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一章 九幽三杀,休命五刀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就投来吧,保住前四。)

    龙龟吞月!

    这是休命第四刀!

    混沌刀气中,龙龟昂首,吞纳九天明月。

    这一刻,空菩和尚眸子湛亮,双目中似乎倒映出来重重浮屠,手中漆黑戒刀骤然间绽放无量光。

    “摩诃菩提!”

    一声梵唱,那本来被龙龟吞没的明月裂开,一株菩提古树抽出枝条,隐约间,可见佛光如泉水,汩汩涌出。

    这是一式充满禅意定境的刀法,带着新生的气机,菩提树生长,枝叶遮天蔽日,莅临九天,明月高悬,如一枚菩提子,落于树梢上。

    苏乞年神色不变,至此,他才觉得《休命刀》比之前更多了一分圆融,早先在元神世界中半生不生的那一刀,不应该是第四刀,而是第五刀。

    轰!

    青铁长刀当空一斩,茫茫无边的虚空深处,天地元始之气垂落,刀尖吞吐出来足有六寸来长的混沌刀气,随着这一刀落下,元始气汇聚,丝丝缕缕如龙纹缠绕在刀身之上,落入空菩和尚眼中,仿佛整个天地都倒转过来,化成一方混沌熔炉,什么九天,什么菩提古树,什么亘古明月,都被吞入其中,要炼化成灰。

    前所未有的危机,空菩和尚眸子亦变得前所未有的宁静,直到混沌刀气将要临身之际,他刀式一转,虚空斜斜上撩。

    没有恢宏的刀气,只有淡淡的天地元始之气在如墨的刀身上流转,但随着戒刀撩出,破碎的空气愈合,真空平复,那斩到身前的混沌刀气也随着这一刀消弭。

    叮!

    刀刃交击,一声轻鸣,十余丈外的清溪似乎落了惊雷。溪水蓦地炸开,溅起数丈高的硕大水花。

    再看那混沌扭曲的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平复下来,而苏乞年与空菩和尚二人的身影也逐渐显现。

    锵!

    收刀归鞘。空菩和尚双手合十,道一声佛号,道:“小僧多谢苏施主成全,来日筑基,再来寻苏施主。小僧告退。”

    说完,枯黄僧衣的年轻和尚就转身,他步步生莲,身法极快,须臾间就越过溪流,消失在暗夜荒野中。

    苏乞年收刀,亦深吸一口气,这一战于他而言意义非同一般,他已经相信,这九华山甘露寺的《菩提明月刀》需要以他青羊峰一脉的《休命刀》来打磨喂招。事实上,与这空菩和尚交手,何尝不是对于《休命刀》的一种打磨。

    这一战,不仅让他巩固所得,更悟出第四刀,修正过往,第五刀也顺势出世。

    他有些好奇,如他青羊峰一脉,早年与这九华山甘露寺又到底有什么因缘,一道一佛。两门刀法为何能够相互磨砺,不断提升,这其中的道理,等之后回到青羊峰。却要进入元神世界中请教一番。

    不过,对于这空菩和尚,苏乞年也是极为上心,刚刚出手未曾敢有半点保留,这绝对是尚未筑基的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高手,一身混元气血之雄浑。丝毫不在他之下,甚至于刀法细微之处的把握,比他更胜一筹,由此可见,对方基础刀法的体悟,多半将入道境,比他更进一步。

    随即,苏乞年就要盘腿坐下,打坐调息,他面色微白,哪怕到了《龟蛇功》第九层,可以吸纳冥冥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但遭遇到空菩和尚这样的年轻高手,根本不容有半点保留,天地元始之气吸纳再快,到底比不上真正的一流人物,内外天地洞开缔结,混元真气源源不断。

    是以,此时此刻,他一身混元气血几乎消耗了八成以上,再多一成,肉身虚弱,就要彻底失去自保之力。

    “好刀法,可惜了,今日之后就将绝迹于世。”

    有声音响起,苏乞年一惊,就露出几分慌乱之色,霍地转身,只见一名身着黑衣,黑布蒙面的粗壮身影迈步而来,于十丈外站定,那唯一显露出来的一双眸子分明透露出来玩味与嘲弄之色。

    “九幽!”苏乞年沉声道。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那黑衣蒙面的粗壮身影应该是个汉子,他手中握一口近五尺长的宽刃大剑,剑刃猩红,那是常年饱饮鲜血才能浸染渗透进入铁质的血色。

    此刻,这蒙面汉子冷声道:“令人惋惜,可以称得上是少年英杰了,没想到你居然强至如斯,堪比三流小成,饿虎跳涧的高手,可惜,若是你巅峰之时,我一定会再次蛰伏,寻找可能出现的时机,但现在,那五式刀法你还能斩出哪怕一刀吗?”

    “乾坤武库中哪一位如此迫不及待,居然请动九幽,九次绝杀,这是第三次了。”苏乞年忽然开口道。

    蒙面汉子开始迈步,朝前走来,摇头道:“你认为我会给你时间,素闻筑基功真正打开人体神藏,需要炼五脏内腑,最终打开人体三百六十五处暗窍,从而呼吸吞纳天地元始之气,凝练出一身无人能及的混元气血,你可以吞纳天地元始之气,但可惜再快,也快不过我的剑。”

    嗯?

    倏尔,蒙面汉子蹙眉,隐约间,他感到这浅滩上似乎生出几分死寂之气,连带着那潺潺的溪水也波光微黯,不过很快他就不以为意,人之将死,生机将灭,或许这就是先兆。

    咻!

    刹那之后,他出手了,这也是一位不弱的高手,已然筑基,三流开天境小成的功夫也练了大半,宽刃大剑吞吐五寸来长的猩红剑芒,可惜没能悟了剑气,在苏乞年看来,就力量松散,缺了几分锋锐之气。

    蒙面汉子眼中透出几分狰狞之色,须臾间就跨越十丈之地,剑刃如裹挟腥风血雨,空气凝滞,苏乞年挑眉,此人施展的,居然是一门二流剑法,剑法真意血腥,显然是杀人无数,尸山血海中创演出来的杀道剑术。

    剑芒临身,仅余三寸之地,苏乞年本来苍白的面孔瞬间变得红润,慌乱之色尽散,嘴角浮盈出来一抹冷笑。

    不好!

    目光所及,那蒙面汉子就心神一颤,知道不好,然而下一刻,一缕混沌刀光升起,似乎天地翻转,什么腥风血雨都破碎,在蒙面汉子眼中,一口天地熔炉流淌混沌气,覆盖了他头顶的整个天地。

    锵!

    收刀入鞘,苏乞年眸子冰冷,而身前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唯有一口宽刃大剑插在卵石间,犹自嗡鸣不止。

    于九幽的狠辣,以及于刺杀一道的精髓,苏乞年算是领教了,若非是他身负《镇龙桩》,可以汲取大地元气,修复己身,刚刚说不得就要栽在这荒郊野外。

    伸手摄拿,将那大剑收入混沌炉中,身为九幽的杀手,此人身上这一口剑倒是断发级的利刃,材质不俗。

    还有六次!

    九幽不过九,等到九次刺杀之后,若是未能成行,日后就不会再接手。

    此时,苏乞年的眸子很冷,他转身看向北方,京城长安的方向。

    ……

    江南道。

    入了江南道,空气都变得湿润了,水乡江南,少了几分刚硬,多了几分婉约。

    不过相比于江淮道,江南道名为江南,实则位于大汉天朝南北分界之地,一半江南,一半江北,两界之地气质糅合,于初出茅庐,踏入江湖的苏乞年而言,每行过一地,都有不一样的体悟,诸地域江湖武林都不同。

    铜陵州。

    甫一踏入这长江下游南岸之地,苏乞年就从空气中嗅到了浓郁的炭火味。

    铜陵以铜闻名,史记中有载,大汉立朝以来,第一炉铜水、第一块铜锭就出自铜陵。

    铜陵兵匠如云,这里江湖武林中人汇聚,不为纷争,只为求一口趁手的兵器。

    在铜陵州,高手大匠的身份地位,甚至比寻常武林宗派、世家更高一分。

    苏乞年走进铜陵城,长街上皆是兵器铺子,青烟袅袅,捶打锻造的声音此起彼伏。

    更多的是江湖武林中人,在铺子前指指点点,时而点评,时而摇头,也有寻常百姓人家,大汉推行武事,《奔马劲》教化天下,就是普通人家里,也时常备有兵器,以便日后出行,遭遇妖兽时可赖以防身,博取一线生机。

    大汉不禁武,同样不禁兵刃,就是市井顽童,也可舞刀弄枪。

    苏乞年感叹,不是人心争强斗狠,不求太平,而是妖族环伺,妖兽潜伏,群魔乱舞,人心难定,唯有壮大己身,老百姓才能感到几分安宁。

    路过一处略显清冷的兵器铺子,苏乞年抬头看,摆在案上的有刀剑,有长枪,有斧钺还有流星锤,等等诸多兵刃应有尽有,且苏乞年观摩金铁上的锤叠锻造纹路,都是经过锤叠锻打数次的精良兵刃,比之兵部供给军中的制式兵器,也不差分毫。

    可见,这铜陵州铸兵工艺之精,无愧于五千余年的岁月传承。

    嗡!

    突兀的,苏乞年背后青铁长刀自鸣,没有半点征兆。(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就投来吧,保住前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