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四章 养刀淬意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有月票就投吧。)

    火炉前,小姑娘看苏乞年的背影,不知为何,手中握着的寒螭剑不由自主地松开两分。

    幽深狭小的巷子里静谧无声,一众江湖武林中人脸色都不好看,但眼前少年一手驭刀术着实镇住了不少人。

    “阁下是什么人,难道想独吞……”

    苏乞年目光一冷,那白衫青年陆子计尚未说完,就闷哼一声,如遭雷击,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身影横飞出去,青砖巷壁摇晃,有尘土簌簌而落。

    什么!

    这一下,暗中一些潜藏的三流武林高手本来还有所怀疑,现在就十分笃定,那分明就是涉足精神领域,且臻至深处,可以由虚化实,干涉现世的功夫。

    到了这一步,精神力不仅压迫精神,更可伤及、撼动肉身。

    好霸道的少年!

    一些铜陵兵匠瞳孔收缩,不过他们开兵匠铺子做生意,也观人无数,这个少年虽然霸道,但是目光坦荡,倒像是真正拔刀相助的侠客义士。

    而传承《休命刀》,秉承顺天休命,抑恶扬善的真意,苏乞年不可能袖手旁观,抑恶扬善亦是在磨砺刀法真意。

    “精神力干涉现世,青铁长刀,年仅十六……”

    这时候,有自湖北道边境而来的江湖游侠儿有些迟疑地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喃喃道:“难道是那一位近日名传湖北道的武当小神仙,青羊峰苏乞年苏少侠。”

    嗯?

    这位游侠儿声音不高,但此时巷子里静谧,为苏乞年的霸道所慑,还是有不少人听进耳中,这一下,更多人生出了退意,武当传人,那是正道道家一脉的镇国大宗。武当弟子行走在外,就等同于武当于江湖的脸面,若真是这一位武当青羊峰传人出手,那么这小姑娘今日却是走了大运。哪怕日后真的被人所掳,武当也不会袖手不管,那是于镇国大宗的轻视与挑衅。

    退!

    下一刻,立即就有江湖武林人士选择离开,不再插手这池浑水。有武当弟子出手,除非是拥有足够的底蕴,寻常江湖中人根本不敢得罪。

    原来是武当弟子,那一位近日盛传的小神仙,居然真的如此年轻。

    一些兵匠心中感叹,同时心中也松一口气,有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弟子出面,小姑娘算是暂时免去了劫难,这要比他们勉强出手的结局好上许多,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位武当小神仙,拥有足够的力量,可以震慑众人。

    至少,此地这一干数百江湖散人或游侠儿,多半没有人是其敌手。

    接下来的半炷香,狭窄的巷子里,人潮逐渐退去,无论是那低矮胖子吴起,还是那白衫青年陆子计,都露出惊惧之色。显然是被苏乞年刹那间的雷霆手段震慑了心灵。

    哐当!

    人一走,铺子里,小姑娘就再也支撑不住,手中寒螭剑落地。稚嫩的小身子朝后倒去。

    身形一闪,苏乞年一把抓住小姑娘欲倒的身子,心念一动,一缕天地元始之气就被他自虚空深处摄取,从小姑娘口鼻注入。

    蕴藏生命气机的天地元始之气入体,小姑娘本来苍白如雪的双手小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小姑娘的倔强如苏乞年也有些惊叹,若是再耽误片刻,这一双手就要彻底冻得坏死,有天地元始之气滋养也难以复苏,重归旧观。

    嘤咛一声醒来,小姑娘睁开眼就死死抓住苏乞年的手臂衣袍,哀求道:“大哥哥救救爷爷!他们说你是小神仙,神仙都是能起死回生,活人性命的。”

    苏乞年蹙眉,摇摇头,道:“我不是神仙,世间也没有神仙,生老病死逃不过,只有求长生的人。”

    “你骗人!爷爷不会死!不会死的!”

    小姑娘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炸了毛,她愤怒甩开苏乞年的手,大声喊道,但即刻就大哭,转身扑到火炉前的老人身边。

    苏乞年看火炉前,打着赤膊的干瘦老人已经停止了动作,整个人都好像僵硬了,手中的烟杆依然握着,没有松开,身上生机已散。

    精神力破体而出,苏乞年运转慑魂术,渗透进入老人的祖窍神庭中。

    与他此前见过的很多人的祖窍神庭不同,老人的祖窍神庭虽然一样充斥着黑暗与混沌,但更多出了一股浓重的枯寂气息。

    嗡!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自老人的祖窍神庭中,传递出来一股莫大的吞噬力,刹那间,苏乞年渗透进入老人祖窍神庭内的精神力就被截断,消失不见。

    嗯?

    苏乞年挑眉,身子一晃,虽然吃了暗亏,但他却不惊反喜,事有反常必为妖,却也恰恰是生机所在。

    全身三百六十五处暗窍齐开,苏乞年吞纳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他行走坐卧皆入定,被截断损耗的精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巅峰。

    来到火炉前,在小姑娘有些迷茫和愤怒的目光中,苏乞年伸手抚摸老人的眉心,他开始将自身《迷魂大法》第四重的雄浑精神力注入老人的祖窍神庭中,同时分出一缕天地元始之气注入老人体内,刺激生机,剩余的皆用来维持入定消耗,恢复损耗的大量精神力。

    小姑娘睁大了眼睛,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希冀,她看到爷爷浑身上下开始流淌混沌气,这气息充满生机,就如同此前她倒下时所感受到的一般无二。

    半炷香后。

    苏乞年面色苍白,他松开按在老人眉心的手,踉跄后退一步,老人祖窍神庭中传递出来的吞噬力道越来越大,已然超出了他入定恢复的速度。

    小姑娘大吃一惊,然而接下来就是狂喜,因为她分明感到老人的手指头轻轻动了动,虽然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变化,但却让她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爷爷说过,半个时辰不醒,就再也不会醒了,小姑娘一直坚信,但现在有了苏醒的迹象,小姑娘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多出了几分难言的信任与笃定。

    她再次坚信,爷爷一定会再次苏醒过来。

    苏乞年盘膝而坐,认真打坐入定,恢复消耗,大半炷香后,他睁开眼,有一缕冷芒一闪而逝,居然忍耐住了,没有出手,还是此时不曾在暗中窥探。

    九幽的第四次袭杀,未曾到来。

    很快,他又露出苦笑,看一眼满脸希冀和恳求的小姑娘,再看火炉前活死人一般的老人一眼,他不是不肯出手,只是眼下看来,这多半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且他并不理解老人此时的虚实和状态,只是朦胧出手,是否能令老人真的苏醒尚且两说,最重要的是,若是带上这一老一小上路,他难保在路上能够护住两人周全,九幽袭杀如鲠在喉,一日不终结,他心中难安。

    终究,他还是选择了出手,这样圣人一般的言行,让他体悟到修习《休命刀》的艰难,悟刀是一方面,要维持光明心与浩然刀法真意不退转,多半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需要事事都能通达本心,但却往往会将自己置身险地。

    “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就要付出代价。”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摇摇头,走出了铺子,这一日,他出银子买下了一辆两匹烈马拉辇的马车,将小姑娘和老人置入马车内,而后挥动马鞭,驶出铜陵城。

    ……

    穿过铜陵,进入毗邻不远的宣城州,就足足耗去了十天,这还是一路上苏乞年以天地元始之气为两匹烈马洗炼筋骨,打熬皮膜,令得两匹烈马耐力悠长,不知疲倦。

    一口寒螭剑,无痕宝兵还是引来了觊觎。

    即便他出自武当,但江湖武林中,向来不乏铤而走险之辈,更有疯狂之人,于郊外荒野悍然出手。

    这十天,九幽第四次袭杀迟迟未至,但苏乞年却经历大大小小十余次血战,更有修为臻至三流小成之境,饿虎跳涧的高手截路,出手不容情。

    一口无痕宝兵,引来这么多的对手,甚至苏乞年察觉到有人刻意蒙面,隐藏武学,只用一些江湖流传甚广的大路招式对决,尽管如此,也近乎道境,在试探数招之后,知道不真正出手难以成行后,就果断退去。

    苏乞年也不去猜测对方的身份,只是每日为老人灌注精神力,再凝神体悟时常到来的一场场拦截搏杀。

    这一路上,他就好像一块流水清溪中打磨了千万年的羊脂籽玉,被悉心雕琢,逐渐有了绝世风华。

    最重要的,也是值得苏乞年欣慰的是,几乎每过一天,于《休命刀》的真意,几乎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越来越多的精神力融入刀境,真意雏形渐趋圆满,刀法威严,浩然堂皇之气愈盛。

    至于马车中的老人,这一位离魂融天未能回返的兵匠大师,苏乞年一连十天为其灌注精神力,都几乎等同于《迷魂大法》第四重十余倍的精神力,除了令其手指颤动愈发频繁,再无半点起色。(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月底了,大家有月票就投吧。大家可加十步微信公共号,直接搜十步行即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