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九章 炼光明心
    (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月华如水,清明时节依然有些清寒。

    海陵城城楼上,与全峰一般无二的,还有那苏州境内天河剑宗走出来的青年龙卫,此时,这一位狭长的眸子里阴鸷尽去,精芒溃散,心灵震颤,有一种拔腿就走的冲动。

    但无论是他还是全峰,都被一股无形的气机锁定,两人相视一眼,谁都不肯先动,想要对方成诱饵。

    一百一!一百二!一百三……

    苏乞年动若雷霆,拳指碾动,少有人可以接得住他一指一拳,无论是《龟蛇拳》还是《寻阳指》,在龟息之境下,真意都凝练坚韧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再以他《迷魂大法》第四重的精神力灌注,一些修为浅薄,尚且只贯通了数条十二正经的龙卫,甚至在苏乞年动手的瞬间,就动弹不得,精神被镇压,失去了对肉身气血的掌控。

    十息后。

    苏乞年身形戛然而止,又一名临近三流小成的龙卫横飞出去,嵌入城墙中,晕厥过去。

    至此,只剩下如了光和尚等不足十人,心境修为不俗,此前浑不在意,没有显露出来一点不满,或许有人隐藏极深,但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聂红衣气息冰冷,她姿容不俗,身姿婀娜,双腿修长而笔直,此时看向苏乞年的目光也有些震动,难以想象,一个尚未筑基的练武之人,气血体力之悠长,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境地。

    “阿弥陀佛。”

    了光和尚唱佛号,身为佛门弟子,首重心境修持,断烦恼根,筑莲花台,他看出来苏乞年身上一些虚实,唯有一声感叹。

    这时。如那天河剑宗龙卫,眼角跳动,声色俱厉,斥道:“苏乞年!你这是魔道行径!你眼中还有公道人心吗!请龙主大人主……”

    “废话!”

    身形一闪。苏乞年就来到近前,什么连绵剑光,若天河席卷,都被苏乞年拳锋上的元始熔炉撞得粉碎,最后。苏乞年拳头松开,化拳为掌。

    啪!

    鲜血伴着满口泛黄的牙齿吐出,这位天河剑宗于海陵州境内行走的年轻龙卫,就横飞出去七、八丈,好巧不巧,正落在那全峰脚下。

    面皮颤动,苏乞年这一掌虽然没有打在他脸上,但是全峰却感到脸上皮肉生疼。

    “苏乞年,你这是倒行逆施!身为武当弟子,居然对同道出手!”忍不住退后一步。全峰沉喝道,但到了此时,就有些声色内荏。

    下一刻,全峰眼前一花,苏乞年的身影就近在咫尺。

    “小人鬼祟,蛊惑人心!”

    啪!

    眼冒金星,这一掌将全峰剩下的话全都打回了肚子里,吐出来的只有满口带血的牙。

    没有能够横飞出去,全峰只感到后颈一麻,整个人就悬空。被拉了回来,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那天河剑宗弟子,与他一般。被一只大手捏住后颈,生生提了起来。

    这种姿势绝对不好看,无论是于全峰还是于那天河剑宗年轻传人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被一个年纪比他们小很多的少年小鸡仔一般提在手中,浑身酥麻。被震散了气血,内家真气也提不起来,被一股雄浑的混元气血生生封镇在丹田中。

    两人羞愤欲死,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隐约猜到苏乞年想要做什么。

    呜……呜……

    两人想要开口,但是奈何半边脸都肿得比馒头还高,满口牙齿尽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阿弥陀佛,苏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时,了光和尚唱佛号,双手合十,开口道。

    嗯?

    苏乞年挑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扫他一眼,淡淡道:“光孝寺立寺两千余年不容易,悲天悯人要在独善其身之前,否则在苏某眼里,都是猪狗草芥。”

    “阿弥陀佛,苏施主你戾气太重了。”

    “戾气轻重,都只对邪祟,你的话太多了。”

    苏乞年淡淡道,再不看他一眼,径直迈步,而直到苏乞年消失在城楼上,那了光和尚也只是低宣佛号,一动不动。

    这是生生打出来的气势,城墙上,一些晕厥过去的龙卫渐渐苏醒,这时候就目光复杂,原来,这个世上真有一些人超出常理,难以估量,甚至直到此时,很多人仍然想不通,为何苏乞年气血体力如此充沛,没有半点衰竭的迹象。

    不是他们心中容不得人,年轻一辈崛起,他们也曾有各自经历,只是不愿看到有人心术不正,借助外力上位,打破他们心中的公道,就如同此番迁徙,说一名尚未筑基的少年一人独对近万妖师,若非是此时此刻,他们绝对不可能相信。

    而自始至终,城头上,端木龙主与络腮胡子汉威将军都未曾开口,看上去没有半点插手的意思。

    赵泉七人追了下去,聂红衣迈步,少有的几名完好的龙卫也都跟上,他们看苏乞年的背影,脊椎骨笔直,腰杆挺拔,身上没有多重的煞气,反而有一种堂皇正大的气质散发出来。

    “端木龙主怎么不开口。”城头上,幽蓝甲胄汉威将军忽然开口道。

    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羽扇轻摇,端木龙主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插手?”

    已过不惑之年的汉威将军咧开嘴,笑道:“不错,插什么手,本将军很期待,两三年后,这个小怪物能走到哪一步。”

    ……

    随着苏乞年走下城头,沿途台阶上值守的兵士皆露出敬畏之色,两名身着星辰袍的龙卫被提着后颈走下来,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令人感到震撼。

    城墙下一角。

    数十上百匹战马被看管,十数名马夫正在喂夜草。

    战马群落一边,是一堆足有丈许方圆堆积的马粪,有一些还热腾腾的,冒着白气。

    到了这里,无论是全峰还是那天河剑宗青年,都剧烈挣扎起来,两张脸顿时绿了,眼珠子瞪大,变得赤红,如果怒火可以化成实质,多半要将苏乞年焚烧成灰。

    “管够。”

    即刻,苏乞年平静道,两只手一掷,全峰二人就如稻草败絮一般,扎入马粪堆中,雪白的星辰袍瞬间变得一片污秽。

    两人想要挣扎,霎那间目眦欲裂,但是肉身根本不听使唤,原来刚刚苏乞年出手,再加了两道暗劲,这一下,至少在天亮之前,两人是生不出几分气力挣扎起身,脱离这污秽之地。

    身后不远处,一些龙卫嘴角抽搐,不忍直视,甚至看向苏乞年的目光生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这个少年简直就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他们可以想象,今日之后,这泰山派日观峰弟子全峰,以及那位苏州天河剑宗传人,多半要疯狂。

    众人种种神色变化,都被苏乞年精神感应,映照在祖窍神庭中,但他根本不在意,他行事堂皇,光明正大,自然问心无愧,甚至此时此刻,光明心愈发凝练,休命真意也隐隐更进一步,锋芒之气更加凌厉,于《休命刀》第七式,有朦胧雏形在脑海中诞生。

    ……

    辰时终至。

    朝阳自天边升起,紫气东升,稍纵即逝。

    马车前,苏乞年接过赵泉递过来的密云纹铁内甲,秦旭几人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出口。

    就在半个时辰前,那泰山派的黄师兄二人出手,将那全峰带走,也有天河剑宗一名游历的执事到来,将人救走。

    而今看似风平浪静,但束千七人却明白,还远远没有结束。

    等到朝阳完全升起,苏乞年拉动缰绳,再次上路,这一次,他没有带上三老,而是在端木龙主的安排下,由一名龙将亲自护持,从水路前往武当。

    这也是他此番立下了莫大功劳,若是平日里,没有人情关系,或者付出足够的代价,想要请动一尊龙将做护卫,几乎没有半点可能。

    为了避免觊觎,苏乞年又替小姑娘不念收起寒螭剑,纳入元始熔炉内的虚空,锋芒不显,自然也不会再被有心人察觉。

    刚出了海陵州境内,苏乞年就拉住缰绳。

    那是一名身着黑色僧袍的年轻和尚,盘坐在官道边的一块磐石上,双手结印诵经,只是听上去没有一点佛门清静之意,更如靡靡之音,诱人堕落。

    扬州大明寺!《降三世明王身》传人,邪佛弟子!

    再见这位九幽第四杀,苏乞年分明感到,其身上的气息比此前要更强盛了数筹不止,几乎在苏乞年拉动缰绳止步的刹那,和尚睁开了眼。

    呼!

    这一动,就比狂风还要凛冽,青黑明王虚影在背后浮现,一口黑金铁棍被摄取,须臾间暴涨至三丈长,粗如海碗,朝着苏乞年当空抡下。

    空气粉碎,真空生涟漪,尚未及身,以苏乞年为中心,方圆数丈之地,土泥被无形劲力压迫,竟硬生生下降了数寸。

    这是惊人的一幕,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不远处一些商队过客心惊胆颤。(求月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谢谢大家的书评,不骂人都欢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