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八十六章 九拳融一炉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月底了,没有几天了,大家还有月票的就投给纯阳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

    大明寺,大雄宝殿。

    这一代大明寺方丈是一名看上去有些发福的老和尚,他披一身紫红袈裟,此时正盘坐在佛祖金身前敲打木鱼,与寺中诸长老一齐诵经,超度临近清明,游散不得轮回的孤魂野鬼。

    咔嚓!

    突兀的,老和尚手中杵断,他蹙眉,大雄宝殿中一干长老睁眼。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老和尚叹息一声,“乱世出真龙,盛世孽龙舞,没想到我大明寺早早入局……”

    “阿弥陀佛!”大雄宝殿内,一干大明寺长老齐喧佛号。

    ……

    扬州城中的热闹,不同于京城长安,那是南北两地的温婉与粗犷。

    苏乞年驾车,长街宽阔,足够七、八匹高头大马并肩而行,江淮女子柔美,城中运河上的花船莺莺燕燕,脂粉气相隔很远都能够闻到。

    “乞年哥哥,你要到家了,是吗?”

    小姑娘不念探出稚嫩的小脑袋,怯声道,她大眼睛眨动,仿佛会说话,眼神有些黯淡。

    “要到了。”

    苏乞年点头,轻声回应道,他曾与过,等过了扬州地界,进了海陵州,就算到家了,而今入了扬州城,小姑娘多半是想起来,有些伤心,因为她是被爷爷收养的,早年被丢弃在冰冷的巷子里,差点冻死。

    所以她哪怕才只有八岁,也竭尽全力要救回爷爷,因为她明白,若是老人再离她而去,她就真的再没有一个亲人了。

    而等到一行穿过大半个扬州城,驾车挥马鞭的苏乞年倏尔感到眼角跳动。祖窍神庭中更有精神力翻涌,刹那间若惊涛骇浪。

    前方十丈,是护龙山庄。

    这是处于扬州城内的护龙山庄,为一道护龙山庄,凌驾于江淮道诸州护龙山庄,仅次于京城长安的那一座总庄。

    朱红大门,铜钉雪亮。四名甲士守门,如石像静立不动。身上散发出来这扬州城内少有的铁血气息。

    这时,长街尽头,一名身着如墨僧衣,眉目清秀的年轻和尚现出身影。

    苏乞年递过候补龙卫令牌,四名甲士恭敬开口:“见过大人。”

    “照顾他回来。”

    “是!大人!”

    四名甲士先是一愣,目光扫过马车,而后点点头,在护龙山庄。即便是候补龙卫,也有诸多权利,哪怕尚未筑基,未曾入籍吏部,加封正九品,亦等同于尚未入仕的举子,可见一镇布镇司而不拜。

    “乞年哥哥。你还会回来吗?”

    小姑娘不念有些紧张,看向苏乞年,这一路行来虽然也有些许不舍,而更多的则是担心苏乞年一走,爷爷就再也醒不过来。

    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认真道:“我一定回来。”

    “那乞年哥哥去吧,不念一定听话。”小姑娘展颜一笑,很乖巧。

    将候补龙卫令牌留下给小姑娘,苏乞年转身迈步,走向长街的尽头。

    诡异的,这一条街上人烟稀少,越接近尽头人越少。直到苏乞年看到一名年轻和尚,如墨的僧衣看不出慈悲,他似乎看到了无尽地府的深处,九幽的最底层。

    九幽第四杀!

    苏乞年心中生出一股明悟,同时也如临大敌,眼前的年轻和尚与九华山甘露寺的空菩和尚不同,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来属于地府九幽的气息,这股气息,令得他酝酿淬炼多日的休命真意激荡不已。

    “九幽!”苏乞年沉声道。

    漆黑僧衣微漾,年轻和尚目光透着冷漠,淡淡道:“九幽不九幽,与我无关,你的血,或可助我超脱。”

    超脱?

    苏乞年蹙眉,有些听不明白,但是对方自长街尽头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令得远在里许之外的他生出无与伦比的危机感,绝对非同一般的强大。

    自己没有被低估,反而被高估了。

    这是苏乞年眼下唯一的念头,若是这一次不死,还有第五杀,第六杀,直至第九杀。

    护龙山庄。

    这座一道护龙山庄内亭台楼阁,无一有缺,此时山庄深处一处生满了青竹的院子里,一名中年儒生坐在一张石桌前细细煮茶,水是城外山泉,茶是竹叶尖。

    倏尔,这中年儒生放下茶碗,抬头看向远方,他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虚无,看到极远的方向,此时蹙眉,喃喃道:“怎么会惊动了大明寺中那一位,武当小神仙,青羊峰苏乞年,一品镇妖王府,乾坤武库,真是越来越让人期待……”

    ……

    长街尽头。

    三月扬州烟雨迷蒙,苏乞年浑身流淌混沌气,混元气血形成场域,将连绵春雨隔绝于尺寸之外。

    十数丈外,那年轻和尚却全无动作,任由雨水打湿僧袍,如墨的僧衣仿佛整个地府融化,粘在了身上。

    他露出一丝桀骜且冰冷的笑,道:“给你出手的机会,若是太弱,我会一寸一寸捏断你的骨头,让你体会这世间极致的痛苦,如果过得去,我会留你全尸。”

    轰!

    他话音刚刚落下,苏乞年就出手了,这一出手就没有容情。

    虚空深处,丝丝缕缕的天地元始之气垂落下来,苏乞年捏拳印,混沌炉在拳锋上转动,虽然只有巴掌大,但是元始之气如游龙缠绕,精神力注入,属于龟蛇拳的真意雏形一下将方圆十余丈的空气撕裂,显露出来苍白的真空世界。

    昂!

    有龙吼,苏乞年背后空气扭曲,一匹蛟马身披金红龙鳞,降临人世间。

    “不错,武当龟蛇拳有了几分气象,不过自身格局还差几分,尚未脱出桎梏。”

    年轻和尚冷冷道,他指掌一震,偏偏化腐朽为神奇,简简单单的一掌,就径直撕裂开元始气,落到混沌炉上。

    铛!

    火星四溅,苏乞年闷哼一声,就朝后滑开七、八丈,再看拳锋上,混沌炉凹陷,炉壁上赫然浮现出来一道清晰的掌印。

    好霸道坚固的肉身!

    苏乞年心中一凛,可以肯定,此人必定修习了一门炼体武学,不知层次,但绝对不低。

    咦?

    这一交手,任凭春雨临身的年轻和尚就挑眉,眸子微亮,道:“更有意思了,真意雏形,居然打出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凝实拳意,虽然未曾脱出桎梏,也难能可贵,不过还不够!我的《降三世明王身》才出了三分力。”

    《降三世明王身》?

    苏乞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这年轻和尚丝毫不隐瞒武学来历,于这一门佛道武学,苏乞年翻阅武当外院藏经楼中诸多典籍,又如何不知晓,这《降三世明王身》,正是这扬州境内,大明寺的绝世武功,传闻乃是大明王寺初代一位成就纯阳元神的绝顶高手在晚年集大成所创,《降三世明王身》诞生之日,天降祥云,佛光普照,地涌甘泉,三天三夜都没有止息。

    嗡!

    苏乞年握拳,拳锋上混沌炉放大,古朴炉身泛着冰冷的金属光,于虚空中沉浮,空气扭曲,坍塌,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拳法真意雏形,生出蛛网般的裂纹。

    黑袍年轻和尚不动,他负手而立,抬头看头顶混沌熔炉沉浮,而后炉盖掀开,灼热的混元气血足以熔炼金铁,垂落下来,将他整个人淹没。

    哐当!

    随着苏乞年拳动,混沌熔炉倒扣下来,将年轻和尚罩入其中。

    铛!铛!铛!

    苏乞年迈步,他足踏龟蛇桩,身如神龟复苏,龟蛇九拳在他的手中一一流转,九股真意雏形注入炉壁之中,连带着整口混沌熔炉都光华大盛,混沌光交织,隐约可见一头古老的神龟匍匐在熔炉之上,骤然间复苏,仰天长吼,吞纳日月,生出峥嵘龙角。

    这一路上,苏乞年不仅磨砺光明心,更打磨龟蛇拳真意,而今九式龟蛇拳融于一炉,虽然依然不曾找到晋升《龟蛇功》第十层的路,但属于他苏乞年的龟蛇拳,在同样引动祖窍神庭中那暗金真龙一丝气机后,已然初现端倪。

    这是苏乞年自踏足武道以来,打出的巅峰一拳。

    混沌熔炉摇晃,如长江大河一般的混元气血蓦地炽烈了数倍,那本来置身于其中,面无表情的年轻和尚终于微微色变。

    “小看了你!”

    年轻和尚冷斥一声,而后挥掌,他指掌轻拂,泛着一股如墨的金芒,撕裂开混元气血,印在炉壁之上。

    哐!

    混沌熔炉剧震,炉壁上凸显出来凌厉掌印,这是纯粹的肉身之力,属于《降三世明王身》淬炼出来的坚固体魄。

    苏乞年神色不变,他脚步踏动愈快,虚空深处天地元始之气源源不断地垂落下来,甚至他不时运转《镇龙桩》,开始汲取大地之下的生命元气,九式龟蛇拳连绵不绝,须臾间就打了十余遍,十余股龟蛇拳真意雏形加持混沌熔炉,那被年轻和尚击出的手印很快愈合。(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月底了,没有几天了,大家还有月票的就投给纯阳吧。)(未完待续。)

    p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