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八章 你说道理我说拳头
    (求,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

    明月渐落,海陵城城楼上空气凝滞。

    随着全峰开口,很多龙卫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先是难以置信,既而就显露出来厌恶痛恨之色。

    这一切,全峰尽皆看在眼中,他胸有成竹,心中畅快,下一刻,他伸手遥指城墙之下,道:“就在那一辆马车中,那位兵匠大师遗孤被他蛊惑挟持,随身左右,还有那一口无痕宝剑亦在其中,诸位同道一探便知全峰所言真假。”

    “苏乞年!”

    话锋一转,全峰就厉喝道:“身为武当弟子,你不为正道,年纪轻轻就心怀叵测,桀骜顽劣,见不得年长师兄们的劝诫,一意孤行,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初扬州城护龙山庄,你出手狠辣,伤及几位候补龙卫,而几位师弟师妹临行前尚且为你求情,你可知悔改!莫要自甘堕落,连累武当数千年声誉!”

    此言一出,很多龙卫恍然,但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反而生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此子心机居然如此之深,枉为正道!”

    “难怪可以令赵泉七人助他斩杀妖族,即便武当《龟蛇功》练到第九层,天赋悟性绝佳,也非是我正道之福。”

    “可惜护龙令难分真假,往年也曾有人心术不正,借助外力骗取天子龙气,凝聚气运龙蛇,可惜排名过高,被诛妖榜上左近的人物挑战,磨砺武功,一掌都未能接下来,就不幸被生生打死,虽然后来失手之人遭到重罚,却也止住了不正之风。”

    有龙卫彼此交谈,觉得多半是不正之风死灰复燃,毕竟天子龙气非同小可,助长气运和造化,足以令一些心术不正之辈铤而走险。

    如端木龙主与一身幽蓝甲胄的汉威将军,此时却是目光平静,不置一言,似乎此刻城楼上一切种种,都与他们无关。

    赵泉七人气红了脸,身上锋芒之气吞吐,几欲破体而出。

    倏尔,苏乞年笑了,笑得很平静,他目光不生波澜,看向全峰,这位泰山派日观峰一脉的年轻龙卫,淡淡道:“放完了吗?”

    本来意气风发,气质激扬的全峰表情、目光顿时一滞。

    不等他开口,只听得苏乞年再次道:“我曾经听市井里老人喝骂,说是吃‘屎’长大的,大约你就是那样的人,这里其它没有,马粪管够,待会儿就带你去。”

    苏乞年说得粗鄙,但偏偏语气平静,气质堂皇,目光坦荡,须臾间,那全峰就火气上涌,一瞬间赤红了脸。

    “海陵州护龙山庄诸龙卫在此,哪怕你是武当山上下来的,也要明白公道人心!”

    来自苏州天河剑宗的低矮青年狭长眸子冰冷,斥道:“能说出这么粗鄙的话,可见没有读过多少书,圣贤的道理懂几分,到这里逞威风,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的身手,不要以为武当《龟蛇功》第九层就足以目中无人,我等目光雪亮,绝不容半点渣滓。”

    “看来,你也是吃‘屎’长大的。”

    苏乞年目光扫过,再环视一眼,平静道:“看来你们是不服气,不服气是一种病,有病就得治。”

    “狂妄!”

    有龙卫冷喝,而不远处静默不语的汉威将军眼中,却是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光亮一闪而逝。

    “苏乞年!”

    全峰咬牙,几乎是一字一顿道。

    苏乞年却不看他,而是越过他,看向他身后两名气质凌厉,如刀似剑的青年龙卫,道:“要出头,就要准备好付出代价,给你们转身的机会,现在还来得及。”

    轻笑一声,那目光凌厉且锋锐的黄师兄道:“本来听全师弟所言,我以为有所夸大,现在看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泰山日观峰黄明请教!”

    他话音刚落,瞳孔就剧烈收缩,因为苏乞年身如鬼魅,脚步一动就跨越十余丈,到了近前。

    空气爆鸣,撕裂开来苍白的真空,那是一只拳头,一口巴掌大的混沌熔炉在拳锋转动,一头龙龟镇混沌,仰天长啸。

    随着这一拳打出,苏乞年精神力分化千万,全身每一寸毛孔、皮膜、暗窍都洞开,打坐第三境,龟息的功夫不单单只体现在恢复气血,修补精神上,于力量的凝练与掌控,同样更上一层楼。

    如果说此前苏乞年打出一拳,拳如金铁,那么现在就是坚不可摧的金刚钻。

    龟息如胎动,念不动虚妄成空;气定则神凝,武学真意坚如松!

    随着苏乞年这一拳打出,四方皆震,很多龙卫心惊,这股拳力太刚阳了,霸道凌厉到了极点,最重要的是,拳法真意行空,几乎要将人的精神意识都冻结。

    武当龟蛇拳!

    来自泰山派日观峰的黄师兄惊骇欲绝,这与他所了解的龟蛇拳截然不同,一门筑基练力的拳法,怎么会诞生出来拳法真意,且凝练浑厚、坚韧到了如斯境地。

    在这一拳下,他几乎不能感应、把握肉身,内家真气似一汪深潭,不起波澜,祖窍神庭有一种归入混沌、沉沦的迹象。

    砰!

    艰难抬臂封挡,这位泰山日观峰弟子,全峰极为仰仗的同脉师兄,就如一道流星横飞出去,撞在城墙上,深深嵌入其中,如一个大字,头一歪,就晕厥过去。

    “不对,不一般。”

    络腮胡子汉威将军喃喃道,这与他此前试探时候截然不同,念动则力至,一瞬间凝聚的力量,简直不像是武当《龟蛇功》第九层该有的功力。

    那泰山日观峰的黄师兄败得太快了,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乞年抬手间镇压,一些龙卫看不出来深浅,觉得是那泰山派的黄姓弟子华而不实,功力浅薄,但是如光孝寺的了光和尚等少数一些人,就察觉出来一些异样,皆露出来凝重之色。

    一拳打飞那黄师兄,苏乞年没有半点停顿,蓦地转身,背如神龟,猛地一靠,另一名泰山龙卫震掌,按在苏乞年背上,却生出金铁交鸣之音,既而手腕咔嚓一声断裂,砰地一声,横飞出去十来丈,同样黏在了那黄师兄身边的城墙上,陷得更深,半空中就晕死过去。

    “还有你!”

    苏乞年足踏《镇龙桩》,速度快如闪电,足下缩地成寸,又来到了那名出身雕花楼的青年龙卫身前。

    锵!

    似乎早有准备,那雕花楼青年龙卫背后密云纹铁长剑出鞘,剑道锋芒吞吐,刹那间,他手臂连震,剑光交织,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瑰丽而诡异,仿佛一名巅峰木匠,大师人物,雕栏玉砌,极尽芳华。

    “《雕花剑》!”

    有龙卫轻喝,当年雕花楼祖师乃是木匠出身,以刻刀入剑道,创出《雕花剑》这一门二流上乘剑法,闻名海陵州,这《雕花剑》于极尽瑰丽中见锋芒剑痕,杀机隐现,防不胜防,单论招式而言,精巧之处,可冠绝海陵州。

    但很快,很多人就瞪大了眼珠子,雕花楼的青年龙卫剑法精绝,诡异多变,但是苏乞年就伸出右手一根食指,轻飘飘地朝前点落下来。

    叮的一声,剑光破碎,瞬息之间,那名雕花楼弟子只感到一轮朝阳升起,冲破黑暗,就失去知觉,被苏乞年一指点在眉心神庭,真意碾压,失去意识。

    什么!

    这一下,就由不得诸多龙卫不心惊,这位雕花楼传人于海陵州年轻一代中可以算得上是剑法高绝,修为也不俗,已然步入饿虎跳涧的三流小成之境,居然连这个少年一指都未能接下。

    而这一出手,苏乞年就如开泄的洪水,速度太快了,《镇龙桩》在足下踏动,几乎每一步迈出,就有一名龙卫横飞出去,嵌入城墙中。

    除了少数三流小成的年轻高手之外,渐渐的,几乎少有人能够看清苏乞年的动作。

    此刻,赵泉七人除了嘴角抽搐,依然是嘴角抽搐,这位苏师弟出手,比他们干脆、凌厉太多,只要是显露出来一点质疑目光的,都成为了被清算的对象。

    十人,二十人,三十人……

    短短十余息光景,就有近五十名龙卫横飞出去,城墙上慢慢贴满了大饼,看得不远处许多值守的兵士目瞪口呆,嘴巴几乎可以吃进去自己的拳头。

    气血、体力太绵长了,直到近百名龙卫被他打飞,苏乞年身不见汗,呼吸微不可查,没有半点紊乱的迹象。

    城头。

    络腮胡子汉威将军的目光却是越来越亮,别人看不到,他却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冥冥之中的虚空深处,天地元始之气垂落,不仅仅顺着苏乞年周身三百六十五处暗窍进入体内,甚至从每一寸皮膜,每一处毛孔渗透进去,不见半点散溢和损耗。

    龟息!

    几乎是同时,幽蓝甲胄的汉威将军与端木龙主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瞳孔深处捕捉到些许震动之色。

    砰!砰!砰!

    苏乞年出手不容情,精神力映照四方,什么人质疑,什么人始终不为所动,他都历历在目,现在清算起来没有一点犹疑。

    全峰腿肚子有些打颤,但死死咬牙,不肯露出一丝怯色,几次三番,苏乞年从身边一闪而逝,都未曾动他分毫,但愈是如此,他愈发心中打鼓,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求,大家都来起点支持正版订阅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