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一章 乾坤之主,六道轮回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嗯,章节右下角有月票红包还没领完,26号的。)

    京城。

    三月长安花瓣飞舞,雨落如江南。

    长乐宫外,早朝过后,大内正门开,一辆四匹汗血宝马拉辇的金丝楠马车缓缓行出,只沿着长乐宫宫墙绕过半条巷子,就来到一座颇为雄伟的府邸前,朱红大门上一块犀角紫檀匾额,上书“凌侯爵府”四个方正的大字,笔锋雄奇,巍峨如纳诸天万象。

    最重要的是,在匾额左上角,赫然烙着一方金印,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古龙文。

    龙文,是五千四百年前,初代汉天子秉承真龙之气,推演创造出来的天子文字,这在民间是绝对不容许临摹的,一旦发现就是满门抄斩、诛九族的重罪。

    此时,一些路过的街民看那极尽尊贵的金丝楠马车,还有那犀角紫檀匾额,不得不感叹,这位乾坤武库凌通凌爵爷的圣眷之隆重,纵观整个长安城,能于一府匾额之上烙印镇国玺印的,也不超过一掌之数。

    马车入府,一名身量极高,却不魁梧,看上去颇为方正的中年人就从马车上下来。

    这个中年人面白无须,但眉毛极浓,他一身青衫,显然之前早朝,居然没有穿戴朝服,只是这一身便装,便走上了金銮宝殿。

    四下奴仆目不斜视,都一声不吭,安静做事,侯爵府中规矩极严,稍有差池,就要被责问,轻则棍罚,重则杖毙。

    但他们也同样心存无穷敬畏,老爷身为当今乾坤武库之主,当朝正一品大员。异姓侯爵,无论是哪一重身份拿出来都已是登峰造极,三重身份合一,再加上其顶尖高手的武功修为。放眼整个大汉****,权柄之重,也少有可及。

    半炷香后,正厅。

    这位乾坤武库之主在一张紫油梨木大椅上端坐下来,有仆役点燃静神香。一名管家模样的老人身着浅灰色布袍,走进来,先是躬身一礼,而后不急不缓道:“老爷,有消息入京,那一位已经走进了江淮道境内,扬州大明寺那里,似乎并没有拦得住。”

    “哦,那一位的过去身居然没有拦得住,”这位凌爵爷目光一动。手指在扶手上轻点,道,“虚明老和尚的《降三世明王身》已入化境,十重雷劫已经渡过九重,只差最后一重雷劫和太阳真火洗炼,就能成就纯阳元神,步入绝顶之列,不过这最后第十重的三生劫非同小可,老和尚这是欲借势斩过去,如此一来。就不用再插手,拦得住,拦不住,请神容易送神难。”

    管家老人闻言。略一迟疑,再次道:“今晨老爷上朝后,就有东厂锦衣卫来到府上,递交问罪文书,是内阁三公之一,御史大夫丙大人亲笔所书的罄竹章。他状告大人滥用私权,结党营私,打压异己,诬陷忠臣,要求东厂彻查,削官削爵。”

    大汉****立三公,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执掌全臣奏章,下达汉天子诏令,有监察百官之权,而罄竹章,则是状告不法之臣所写的一种奏章,所谓罄竹难书,可见其严苛。

    啪!

    千金难买的紫油梨木扶手被一掌震断,这位凌通凌爵爷冷哼一声,道:“一群腐儒,仰仗武力,就想独尊儒术,明日上朝,本爵也要参上一本,三公把持内阁朝政年深日久,是时候要改一改了!”

    ……

    江淮道,海陵州。

    四月天,清明时节雨纷纷。

    泰县,溱潼镇。

    一座千年古镇,老街上麻石湿润,此时一辆马车风尘仆仆,越过屹立数百年的牌坊。

    喜鹊湖畔。

    苏乞年拉住缰绳,放下马鞭,看眼前一汪碧清的湖水,喜鹊衔枝,徜徉于湖水之上,于这清明时雨中穿梭,雨打衣袍,紧贴在身上,有些清凉,有些清冷。

    还记得童年岁月,父亲苏望生尚未高中进士,自己与大哥苏乞明,就在这喜鹊湖畔渡过了数年无忧虑的嬉闹时光。

    倏尔,苏乞年看向十余丈外清澈的湖水,淡淡道:“尾随一路,阁下也该现身了。”

    轰!

    湖底淤泥炸开,水花溅起三丈高,一道血影如幽冥中冲出,一口极细的血色长剑掀起瓢泼血雨,似乎整个天穹在此时都化成了血色。

    九幽第五杀!

    这是一名高手,虽然在苏乞年精神力感应下来,尚未贯通全部的十二正经,但是内家真气之雄浑,绝不在寻常三流小成,饿虎跳涧的高手之下,由此可见,此人当初筑基功打下的根底极深厚,多半可堪比《龟蛇功》练到了第八层的功力。

    然而不等苏乞年出手,一条金刚齐眉棍通体如黑金浇铸,由虚化实,成半透明状,当空抡了下来。

    那是一习如墨的僧袍,一个年轻和尚,眸子桀骜且冷厉,来自扬州大明寺《降三世明王身》的传人。

    此刻,年轻和尚足踏漆黑的菩提叶,背后暗青明王虚影沉浮,如堕落九幽冥河的佛陀神祗,黑金齐眉棍砸烂空气,显现出来一方十数丈的真空世界。

    铛!

    一棍落下,若金铁交鸣,真空生出极细微的褶皱,劲风如海浪咆哮,席卷四方。

    噗!

    湖底冲出的九幽五杀喷血,如败絮一般横飞出去,不等落地,就当空炸碎,成为齑粉。

    苏乞年蹙眉,道:“为什么?”

    年轻的《降三世明王身》传人冷笑道,目光桀骜而阴鸷:“小僧说过,你是小僧的猎物,那就谁也不能够染指。”

    嗡!

    青铁长刀震鸣,苏乞年立于湖畔,浑身开始流淌混沌气,混元气血鼓荡,无形场域逼迫,将马车推出三十丈外。

    轰!

    下一刻,苏乞年直接出手了,长刀所向,锋芒切割,仿佛天地倒转如熔炉,刀光中,龙龟咆哮,刀鸣若龙吟。

    这一出手,就是休命第五刀。

    铛!

    黑金齐眉棍抡起,一身黑衣的年轻僧人目光变得灼热,背后暗青明王虚影亦发出无声的嘶吼。

    一片真空蔓延出去,喜鹊湖上掀起十数丈高的巨浪,鱼虾乱跳,衔枝喜鹊被惊飞,有躲避不及,被巨浪拍中,炸成血沫。

    苏乞年倒退,沉声道:“你贯通了第二条十二正经。”

    黑袍年轻和尚亦冷笑:“你的刀法真意更圆融凝练,不过真是令人厌恶的气息。”

    “光明笼罩之地,自然诸邪退避。”

    苏乞年淡淡道:“大明寺也是佛门圣地,居然出了你这样堕落的邪佛弟子,真是极大的讽刺。”

    “老和尚说过,要将我超度,可惜他做不到,我就出世了,”这位邪佛弟子冷冷道,“只要超脱,还分什么正邪,世间哪有什么永恒光明,力量镇压一切,当黑暗笼罩大地,黑暗即光明!”

    “邪祟之心,哪里懂得生命灿烂!”

    苏乞年长刀遥指,《休命刀》真意沸腾,所谓顺天休命,抑恶扬善,与此邪僧交手,他的《休命刀》真意愈发凝练,诸多领悟浮上心头,几乎只比当初与那甘露寺的空菩和尚交手略逊一筹。

    呼!

    瞬息之后,两人齐动,黑金齐眉棍与青铁长刀碰撞,《休命刀》与《降三世明王身》相互倾轧,真意碾压,两者相交之地,竟如油锅倒入沸水,翻腾不休。

    苏乞年出刀,刀刀休命第五刀,他足踏《镇龙桩》,汲取这千年古镇大地之下浓郁充沛,天地轮转的生命元气。

    如墨僧袍的邪佛弟子不断借兵,钵、杵、棍三口佛兵不断变幻,招式变化莫测,或奇诡或刚猛或凌厉雄浑,《降三世明王身》不仅铸就三世明王,永恒不动的金刚之身,更是一门攻伐大术,绝世招法。

    这一战,眨眼间就过去半炷香,短短半炷香内,两人交手九九八十一招,一个混元气血雄浑,源源不绝,一个虽然只贯通了两条十二正经,但是内家真气深厚,同样汲取冥冥之中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无比持久。

    铛!铛!铛!

    兵刃交击之音不绝,真空之地随着两人交手不断蔓延,喜鹊湖上似炸了锅,半炷香内不知道有几千数万的鱼虾被震晕、震死,湖面上满是残尸。

    第八十二招!

    邪佛弟子长啸,再次借兵,这一次借来的就不是此前三口佛兵,而是暗青明王虚影所持的第四口佛兵,一口黑金明王轮。

    他转动明王轮,这一口明王兵刃只生有六处齿轮,甫一转动,就仿佛打开了古老传说中的六道轮回,露出幽深漆黑的入口,那是通往九幽之下的轮回之地。

    六道轮回,收割生命,明王轮转动,所过之处,真空隐隐生出细密的褶皱。

    苏乞年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隐藏压抑许久,这位年轻的邪佛弟子终于拿出来压箱底的功夫,他的眼前,六道轮回之门洞开,那是九幽之地的门户所在。

    深吸一口气,再吐出,苏乞年双手握刀,他仿佛又回到了修习《休命刀》的第一天,青羊峰顶,他一板一眼,迎着太阳挥刀。(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嗯,章节右下角有月票红包还没领完,26号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