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八章 江湖梦里江湖碎
    (三更毕,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迷魂大法》第四重的功力瞬间攀升至极颠,苏乞年的眼前,虚空中种种变化都似乎变得缓慢了,他闪电般拔刀,刹那间,汉江岸边如有一道惊雷炸响,既而,众多江湖中人就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缕刀光如混沌,又似闪电横空,太快了,空气被撕开,苍白的真空如一条天裂,瞬间蔓延出去十余丈。

    轰!

    汉江边,经历岁月冲刷坚硬无比的石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长达近二十丈,深达尺许的刀痕,如遭雷鸣电殛。

    青铁长刀在手,苏乞年眸子冰冷,连带着周围许多人都忍不住退后几步,空气在这一刻都似乎要被眼前少年的杀气冻结。

    “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

    剩下的五名年轻人根本不相信,他们面色苍白,看刚刚那名同生共死的青年,自眉间开始,一缕血色刀痕由上而下,贯透了他整个身体。

    咔嚓!

    首先裂开的,是一张真实无比的脸,或者说,是一张难辨真假的人皮面具,露出内里一张满是疤痕,难辨样貌的陌生面孔。

    “九幽!”

    苏乞年一字一顿道,语气并不高,也并非咬牙切齿,但哪怕是相隔数百丈远的诸多宗派门阀的武林高手,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深重的寒意。

    九幽!

    随着苏乞年开口,大多数江湖中人没听清,就算是有人听见了,也多数一无所知,但是一些稍有见识的高手,乃至是诸门派、世家中人,就一个个瞳孔收缩,露出无比忌惮的神色。

    九幽!这个少年,居然被来自九幽的杀手盯上了!

    九幽不过九!这一次,又是这个少年遭遇的第几次刺杀了?

    尤其是一些迈入了二流龙虎境。初窥长生的世家、门派高手,刚刚苏乞年出手,他们如何不清楚,那混沌刀光是什么。分明就是天地元始之气,普天之下没有第二家。

    一个开始打开人体潜藏的暗窍,筑基功修到了如此地步的少年人,哪怕是放到镇国大宗,也是少有的种子。需要悉心培养,未来未必不能成长为一流人物,乃至证道元神,也不是没有一点可能。

    “那是什么刀法,堂皇正大,却从未听闻。”

    有宗派世家中人猜测,而这时,汉江上两大易数传人一战,似乎也临近尾声。

    波光潋滟,刀光与剑光冲霄。若接天莲叶,并蒂双莲。

    除了苏乞年等少数人,众人看到的,就是这一幅亦幻亦真的画卷,而江面上波澜涌动,数百丈的江水若瀑布倒悬,声势惊天。

    只十余息后,波光敛去,苍白真空开始愈合,江面上。木讷青年与青纱长裙的绝美女子,又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木讷青年转身,踏波而行,一步十余丈。顺流而下,一路西去。

    而来自羲宗的绝美女子,这一代先天剑的传人也没有重新登上紫盖山,而是逆流而上,凌波而行,一路向东。宛若天界仙女临尘。

    自始至终,两大易数传人都没有动用背后刀匣剑盒中的通灵神兵。

    这无疑令得不少江湖武林中人大失所望,不过很快一些人就释然了,就算是真的出鞘了,他们又如何能够看得清虚实,不过是声势更大浩大,说不得还要殃及池鱼,白白枉送了性命。

    这一切,都与此刻的苏乞年无关。

    他反手令青铁长刀一寸寸归鞘,再看剩下的五名年轻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小心翼翼,只剩下悲哀与强自压抑的愤怒。

    到现在,他们也隐隐明白,身边的同伴早已死去,而卢长平之所以会死,也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

    江湖人命如草芥,但对于五个年轻人而言,还是太残酷了,这些年被磨平的棱角,此时又生出了斑驳的裂痕。

    一言不发,苏乞年迈步,他双手沾满血腥,将属于卢长平的尸首聚齐。

    掌心一口巴掌大的混沌炉由虚化实,炉盖掀开,一缕血气火焰流淌混沌气,落到残尸上,混元血火熊熊,眨眼间成为灰烬。

    远方,如气剑指锋家,真全剑派等宗门世家的高手见此,皆是目光一闪,隐隐想到了什么。

    ……

    襄阳城城郊,一处破败的小庙中。

    老烟枪放下手中从不离手的铜烟杆,领着苏乞年进入庙中。

    “郊外也就这座小庙了,临近城墙,草木稀疏,寻常妖兽不敢近,也能及时察觉,逃得性命。”

    老烟枪指了指庙中一角,一地同样满是补丁的床褥,除此之外,还有七处显得有些杂乱破旧的地铺。

    “这庙里原来供奉是紫盖山上一位元神真人,后来这位元神真人坐化,神庙移址,这里就荒废了,”老烟枪喃喃道,似是自语,脸上的褶皱似乎更深了,“卢长平这小子性子倔,当年从谷城县石花镇走出来,憋了一肚子气,和爹娘说了一句不功成名就誓不还,这一走就是八年,八年了,这小子就算忍不住,也只敢在村口远远看两眼,然后又咬着牙离开,襄阳城中都喊他烂泥巴,因为他悟性差,基础剑法别人学一剑只要两天,他要半个月,没有一个武馆愿意收他,他读书不多,性子秉直,那些帮派勾当又不屑掺和,这么些年下来,依然一无所成,但只要身上的伤好了,他又会不要面皮地跑到城中各大武馆中,哪怕挨了揍,也要与人切磋两下,能偷几剑是几剑。”

    来到小庙一角,将一条被褥一角撕开,抖落出来几块发黑的,约莫有五、六两的散碎银子,老烟枪拿起来,又来到另一处角落,撕开床褥一角,取出里面同样不多的一半碎银子,约有四、五两,差不多十两散碎银子,老人用一块碎步包起来,放到苏乞年手中,轻轻拍了两下,再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是转身来到庙前,抓起烟杆,蹲在门口的台阶上,就着火折子点燃,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抽着抽着,眼睛就有些浑浊。

    五个年轻人站在庙前,一言不发,此时五人脸上已经没有了愤怒,剩下的只有缭绕不散的哀伤。

    苏乞年走出破庙,看了五人一眼,五人转身,到前方带路,这一走,就走了整整五天。

    往日里,就算是想离开襄阳城,五个年轻人都要掂量掂量,能否抵得住不时从荒野里跳出来的妖兽,或者就花一些银钱,跟随出行的商队,好歹出了事有随行的筑基高手顶着。

    而这一次,他们就不需要担心,因为有苏乞年这样一个连青蛇帮帮主都可以一指头戳死的小神仙,他们不需要忧心安危,一路走得顺顺畅畅,哪怕就是有妖兽跳出来,尚未来得及嘶吼一声,就被无形的锋芒之气割破了喉咙,而后脑袋和鲜血一起落下。

    就算如此,他们也高兴不起来,远没有往日里偷偷回乡探望的忐忑与兴奋。

    夜晚,他们露宿荒野,苏乞年没有催促,只是生起篝火,将杀死的妖兽心烤熟,切成片,让五人分食,而后习练马形拳,再打坐炼化剩余的血气,补充精神。

    短短五天,五人中,修为最低的从《奔马劲》二重臻至第四重,修为最高的,则从第四重臻至第五重,即将圆满。

    修为的提升,气力的增长,五人真真切切感受到力量时时刻刻的提升,但在短暂的欣喜过后,随着人烟的临近,又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

    谷城县,石花镇,红马庙村。

    因为早年村子里走出去一个《奔马劲》七层圆满,拥有一匹烈马之力的年轻高手,当时还很小的村子,十几户人家商量后,就给村子起名红马,意为火红的烈马。

    后来,那名年轻高手在外与人争斗,被杀死在汉江边,村里人不敢肆意建造庙宇供奉,所以就将村子改名为红马庙村。

    卢家。

    篱笆院子里,老两口捧着重新盛装骨灰的陶罐,老泪纵横。

    这一天,五名年轻人在自家栅栏前长跪不起。

    这一夜,苏乞年无眠。

    第二天,辰时,朝阳初升,苏乞年站在村口,他直视初升的朝阳,朝阳东升,伴着若有若无的紫气,他目光悠远,片刻后转身,看向身前换了一身粗布短打,做农夫状的五个年轻人,道:“你们决定了。”

    五人相视一眼,重重点头。

    苏乞年略一沉吟,他精神力一动,一分为五,五个年轻人只感到脑袋一阵生疼,既而恢复过来,就发现脑海中多出了一段玄妙的口诀,还有一门于他们曾经而言,梦寐以求的三流武学。

    三流武学,是苏乞年之前在青羊阁中记下的一门三流刀法,口诀则是与之契合的内家心法。

    而后,苏乞年转身,他走得不是很快,但是每一步落下,都跨出数丈远,朝阳出奇的,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村口,一名年轻人终于忍不住,远远喊道:“若有一天,哪里寻你。”

    片刻后,就在五人目光渐暗之际,远方有一道清朗声音响起,如在眼前。

    “武当青羊峰,苏乞年。”(三更毕,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