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破劫,精神坯胎
    (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大家都来起点订阅吧。)

    碧海无垠,天穹浩瀚,苏乞年立于高天之上,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一息,两息,三息,随着时间流逝,无边大海上,骇浪退散,暴风止息,黑云笼罩下,是一种死亡前的宁静。

    咚!

    半炷香后,九天之上一声闷响,虚空震颤,有一种震动心灵的气机开始升腾。

    似乎是擂鼓音,苏乞年目透异色,难道在九天之上,真的存在天界,那是天兵在擂动战鼓。

    咚!

    一道擂鼓音后,第二道鼓音又响起,虚空生波纹,不过到了苏乞年身前就溃散开来,似被无形锋芒生生剖开。

    苏乞年反手向后,背上,一口青铁长刀由虚化实,显现出来。

    伸手握住刀柄,苏乞年抬头,双目绽放无量光。

    这一刻,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虚无,洞彻一切虚妄,一股堂皇正大的气机破体而出,搅动天风,令虚空波纹平息。

    这是……

    苏乞年眼中无量光闪烁,如烈日当空,璀璨而不可直视,他看到了什么,在那浓密黑云中,赫然有一条溪流在汩汩流淌,这溪流能有一丈来宽,清澈见底,但仔细看,仿佛又斑斓瑰丽,隐约照见许多人影。

    这溪流并不真实,有些朦胧,似乎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有一种摄魂夺魄的气韵。

    只看一眼,苏乞年就感到心神一颤,不过随着他握紧刀柄之后,心灵就如亘古不灭的光明,岿然不动。

    “这是……不可能!”

    眉心内,老人握铁锤的手掌轻颤,他喃喃自语,难以置信,不过身在苏乞年的神庭之地,只要是苏乞年看到的,他都能清楚洞悉。

    而看到这条隐匿于天道劫数内的溪流的第一眼,老人就明白,他与这条溪流之间存在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几乎是福至心灵,高天之上,不等第三道擂鼓声响起,苏乞年出手了。

    锵!

    一道雪亮的刀光,青蒙蒙,似同样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刹那间迸射,洞穿了整片天穹。

    浓密黑云被一分为二,在这刀光锋芒下被生生切割开来,既而,在老人震惊的目光下,那刀光狠狠落下,劈在那黑云深处的溪流之上。

    嘣!

    有火星四溅,金铁交鸣之声。

    只是与平日里不同的是,这每一枚火星都大如山峦,里面有山河万里,村镇城乡,人影憧憧,炊烟袅袅。

    最重要的是,每一枚火星中,都可以清楚看见一个人,一名打着赤膊,筋肉健硕的青年,背着一口乌黑铁锤,行走于名山大川,市井勾栏。

    苏乞年神庭中,老人浑身颤动,看着一枚枚火星破灭,崩碎,他满是伤痕的身体逐渐散发出来一股清气,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外界。

    不等苏乞年再次出刀,那被生生劈断一尺来宽的溪流就如梦幻泡影,一下归于虚无。

    溪流隐去,被劈开的浓密黑云也烟消云散,天光再现,一轮金黄大日高悬九天,洒落下来温软的光,在这光芒笼罩之下,苏乞年只感到整个人都变得截然不同,可以看到饱满的筋肉,甚至连肌体上的毛孔都清晰可见。

    一团光自眉心处射出,重新化成老人的身影。

    随着老人离开,那此前截然不同的世界又恢复如初,磅礴浩瀚如汪洋一般的精神力潮水般退去,有些怅然若失,不过苏乞年很快就恢复平静,与此同时,他也发现,虽然老人离开了,但他眼前的世界的确生出了一些变化,比往日里更加明晰,种种细微之处,只要他心神凝聚,就似乎千百倍地放慢,不遗漏任何一处细节。

    最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虽然凝练蜕变到如此境地,却没有丝毫减少,甚至还略有进益,这就非同小可,说来可以算是莫大的收获。

    至于此前三次出手,一些体悟就越来越模糊,很快变得空洞,只剩下一丝模糊的影子还留存在脑海之中。

    尽管如此,苏乞年相信,随着他修为境界不断加深,这些影子终将会成为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晴空碧海之上。

    此时,苏乞年与老人相对而立,都没有开口,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半盏茶后,身上再无半点伤痕的老人松手,乌黑铁锤由实化虚,消失不见,他看向苏乞年,沉声道:“你是武当青羊峰一脉传人?”

    老人虽然是询问,但语气很笃定,在这离魂之地,苏乞年洞悉老人的不凡,老人多半也看穿了他身上的一些隐秘,当下也不隐瞒,点头道:“前辈目光如炬。”

    “老夫目光如炬,怎么比得上你青羊峰一脉,”老人摇摇头,深吸一口气,看向远方,“没想到五百年过去,这门《休命刀》又出世了。”

    苏乞年闻言心中一动,想要开口,老人却摆摆手,道:“不要问,不要想,知道太多没有好处,不过休命之路难行,想要以此证道,必定艰难险阻,劫难重重,你要有所准备。”

    老人的话似意有所指,不过于《休命刀》的修行,自下了武当山至今,苏乞年一路行来,早有所体会。

    顺天休命,抑恶扬善。

    这八个字穷尽正邪善恶,看似平淡,然而红尘万丈,就是古来圣贤,真正知行合一者也少有。

    “走吧。”

    老人再开口,眼前的离魂融天之地就破碎,苏乞年只感到身上一轻,就重新回到了黑暗幽深的神庭世界。

    朝老人抱拳一礼,苏乞年念动,神形由实化虚,精神力如白银汞浆,晶莹剔透,重返本体。

    嗡!

    刹那间,灵肉合一,那精神漩涡一下凝聚,成为一团淡淡的银光,似乎坯胎,隐隐要孕育出什么。

    苏乞年没有立即睁眼,而是盘膝静坐,悉心梳理收获,冥冥之中,他照见气运龙蛇雏形,金黄龙蛇长嘶,他灵思敏捷,种种经历体悟变得明晰,尤其是老人当初那如醍醐灌顶的一句话,此刻更在脑海中回荡。

    生死只在一念间,不求天道不求仙!

    而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求仙神,就膜拜自己?

    苏乞年又有些迟疑,不用想,立仙神牌位,定然比立己身为神要来得正统,诸神之路已定,如道家有三清寻仙问道,有老子西出函谷关,为众生求太平,也有真武大帝伏魔降妖,如佛家,有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更有儒家孔孟二圣,愿众生与圣者同类。

    而立己身为神,自己练武几年,何德何能占据神庭之地,接受众生香火,诸神有路,自己的路又是什么?

    ……

    小姑娘不念趴在桌子上,有些昏昏欲睡,她太累了,密云纹铁内甲太重了,乞年哥哥却不允许她脱下来,要日夜穿在身上。

    “不念。”

    “爷爷不要喊,让不念再睡一小会儿,就一小……”

    蓦地,小姑娘一下蹦起数尺高,睁大一双大眼睛,就看到数尺外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眼前,正舒展脸上的褶皱,朝着她微笑。

    “爷爷!”

    下一刻,小姑娘一下红了眼,就飞扑而出,可惜,她低估了自己的体力,也低估了身上的负重,才凌空一尺,就要坠落下去,不过很快,眼前身影一闪,她就落入了日夜想念的熟悉怀抱中。

    “爷爷,不念好想你,好想好想你!”小姑娘哽咽,泪流满面。

    老人伸手轻抚不念的小脑袋,目光亦有些浑浊,感叹道:“爷爷也想念你,爷爷对不起你。”

    “爷爷不要再离开不念,不念不再和你再分开了,好吗?”小姑娘抬头,一脸希冀,稚嫩的小脸都哭花了。

    “爷爷答应你。”

    老人重重点头,用力搂紧小姑娘,就感到小姑娘身上硬邦邦的触感,他伸手捋起小姑娘的袖子,就看到生有细密云纹的密云纹铁内甲,细密的甲片层层叠叠,可以伸缩,将小姑娘整个小身子都笼罩在内。

    “这内甲是哪里来的?”

    “那是乞年哥哥要不念穿上的,他不肯不念脱下来,都重死了,不念好辛苦。”

    有了爷爷,小姑娘立即开始告黑状,但话刚说完就破涕而笑。

    这时,床榻上的苏乞年也苏醒过来,闻言顿时嘴角微微抽搐,有些哭笑不得。

    ……

    明月如盘,高悬九天。

    深夜的扬州城内一片静谧,针落可闻。

    瘦西湖畔,垂柳岸边,此时,一习青袍的身影迎着月光而行。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月光下可见如墨玉般的鬓发修长,面如冠玉,看上去气质儒雅,丰神俊朗。

    中年男子的步子不快,他目光温润,嘴角含笑,行走在明月垂柳之下,时而隐于月影之中,若隐若现,须臾间,竟就走出了数里之遥,到了湖畔临近的东关古街之上。(求,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大家都来起点订阅吧。嗯,再次感谢诸位书友的支持,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让十步受宠若惊,还有很多十步未曾能够一一感谢的书友,十步也在这里向你们鞠一躬,感谢你们喜欢我编故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