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二章 生命的珍贵,你懂吗!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马上凌晨又周一了,大家记得投推荐票哈。)

    阳光炽烈,苏乞年记得最初的自己想要睁眼,也十分艰难,直到心存圣贤道理,光明入心,方才渐入门槛。

    而自当初接下斩妖令,第一次走下武当山,至今几个月过去,经历过摩云山脉,看过了太多尸骨,灵婴祭的残忍,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眼前凋零,这是妖祸。

    再到汉江岸边,眼睁睁看着流浪在外,江湖中爬摸滚打多年的流气青年卢长平死在眼前,老烟枪的沉默,乃至红马庙村,捧着儿子盛满了骨灰的陶罐,泪流满面的一对老人。

    甚至是小姑娘不念的执着,即便明白爷爷已经离魂融天,不会再醒来,也依然不愿放弃,在他面前苦苦哀求。

    “生命的珍贵,你懂吗!”

    苏乞年暴喝,这一刻,他的眸子绽放无量光,仿佛两****日在瞳孔中沉浮,他双手握刀,对准那张开的六道轮回大门,狠狠斩下。

    嗤!

    刀光盛,这一刀超越了此前任何一刀,休命刀真意倏尔暴涨,青铁长刀刀尖上,足足吞吐出来近九寸长的混元刀气,炽亮如火焰,火光中,隐约可见一张张鲜活的面庞,无论是流气青年卢长平,还是倒在摩云山脉中再也起不来,马革裹尸的人族兵士,还有那灵婴祭祭坛上,一具具稚嫩安详的小身体,小姑娘不念张开双臂,倔强而不屈的身影。

    这一刀,承载了苏乞年所见所闻,一切对于生命的渴望。

    顺天休命,抑恶扬善,休命即救命!

    这是休命第六刀!

    噗!

    血花溅起三尺高,刀光敛,苏乞年面无表情。看喜鹊湖上,黑色僧袍的邪佛弟子捂着左肩,脚下漆黑菩提叶浮现,须臾间就去到了数十丈外。

    积蓄多时。终于斩出这第六刀,苏乞年没有感到半点轻松,反而心中有些沉重。

    而今,他的刀只能承载于生命的渴望,却远远不能够救赎。甚至就是亲人,也未曾圆满。

    路还很长,武道之途漫漫,需上下而求索。

    锵!

    长刀入鞘,苏乞年转身,这一天,九幽第五杀,四杀斩五杀。

    ……

    牵着缰绳,苏乞年步行入镇,麻石路清凉。小姑娘不念探出小脑袋,大眼睛眨动,有些好奇,这里就是乞年哥哥的老家吗?

    溱潼古镇不大,在苏乞年的记忆中,镇子里都是祖祖辈辈居住了几代十几代,乃至是数十代的人家,平日里十分热闹,米行、布行、茶楼、酒楼,乃至是街角老巷。每一天都弥漫着鱼米之香。

    然而一炷香后,走在麻石街上的苏乞年却微微蹙眉,因为街上的行人稀疏,哪怕是清明时节杏花雨。也不该这样冷冷清清。

    苏乞年注意到,哪怕是在街道上行走的镇民,一个个也有些神情恍惚,在看到苏乞年后,先是露出几分好奇之色,紧接着就欲言又止。最后摇摇头,加快步伐离去。

    不对!有古怪!

    苏乞年加快步子,走过里许麻石街,在一处熟悉的拐角转弯,走进一处显得有些偏僻的老巷,巷子狭窄,勉强足够马车进入,有些逼仄。

    很快,一处显得有些破旧,墙角生满青苔的小院子就出现在眼前。

    熟悉的不大的院子,一只半人来高的水缸,一条狭长的沟渠通往喜鹊湖里,接引清澈的湖水,不过此时的苏乞年心中却是咯噔一跳,隐隐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乞年哥哥,好冷。”

    小姑娘不念探出脑袋,浑身打一个哆嗦,自进入这偏僻老巷开始,空气就开始变得冰冷,此时不念吐气成雾,赫然已经接近寒冬腊月。

    苏乞年的目光也变冷,院子里居然已经生出了杂草,他记得去年早春时节归来,外公与外婆二老还身体康健,轻松下田劳作,半辈子田地里长大,二老手脚勤快,院子里时常除草,寻常时候,根本不可能如眼下这般,杂草丛生,甚至已经长到了两尺来高。

    《迷魂大法》运转,雄浑精神力破体而出,苏乞年蓦地抬手,朝着院子里紧闭的木门当空一抓,斥道:“滚出来!”

    咔嚓!

    相隔十余丈,苏乞年运转龟蛇吞月的拳法真意,只见木门破碎,一个穿着粗陋布衣,缠着头巾的年轻男子就惊骇欲绝,整个人凌空飞出,落入苏乞年掌心,被捏住脖子。

    “大侠饶命!”

    年轻男子操着本地口音,目光惊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躲到门后盯梢,甚至闭住了呼吸都被发现了。

    苏乞年蹙眉,道:“屋子里的储姓二老现在何处!”

    他不管年轻男子藏匿在此到底意欲何为,此刻最重要的是确定二老安危。

    “大侠饶命,小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会在这里!”

    苏乞年冷哼一声,手掌用力,年轻男子脸色涨得通红,勉强开口道:“小的……真……的不知道,大……侠你快走吧。”

    嗯?

    苏乞年心中一动,直接动用慑魂术。

    于普通人而言,几乎是瞬息之间就被降服精神,奴役魂魄。

    “院子的主人在哪里?”

    “布镇司,都在牢房里。”

    “什么人做的?”

    “小子有点门道,居然会一门精神武功,可以迷惑精神,难怪这么镇定,你不用再问,我来告诉你!”突兀的,一道显得有些玩味的声音响起。

    苏乞年放下手,撤去慑魂术,那年轻男子恢复神智,他目光一转,就露出惊恐之色,大步后退,颤声道:“大人,不是我的错,大人饶命。”

    “妖族!”

    转过身,苏乞年看向来人,一名看上去气度风流的青年,一身纯紫蚕丝锦衣,手持一把折扇,甚至大拇指上还带着一块翠绿的碧玉扳指,若非是苏乞年精神力雄浑,寻常练武之人,就算是成功筑基,孕育出内家真气,见微知著的三流高手,也很难察觉。

    “好眼力,我对你这一身精神武功,越来越感兴趣了。”

    来人目光湛亮,看也不看那惊恐的年轻镇民,上上下下打量苏乞年一眼,道:“少年人,年纪不大,看来是在外游历,得到了不小的奇遇,我能感觉到你体内似乎有颇为雄浑的气血,多半不亚于一匹汗血宝马之力,你这样的年纪,真是难得,可惜了,偏偏要闯进来这里,怎么,是衣锦还乡,既然如此,本人就给你一个机会,献上你所得到的精神武功,将口诀心法默写下来,不准遗漏或故意错漏半个字,再投靠本人,本人可以保证,给你一条活路,成为我妖族的一条狗。”

    “如果我没有猜错,现在整个镇子,都落入了你们手中。”苏乞年忽然开口,显得很平静。

    轻咦一声,妖族青年又轻笑一声,道:“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的智慧,也算是难得了,难怪敢孤身一人行走江湖,不过这马车里居然还带了两个拖油瓶,真是令人可笑的怜悯,初出茅庐,也学人行侠仗义,好了,现在你跪下来吧,将武功默写出来,还有马车上的小姑娘也献上来,真是水灵,这样鲜嫩的血浆味,这镇子里已经不多了。”

    苏乞年闻言目光一厉,冷冷道:“畜生!也学我人族风雅。”

    什么!

    锦衣摇扇的妖族青年笑容一滞,目光就变得无比阴鸷,瞳孔深处有幽绿寒芒闪烁,一时间,巷子里的空气愈发冰冷。

    “你好大的胆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你很快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有三个字叫做想当然,”妖族青年冷冷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来,磕头忏……”

    “你废话太多了!”

    锵!

    刀光如电,一闪而逝。

    妖族青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先是一怔,既而就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苏乞年不远处,那年轻镇民有些疑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听到刀鸣声,至于刀光什么的太快了,根本一点没有看到。

    然而紧接着,他就忍不住张大了嘴,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简直难以置信,他看到了什么,那在他眼中,力量通天彻地,执掌生死的妖族青年,四肢关节缓缓错开,切口处光滑如镜,直到落地,才有鲜血汩汩,泉涌一般喷出。

    “啊!我的手!我的腿!”

    妖族青年很快哀嚎,他跌倒在地,四肢被斩,刹那间被削成了人棍。

    太快了!

    妖族青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来不及运转内家真气,甚至都未曾来得及生出半个念头,年轻镇民没有看清,他又能好得到哪里去,只勉强感到眼前光芒一闪,甚至最初四肢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姑娘不念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但还是偷偷露出一条缝隙,就看到那妖族青年被斩断的四肢开始变化,生出毛发,开始弯曲,筋肉鼓胀,最终成为了四条粗壮的兽足,爪刃尖锐,寒光迸溅,如林间花豹。(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马上凌晨又周一了,大家记得投推荐票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