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九章 声名鹊起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就投吧。)

    武当青羊峰,苏乞年。

    即便苏乞年没有刻意透露身份,他最后御使混沌炉,一干襄阳州武林宗派、世家的高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是将他的身份曝露了出去。

    随着两大易数传人汉江水上横江一战,疑似不分胜负之后,武当弟子苏乞年的名声,也随之以襄阳城为中心,朝着整个襄阳州,乃至是整个湖北道蔓延开来。

    无论是汉江边的精神如铁,干涉现世,还是后来的惊人一刀,混沌熔炉,都令得诸多武林中人印象深刻。

    加之卢长平身死前的称呼,总算在这个世上留下了一点东西,慢慢的,武当小神仙的名头,逐渐在这天朝一十八道的一道之地流传开来,甚至比苏乞年的脚程还要快。

    汉江下游,汉川县。

    这是一座鱼米之乡,盛产甲鱼和毛蟹,不过眼下三、四月份,毛蟹苗刚刚下水,想要尝鲜,唯有等到中秋之后。

    汉川县依江而建,因为江鲜丰盛,所以临水岸边酒楼无数,许多江湖客喜欢登高远眺,品尝江鲜,谈论江湖见闻,武林大事,时而可浮一大白。

    此刻,在临水一间颇为雅致的,名为沉仙的酒楼中,就有说书的先生一拍醒木,吸引了诸多江湖散人和当地食客的目光。

    “却说那襄阳城外,中岘紫盖山下,汉江之上,十堰州归藏刀传人,可谓是天人下凡,他以一根枯木渡江,足不沾水,轻功之卓绝,令无数武林好手自叹弗如,这时。紫盖山上瑞气如海,一名仙女飘然而下……正是那紫盖山羲宗这一代先天剑的传人,那一战汉江之上掀起惊涛骇浪,乱石穿空。听说一战过后,数以万斤的江鲜被震晕,浮出江面,可叫襄阳城中的百姓饱食了一顿。”

    “还有那武当小神仙,听说是武当断绝了传承的青羊峰一脉隔代传人。名为苏乞年,原为本朝乾坤武库正八品武库编修次子……,只见那千钧一发之际,数十口蛇形剑临身,诸位猜测如何,到了那小神仙身前尺许之地,就如同被神仙的定身法定住了,再不能寸进,有气剑指锋家的名宿点评,似乎是涉足了什么精神。什么现世,但随后就有九幽的杀手现身,小神仙震怒,一刀如雷似电,如天罚临世,将其劈成两半,听说而今那汉江岸边,还有一道二十来丈长的可怕刀痕……,那一刀也有名头,是失传多年的武当少有的一门一流刀法。《休命刀》。”

    说书先生说得唾沫横飞,沉仙酒楼中一干江湖客听得如痴如醉。

    “真的假的?那苏乞年入武当才几个月,就将武当闻名天下的《龟蛇功》练到了第九层?”

    “精神干涉现世?我可是听说唯有二流龙虎境中真正的上乘人物才能够做到的。”

    有阅历不俗,行走江湖多年的江湖老人开口。十分怀疑。

    说书先生也不恼,笑道:“这位客官说的不错,就正因为如此,那一战之后,襄阳城中,才有小神仙之名流传开来……”

    原来如此!

    很多江湖散人露出恍然之色。同时感叹连连,不知不觉中,又一代年轻人自江湖中崛起,而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老去。

    此时,一叶扁舟顺流而下,来到了这汉川县江域之上。

    日上中天,微波荡漾的江水若蜿蜒巨龙,金鳞闪烁,江面上渔船点点,一张张大网洒落,也有观景赏玩的游船,都至少长达十余丈,船身包铁皮,甲板四周,都立有身着皮甲,手持长矛的护卫。

    妖兽,无处不在。

    咚!

    一声巨响,引得岸边不少酒楼中的江湖武林中人侧目,凭窗远眺。

    那是一条能有两三丈长,通体青黑色鳞片,生满尖锐利齿的恶鱼,甫一跃出水面,就撞碎了一条四五丈长的渔船,渔夫跃起一丈来高,显然也是练过一两层《奔马劲》的功夫,但是依然没有能够逃脱,坠落江中之后很快被拖入水底,只有一股血沫翻涌,很快散溢淡去。

    汉江上似炸了锅,捕捞的渔船纷纷回返,游船也调转船头,天朝境内,水中妖兽远不及四海深处,但也不是没有,时不时地总有一两头现世,因为身在水中,占据地利,往往就是寻常三流高手,都很难杀死。

    这时,顺流而下的一条扁舟上,一个负刀少年蹙眉,看远方江面之上溅起的巨大浪花,妖兽害人,事实上不仅仅是害人,恐怕这江水之下的诸多水族,也遭了不小的殃。

    这就是妖族,妖气诱人堕落,蕴藏世间恶念之源,本来那一条妖鱼,在少年看来,早年也不过只是一条寻常的鲤鱼,只是因为被妖气侵染,从而生出了异变,变得残暴、嗜血,没了本来的孱弱灵性。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一路顺流而下的苏乞年。

    扁舟上,摇撸的船夫老人大惊失色,他竭尽全力,将舟楫朝着汉江岸边靠去。

    咚!

    这时,百丈之外,又一条渔船被潜藏的妖鱼撞碎,渔夫落下,眼看着要被一口吞没。

    锵!

    长刀出鞘,苏乞年闪电般当空一斩,一道长达六寸,缭绕天地元始之气,色如混沌的刀气破空,空气如裂帛,生出尖锐的破空声。

    “刀气!”

    汉江岸边,有酒楼中的江湖客尚未来得及说完,就看到那混沌般的刀气快如闪电横空,刹那间穿透百丈江面,噗的一声,将那妖鱼洞穿,切割成两半。

    “居然有练出刀气的刀道中人!”

    “本来三流高手只能以真气凝聚气芒,虽然锋锐,却是平淡无奇,但是兵刃大家通达真髓,凝练出来锋芒之气,一旦注入气芒之中,就成了无坚不摧的刀枪剑气。”

    “是我汉川县境内哪一位刀法名宿出手,横江斩妖鱼,果然当浮一大白!”

    一干江湖中人伸长了脖子,等到一叶扁舟临近岸边,就有不少人揉了揉眼睛,那立在舟楫船头的,赫然是一个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少年人。

    少年负刀,暗青长袍!

    等等,那刀光如混沌,忽然有经年游走江湖的散人回过神来,惊呼道:“是那武当小神仙!”

    武当小神仙,那青羊峰一脉的苏乞年!

    这一下,汉江岸边的诸多酒楼上就炸了锅,不等扁舟靠岸,就哗啦一下出来了上百人。

    这,就是江湖。

    苏乞年颇有些无奈,被当成了猴子一样观摩,这样的场面,显然他感觉并不好。

    “小神仙,汉川县齐成领教高招!”

    扁舟刚一靠岸,人群中就有一个年轻男子跳出来,约莫十八、九岁,手持一口厚背朴刀,目光湛亮,跃跃欲试。

    “还有我凌正奇!”

    “汉川县明生武馆少馆主,明轩榭!”

    ……

    须臾间,就有五六个年轻人横亘在了身前,以苏乞年的眼力看来,修为最高的,皮膜筋骨紧实饱满,约莫有了大半匹烈马之力,而修为低的,居然才是练筋的功夫,且尚未圆满。

    苏乞年有些想不通,见过了他刚刚出手,这些人怎么还有胆子跳出来,年轻欲成名,如此就有些魔障了,是真正看不清自己,平日里读的书,都只流于表面,而没有将道理读到骨子里去。

    脚步一动,几个年轻人眼前一花,就失去了苏乞年的身影。

    好快!

    他们猛地转身,就看到苏乞年的身影赫然已经出现在背后十丈开外。

    穿过这汉川县,就要进入江南道境内,初出江湖,虽然是无心之举,苏乞年已然感受到声名的累赘,他不欲在此地逗留,但往往天不遂人愿,他刚刚穿越人潮,就被人截住。

    一名身着枯黄僧衣的年轻和尚,看上去约莫弱冠之龄,样貌普通,背一口四尺来长,古朴无华的黑色戒刀。

    苏乞年止步,看向前方十丈外的年轻和尚,仅是气机感应,他就明白,这绝非是此前那几个华而不实的年轻人,而是一个真正的年轻高手。

    “大师缘何拦路。”苏乞年道。

    “小僧九华山甘露寺空菩,等候苏施主数日,只为试刀。”

    枯黄僧衣的年轻和尚一开口,苏乞年就心中一凛,九华山甘露寺,是江南道境内的顶尖武林宗派,于佛道更有非同一般的地位,这位甘露寺的年轻和尚空菩,居然在这汉川县等候了他数日。

    而苏乞年这一止步,本来汉江边颇为失望的一干江湖中人又再次兴奋起来,这一次他们没有靠得太近,一来是怕再次惊走那武当小神仙,二来苏乞年二人立于长街之上,无形中气机散溢,弥漫虚空,普通江湖中人甫一临近,就感到极为压抑,呼吸都生出凝滞的迹象,顿时不敢过于接近。

    “九华山甘露寺的和尚?”

    “佛门清静,甘露寺虽为顶尖宗派,但历代门人稀少,近二十年,都不见传人临世,没想到都到了空字辈,犹记得上一代灵月大师一掌出云,证道元神,百里镇妖王的盛事,转眼间,仔细算算,这都过了二十三年了。”

    有江湖武林厮混多年的老人感叹,岁月催人老,江湖新人换旧人。(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就投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