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四章 归藏刀,先天剑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写得感觉越来越好了)

    汉江。

    作为长江最大的一条支流,汉江之水时而明净,清澈见底,时而浑浊,奔流汹涌。

    在苏乞年记忆里,那十六年前的二十七年岁月里,汉江水比之而今却要小上太多,而这片天地比之记忆里,也要大上了无数倍。

    人总有数之不尽的好奇,现在,这汉江岸边,就聚集了数以百千计的江湖中人,他们眺望汉江,在紫盖山下,欲瞻仰这一代归藏刀传人的风采。

    苏乞年也有好奇心,《周易》为万经之首,就是他而今身负的《休命刀》,乃至是那一式似是而非的《降龙掌》第一式,其总纲,也是截取的《周易》中的一段乾坤变化的道理,《周易》之后,又有更古老的《先天》、《连山》、《归藏》三易现世,都是比文王更加古老的时代,至于创演者却无从考证。

    时至而今,唯有这紫盖山上的羲宗一脉,掌握了完整的《先天易》,历代相传,似乎可以追溯到上古部落时代,人族首领之一的伏羲氏。

    一代归藏刀传人现世,一根枯木渡江,直指中岘紫盖山,不用说,这将是两大易数的碰撞。

    “《归藏易》,《先天易》……”

    紫盖山下,汉江水边,苏乞年喃喃道,这两大易数,他此时捕捉四方人言,也隐隐有一些了解,两大易数的传人,几乎每一代都有争锋,互有高低,这样几代十几代下来,两大传承从二流争到一流,再从一流争到顶尖,就为了易数高低,是正统之争。

    而今。《先天易》也以伏羲易自居,《周易》乃文王所演,唯有《归藏》、《连山》二易毫无头绪,来历全无。

    “到了!”

    有人低喝。苏乞年抬头,就看到远方汉江水上,一根枯木如箭,乘风破浪,闪电般疾驰而至。

    在枯木上。立着一名身着灰袍,看上去面容有些木讷的青年,但从那一双眼睛里,苏乞年却仿佛看到了天地万物在沉浮。

    青年背着四尺来长的紫檀匣子,点点金星在阳光下闪烁,有紫气氤氲,不用说,那刀匣中,定是那一口天下闻名的归藏刀。

    “一口通灵神兵,真想见识一二。若能亲手抚摸,此生无憾。”

    “百年前,这口归藏刀才名列兵器谱第一百位,百年过去,已经登临第九十五位了。”

    “归藏刀,先天剑,历代互有胜负,是以于兵器谱上,同列于第九十五位。”

    有许多江湖客感叹,天下通灵神兵还是有一些的。但是能够登临兵器谱的,都是天下少有的神兵利器,其玄奥之处,更是超出常人的理解。

    “只是不知道。这一代归藏刀和先天剑的传人,现在能否拥有驾驭神刀神剑一击之力。”

    神兵通灵,就是半个顶尖,甚至一些神兵通灵年月日久,就是寻常顶尖元神高人,也奈何不得。

    不用说。能够登临兵器谱的神兵利器,恐怕寻常顶尖元神人物都奈何不得。

    木讷青年就是这一代归藏刀的传人?

    很多江湖中人有些失望,尤其是一些年轻男女,他们向往卓尔不群,惊才绝艳的风姿,但显然,眼前这位归藏刀传人并未给予他们这样的感官。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年轻,看上去不过弱冠之龄,只是不知道功力几何,刀法几何,得了连家归藏刀几成精髓。

    枯木渡江,于紫盖山临江一侧止息,枯木沉浮,木讷青年立于其上,仰望山巅。

    这一站,就令得苏乞年的目光现出凝重之色,寻常江湖中人感应不到,他却清晰捕捉到一股潜藏隐匿的锋芒之气,属于刀道的锋芒,唯有同样领悟了兵刃锋芒的练武之人才能够感应到。

    “小兄弟,看你也练刀,可要好好看着,归藏刀传人,若非是世代争锋,我们哪里能有这样的眼福。”

    这是一名老人,花白头发,满脸江湖风尘的褶皱,立在苏乞年身边,抓着一杆老烟枪,正抖落里面燃尽的烟灰。

    “看,那是襄阳城周边的宗派、世家,从这归藏刀入襄阳州,就派了人盯着,现在都来了,就是要观摩这一战。”

    老烟枪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苏乞年愿不愿意听,倒是不远处一些年轻人簇拥过来,行走江湖,越老越是宝,不是说武功有多高,而是三教九流各种门道,都了然于心,于年轻一辈而言,可以当得上是一部活着的传奇故事书。

    “老人家说说,都是那些宗派、世家。”

    有年轻人发问,脚步一深一浅,苏乞年一看便知是筑基功没练到家,筋骨还没淬炼好,观身形桩法,这一群年轻人,大多是练《奔马劲》的普通家世。

    “呵呵,小的们听好了,那是有气剑指锋家、紫竹帮、真全剑派、鹿鸣刀萧家……”

    老人说出一连串的门派、世家之名,一流、二流、三流皆有之,大抵襄阳州境内诸多门派、世家中人都来了,两大顶尖传承的传人,他们等待多年的一战终于到了,或许这不是最后一战,却代表了《归藏》与《先天》两大易数在这一代胜负的开端。

    “哎,可惜,这些世家门阀,宗派的门槛总是那么高,我们这些一两层《奔马劲》的修为根本看不上。”

    “可不是,这年头谁能天天大口吃肉,不用说那些进补的妖兽肉食,要是能那样,我也能练到《奔马劲》四重,不!五重了!”

    这帮年轻人似乎都颇不得志,有人注意到苏乞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兄弟你这么年轻就出来闯荡江湖,劝你一句,还是趁早回了家去,江湖路凶险,哪一天都是脑袋绑在裤腰带上,说不准哪天就被人摘了去,或者落到妖兽的肚子里,家里有双亲,不远行。”

    这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流气的青年,粗布袍子上有不少补丁,还有一些裂口,他卷着袖子,背一口有细密缺口的粗制铁剑,只用一根布条拴在背上。

    而听青年这么一开口,那原本还兴致勃勃,询问老烟枪诸多消息的一帮年轻人就有些沉默了,有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叹一口气。

    逐梦的人太多,他们只是其中的一小丛野草,野火烧不尽,但春风吹过,再生出的,就不再是他们这一茬。

    苏乞年却笑了,道:“有梦才能有心,有心才能有情,双亲在,远游可归,只要有心。”

    只要有心?

    一帮年轻人咀嚼这四个字,再看苏乞年的目光就有些古怪,这个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他一身暗青长袍,也不像是什么名门大户出来的世家子弟,至少身上没有他们时而感受到的倨傲俯瞰气质。

    唯有那口被青布包裹的长刀,刀柄古朴,看上去似乎还能值几两银钱。

    “来了!快看!紫盖山上有人下来了!”

    忽然,汉江边人声炸响,苏乞年心生感应,就看向那紫盖山面朝汉江的一处峭壁之上。

    一习青纱,于悬崖峭壁之上跳跃,如履平地,每一步落下都似乎穷尽山气,与这紫盖山的气机融为一体,无懈可击,找不到一丝破绽。

    “咦,你这么快就找到了。”

    流气青年顺着苏乞年的目光看去,有些模糊,但不用想,应该就是羲宗这一代的那位先天剑传人了。

    近两百丈高的紫盖山,那一习青纱不过十余息的工夫就下来了,赫然是一名风华如玉,姿容绝丽,约莫二九芳华的女子。

    青纱长裙束腰,有青丝如瀑,琼鼻如玉,婀娜身姿如微风荡漾,尤其是那一双比秋水还要沉静的眸子,似乎容纳了九天云气于其中,看遍风云变幻,不动不摇。

    也不见其有任何动作,江水畔一截青竹折断,凌空飞起,恰恰落到其玉足下,再落到此时平静,波光微漾的江水上。

    紫盖山羲宗,这一代先天剑的传人,居然是一名如此芳华惊艳的女子?

    汉江边,汇聚的一干武林中人看清,在这青纱长裙的绝美女子背后,同样背着一方约有四尺长的紫油梨剑匣。

    剑匣中,看来就是那一口同样位列兵器谱第九十五位的先天剑了。

    归藏刀!先天剑!

    这蕴藏了两大易数精髓的武学或神兵,这一代的两位传人,终于现世江湖。

    “踏水凌波,这得要多高的武功,听说唯有练出内家真气,力量把握入微才有可能做到……”

    流气青年喃喃道,再看苏乞年,却不理会他,目光郑重,落到江面之上。

    等到他再落下目光,汉江水上,那一男一女一句话不说,几乎在同时出手了。

    枯木临江,来自归藏刀连家的木讷青年掬起一蓬江水,他挥手洒出,滴水成刀,泛着波光,刀身粗犷,足有丈长,空气被撕裂,拉出一道苍白的真空裂缝。(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写得感觉越来越好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