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三章 螭龙九层,先天三易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苏乞年沉默,这一伙黑衣人显然出身不凡,能够狠心毁容,至此隐藏在黑暗之中,就非是一般的势力所能培养出来的。

    十余名三流杀手,就是一般的二流武林宗派、世家都未必舍得,也不可能豢养得了这么多的死士。

    苏乞年最后看向身前这为首的黑衣中年人,道:“你们来自哪里,受谁的指使。”

    黑衣中年人目光呆滞,被慑魂术奴役精神,不由自主地开口道:“九幽,受……”

    他尚未说完,苏乞年就感到奴役的精神中涌现出来一股沛然莫挡之力,他收起慑魂术,而面前的黑衣中年也未能再苏醒,七窍喷血,轰然倒地。

    九幽!

    苏乞年蹙眉,他江湖阅历虽浅,却也听说过九幽之名,九幽不知起源,古老相传于五千多年前妖族降临之际便已存世,曾有绝世杀手,潜藏虚空,一夜之间连诛三大妖帝,震惊天下。

    来自九幽的杀手!

    苏乞年嘴角泛起冷笑,对手一点不肯暴露,而是煞费苦心找到了向来神出鬼没的九幽。

    九幽不同于一般江湖武林宗派、世家,没有人知晓其根基所在,但是其底蕴深厚,不仅仅在大汉天朝境内,就是四方诸国,也有其踪迹。

    这就成了无头公案,想要从九幽手中得到买凶之人的消息,苏乞年刚刚也见识到九幽的手段,甚至连祖窍神庭中,都有高手种下了精神烙印,一旦出现被人奴役的迹象,精神烙印就会复苏,摧毁精神,刹那间形神俱灭。

    狠辣!冷酷!

    尤其是对自己,九幽人的无情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路还是要走,即便是九幽。苏乞年相信,想要请动九幽,定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甚至他在史书上。也曾经读到过,有一流武林世家为了复仇,千方百计请动九幽出手,最后底蕴尽去,倾家荡产也未能杀死仇敌。九幽不同于寻常江湖杀手,出手最多九次,九次之后,无论成败,都不再插足。

    是以,唯有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请动九幽中的高手出马,甚至历代汉天子中,也曾经有遭受过九幽的刺杀。

    那一代汉天子龙颜震怒,但最后似乎有所顾忌。史书中语焉不详,只知道最终不了了之。

    还有八次!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古往今来,被九幽杀死的人不少,但同样活下来的也不少。

    不是九幽没有高手,而是低估了对手,付出的代价不足以令九幽出动更强者。

    杀死他苏乞年,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苏乞年不知道,但从这第一波的杀手来看。若非是他《迷魂大法》步入第四重天,初步干涉现世,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样的阵势。寻常三流小成的高手,怕也要感到棘手。

    ……

    武当山上。

    此时,那座号称可以照见天界之门的狮子峰顶。

    天门阁顶,清乾道人长身而立,他丰神如玉,纯白镶金道袍随风轻舞。他目光幽静,看向远方,喃喃道:“区区一八品武库编修次子,如此大动干戈,汉阳郡主刘清蝉,汉阳郡主刘清蝉,汉阳郡主刘清蝉……”

    他接连念诵数遍,眸子越来越亮,最后一步迈出,扶摇而上,他周身真气外放,仿佛一轮太阳冲破了云海,要触及那冥冥之中遥不可及的天界之门。

    长安城。

    当今大汉天朝的都城,盛世长安,没有宵禁,街道上人声鼎沸,人流如泉涌。

    一品镇妖王府。

    一座看上去颇为雄伟的府邸,两头汉白玉狮子立在朱红大门前,铜钉硕大,八名家丁静立大门前,一动不动,每一个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偷偷打量两眼,心中有止不住的敬畏和好奇,敬畏的是一代镇妖王的绝世武功,立下汗马功劳,抵御妖族,诛杀妖王,护得极西边疆之地宁定,好奇的则是侯门王府中的生活,古来都有文人墨客感叹,一入侯门深似海,名门大户府邸内的各种勾心斗角,苦心钻营,甚至还有被编成野史,叙述皇宫后院诸多争斗,当然,这些都只是私刻,不敢堂而皇之的送交官刻或书坊,只在小范围之内流传。

    此刻王府内,一座看上去颇为敞亮的演武场上,七七八八围了许多仆从下人,他们不敢出声,都屏住呼吸,看向演武场上那一道婀娜如仙的身影。

    这一代镇妖王的独女,当代汉天子亲封的汉阳郡主,乘螭龙车,入皇宫不必通传,可见天子不拜,无一不显示出来这位皇族贵女的恩宠隆重。

    刘清蝉看身前十余丈外,一颗能有半丈来高的大铁球,上面虽然铁锈斑驳,但依稀可见一道道指掌拳印。

    诸多仆从下人知道,这是镇妖王年轻时练功用的,掺杂了深海玄铁,其重无比,就是三、四匹汗血宝马齐齐发力,也难以拉动,最重要的是,这铁球于筑基之前的练武之人而言,坚固非常,根本难以损伤。

    呼!

    倏尔,刘清蝉动了,她青丝飞扬,白色素纱长裙似乎仙气缭绕,只一步就跨越了十余丈之地,她蓦地出拳,伴着龙吼,背后一条赤色螭龙影浮现,赫然已经有小半个身子凝成实质,随着刘清蝉出拳,那凝实的龙尾一甩,与之合一,结结实实落到那大铁球上。

    铛!

    在诸多仆从下人震惊的目光下,那大铁球飞起,嗡嗡作响,一直飞跃过近二十丈,才在这演武场边缘轰隆一声落地,将坚固的青石板砸出蛛网般的裂纹,紧接着,诸多下人就发现,那大铁球上,一片铁锈剥落,除了当年那诸多拳掌印记之外,又多了一道清晰的拳印,深达三寸许,比哪一道印记都要来得更加深刻。

    “印达三寸,郡主的《螭龙功》九层圆满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这是老管家,留着山羊胡子,身形瘦削,此时目光温和,立在演武场边。

    刘清蝉转身,看老人,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哪怕这笑容极淡,落到诸多仆从下人眼里,依然似乎天上骄阳明月一般耀眼,且随着时月的流转,愈发浓烈与璀璨。

    老管家却叹息一声,道:“郡主你性子刚强,拳法如人心,螭龙也有刚柔,郡主你却摒弃不用。”

    “刚柔的道理我岂会不懂,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何必刻意索求,水到渠成才是圆满。”刘清蝉道,“管家爷爷,请教第十层,这路又要如何走。”

    管家老人摇摇头,道:“《螭龙功》十层,《鱼龙功》十层,就是历代汉天子,也没有几个人是以十层《鱼龙功》筑基,道可道,非常道,你的路是唯一的,没有人可以代替,管家爷爷也指点不了你。”

    指点不了吗?

    刘清蝉抬头,看春阳愈烈,王府中的桃花似乎开得比往年更早几天。

    ……

    襄阳。

    越过十堰州,湖北道又一大州。

    一州主城,襄阳城里的黄酒飘香,哪怕到了这三月天,也十里长街不散。

    醉八楼。

    一座名字起得古里古怪的酒楼,但是食客却络绎不绝,所谓醉八,说的是这一家酒楼的黄酒,曾经有人醉倒了八次,爬起来的第一句话依然是一句拿酒来。

    醉八楼的黄酒,襄阳街上的金刚酥。

    此刻,酒楼三层临窗的位置,苏乞年饮一口黄酒,看一眼窗外街头喧闹,吃一口金刚酥,入口香脆,不粘牙齿,难怪老少皆宜,成为一州之地闻名的小食。

    不过他随后就叹息一声,乱世百姓苦,出了这一州主城,沿途行来,苏乞年就看到不少饿殍,都是被妖兽袭击了村子,家破人亡,流落在外的难民,而官府之力有限,又能够收养安排多少,更忧心疾病传递,大多拒之城门之外。

    “汉江之上,这一代的归藏刀现世,一根枯木渡江,直指中岘紫盖山。”

    忽然,有衣着粗犷的江湖客进来,大喝一声,呼朋引伴,哗啦一下数十上百人涌出去,本来食客众多的醉八楼,一下空了小半。

    归藏刀?

    苏乞年挑眉,似乎是十堰州境内一隐世顶尖世家,向来每一代都只有寥寥数人出世,但只要是出世之人,必定刀法卓绝,惊才绝艳。

    岘山,是指这襄阳州境内的,包括下岘岘首山、中岘紫盖山、上岘万山在内的三座名山,至于这一代的归藏刀现世,直指中岘紫盖山,那就只有一个目的。

    紫盖羲宗!

    一处顶尖传承之地,传闻羲宗传自伏羲氏,这位上古部落时代的人族首领之一,传说中陨落之后就葬在这紫盖山中。

    “伏羲氏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伏羲观河图洛书而演先天八卦,后世文王观先天八卦演后天八卦,留下古经圣典,万经之首的《周易》,此后又有《归藏易》、《连山易》,不用说,这归藏刀连家应该是传承自《归藏易》,那么这羲宗应该就是以先天八卦为本的《周易》,又称之为《先天易》。”

    苏乞年起身,古来《周易》遍传天下,而《归藏》、《连山》、《先天》三易罕见于世。(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