峰师兄!还有道清空师兄,第六条十二正经将要贯通,内家真气深厚,足以降服一切!”

    一元台四方,很多六院弟子也出离的愤怒了,这是在挑衅整个武当外院,觉得可以横扫所有对手,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苏乞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不为所动,今日既然已经出手,那就抛却所有的顾忌,要么不出手,要么就一劳永逸,打得诸外院无人敢质疑,镇压人心,震慑一切隐藏的魑魅魍魉。五色熔炉在头顶沉浮,苏乞年一点不客气,拳境催动,一下将一元台上五十六人全部笼罩、锁定。

    “放肆!”

    “狂妄!不知所谓!”

    五十六人皆色变,有年长的外院弟子,二十有三、有四,筑基数年,已然贯通了四、五条天脉,他们或许天资悟性不如一些师弟、师妹,但放到整个大汉江湖武林,年轻一辈中也足以称得上是佼佼者,怎能容忍被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如此轻视。

    但苏乞年如若未闻,他身子一动,就似乎一道飓风席卷,撞入了人群中。

    五色熔炉铿锵,随着他的拳锋而动,镇压诸敌。

    铛的一声,金属音隆隆,一名筑基弟子震掌,《武当绵掌》至柔,化解劲力,阳极而阴,却化解不了苏乞年的拳力,被一下震飞,跌落台下。

    有会仙峰的月清芸,一名姿容清丽的年轻女子,她手中长剑化生一轮朝阳,剑光如霞,剑尖吞吐三寸剑芒,一门三流的《武当剑法》造诣极高,堪堪入神得髓。

    叮!叮!叮!

    剑尖与五色熔炉碰撞,竟生出金铁交鸣之音,迸溅出点点火星,这就令得这名气质清冷的年轻女弟子心惊,霎那间,一股博大刚阳的拳力涌来,将剑芒震散,崩飞手中长剑,她踉跄倒退,最终止不住落到一元台下。

    嘭!嘭!

    短短数息后,又有三名六院年轻高手被五色熔炉震飞,跌落台下。

    有观摩的六院弟子瞪大了眼珠子,甚至连呼吸都遗忘,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条蛟龙入海,兴风作浪,瞬间船毁人亡,根本不能想象,根本不能抵挡。

    轰!

    须臾后,凌清平与涂清峰相视一眼,两人不再犹豫,属于《龟蛇功》第九层的气血勃发,两人捏拳印,长江大河般的气血破体而出,淡淡的混沌光浮盈,虽然相比于苏乞年要差上不少,却也远非其它六院年轻高手可比。(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这一章较满意,十步胸中这口气吐了大半,还差一点才能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