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六章 江湖冷血,指尖按剑
    (第一更送上,还有两更,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

    流气青年止步,不是不想退,而是退不得。

    青蛇帮一行,虽然只是十余人,但是襄阳城内厮混数年的青年一眼望去,尽皆是帮内执事以上的人物,不是筑基功圆满,就是已经练出内家真气,成功筑基的三流高手。

    只是气机锁定,就让他动弹不得,从头到脚都变得冰凉。

    一名青蛇帮执事上下打量流气青年一眼,就露出冷笑:“原来是你,襄阳城中诸武馆求剑,皆被拒之门外的小子,似乎叫什么卢长平,几年了还不死心,现在居然敢编排起我青蛇帮,你辱我青蛇帮清誉,真是好大的胆子!”

    流气青年闻言身子又是一颤,果然不愧是打下襄阳东城之地的青蛇帮,堂堂执事,居然能够记住他一个流浪剑客的名字,而说起来,他也不算什么流浪剑客,不过是烂泥扶不上墙,或许是输了太多次,才能被记住的吧。

    这时,老烟枪死死按住的几名年轻人咬牙,嘴唇都要咬出血了,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这一群踏入江湖共同寻梦的年轻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也有可以不管不顾,两肋插刀的血性。

    岁月可以打磨他们的棱角,但尚未老去,还磨不掉他们的义气。

    “卢长平!”

    老烟枪到底老了,气血开始衰竭,他一辈子都没能筑基,哪里还按得住几个年轻小子太长时间,此时,就有人挣脱,一下冲出去,到了流气青年身边。

    有一个挣脱,就有第二个,很快,老烟枪就散了劲。一波五六人冲出去,他唯有长叹一口气,江湖纷争江湖了,这样的场合。即便是真的死了人,官府和六扇门也不会插手。

    “你们几个小子,我大约记得,都是一些被武馆拒之门外的浪人,没有银两。资质差,还想学人习武,闯荡江湖,义气倒是不小,难道这么些年下来,还没有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那名青蛇帮执事嗤笑一声,一边生满麻子的脸生出几分狰狞之色,“几个臭鱼烂虾,想翻天吗!”

    “诛首恶,其余一人一条手臂。今日观战,不要耽搁。”

    青蛇剑开口了,这位青蛇帮帮主是一个中年汉子,看上去十分沉静,唯有下巴处一道长长的伤疤一直延伸到脖颈深处,只看一眼,就令四周不少江湖中人不寒而栗。

    这边的动静,如远方气剑指锋家等江湖宗派、世家也隐隐察觉,不过都浑不在意,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江湖纷争。遑论青蛇帮这样的三流帮派,也就能占据一下襄阳城东的一块地皮,于他们这些年深日久,底蕴深厚的门阀宗派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也不愿去打什么交道。

    每一天,江湖武林中都有人流血,恩怨情仇,太多纷争,没有人能够理得清。对于此刻汉江岸边的诸多襄阳州境内数一数二的世家宗派而言,两大顶尖易数传人的交手,才是重中之重,未来数年之内,天朝大内龙虎榜上,未必不会有新旧更替。

    “等等!”

    “怎么,小子你现在后悔了!可惜,已经迟了。”

    迈步欲出手的执事目光冰冷,带着嘲弄与轻视,他青蛇帮能够占据襄阳东城之地,把占一方利益,每天不说流水般的银子,却也差不了多少,靠得就是内外一致的狠辣,这年头,江湖武林,比的就是谁比谁更狠,只要不触及六扇门和京城长安那一位的底线,江湖事,江湖了。

    卢长平摇头,此时却是挺直了腰板,他满是补丁和裂口的粗布袍子绷紧,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一口唾沫一个钉,卢长平不过是个小人物,但也懂得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道理,我的命在这里,想要就来取,这些个朋友只是萍水相逢,一时冲动……”

    嘭!

    “卢长平!”

    他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拳,这是身边一个身材瘦削的青年,他怒目而视,斥道:“你逞什么英雄!我们会贪生怕死,一条手臂而已,横竖不过一条命,你犯了忌讳不假,但可有胡言乱语,不过江湖中人大多明哲保身,这里就没有襄阳城中厮混多年的老江湖油子,青蛇帮是什么角儿,他们会不知道?今天既然我们站出来了,就没想过可以活着走出去,老烟枪,知道您老嘴硬心软,帮个忙,平日蜗居的那间破庙,藏了几两银子,帮忙捎回家中,孩儿不孝,来世牛马相报。”

    老烟枪张口,但话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卢长平咬牙,终于大喝一声:“好!憋屈了几年,今日就放手一搏!”

    “好!”

    其余六人皆应声,或抬掌捏拳,或兵刃出鞘。

    “一个不留。”

    青蛇剑于青再次开口,目光微沉,今日若是被这几个小子辱了颜面,难免今日之后就有人觊觎他东城之地。

    “是,帮主。”

    那执事拔剑,剑身很细,精钢打造,弯曲如蛇形,这是青蛇帮独门打造的蛇形剑,一进一出,最善撕裂皮肉。

    “江湖中,意气用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若是义气有用,世人还求什么高深武道,若是豪气干云有用,大宗师们还握什么天命,年轻,就要有死的觉悟。”

    来自青蛇帮的执事语气很冷,他目光更冷,手中蛇形剑剑刃殷红,显然是常年被鲜血浸染,渗入了铁质。

    “小兄弟,待会儿我们出手,你立即退开!能走多远走多远,你还年轻,江湖水深,死人不偿命,不能等到见了血,二老要有人送行!”

    卢长平转首低喝道,背后生满了细密豁口的铁剑拔出来,这口剑伴了他从年少到弱冠,已经伤痕累累,唯有剑身愈发雪亮,如镜子可以印刻人影。

    苏乞年轻轻点头,道:“不能见血,二老盼归。”

    “懂了就好。”

    卢长平笑道,不过身边几名年轻人却是心中叹息,瞥一眼苏乞年,心有不满,到底是初出江湖的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立即就退缩了。

    “懂了也没有用,一个也走不了。”

    嗡!

    半边脸生满麻子的青蛇帮执事寒声道,随着迈步,一股灼热的气血破体而出,引动背后的空气扭曲,一匹火红烈马迈步,降临人世间。

    “筑基功圆满,一匹烈马之力!”

    四周有江湖中人低呼,包括卢长平在内,七个年轻人目光无比凝重,这些年江湖求学,虽然不得入门,但也不是一无所获,不过与青蛇帮执事这样的人物相比,还是远远不如。

    “出手!”

    不敢等这名执事将一身气血催动至最巅峰,卢长平七人出手了,没有半点保留,也没有半点单打独斗的心思,涉足江湖这些年,他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道理就是,脸面重不重要?没有命重要。

    年过而立的青蛇帮执事冷笑,七人出手,指掌拳剑皆有之,不过在他眼中就慢吞吞的没有半点章法,都是江湖不入流的武学招式,混合了基础拳脚兵刃,七拼八凑,以他的眼力一眼看来,没有一处不是破绽。

    咻!

    刹那间,他出手了,蛇形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青芒,剑光如蛇行,剑路诡异而凌厉。

    叮!叮!叮!

    几声金铁交鸣,两口长剑脱手,半截剑身被削断,另外几人闷哼一声,捂着手腕踉跄后退,鲜血潺潺。

    《蛇形八剑》!

    有襄阳城的老江湖感叹,这是青蛇帮闻名襄阳城的《蛇形八剑》,配合其独门八层《蛇形功》筑基,传闻筑基功八层圆满,可拥大半匹汗血宝马之力,蛇形剑出,诡异难挡,当初城中不少彪悍人物,就是折在了这门实不下寻常三流武学的筑基剑下。

    长剑脱手,虎口崩裂,卢长平蓦地回首,看苏乞年不动,暴喝道:“还不走!”

    “谁都走不了!”

    中年执事嘴角泛起狞笑,他身如蛇行,两个闪烁,就到了苏乞年身前,卢长平目眦欲裂,刚迈出一步,就看到那蛇形长剑破空,眨眼间就要将那少年咽喉洞穿。

    很多江湖中人立在远处,心中惋惜,这就是江湖,不分年少,圣贤道理在这里说不通。

    叮!

    一声轻响,没有半点征兆,那青蛇帮中年执事的身形戛然而止。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那青蛇帮帮主于青本来平静的眸子瞳孔骤然间收缩。

    卢长平睁大眼睛,老烟枪双目眯起,既而嘴角就泛起一抹笑意,绷紧的筋肉和脸上层叠的褶皱慢慢放松下来。

    什么!

    很快,一些围观看戏、事不关己的江湖中人看清眼前的一幕,也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那是一根食指,不是很修长,却弧线饱满,指肚按在那蛇形剑剑尖之上,殷红剑尖锋锐,却不能将其洞穿,被生生阻在了咽喉前三寸之地。

    最重要的是,那一根食指的主人,正是那此前被众人扼腕,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贸然闯荡江湖,连累他人,懵懂无知的少年。(第一更送上,还有两更,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