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七章 妖师,死战不退
    (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高,潮,初至。)

    古镇溱潼。

    一座酒楼地窖中,肥头大耳的掌柜正带着大房正妻,还有三房小妾,以及大大小小数十口家眷挤在一起。

    “这地窖当初用来藏酒,极为密封,上面根本不可能听得到声音,只有从里面才能够打开暗锁。”

    摇曳烛火映照下,掌柜的一脸得意,道:“什么龙卫,真是杯弓蛇影,这些武林高手就是这样,一点风吹草动就如惊弓之鸟,真不知道这武功是怎么练的,胆子小成这样,这几年来,我溱潼古镇哪一年不是风调雨顺,布镇司日夜巡视,别说镇中不见妖族身影,就是镇子周边荒野中,也少有妖兽出没,此番不过是侥幸被妖族钻了空子,眼下诸妖伏诛,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张家世代经营,一年数百两雪银的营收,你轻飘飘一句话就要我背井离乡,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呸!”

    “老爷,会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有些年老珠黄的正妻露出几分忧色,“毕竟是护龙山庄走出来的龙卫大人们,恐怕不是无的放矢。”

    啪!

    一巴掌下去,掌柜的脸上肥肉颤动,斥道:“妇道人家懂什么!”

    老妻噤声,捂着脸不说话她虽是大房,但始终无法为家中传宗接代,这才有了后面三房小妾,也是因为早年起家,相依为命多年,才依然维持着大房的身份。但这么多年下来,家境愈发殷实。她却开始怀念当初吃糠喝稀的日子,虽然活得辛苦。但汗水都是甜的。

    而见到大房被掌掴,三房年轻貌美的小妾一声不吭,只是彼此相视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好了,再过一炷香,我们就……”

    咔嚓!

    掌柜的话还没有说完,地窖坚硬的榆木暗门就被一股蛮力震碎,木屑飞溅,有天光洒落。

    “鬼啊!”

    下一刻。一房小妾就哆嗦着尖叫,因为从那暗门外,赫然探进来一颗足有常人两倍大的狰狞狼首,幽绿嗜血的眸子,下方则是类人直立的身体。

    “狼妖!妖,妖,妖,妖族!”

    掌柜读过书,还是有几分见识。这一下就惊恐莫名,声音都结巴起来。

    “嘎嘎!该死的人族学地老鼠藏起来,哈哈,倒是有几个细皮嫩肉的小娘子。大爷先和你们玩玩,再来品尝你们新鲜的血肉。”狼族妖丁狞笑道,嘭的一声跃下地窖。

    “妖孽。我和你拼了!”

    掌柜的红了眼,哪怕恐惧。也明白在劫难逃,反而生出了几分血性。

    带着一身赘肉冲上去。狼妖看也不看,一爪子拍落,就将其震飞,骨骼断裂声不绝,胸膛坍塌,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肋骨。

    “老东西送你上路!”

    狼妖脚步一动,再来到近前,如人的手掌延伸出数根尖锐,寒光迸溅的爪刃,就朝着奄奄一息的老掌柜胸口插去。

    噗!

    血花飞溅,没有想象中立即到来的死亡,老掌柜睁开血泪模糊的双眼,就看到一张咳血,苍白如纸,被岁月打磨出细密褶皱的脸。

    “芸儿!”

    老掌柜嘶声,看那被利爪洞穿的胸口,老妻的脸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明媚,而眼角余光里,三房小妾一个个惊恐失色,瘫软在地,屎尿齐流。

    “学清!我先……走一步,好像,回……回到……过……”

    老妻的话终究没有说完,因为狼妖发力,狼爪狠狠洞穿,这一次连带着老掌柜的胸膛,也被撕裂开来。

    “我……恨……”

    老掌柜的目光渐渐空洞,此生种种,一瞬间划过脑海,烟消云散。

    他恨,不恨别人,只恨自己。

    ……

    布镇司。

    自那深青色甲胄的摩宣千夫长走出妖兵路所在的裂缝,就再没有千夫长一级的人物走出来,但依然有源源不断的妖丁跨越遥远的虚空涌出,还有完全化形成人的妖兵,妖兵伍长,百夫长一级的三流高手。

    摩宣千夫长,一个看上去身材修长,眉目俊朗的年轻人,只是一双眸子尤为凌厉,有血光氤氲,隐隐化成两轮峥嵘血月,在其中沉浮转动。

    此刻,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想要撤离哪有这么容易,我东海诸妖国谋划多年,等到妖兵路稳固,就要再次打通,接续更强的妖将路,乃至是妖主路,无上王者路,孱弱的人族平民,就用你们的血肉,来铸就我妖族至高无上的辉煌!”

    “追!”

    ……

    迁徙长龙,里许长的队伍,有稚童,有妇人,有老弱病残。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壮年搀扶老弱,青年扶持病残,少年拉住稚童,都是在古镇世世代代居住的镇民,彼此之前都有一分故土情谊,此时危险临近,哪怕往日里一些邻里恩怨,也全都抛弃,没有人想看到有人死在妖族的手中,成为口粮血食。

    慢!太慢了!快!要更快!

    从来没有哪一刻,几名七杀剑宗弟子如此心急如焚,数万人的迁徙撤离,远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就这么两炷香,一行人才远去了十余里。

    十余里地,于一众妖族兵马而言,转瞬即逝。

    没有办法更快了,数万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出现踩踏,再快下去不说还能提升几分,本来靠他们八人就勉强维持的队伍,多半要崩溃,出现大的践踏和伤亡。

    轰隆隆!

    再过半炷香,就有轰鸣声远远传来,那是属于妖族奔行的声音,有莫大的烟尘扬起。

    不好!

    七名七杀剑宗弟子色变,来得太快了,他们目光如炬,穿透尘烟,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妖丁,都井然有序,身披血色甲胄,还有身着青灰色甲胄的妖兵,浅青色甲胄的妖兵伍长,一眼望去,怕不是有数千,且身后还有源源不断的妖丁追随跟上,妖族兵马之数愈发壮大。

    龙头所在,苏乞年亦色变,妖气滚滚而凝练,远非是当初摩云山脉中所见,这是妖族真正的妖师,学习人族兵法,守秩序,讲军规,血气浓烈,落到苏乞年的精神感应中,就好像一团巨大的火球,在大地之上滚动,很快临近。

    甚至苏乞年可以看到,那最前方的一干妖丁,瞳孔中透发出来残忍、贪婪、嗜血的目光,这是将一干迁徙的镇民当成了逃跑的猎物。

    三里!两里!一里!两百丈!一百丈!

    百丈之地,充满杂念**的妖气已经近在咫尺,龙尾之地,两名七杀剑宗弟子相视一眼,锵的一声拔剑。

    剑道锋芒破体而出,锋锐凌厉,迫近的灰黑色妖气顿时被切割破碎,阻隔于十丈之外。

    九十丈!七十丈!五十丈!二十丈!

    十丈!

    “杀!”

    两名七杀剑宗弟子厉喝,长剑动,一瞬间斩出数十上百剑,漆黑如墨的七杀剑气破空,每一道都有近四寸长,空气被洞穿,留下一道道苍白的真空剑孔。

    噗!噗!噗!

    数十名妖丁眉心血花绽,轰然倒下,但是相比于逐渐增加到近万的妖师,就显得微不足道。

    只是一剑,力求斩妖,两名七杀剑宗弟子内家真气消耗剧烈。

    又有妖兵级人物扑来,一下就是四名妖兵,妖族真气运转,指掌拳剑震破空气。

    “七杀!七杀!”

    两人长啸,眸子绽杀芒,传承的一流剑法《七杀剑》真意升腾而起,压迫精神,如墨的长剑喷薄凛冽杀气,瓦解四名妖兵的招式,架住兵刃。

    轰!

    一团空气炸开,劲风呼啸,两名七杀剑宗弟子踉跄后退,而四名妖兵一人咳血横飞,其余三人也倒退,面色苍白,显然吃了暗亏。

    又有数十名妖丁补上,长矛刀剑,战戈大钺,尽皆朝着两名七杀剑宗弟子身上招呼而来。

    两人浴血,长剑横空,再次斩杀数十名妖丁,身上也留下了大大小小十余处伤痕,深处可见白骨,隐现裂痕。

    内家真气消耗将尽,龙身处,又两名七杀剑宗弟子挥剑至龙尾,剑气破空,与两人交换位置,接替迎战。

    偶有妖兵级人物出手,但大多都是数以百计的妖丁一拥而上,《七杀剑》再凌厉,也需要雄浑的内家真气支撑,遑论这样的一流剑法,七人能够得到真意传承已是大幸,想要领悟深入,更进一步,就没有那么简单,每斩出一剑,都是于真气及精神的莫大消耗。

    数万古镇居民迁徙又前进里许之地。

    而这里许之地,妖族伏尸数百,大地染血,七名七杀剑宗弟子亦遍体鳞伤,却死战不退。

    龙头之地。

    苏乞年精神力弥漫虚空,倏尔眸子一厉,身边一名农夫就感到手中一轻,自制护身的粗铁长矛易手,落入那位少年候补龙卫手中,而后闪电般掷出。

    轰!

    长矛破空,似一道黑电,空气被划破,拉出一条长达里许的真空矛痕。

    嘭!

    龙尾之地,血肉炸碎,坠落大地,两名七杀剑宗弟子悚然一惊,就看到一头展翅能有四丈宽的妖鹰坠地,妖体残破,胸口处一杆粗铁长矛洞穿,将其生生钉在大地之上。(求月票,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高,潮,初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