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三章 行得正,站得直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中了,大家有月票出了就投吧。)

    天柱峰巍峨,有瑞气缭绕,紫气氤氲,金顶入云霄,太和殿亦坐落于天风之上。

    礼祭堂,坐落于天柱峰山腰所在,武当一应供给、祭祀、弟子入门、升迁,皆要通过礼祭堂议定。

    是以,于武当很多弟子而言,哪怕就是诸峰诸脉的众多执事、护法看来,天柱峰礼祭堂堂主,也是位高权重。

    当然,这位礼祭堂堂主修为也不俗,传闻有临近顶尖的修为,距离证道元神,也仅有一步之遥。

    一路登上天柱峰半山腰,苏乞年没有轻举妄动,《镇龙桩》虽然玄妙,但是天柱峰上高手如云,就是顶尖人物也不止一人,更有那一位足以镇压一个时代的三疯道人,武当唯一的天命大宗师,若是他汲取此地生命元气,多半要被察觉。

    礼祭堂。

    说是堂口,事实上是一座道宫,黄墙黑瓦,有杂役道人静立值守,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青羊峰苏乞年,前来赴约。”

    礼祭堂前,两名值守的杂役道人闻言侧目,瞳孔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

    “你就是苏乞年!”

    不等两名杂役道人开口,宫门内,就有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响起,一名纯白道袍,身负长剑的年轻男子迈步而出。

    高手!

    一瞬间,苏乞年目光微凛,精神力感知,此人举手投足之间,都似乎与这天柱峰顶的云气呼应,虽然周身气机不显,冥冥之中,苏乞年却生出一丝忌惮之意。

    “狮子峰,静风护法门下,入室弟子云清风。”

    年轻男子走到礼祭堂前。立于台阶之上,他目光淡然,俯瞰下方,冷冷道:“怎么不拜见师兄。礼祭堂在前,都不懂得一点规矩吗?”

    苏乞年蹙眉,狮子峰入室弟子,此人不早不晚,此时出现。来者不善。

    按耐住性子,苏乞年道:“在下前来赴约,若有问询,还望师兄稍候片刻。”

    “赴约?”云清风语气冰冷,“赴约就一点规矩都不懂吗?正月里,师弟拜见师兄,不说磕头行师礼,躬身大拜是最基本的礼……”

    “够了!”

    突兀的,有声音响起,云清风微怔。就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台阶下不远处那个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少年人。

    苏乞年目光变得冰冷,斥道:“使绊子使到这里来了,苏某传承青羊峰一脉,虽然尚未筑基,却也为准掌峰弟子,哪怕是诸峰长老,也无权令苏某大礼参拜,你是什么东西,也来这里耀武扬威。得了谁的话,仗了谁的势!”

    “你!你好大的胆子!”

    短暂的错愕之后,云清风就震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如此猖狂,礼祭堂前现身,就是念及此子必定有所顾忌,他得到安排,只要阻其片刻,延误了时辰。以礼祭堂的严苛,此后一年之内,也妄谈入门事宜。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如此肆无忌惮,即便身在礼祭堂前,也出言不逊,一点礼数也不遵从。

    “行得正,站得直,我的胆子向来很大。”苏乞年丝毫不惧,淡淡道。

    “好一个行得正,站得直,我看你是持才傲物,有了一点成就,就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既然如此,做师兄的就要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谦逊,什么又叫长幼尊卑!”

    云清风踏步,目透寒芒,只一步迈出,就有一股深厚的内家真气破体而出,一股狂风掀起,朝着苏乞年席卷而来。

    这股内家真气雄浑,带着些许炽烈之意,狂风起,空气生出细密的褶皱,呼吸间就来到苏乞年身前。

    嗤啦!

    苏乞年同样迈出一步,无形锋芒切割,什么狂风暗劲,都被撕裂开来,他黑发轻扬,长袍不动,立在那里,自有一股如山岳峙的气质散发出来。

    “有几分手段,出手吧,听说你练成了龟蛇拳第八式五色熔炉,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练出了几分火候,这样目中无人!”

    轰!

    云清风话音刚落,苏乞年就出手了,他一点不客气,拳动如神龟苏醒,拳出如撞山,空气被洞穿,混元气血不显,唯有丝丝缕缕的混沌气缭绕在拳锋之上,横击向前。

    嗯?

    云清风挑眉,生出心火,这少年居然轻视他,尽管如此,于这蕴藏了《龟蛇功》第九层混元气血的一拳,他也不敢小觑,一只手掌凌空拍落,掌力绵绵,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掌锋游弋,似一条太极阴阳鱼。

    《武当绵掌》!

    礼祭堂前,值守的两名杂役道人目光一闪,这云清风他们也有所耳闻,两年前刚刚拜入狮子峰一脉,天资悟性不弱,仅仅两年,十二正经就贯通了整整九条,距离饿虎跳涧的三流小成之境已然不远。

    咚!

    拳掌相交,短暂的寂静之后,就是一声闷响,空气以两人拳掌为中心,剧烈扭曲,而后破碎,将两人周身三丈之地化成真空地界。

    风声呜咽,四周的空气开始朝着两人所立之地坍塌,而无论是云清风,还是苏乞年,都没有退后一步。

    瞳孔深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凝重之色,云清风掌法一变,食指中指并起,化掌为剑,指尖透出足有四寸来长的纯白气芒,他一指划出,似乎朝阳升起,瑞气万道,江河山川尽在眼底,这是《武当剑法》,相比于外院任何一名用剑的弟子,都要精深奥妙,更胜一筹,这指尖透出的剑境,已然初步超越了入神得髓,虽然尚不入道境,其博大至正之处,却也足以令人心惊。

    锵!

    苏乞年亦化拳为刀,他目光如电,掌锋流淌混沌气,凝出四寸许的混元气芒,他的刀法没有花俏,只是一门《基础刀法》,却斩出了至大刚阳的刀境,生出金铁出鞘之音。

    铛!

    剑指掌刀碰撞,金属音铿锵,这就令得礼祭堂前值守的两名杂役道人目瞪口呆,这两人于刀剑上的造诣他们远远不如,就连这肉身之坚固,也有一些匪夷所思,这哪里还是两具肉身凡胎,仿佛金石铸就而成。

    云清风微微色变,脚步一动,就后退三丈,指尖内家真气几欲溃散,更生出几分痉挛之意,有些生疼。

    他简直难以置信,此子的混元气血,怎么会坚韧凝练到如此境地,就算是已经贯通了百十处暗窍,也不该如此。

    但现在,以他的身份地位,就有些骑虎难下。

    反手握住剑柄,他目光一凝,就有一股锋锐之气升起,周身丈许之地,空气如裂帛,竟生出细密的撕裂声。

    “剑道锋芒!”

    两名杂役道人相视一眼,皆露出惊骇之色,这就非同小可,唯有兵刃大家才能在练出内家真气之后凝练出来锋芒之气,这云清风才刚过弱冠之龄,就有这样的剑道造诣,难怪会被一峰护法所看重,确有其过人之处。

    “我只出一剑。”

    到了此时,云清风脸色就不是很好看。

    轰!

    然而苏乞年却有些不耐,因为时辰将至,他不再客气,脚步一动,就跨越数丈之地,他周身气机绽放,混元气血如汪洋一般喷薄而出,他出拳,巴掌大的五色熔炉出现在拳锋之上,金属光冷冽,混沌龙纹交织,一股难言的威严拳境衍生,将云清风锁定。

    不好!

    云清风大惊,随着这拳境加身,他居然感到心灵都颤栗,不敢再有半点犹豫,背后长剑出鞘,剑出伴狮吼,剑尖吞吐近五寸纯白剑芒,更有几分灼热之气,朦胧中,两名杂役道人仿佛看到了古老的原始丛林,一头狮王立于断崖之上,仰天咆哮,百兽蛰伏。

    真意!

    “《狮王剑》!”

    一名杂役道人惊呼,这是狮子峰闻名诸脉的二流剑法,以剑力雄浑,刚猛凌厉著称,再以狮子峰二流心法《醒狮功》驾驭,内家真气刚阳,剑法也恢宏炽烈,勇不可当。

    礼祭堂内。

    一座七层阁楼上,两道身影立于第七层的红檀栏杆前,一人年约花甲,是一名老道,看上去鹤发童颜,不过一双剑眉十分凌厉,他身着明黄道袍,道髻束起,显然是正经入了门的道士。

    在老道身后半步,是一名面容白净,身材普通的中年道人,他一身湛蓝镶紫绶道袍,脸色古板,此刻目光一丝不苟,观摩百十丈外堂口前的一战。

    就在苏乞年拳动,五色熔炉现世的刹那,老道忽然开口道:“堂主怎么看。”

    中年道人蹙眉,先是退后三步,躬身一礼,而后才开口,一板一眼道:“龟蛇拳不滞于前人,拳境已有变化,日后若是机缘造化,未必不能更进一步,参悟出来道境,诞生出来属于他苏乞年的龟蛇拳真意,不过此子性子刚直且桀骜,于礼之道缺陷甚大,长幼尊卑不分,又得承青羊峰一脉,恐日后多生事端,于我武当非福。”

    老道看中年道人一眼,叹息一声,道:“你这堂主做了近二十载,性子是越来越古板,这就是你的道吗?礼数是什么,也要因地制宜,市井裁缝尚有量体裁衣,天道万变,循规蹈矩死读书的,最后都不得善终。”(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中了,大家有月票出了就投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