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章 龟蛇十层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感觉开始变好,求月票。)

    玄武楼前,执事道人摇摇头,道:“进去吧。”

    苏乞年行礼,执事也回半礼,本来按照武当而今清、静、宁、和四代辈分,这执事道人是不需要回礼的,不过现在苏乞年脱离罪籍,又练成了《龟蛇功》第九层,可以称得上是青羊峰入室弟子,这就是比清羽和胖子二人更名副其实的准掌峰弟子。

    掌峰弟子,为一峰一脉大师兄,位比诸脉长老,若是掌峰弟子,这位执事道人就要先行礼,而苏乞年再回礼,现在只是准掌峰弟子,尚未正名,所以这位静字辈道人只需要回半礼即可。

    就算如此,这也是身份地位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说眼前这位执事,就是身份地位更高的护法、长老,而今的苏乞年若是行礼,他们也需得回半礼,否则就是于礼法不合,被礼祭堂知晓,必定下达道书训斥,所谓长幼尊卑,长老以下,于苏乞年已经不适用。

    走进玄武楼,这里空气流动,居然还挖有暗渠,接引了山水溪流于此,八卦道门,就是八条暗渠,中央是一座高有数十丈,修建得古朴,然而檐牙凌厉如剑的木质阁楼。

    八卦聚水,玄武盘风,这是风水大势!

    苏乞年隐约看出来一些端倪,不过对于风水阵道,他不过从书本典籍中得到过一些鸡毛蒜皮,远算不上精通,只能隐约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此时,苏乞年就有些明白,为何那位执事道人如此直言不讳,告知他此地为真武七截剑阵的一处阵眼所在。

    因为祖窍神庭中,只要他一生出精神力出体的念头,就生出一种浓浓的忌惮,似乎冥冥之中,这方天地存在着莫大的危险。以此来告诫他退避,不要深入。

    所以苏乞年相信,即便是知晓了这一处阵眼所在,也没有人能够有本事破去。这是那位执事道人的心气,也是整个武当的心气,即便太极圆融,也心比九天高远。

    进入阁楼中,苏乞年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后院。

    一座能够十来丈方圆的幽静泉潭,一头神龟能有八丈九尺宽,龟甲玄黄更深,那龟首上的老皮褶皱层层叠叠,不知道渡过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这是迄今为止,苏乞年见过的体态最为苍老庞大的神龟,白云峰外院与雷石峰外院的两头与之相比,就好像龟子龟孙。

    此刻,这头老神龟一如那两头,一动不动。浸在泉潭中,仿佛很久都不曾醒来,也不闻呼吸,甚至连生命气机也捕捉不到一丝半点。

    苏乞年蹙眉,精神力破体而出,达到《迷魂大法》第三重圆满的境界,属于苏乞年的精神力修为,已经到了干涉现世的边缘,或许到了第四重,就能初步显化异象。此时精神力之深厚,恐怕比之一些二流人物中的上乘高手,也不遑多让。

    然而见微知著,把握入微。精神力渗透笼罩老神龟身上的每一处角落,乃至玄黄龟甲的缝隙,每一道褶皱,足足一炷香,苏乞年蹙眉,没有一点收获。

    心念一动。这后院上空,一口熔炉由虚化实,甫一出现,就令得这整个后院十余丈的空气都凝滞,一股难言的威严气机垂落下来,将老神龟淹没。

    一口熔炉,能有两三丈高,已非是当初的五色交织,而是彻底化成了一种混沌色,一口混沌熔炉,混沌般的天地元始之气在炉身缭绕,如一条条游龙盘旋。

    以这混沌熔炉为中心,周围丈许之地的虚空,空气粉碎又愈合,生灭轮转,这就是而今属于苏乞年的龟蛇拳拳境,或者说,是渗透融入了他武道精神的真意雏形。

    说起来,他这一路修行,自入了这武当山后,就有颇多际遇,这龟蛇拳也开始脱离本来的面貌,虽然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在而今的苏乞年看来,能够比其他人更强一分,那多半就是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混沌熔炉落下,金属光冷冽,轰隆一声将老神龟笼罩在内。

    玄武楼外,八卦道门前,值守的执事道人挑眉,这个近来颇多声名的少年,当真是一点也不消停。

    铛!铛!铛!

    玄武楼后院,苏乞年震拳,他拳如擂神鼓,动荡诸天,落到混沌熔炉上,生出恢宏至大的金属颤音。

    这一出手,八卦道门外的执事道人就瞪大了眼珠子,他霍地转身,看向玄武楼,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

    但很快,他也就释然了,摇摇头,又是一个不死心的,《龟蛇功》第十层,古往今来能有几个人练成,历代三疯道人都没有几个人能在年轻时成就,并以此筑基,历代武当弟子,不少人止步于《龟蛇功》第九层,都曾经前来尝试,什么手段没用过,也是那头老神龟皮厚肉糙,才撑了过来。

    身为一头通灵老龟,执事道人想不通,什么地方去不得,非要窝在这武当山一隅之地受罪,而且一来就是三头。

    时间太过久远了,就这执事道人所知,在五千多年前,妖族最初降临的时候,三头神龟已经在武当显形,在武当史记,乃至是武林史上留下了痕迹。

    泉潭前。

    苏乞年身随拳动,混沌炉震荡,内里气血火焰若混沌,那是混元气血所化的元始火焰,比之寻常气血火焰不知道炽烈灼热了多少倍,在苏乞年看来,怕是真正的金铁,也能在须臾间融化成水,然而却不能够撼动这老神龟半分。

    半炷香后,苏乞年收拳,混沌炉由实化虚,消失不见,显露出来一点没变的老神龟,就连它身下的泉潭,也波澜不惊,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护持,不见半点涟漪。

    一无所获!

    再过了半天,苏乞年折腾得没了脾气,从这沉睡的老神龟身上,他没能捕捉到属于《龟蛇功》第十层的半点端倪。

    最重要的是,人体神藏,皮、筋、骨、髓、内腑五脏、三百六十五处暗窍,还有什么是没有通达的,筑基到了这一步,苏乞年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是需要打熬的,这已经可以算是一种圆满,不是筑基功圆满,而是练武之人根基的圆满。

    弹指入定,呼吸吐纳天地元始之气,不足一炷香,苏乞年就苏醒,此前种种消耗恢复如初。

    他不死心,又在泉潭前盘坐下来,精神力笼罩,凝神思索,想要找到一点破绽和灵机。

    一直到太阳落山,明月初升,脑袋里依然空空落落。

    不再强求,苏乞年起身,离开玄武楼,没有回青羊峰,他一头就扎进了藏经楼。

    相比于白云峰外院,这天柱峰外院藏经楼中的诸多典籍、道经、佛典,儒家经义,史记、天文、地理、地方志,乃至农耕要术,风水堪舆,分门别类,要多出了数倍不止。

    精神力扫过,他看似走马观花,实则过目不忘,慑魂术到了这一步,不仅可以缔造幻境,震慑奴役精神,更可烙印现世种种,铭刻记忆,想忘记都很难。

    一连三天三夜,苏乞年都未曾踏出这白云峰藏经楼半步。

    在一些偶尔进来翻阅典籍的白云峰外院弟子看来,苏乞年似乎疯魔了一般,一点没有取舍,不论好坏类别,都牛嚼牡丹一般翻阅,不知道能够记住几许。

    但很快,他们就了解到,似乎这位刚刚脱离罪籍,成为候补龙卫的青羊峰苏师兄,正在参悟《龟蛇功》第十层的心法奥妙。

    《龟蛇功》第十层!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天柱峰外院,一些尚未下山,《龟蛇功》修为浅薄的外院弟子就咋舌,感叹连连,放眼整个天柱峰外院,乃至其他五处分院,能有几个年纪小过这位青羊峰新晋的苏师兄,但是论到《龟蛇功》的修为,就相差了天和地。

    当然,这一代清字辈,自十三年前开启,《龟蛇功》第九层虽然不易,但是十三年来,还是有一些外院弟子晋升,并被诸峰诸脉选中,虽未筑基,却也按惯例入门,经由诸脉悉心教导,就算如此,这十三年来,包括狮子峰上那一位而今位列龙虎榜的乾天一剑清乾道人,最终也未能打破桎梏,臻至十层极境《龟蛇功》。

    再往上追溯,静字辈、宁字辈,和字辈,这一代四辈人,哪怕是当今天柱峰上,金顶太和宫中的那一位,传闻当年也差了临门一脚。

    如武当《龟蛇功》这样的天下少有的顶尖筑基功,第十层成就,一匹龙马之力,是要被天朝史官记入史册的,且不是轻描淡写,而是浓墨重笔,例数出身种种,事无巨细,可以算得上是专门作传了。

    相较而言,能够在史书中拥有列传,通常唯有登临混元榜上的一流人物,乃至再往上就是顶尖元神人物,武林泰斗,才能拥有这样的资格。

    由此可见,《龟蛇功》第十层,不比成为混元榜上的一流人物来得更加简单,其中的意义,实在难以估量。(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感觉开始变好,求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