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二章 干涉现世,锋芒成刀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谢谢刚成立的武盟兄弟姐妹们的一路支持。)

    第四天。

    苏乞年走出厢房,他目光莹润,却也有些刺目,一些路过的杂役道人看一眼,仿佛连心神都要被吞没进去。

    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这位准张峰弟子的修为功力,怕是又加深了。

    这也是苏乞年新近突破,于精神力尚未把握圆融,需要几天时月来打磨。

    尚未走到青羊殿,苏乞年就听到殿前演武场上传来的利刃破空的声响,远远的,就看到少年静谷裸露着结实的小臂,握着一口四尺来长的后背朴刀,正在挥汗如雨,一板一眼地演练着刀法。

    说起来,这几天青羊宫中最兴奋的,就属这个年少的静字辈师叔了,因为苏乞年不再排斥他,并开始时不时地指点他的刀法修行,现在,他每天都要苦练一门不入流的刀法,并选择一门其它不入流的武学来参悟、借鉴,虽然才短短三天,但静谷分明感到,他的刀法比之三天前,要往前迈进了一大步,于基础刀法,堪堪到达了融会贯通的境地。

    ……

    苏乞年要下山了。

    胖子苦着脸,他也想下山,不过一来他本就是武当山脚不远处土生土长的山村娃儿,二来青羊宫元神世界里的那一位之前说了,他这一年之内都不许下山,每隔十天就要进入其中,考校修行,打磨武功。

    这让他很不忿,因为于清羽和苏乞年而言,都没有这样的规矩。

    临走前,胖子几乎是咬着牙从地窖中启出了两坛子陈酒,苏乞年拍开封泥,喝了几口,最后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宫。

    三月里的春天,空气中飘着难以名状的清香。

    苏乞年下青羊峰,行走在武当山道上,他沉吟良久。欲先行前往江淮道海陵州。

    北海边疆重地,一来太过遥远,二来边防驻军重地,以他而今的修为和身份,还不能够改变什么。只能徐徐图之。

    至于长安城里,天牢重地,除非是圣旨下达,任何人不能擅入,违者杀无赦。

    遑论京城之地,太多高手,江湖与庙堂之上,各种势力交织,暗流涌动,在不明敌我。贸然闯入只会枉送性命。

    唯有江淮道海陵州,那里是苏府亲族祖居之地,苏乞年忧心祖父母,双亲四老,而今只剩下三人,因为苏府落难,虽然未曾株连九族,但也受到连坐,剥夺了为数不多的田产,沦为最清苦无助的平民。

    三老年事已高。田产再被剥夺,即便家中有一些存货,少量积蓄,苏乞年也很难想象。毕竟几个月过去,无论如何,他要先定住三老安危,才能心无旁骛,否则他日即便功德圆满,也终究会留下遗憾。

    ……

    “懒毛驴儿。你快点走,下山吃酒买卤肉,我点了檀香,不回头……”

    山道上,行了片刻,苏乞年挑眉,就看到一个青年道士,看上去约莫弱冠之龄,正侧坐在一匹看上去肥头大耳,浑身毛发油黑发亮的毛驴儿身上,悠哉悠哉地往山下去。

    毛驴儿走得很慢,青年道士虽然催促却不动手,很快就被苏乞年赶上。

    入室弟子!

    苏乞年看对方一身纯白道袍,点尘不沾,一头黑发披散,并不凌乱,反而生出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两人错身而过,青年道士看苏乞年一眼,拍了拍身下的懒毛驴儿,无奈地笑了笑。

    “清莲大师兄!”

    走出几十丈远,苏乞年捕捉到声音,这是有行走在山中的外院弟子恭敬行礼。

    掌峰大师兄?

    苏乞年有些讶异,这看上去仪态不羁的青年道士,居然是一峰大师兄,掌峰弟子。

    清莲道人!

    苏乞年似乎略有耳闻,说起来,而今他脱离罪籍,《龟蛇功》练到第九层,已经算是正式入门的弟子,有礼祭堂的执事道人近日前送来了一块顶尖元神人物烙印的命牌,令他滴血刻名,算是留下了印记,若是有朝一日身陨,命牌感应,自然粉碎,提点众人。

    而这一代清、静、宁、和四辈,按照辈分,苏乞年若是立道号,正该是清年两个字。

    武当山脚。

    解剑石后,苏乞年止步,看那斜插在地上,四尺来长,满是斑驳铁锈的刀身,于武当很多弟子,乃至是执事、护法、长老而言,这口刀是一个谜,不知道存在了多长的岁月,但就算是历代顶尖元神人物,有人出手,也未曾能够将刀拔出,至于摧毁更是无人做到。

    苏乞年始终觉得此刀有些古怪,每一次看到这口刀,他总有一些别样的感触,这些感触没由来的滋生,就令得他生出了几分警惕,但所幸至今没有生出什么异变,他最后看一眼解剑石,迈步而过。

    下山了。

    离了武当地界,苏乞年一身轻盈,这是当初身在长安城里都未曾有过的感受,原来于人而言,自由是何等珍贵。

    江淮道与湖北道之间隔了一个江南道,唯有横穿一道数州之地,才能进入江淮道境内。

    苏乞年的脚程很快,不过半个时辰就到达了郧阳县地界。

    青山镇,九里岗胡府,他与胡老爷子畅谈半晌,胡家走商路,依附于亲家郧阳县凌家,据老爷子所言,凌家有一条开辟的商路正是北上北疆苦寒之地,于是他将打探大哥苏乞明生死的消息托付,无论是否功成,一年之后,他都会亲往北疆一趟,而这一年,他会竭力提升自己,才能真正在这乱世立住脚跟。

    婉拒了胡老爷子相送,苏乞年孤身走出九里岗。

    行了不到十余里,郊外一处乱石嶙峋之地,苏乞年止步,目光变冷。

    数息后,十余道身影一闪,就将他包围,困锁在中央。

    十余人,一个个黑布遮面,夜行衣,即便是青天白日,也不愿意袒露颜面。

    “我很好奇,乾坤武库中哪一位如此心急。”苏乞年冷冷道。

    “死人不需要知道。”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寒声道:“动手!”

    他一点也不愿意耽搁,不与苏乞年废话,十余人身形一闪,就朝着苏乞年扑来,剑光霍霍,剑路凌厉狠辣,内家真气勃发,空气如裂帛,一瞬间被割得支离破碎。

    十余人,竟然全都是练出了内家真气的三流高手,且苏乞年精神力感应,那为首的一人修为最高,不在当日那古月尘之下,十二正经赫然已经贯通了足足十一条,只差一条,内家真气便可如饿虎跳涧,步入三流小成之境。

    苏乞年闭眼,再睁眼。

    那十余名黑衣人就惊骇止步,因为此时眼前的世界变幻,属于苏乞年的身影消失不见,他们赫然来到了一处万丈高的断崖之上。

    周身风起云涌,退后几步就是万丈深渊,刹那间,每个人都有些毛骨悚然,这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不对!这是幻境!大家紧守心神,精神武功!此子掌握有一门精神武功!”

    为首的黑衣人很快反应过来,十余人目光很快变得坚凝,杀气四溢,要驱逐眼前的幻境。

    数息过去,幻境不灭,甚至都未曾生出半点褶皱,反而有淡淡的刀鸣声响起,只见半空中,赫然有数以十计的长刀由虚化实,刀光如雪,锋芒毕露,即便相隔十余丈,也令人肌体生寒。

    “皆是幻象!境由心生,只要杀意坚凝,万幻自灭!”

    为首的黑衣人暴喝,然而下一刻,近百口长刀横空,刀光如狂风骤雨,瞬间将众人淹没。

    噗!噗!

    有血花飞溅,温热的鲜血落到脸上,那为首的黑衣人目瞪口呆,看着一口口长刀将同伴的头颅洞穿,但紧接着,他就大笑,果然一切都是虚幻,他还活着,任凭刀光如雨,也没有半点伤痕。

    下一刻,眼前的世界似乎湖面波纹荡漾,他又看到了嶙峋乱石,是幻境破灭,重新回到了现世。

    “不可能!”

    然而,他目光一转,就悚然大喝,因为乱石染血,十余名同伴依然没有起身,有鲜血汩汩,顺着伤口流淌,慢慢染红了土泥。

    难道,自己还身在幻境之中?

    他刚生出这样的念头,霎那间,苏乞年的身影由虚化实,出现在身前,一根食指落下,挤满了他眼前的整个世界。

    ……

    乱石地里。

    苏乞年看四周一地伏尸,他目光冷冽,《迷魂大法》到了第四重,他的精神力凝练,已然初步摸索到了干涉现世的门槛,慑魂术震慑奴役精神,再引动刀道锋芒,融入精神所化长刀中,幻境中杀人,不再是说说而已。

    目光再落到眼前这为首的黑衣人身上,苏乞年扯下其面巾,一张陌生的中年面孔,竟然满是陈旧的伤疤,已经辨认不清面容。

    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苏乞年再拂袖,混元气血一震,十余名黑衣人脸上的黑布脱落,无一例外,尽皆如此。(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谢谢刚成立的武盟兄弟姐妹们的一路支持,十步会继续努力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