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十九章 洗尽铅华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终于找到点感觉了,明天十步争取早更。)

    伏魔峰下。

    苏乞年一下山,就看到清羽和胖子两个人靠在一株歪脖子松树下,远远地就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酒坛子。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忽然感到身上似有一无形枷锁悄然松开,周身混元气血流淌,粘稠如汞浆,乃至呼吸吐纳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也更顺畅了几分。

    祖窍神庭中,精神力蠢蠢欲动,《迷魂大法》第四重的关隘近在眼前。

    “或许,这就是道家讲究清静无为,佛家讲究六根清净,儒家讲究知行合一,修身养性的根本所在,只有不滞于物,练武之人才能够武道纯粹,更与天道不仁,万物刍狗的天地秩序契合,这就是所谓天人合一。”

    苏乞年心中生出一股明悟,习武之人,不正是一步步领悟道理,把握力量,从而挣脱先天定立的寿命,朝着长生不死的大道艰难爬行,自然这身上每少去一分束缚,就能朝着大道更近一步,脚步也更快一分。

    自己摆脱罪籍,解去枷锁,无形中大道路上也是挣脱了一分束缚,无论是修为精神,生出突破的迹象也是一种定数。

    远远地接下胖子抛过来的酒坛子,苏乞年拍开封泥就狠狠灌了一口,陈年的粮酒,很烈,入喉如烈火,苏乞年瞪大眼,一口气不停,牛饮而尽。

    啪的一声,酒坛狠狠摔落,碎片四溅。

    “痛快!”

    他高喝一声,似乎这些时日的压抑与沉闷,都随着这一坛子酒而烟消云散。

    清羽和胖子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欣喜,而后两坛子酒也咕噜噜下肚,碎了一地。

    青羊峰。

    再次回到山上。苏乞年看到通往青羊涧的山路,已经有了休整,开辟出来一道道石阶,杂草青苔都被清理干净。有善于梳理,精通术数的杂役道人主持宫中事务,远远看来,青羊宫虽然依然简陋破败,却已经不再如往日里的萧条。有了几分破土重生,勃勃的生机。

    很快,苏乞年就了解到,这半个月里,青山镇九里岗胡府的老爷子,已经派遣了府中两位管家和三名账房先生随行,由青羊宫里下山几名杂役道人,去往茅箭县、张湾县,正式接手两县的青羊峰遗留田产。

    这也是势在必行,如苏乞年三人。都不可能长时间滞留在宫中,除了必要的大事,诸多繁杂事务,唯有交给他人,才不至于耽搁武功进境。

    次日,天柱峰上一道赦令如飓风席卷,传遍诸峰二十七脉。

    逍遥谷缓刑死囚苏乞年,摆脱罪籍,重获自由身!

    加上半月之前,护龙山庄候补龙卫的加封。这令得诸峰诸脉很多人有些难以置信,仅仅时隔半个月,这个当初为人诟病的逍遥谷苏乞儿,就重获自由。更成为护龙山庄候补龙卫,而整个十堰州,一年下来,候补龙卫的名额也只有十人,而龙卫的晋升,更只有三个名额。

    虽然对于不少武当入室弟子而言。候补龙卫无足轻重,最重要的是成为龙卫,加封正七品,就有机会进入天朝乾坤武库,挑选一门一流武学。

    于很多清字辈年轻弟子而言,贪多嚼不烂只是指一流以下,到了一流之境,即便是诸峰诸脉的底蕴,一脉传承,也没有多少,更非是人人都能得传,不是护法以上高手道人的门下弟子,除非是自身努力,更进一步,显现出来比入峰时更强的天赋与潜质……

    到了这一天午时,苏乞年分明感到,青羊宫中一些杂役道人的目光生出变化,少了几分陌生,多了几分熟悉,一些清理,处理日常事务的动作,也更轻柔了两分。

    原来,人心的凝聚,也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变化。

    苏乞年目光悠远,或许如此凝聚并不纯粹,但既然有了这样的开始,总能一天一天淬炼清明,直到最后或许可以纯净无瑕。

    放下这样的念头,苏乞年忽然生出一种冲动,迈出走出了青羊宫。

    他放缓步子,行走于青羊峰中,走进山涧老林,听流泉飞瀑,看草木生根,说起来,他虽然得到青羊峰一脉传承,但这么长时间过去,居然都没有好好看一看这此后五年的归宿之地。

    青羊峰很宁静,大概是人烟稀少,山林里连脚印都没有,倒是一些山林野兽的足迹时而可见,似乎将这里当成了避祸之地。

    于武当诸外院弟子,乃至是一众逍遥谷缓刑死囚而言,武当山哪一处深山老林都可以踏足,唯有七十二峰之地,不能随意涉足,更禁止杀戮性命,所以,就算是日日行走在深山中,每日采药的逍遥谷一干死囚,也从未有人入峰采药。

    从辰时出宫,一直到残阳西下,苏乞年几乎走遍了青羊峰的每一个角落,他在偏僻山腰处饮山泉,于后山飞瀑下洗刀,至峰顶沐浴夕阳而眠,心境精神愈发平静,这些时日以来积蓄的最后一分戾气和杀伐气,也随着夕阳西下而散于无形。

    祖窍神庭中,精神力跳动,眉心东方,第四处星窍所在生出感应,但苏乞年依然未动,混元气血沉凝,在皮、筋、骨、髓中游走,虽然《龟蛇功》第九层的功力趋于圆满,但随着时月流逝,苏乞年依然能够感受到肉身体力的淬炼与精进,这是极为缓慢的,但日积月累下去,也绝对颇为可观。

    苏乞年在压制,自身这一段时月寻求精进,太过迅猛了,力量其实并不圆融,就如同玄阴洞前一战,若是他一身气血精神都混凝如一,即便是那神形真意,也不可能在渗入祖窍神庭后才被察觉,若非他身具《迷魂大法》,慑魂术缔造五色熔炉,吞噬炼化一切外来无形精神,那一战,胜负就很难预料。

    而今,苏乞年自衬,于十层《龟蛇功》,他已经练成九层,即便是现在尝试筑基,一旦成功开天辟地,也同样能够成为清字辈为数不多的筑基第一人之一。

    但既然练成了第九层《龟蛇功》,不论前人艰难,苏乞年还是想要尝试几次。

    加上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需要对于一身修为精神进行悉心打熬,去芜存菁,使之纯粹无瑕,苏乞年给了自己半年,若是半年之内不能得见玄奥,也再无遗憾和执念。

    最重要的是,摆脱了一身罪籍,换回一身自由,一些事情终于可以着手去做,殊不知,这几个月过去,他心中时常难安。

    这样迷迷糊糊一夜睡去,晨露清寒,正月过去,初春的早上还是一样的冷,苏乞年睁开眼,躺在峰顶一块一人来高的巨大磐石上,仰望朝阳东升,紫气氤氲,他张口对着九天吸一口气,什么都没有,倒是吞了几口山雾,喉咙里清凉。

    “我,是苏乞年。”

    他对着朝阳轻语,目光幽邃,不知道埋藏了几度春秋。

    半炷香后起身,刹那间,此前种种情绪烟消云散,他恢复平静,又成为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今年十六岁。

    ……

    天柱峰。

    彼日来与此时就不同,他收获了更多的惊异与颔首,也行了不少礼,身为武当主峰,静字辈以上的人物随处可见,直到此时,他仿佛才真正踏足了这一方山土,不再如过往,总以为只缘身在此山中。

    天柱峰外院。

    八卦道门前,两名杂役道人躬身行礼,喊一声:“见过苏师兄。”

    这是发自内心的敬畏,横扫六大外院,一个人盖压诸外院年轻高手,无人再敢质疑,这短短的一个多月过去,又被十堰州护龙山庄加封为候补龙卫,并摆脱罪籍。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逍遥谷苏乞儿,而是入了门墙,可以真正担起断绝的青羊峰一脉传承的准掌峰弟子。

    掌峰弟子,为一峰一脉大师兄。

    沿着坤门走进天柱峰外院,所过之处,再没有任何一名外院弟子阻拦,倒是有不少弟子行礼,一路下来,足足有数十人见礼,强如苏乞年,到后来嘴角也有些抽搐。

    玄武楼。

    相比于白云峰与雷石峰,这天柱峰外院的玄武楼就有些不同,苏乞年观摩到了浓浓的风水味道,似乎就是一座缩小的天柱峰外院,八卦道门用紫檀木,房梁用金丝楠,立柱居然是一根根雕琢有真武大帝像的汉白玉柱。

    苏乞年从未见过这样的建筑,他分明捕捉到山风吹拂,但到了这玄武楼前,就消失不见。

    值守这天柱峰外院玄武楼的是一名执事道人,他看苏乞年一眼,平静道:“不用猜测了,这里就是我武当真武七截剑阵的一处阵眼所在。”

    真武七截剑阵!

    苏乞年挑眉,这就是传说中,利用武当山中风水大势,再结合七口通灵神剑,以及七七四十九口无痕宝剑缔结而成的,武当名震天下的真武七截剑阵。

    一处阵眼,如此重要绝密之地,就这样轻易告诉自己?(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终于找到点感觉了,明天十步争取早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