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一章 根基尽固,迷魂四重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明天开始,山下故事拉开大幕。)

    三天三夜过去。

    有关青羊峰一脉弟子苏乞年参悟《龟蛇功》第十层的消息,已然传遍了整个武当山境内。

    诸峰诸脉都有不同的声音,有人冷笑,有人质疑,更多的人不相信。

    若是《龟蛇功》第十层真的如此简单,武当历代,也不会留下那么多的感叹,这是天命宗师年轻时都曾留下过的遗憾。

    第四天,苏乞年走出藏经楼,他深吸一口气,即便以他如今的修为,汲取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可以提前做到如二流中上乘人物一般的辟谷,此时也感到一团乱麻。

    他这一动,就汇聚了不少目光,甚至他精神力敏锐,捕捉到此时这天柱峰外院一些阴暗之地,潜藏的窥探目光。

    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苏乞年不动声色,装作浑然不觉,这些魑魅魍魉现在已经不能够堂而皇之的出手,于他而言,至少身在这武当山中,少去了不少麻烦。

    没有犹豫,他再次走进了玄武楼。

    “又进去?”

    “藏经楼囫囵吞枣读了几天杂七杂八的典籍,就能够触类旁通?”

    “开玩笑,他太高估自己了。”

    有外院中的年轻高手摇头,彼此交谈,虽然当日尽皆被苏乞年击败,但是面对这古来横亘在所有武当弟子面前的大山,他们并不认为苏乞年能有丝毫机会。

    《龟蛇功》第九层的功力,十三年来,清字辈陆陆续续,也有近二十人成就,其中不乏惊采绝艳之辈。而今身在诸峰诸脉,这十余年来行走江湖,都闯出了不小的声名。远不止一州之地,更有如乾天一剑那样的龙虎榜人杰。哪一个,都不比苏乞年逊色分毫。

    不可否认,苏乞年的修行速度,放眼整个武当史记五千余年,也寥寥无几,但这也恰恰是其软肋,再惊采绝艳的人物,这样的速度。也绝对不可能打下牢不可破的根基,至少在一些人看来,苏乞年这九层《龟蛇功》的根基,未必有那走在前面的近二十人来得更加牢靠。

    这一次进入玄武楼后院,苏乞年只是在泉潭边盘坐下来,他闭目凝神,慢慢消化脑海中铭刻的数千上万本典籍。

    这一盘坐,就是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未出玄武楼一步,期间,也有外院弟子小心窥探。在看到苏乞年盘坐的身影后就悄然退去,玄武楼有规矩,参悟第十层《龟蛇功》。后院所在每次只能有一人涉足。

    青羊峰弟子苏乞年苦悟十层《龟蛇功》,坐关于天柱峰外院玄武楼中。

    这是天柱峰外院传递出去的最新的消息,更多的诸脉弟子摇头,有些东西,不是坐关苦悟就能够有所成就的,若是如此,天朝史官也不会专门为天下顶尖筑基功十层功力者专门作传,大汉天朝亿万人口,史册留名不是地方志。事无巨细都可记载,那是国史。是一个朝代的命运轨迹。

    能够进入一个国家的命运轨迹中,可见是怎样的艰难。一个时代,年轻一辈也未必能有几个人做到。

    ……

    一个月后,三月天里莺飞草长。

    泉潭边也生出一些青嫩的草叶,有一朵朵不知名的白色小花绽放,花香清幽,并不浓郁,却带着勃勃的生机。

    苏乞年睁开眼,他目光温润,身上散发出来浓浓的书卷气,这一刻,他仿佛就是一名饱读诗书的才子,气质中都裹挟着淡淡的书香。

    整整一个月,他勉强将脑海中数千上万本藏书阅尽,但也只能停留在读过,略知一二的层次上,即便以他而今的精神力修为,想要深入浅出,全部领悟也不可能,其中蕴藏的道理,分门别类,经史子集,天文地理,太多太多了,术业有专攻,他博览群书,再想一一精通,就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做到的。

    尽管如此,苏乞年也收获颇丰,灵思愈发敏捷,乃至于拳法刀法上,只要念头一动,就能生出诸多想法,很多此前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地方,也都豁然贯通,心中再无疑虑,有一种全身通透,无所窒碍之感。

    “道理支撑力量,力量才不是无根浮萍,而有了力量,更能支撑起道理,建立永恒不灭的秩序,这也是人道纲常,朝代绵长的根本所在。”

    此时,苏乞年再看一些道理,就不是站在个人的角度,而是放眼整个大汉天朝,乃至是整个天下,这是随着道理的积累,慢慢生出的质变,这是眼界的提升,道理开辟胸襟,力量填充胸怀,自然生出了几分博大的气质。

    风水堪舆中,这也是一种格局的成长,这一个月,苏乞年对于风水之道领悟更进一步,明白了道蕴于天地之间,学习道理,就可以令人心与天地脉络的契合不断加深,顺应天地,自然可以顺风顺水。

    这也与《休命刀》的总纲不谋而合,唯有顺天休命,才能抑恶扬善。

    起身,再看一眼身前泉潭里沉睡的老神龟,苏乞年摇摇头,显然是机缘未至,或者是他积累还不够,不过花了一个月出头的时间,再待下去就是白白浪费时间,关于老神龟的神形,乃至这玄武楼后院种种,他都铭刻在脑海深处,若无必要,却是不需要再来了。

    走出后院,八卦道门前,值守的执事道人坐在一张包浆浓厚的老藤椅上品着清香的山茶,此时看到苏乞年再出来,就霍地起身,眼巴巴看着他,问道:“领悟了?”

    苏乞年摇头,执事道人露出几分意料之中的神色,同时又有些惋惜,道:“慢慢来,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两个月不行三个月,不过要记住了,千万不能超过三年,年轻人的时月宝贵,三年不筑基,就太晚了。”

    但转念一想,就算过去三年,眼前这少年也不过十九岁,都未曾及冠,相比于这一代诸多清字辈弟子,委实太过年轻了。

    等到苏乞年离去,扎巴扎巴嘴,这名静字辈的道人才捋了捋下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苏乞年参悟《龟蛇功》十层未果,黯然离去的消息,就被有心人很快传遍了整个武当山。

    “很多人年轻时都曾有过幻想,希望奇迹能够发生在自己身上,直到自己慢慢老去,年纪越来越大,才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不要抱有过分的幻想,脚踏实地才是真。”

    “可以有勇猛精进之心,但也要有急流勇退的毅力。”

    这是诸脉一些静字辈的执事、护法的感叹,当年未及而立之年,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岁月,他们何尝没有过纵横武林,睥睨四方,奇遇在我,笑傲江湖的念头,但想象只能是想象,练武之人最不能有的就是空想,年轻的梦最终还是破灭,他们慢慢认清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年月打熬,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

    回到青羊峰。

    只剩下胖子还在青羊宫中,不过一个月出头,青羊宫又多出了几分生机,各种修缮更进一步,甚至在宫里,点燃了优质的檀香,胖子告诉苏乞年,这一个月来,陆陆续续有几峰几脉的弟子前来拜访,更有如会仙峰,派遣了一位执事前来,诸多道经典籍赠送了几车,这宫中现在点燃的檀香,就是来自会仙峰一脉,足足有一整年的供量,若是换做银子,不下五百两。

    还有显定峰。

    少年静谷这一次不再是偷偷摸摸,而是摆足了姿态,带着十来名入室弟子,和数十名杂役道人带着诸多礼物前来,光是精铁兵刃,就足足有百十口,还有其它一些诸如香炉摆设等等,更是不要钱一样抬进宫中,最重要的是,还有近百坛上好的粮酒,都陈放了足足十年,酒香浓郁,被胖子当成了宝贝置入了早已空无一物的地窖中。

    不出所料,不过片刻工夫,静谷就一脸雀跃地出现在面前,这不得不令苏乞年怀疑,这一个月,他是不是就赖在了宫中没有回去。

    苏乞年再看向胖子,胖子先是讪笑,而后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全都让人记录在册,等年祭前再一一回礼。”

    来而不往,非礼也。

    即便是同在武当山境内,即便而今的青羊峰到处拮据,却也不能够失了体面,在苏乞年看来,这体面不属于他与胖子、清羽三人,而是属于五百年前断绝的青羊峰历代先贤,列祖列宗。

    此后又三天。

    苏乞年于青羊宫中静修,这时候,精神力自然而然勾动混元气血,这一次,苏乞年没有再压抑,一个多月来,他明悟道理,巩固己身,往日里突破晋升的不圆融,都已经打磨圆满,棱角尽去。

    《**》第四重的修行开始。

    这一重《**》所定的星位,同样应在祖窍神庭东方,共有四处星窍需要贯通。

    属于《龟蛇功》第九层圆满的混元气血,裹挟着浓烈的天地元始之气,一直贯通了两处星窍方才止息。

    到了此时,苏乞年也感受到,随着《**》功力的不断加深,每一重星位的点亮都更加艰难,到了这第四重境界,以混元气血的凝练与雄浑,也不过只打通了两处星窍就力竭,后继乏力。(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明天19号开始,书评顶置区有活动贴,是书友举办的庆祝武盟成立的活动,十步也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大家量力参加即可,不参加也可加群聊天聊剧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