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四章 护龙令旨,候补龙卫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周一了,大家都来投推荐票吧。)

    阁楼上,中年道士闻言又退后一步,躬身道:“多谢真人指点。”

    老道摇摇头,道:“真要能指点你,你也不会困在一流圆满之境十余载,至今未能寻到己道,元神难证,难于上青天。”

    倏尔,老道目光一转,就露出几分诧异之色,因为礼祭堂堂口,苏乞年的拳头骤然间生出了变化。

    五色熔炉在拳锋上转动,然而在此刻的云清风眼中,那炉身骤然间拔地而起,比山岳还要高大,炉身交织的混沌龙纹似乎活了过来,一颗生有混沌龙鳞,混沌龙角的巨大龙首从炉身钻出。

    一声龙吼,什么百兽,什么狮王,尽皆匍匐下来,属于通灵神兽的威严,莫可抵挡。

    铛!

    下一刻,火星四溅,剑身被拳锋砸中,几乎弯成满月,云清风惨呼一声,长剑脱手,人如流星一般倒射出去,什么锋芒剑境,都挡不住苏乞年的拳头,一击即溃。

    “真意雏形!”

    礼祭堂,阁楼上,中年道士古板的脸上第一次显露出来讶异之色。

    老道也颔首,笑道:“不坏,不坏,悟得真快,人心如鬼,龙威如狱,看来摩云山脉一行,并非是一无所获。”

    中年道士不语,只是蹙眉。

    礼祭堂前,一名杂役道人见苏乞年迈步,不敢怠慢,立即到前方引路。

    苏乞年行走于礼祭堂中,很多杂役道人都在远方小心看他,有执事道人目不斜视,行色匆匆,却步履稳健,仪态端正,礼祭堂总管武当一切礼祭和杂务,诸事冗杂。这也是诸峰诸脉很多静字辈人物不愿入驻其中的根本原因,成功筑基,迈入三流开天境的,谁不想更进一步。即便以道家清静无为,也不例外。

    礼祭堂正堂门外,却是早早有一名执事道人守在那里,正是当日总管外院年祭大比的那位礼祭堂执事。

    “青羊峰苏乞年,见过执事。”苏乞年微微躬身。行礼道。

    点点头,这位执事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终究轻叹一口气,道:“你有决断,恶了狮子峰,也失了礼数,但守了时辰,待会儿进去后好自为之。”

    “多谢执事。”

    苏乞年开口,心中亦是生出诸多思索,这些时月看下来。他也发现,而今的武当山中,可以说是暗流涌动,这当中的种种迹象,都似乎离不开一个人的身影。

    他看向远方,那是京城长安的方向。

    而对此,武当似乎放任自流,一点也没有大刀阔斧的意思,堂堂道家圣地,在苏乞年眼里。而今虽有人心如旧,却挡不住乌烟瘴气,人心浮动,已然污浊不堪。

    于此。苏乞年看一眼天柱峰顶,那些证道元神人物的心思,他是琢磨不透。

    步入礼祭堂,苏乞年看大堂上首,就是微怔,一名老道目光温和。跨越十余丈落到身上。

    会仙峰峰主!

    苏乞年没有想到,今日到来的,居然会是这一位顶尖元神真人,一脉之主。

    再看会仙峰峰主下首,立着一名面容白净板正的中年道士,观其一身湛蓝镶紫绶道袍,苏乞年就明白,这一位多半就是这整个礼祭堂的主事者,堂主静观道人。

    与会仙峰峰主不同,这静观道人一眼看上去,苏乞年就明白,这是一个礼仪规矩,都容不得有半点缺失,甚至有些古板严苛的道人,身上透发出来的气质不说堂皇正大,却也中正刚阳,只是有些令人感到压抑。

    “苏乞年,十六岁,长安城正八品武库编修苏望生次子,苏望生,因勾结魔道,渎职而入罪,长子苏乞明发配北海边疆,苏家祖籍江淮道海陵州泰县,尚有亲眷长辈在世,无多劣迹。”

    静观道人开口,一板一眼,再次道:“外院年祭大比,以《龟蛇功》第九层功力夺取魁首之位,武当惯例,非在戒律之中,凡《龟蛇功》九层者,无需筑基,即可成为入门弟子,有顶尖元神真人刻下命牌,列入宗祠后堂,然……”

    顿了顿,静观道人沉声道:“武当无有先例,有缓刑重罪死囚成为武当弟子,此间种种,需得由我礼祭堂发文,快马送至长安城刑部,一切皆由内阁诸公定夺,或有非议,抑或上达天听,请圣裁。”

    上首,老道开口道:“堂主,老道曾有闻,亦有弟子日前曾见亲历者,摩云山脉中,青羊峰师兄弟二人深入葬人坑,解救下来数百江湖武林中人,更洞悉灵婴祭虚实,令得十堰州驻军有所防备,这是功德,亦有功于朝廷社稷宁定。”

    心中一动,苏乞年有些诧异,今日这老道出现在这里,他就有些琢磨不透,不过他也不多话,入门不入门,于他现在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掌握《镇龙桩》,现在需要的就是静修坐关,以尽早贯通人体潜藏的所有三百六十五处暗窍,将《龟蛇功》第九层的功力彻底推至圆满之境。

    只要筑基成功,开天辟地,自然就符合天朝律法,脱离罪籍,什么人也不能非议,不可能阻止,否则就是质疑当代汉天子的威严。

    礼祭堂内,静观道人闻言,退后三步,又是躬身一礼,道:“真人此言差矣,是非功过,需得有确凿的证据,否则就是欺君,此等大罪,非同小可,真人三思。”

    老道眼中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这位师侄的礼法忠义,已经渗入了骨髓中。

    倏尔,老道目光一动,就露出几分笑意。

    咚!咚咚!

    有门外值守的杂役道人敲响大门,一重两轻,规矩节奏,韵律严苛到了极点。

    苏乞年也露出几分异色,就听得静观道人开口道:“进来。”

    堂门被推开,有杂役道人走进来,禀告道:“有十堰州刺史府正七品校尉一行上山,请见堂主。”

    “请!”

    静观道人郑重道,却也没有迎出去,天朝礼部定制,江湖武林,只要筑基成功,迈入三流开天境,便位等七品至八品,二流龙虎汇聚的高手,则位等五品至六品,至于二流之上,步入混元的一流人物,就位等四品,见一州刺史不拜。

    很快,一名身着密云纹铁甲胄,持头盔于右手的年轻校尉迈步进来,朝着静观道人抱拳一礼:“见过堂主。”

    静观道人同时抱拳回礼,位等只是位等,除了免除三代赋税,哪怕只是九品官当面,一应礼数也不能缺失。

    “见过真人!”

    年轻校尉目光一动,就有些震动,这一次却是躬身大拜,而会仙峰峰主老道只是摆了摆手,道:“校尉免礼。”

    这就是顶尖元神真人!苏乞年凛然,哪怕于这些细节处,也可见地位身份的超然,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武当逍遥谷缓刑死囚苏乞年,听护龙令旨!”

    护龙令旨!

    静观道人挑眉,这是来自护龙山庄的文书,护龙山庄直属兵部,监察总理天下妖魔祸乱,权力之大,每一年的龙卫挑选,都引得江湖武林诸派无数年轻人追逐,不惜一切,这是江湖武林中人唯一能够入仕入品的门户。

    “苏乞年听旨。”

    苏乞年抱拳躬身,没有跪拜,这是兵部护龙令旨,非是圣旨,无需跪接。

    “武当逍遥谷缓刑死囚苏乞年,摩云山脉一行,深入四处以上葬人坑,解救五百余江湖武林中人,洞悉妖族灵婴祭虚实,功在社稷,百姓民生宁定,因未曾筑基,尚且戴罪之身,暂授候补龙卫之职,公告天下,无品位,他日筑基有成,授正九品位,得尽全功。”

    候补龙卫!

    苏乞年心中微震,就运转精神力,慑服心灵躁动,居然赐予他候补龙卫之职,不过因为戴罪之身,最重要的官品未授,未入吏部名册,只能算是虚名。

    尽管如此,这恩赐也十分隆重,要知道,即便是候补龙卫,十堰州境内,每一年也有无数江湖年轻一辈角逐,每一年的候补龙卫名额都是固定的,一州之地,不会超过双手之数。

    文书册子和一枚非金非银的令牌递到苏乞年手中,年轻校尉深深地看他一眼,就向静守道人辞行,领着十余名山脚解下兵刃的甲士离去。

    静观道人沉吟片刻,道:“此间种种,礼祭堂会一一禀呈刑部,然苏乞年你虽为准掌峰弟子,但礼祭堂前肆意妄为,礼数有失,刑部文书未至前,罚入伏魔峰玄阴洞面壁,不得下山一步。”

    苏乞年朝会仙峰老道躬身一礼告退,并不多言,一名杂役道人随行,一名则去往真武堂,请执法文书。

    礼祭堂内,静谧无声。

    老道有些哭笑不得,看静观道人一眼,道:“此子虽然桀骜刚烈,但也无甚大错,准掌峰弟子虽是虚名,却也于礼相合,事出有因,当中虚实无需多言,堂主你又何必深究。”

    退后三步,静观道人躬身,郑重道:“大义小节皆不误,才是礼法人伦之大道。”

    老道剑眉竖起,瞪他一眼,懒得多说,拂袖而去。(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周一了,大家都来投推荐票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