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二章 无痕宝兵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

    青铁长刀嗡鸣,苏乞年心生感应,循着一缕初生的锋芒之气,就看向了长街拐角处,一条不起眼的巷子。

    不仅仅是苏乞年的刀,这长街上,不少兵刃自鸣,自各家兵器铺子传出来,还有行走在街上的一些武林人士,也有人背后兵刃颤鸣,若有感应。

    无一例外,苏乞年精神力感知,能够生出感应的,大多是一些达到了断发级的利刃。

    “宝兵现,断发鸣!”

    “有无痕宝兵出世了!”

    这时候,不少兵器铺子里的打铁声戛然而止,而后就有不少打着赤膊,筋肉虬曲的兵匠师傅跳了出来,一个个满脸愕然,铸兵多年,虽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是于兵刃气机的感应却是十分敏锐,须臾后,他们就锁定了那条幽深宁静,十分不起眼的巷子。

    “咦,是那个铸兵十年,一口断发级利刃都没锻造出来过的倔强老头。”

    “自称与天下十大神匠排名第六的玄冶子是师兄弟,一开始还有人来,但后来被戳破江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传闻,神匠玄冶子根本没有师兄弟。”

    “最重要的是,他铸不出断发级利刃,谎言不攻自破,可今日这……”

    一干兵匠师傅心中狐疑,而此时人流涌动,诸多江湖武林人士都开始涌向那往日里无人涉足的狭小巷子。

    不说无痕宝兵,就是更次一层的断发级利刃,普通江湖武林中人也难以得到,世间兵匠无数,但能够铸出断发级利刃,就真正登堂入室,入了一品之境,一口断发级利刃,寻常兵器铺子都不可能有,即便有也是作为压箱底的镇店之宝。哪怕是如铜陵这般兵匠如云,能登堂入室,臻至一品的兵匠也不多。

    至于说铸造出来一口无痕宝兵,那就足以称得上是大师。一位兵匠大师,哪怕是一流宗派、世家也要作为供奉引入门中,小心伺候。

    ……

    众人未觉,苏乞年先一步走进了巷子里。

    老巷子幽深,青石板上湿润。糯米水浇筑的青砖墙光滑,生有一片片嫩绿新生的青苔。

    巷子尽头,只有一家看上去颇为破陋的铺子。

    苏乞年初至,却是有些难以置信,能有无痕宝兵出世的兵器铺子,居然会没有银子修缮房屋吗?

    要知道,就算是寻常的断发级利刃,几百上千两成色最好的雪银,也还不是最高的,须知寻常百姓人家。一年的用度,至多也不过七、八两银子,一两银子是一千文,而三文钱,就能买到一个洒满了芝麻,油香四溢的大烧饼。

    当然,这也是历代汉天子励精图治的结果,即便妖族环伺潜伏,妖兽隐于荒野,于民生之道。也从来没有放松,无论是户部还是工部,于谷种改良,农具创演。历来都十分重视,是以哪怕是天灾年份,普通百姓人家即便吃不上热腾腾的大米饭,也有余粮能确保果腹。

    苏乞年刚至铺子前,就看到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姑娘,一身碎花袄子。扎一个长长的小辫子,不说明眸善睐,却也十分灵秀,但此时却一脸警惕地看苏乞年一眼,铺子斑驳的木门即便钉了几块铁皮,也看上去摇摇欲坠。

    再狠狠瞪苏乞年一眼,小姑娘咚的一声将木门关上,最后一眼,苏乞年看到有些凌乱的铺子里,一名打着赤膊的干瘦老人,正蹲在一座看上去黑漆漆的火炉前,吧嗒吧嗒地抽着水烟。

    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感受小姑娘莫名的敌意,苏乞年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这时,脚步声凌乱,一群江湖武林中人,蜂窝般涌进巷子,又因为巷子狭小,一个个摩肩接踵,下饺子一般挤在一块,谁也不肯让谁,一时间许多人骂骂咧咧,声音嘈杂。

    略一蹙眉,苏乞年脚步轻轻一点,就跃上了两、三丈高的屋顶,很快,他身下的巷子就被人群淹没。

    有人注意到他,但也不以为意,无痕宝兵出世才最重要。

    而屋顶上,除了苏乞年外,也有不少江湖中人爬上来,看到他这样一个背刀的少年,倒是一个个目光一闪,刚刚的轻身功夫虽然看不出多少深浅,但至少可以看出来,这少年还是根基十分扎实,有几分真功夫的。

    “就是这里!”

    “无痕宝兵出世,气机难掩,牵引之力到了这里最强烈,一定就是这家铺子!”

    “怎么关了门,开门做生意,怎么能现在闭门谢客!”

    “开门!开门!”

    有粗犷性子躁的莽客汉子伸出大手拍打木门,木屑簌簌而落,破陋的铺子在苏乞年眼里就好像一名迟暮的老人,随时都会驾鹤西去。

    “不开门!今天不卖兵器!都走开!都走开……”这时候,木门后面传来之前小姑娘生气的喊声。

    “小丫头片子,叫你家大人出来说话!”

    “开门,你家大人出来,我们有话问他!”

    “不开,家里没人!”

    一干江湖莽客哪里有什么性子,一名大汉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狠狠一拍,咔嚓一声,铺子木门就四分五裂,那此前对苏乞年瞪眼的小姑娘踉跄退出去,差点跌坐到地上,这时候瞪大眼珠子,死死地盯着铺子前一干人,张开双臂,护在如痴呆一般蹲在地上的老人身前。

    屋顶上,俯瞰的一干江湖中人一个个双目放光,就盯住了铺子里老人身后的火炉上,正盛放着一口通体湛蓝的长剑,剑长约三尺八寸,剑柄与剑身浑然一体,剑镡是一头寒螭,螭龙首吐剑身,散发出来丝丝缕缕肉眼可见的苍白寒气。

    “无痕宝剑!”

    这一下,许多用剑的江湖中人就灼热了目光,行走江湖,谁不想拥有一口神兵利器,就是与人搏杀,也能多出几分胜算和生机。

    只是一口无痕宝兵,哪怕是再廉价,没有万两以上成色最好的雪银,一些大的兵器商人,拿都不会拿出来给你看一下,不用说一些传承悠久的兵匠世家,万两雪银都很难求得一兵。

    此时,这巷子里的诸多江湖武林中人,多是一些散人和游侠儿,脑袋绑在裤腰带上,又一顿没一顿的,哪怕有一些家底,也拿不出千两以上的银子来。

    一时间,不少人目光闪烁,就生出了各种各样的心思。

    苏乞年蹙眉,他精神力敏锐,那口湛蓝冰冷的寒螭剑不去说,那火炉前蹲坐的老人就有些古怪,并非是一般的痴傻愣神,到好像是离了魂般。

    人有魂魄精神,自孕育出精神力后,苏乞年总能感受到每个人身上若有若无的精神气韵,但此时眼下这兵匠铺子里,那老人虽然依然抽着水烟,但是双目无神,最重要的是,苏乞年没有捕捉到丝毫的精神气韵。

    “真的是他!”

    “无痕宝兵,不会错的,气息牵引,无痕之下群兵蛰伏。”

    有长街上兵器铺子里走出的兵匠目瞪口呆,十年前来到这铜陵城中安居,满嘴不靠谱的老头儿,居然真的锻造出来了一口无痕宝兵,成为了一名兵匠大师。

    要知道,此前这老头就连一口断发级利刃都没能拿出来过,只靠卖一些连锤叠锻打都不看的普通刀剑糊口,有时候连寻常百姓家的农具钉耙等,也会接手修补,到似乎比铸炼兵器更为上心。

    “这位大师,这口寒螭宝剑可否割爱。”

    不过片刻,就有人按捺不住,开口道,但身为江湖中人,明白一位兵匠大师的身份地位,今日之后,绝对会水涨船高,门庭若市。是以也没有冲动,此时所有人都忍耐着,立在铺子前没有冲进去,生怕得罪了这位即将名传一州一道,一鸣惊人的大师级人物。

    “不卖,你们都出去,这里是我家!”

    小姑娘咬着嘴唇,横在老人身前,稚嫩的手臂张开,对于一干江湖中人的无礼,她涨红了滑嫩的小脸。

    嗯?不对!

    这时候,就有经年的老兵匠察觉出来异样,盯住小姑娘身后的老人打量两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呼道:“离魂融天!”

    什么!

    这一开口,不少兵匠就齐齐色变,很多江湖中人不明白,那老兵匠也不想犯众怒,沉声解释道:“铸兵之道,实则是逆天而行,尤其是到了通灵神兵,注入灵性犹如夺天地造化之机,这是逆天之行,犹如百姓造反,谋夺天子权柄,一时不死,但多半难以善终,是以神匠轻易不铸通灵兵,兵器谱百口神兵之外,并没有多少未入谱的通灵神兵,就是这个道理,断发、无痕、通灵、兵魂,实则就是兵匠一步步夺天地造化,点化灵性生机的过程,天地有感,在兵刃诞生之际,会进行招魂,亦是劫数,一旦渡过,兵匠感悟天地,造诣更深,多半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若是渡不过,就魂飞魄散,这就是离魂融天的劫难。”

    老兵匠解释着,心中也有疑惑,典籍手札中记载,离魂融天的劫数,一般不会出现在初步晋升为大师级人物的兵匠身上,都是造诣精深,年深日久,接近神匠的人物,才会在铸造无痕宝兵时,招来的劫难。(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